“唐总。”唐凯刚踏出包厢走没多久,后边就响起江镇凯那欠揍的声音。

  他没心思理会,继续走。

  江镇凯也不气,不过这货是专门来气别人的,“唐总不邀我一起?”

  “与你何干?”他顿住脚步,没好脸色地看着他。

  江镇凯望了一眼另一头的几个人,笑得深不可测,“唐总,你一个人过去会不会太势单力薄了点?咱们现在也算是站在同一条阵线上的,要不组团过去?”

  唐凯嗤笑一声,“江镇凯,你老婆都闹着要和你离婚了,你还有脸去找她?”

  “唐总,咱们彼此彼此,你说你都有一个超模当女朋友了,还惦记着人家的干嘛?”他还故意朝那边点了一下,“姜小姐好像没有你都可以玩得很开心。”

  唐凯拳头紧了紧,面上却毫无表示,“你前妻也是。”

  江镇凯听到“前妻”两个字,脸色一沉,眸色暗了暗,“唐总多虑了,我和我老婆是不会离婚的。”

  “江镇凯,你要有空呢,你就去多喝两杯,不要在这里跟我耍嘴皮子。”他不与理会,独自离去。

  江镇凯一个箭步上去,“还是一起吧,怎么说我们现在还是盟友。”

  唐凯觉得江镇凯就是一个地痞无赖,“谁跟你是盟友?”

  “咱们的目的都是要去抢人怎么不算?”

  “江镇凯,你这个无赖。”

  江镇凯好像得到夸赞一样,“哼哼,唐凯,你这就不懂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以后你就会知道的。”他还真当唐凯是盟友,自顾自地搭着他肩膀走去。

  唐凯败给他了,两个人一同朝着那帮人走去。

  ---------------“思莹,来,喝杯水。”几个人下来,詹耀辉十分体贴地将温度刚刚好的温水递到陶思莹的嘴边,然后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轻轻地往她精致的脸上擦着,丝毫不影响她喝水的动作。

  “哇,爽。”喝了水的女人,底气更加地足,豪迈地将水杯一放,大声地说话。

  “申宏涛,我也要。”向警瑶坐在申宏涛隔壁,张嘴就要他喂她。

  申宏涛表示很无奈,只能小小声地奉劝她一句,“向警瑶!不要闹。”

  “我没闹呀,我好歹都是你助理,你这点小恩小惠都不给我?”

  “向警瑶,我警告你,别得寸进尺,你的试用期还有一个多月,你要是不想干,我可以现在立刻就炒了你。”他厉声警告道。

  “你别呀,我不要你喂就是了。”她一副忍气吞声的模样,看得申宏涛很是满意,哼,这种大小姐,就该挫挫她的锐气。

  旁人一看,还以为两人在打情骂俏,哈哈笑了起来。

  “文文,喝口水先。”安子裕细心地递给罗文丽一杯水,轻轻地拨着她的秀发,她想躲开,却又想起她已经答应了跟他试一试,于是就由着他弄。

  走过的许多美女用一种猎物的眼神看着詹耀辉和安子裕,这两个英俊潇洒的男子竟然是如此地温柔体贴,十足的暖男啊。

  “耀辉,我要喝酒。”陶思莹不要脸皮地跟詹耀辉撒娇,斜眼看了看路过的美女们,那眼神充满了挑衅与宣示。

  “你呀!”詹耀辉宠溺地刮刮她的鼻头,实在是对她这种护己的举动感到十分的高兴。

  “哼。跟姑奶奶斗还嫩着呢!”谁不知道这帮女人那都是有钱人的乐子,随便在这么一个地方待久,指不定能攀上几个绩优股。

  詹耀辉摇摇头,双手握着她的肩头,很深情地表白,“除了你,我对谁都不感冒。”

  “恩。”小两口亲密无间,情话那是信手拈来呀。

  “喂喂~”姜琪予不满意了,“这不是明摆着秀恩爱吗?”

  申宏涛在一旁附和道,“这小两口是秀给谁看呢?虐单身汪吗?”

  “还有旁边这对。”姜琪予笑话着安子裕和罗文丽。

  “你们就知道虐我们。”徐安琪也很不甘心呀,她都23岁了,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追求者。

  “有本事你也找一个呀。”姜琪予笑着说。

  “哼。就知道取笑我,你有男朋友了不起呀?”

  在场的人,特别是申宏涛,都用求证的眼神看着姜琪予,害得她连忙解释,“没有没有,你们别听琪琪在胡说八道。”

  陶思莹就说了,“我们小愚有男朋友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陶思莹给申宏涛使了个眼神,那意思是明摆着让他趁此好时机向她表白,姜琪予自然也知道了她的意思,就连陶思莹都知道申宏涛对她的感情,就连平时一声不吭的詹耀辉都会明里暗里地帮着他,这会儿也会找个借口去跳舞给他们腾出空间,就连难缠的向警瑶也被她拖走了。

  “来,干杯。”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有些尴尬,他有些紧张,一连喝了好几口。

  她配合地喝了几口,然后就找借口要走,“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小愚。”他猛地抓住她的手,“别走。”

  她手一僵,“我想去,去…啊~”

  一个没防备,就被他一拽扑到了他的怀里,她用手推着他的胸膛,“宏涛,你醉了。”

  此刻他就像个没有思想的小孩,一直在吵吵嚷嚷,“我没醉,小愚,我喜欢你,我,非常…非常喜欢…你。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看正@版o《章节上酷匠网●

  “宏涛,你真的醉了,放开我。”

  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纷纷驻足看着她们,可尽管如此,男人始终感受不到周遭的气氛,唯一的感觉便是怀里这团炽热的火焰,撩拨得他的心燃烧着熊熊烈火,“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喜欢我?我,”喝的太多了,语气越来越是断断续续,“我,我喜欢你,那么久,一直…都,喜欢你,为什么你从来,从来都,没有,看看我。”

  姜琪予一怔,忘记了挣扎,抬头望着他迷人的下巴,迷香的酒味在她的周遭温润地吞吐着,他的声音那么无助,语气那么微弱,这感觉那么真实而飘渺,他竟然喜欢她那么久?是多久?难道从大学的时候就……

  他依旧迷迷糊糊地,双臂紧紧地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他不想放手,他,舍不得放手。

  舞池中央的向警瑶一直遥望着他们这边,这会儿见到申宏涛抱着姜琪予,她整个人很不好受,他们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抱在一起?为什么跟她那么好的朋友居然骗了她?她想挣开人群跑到他们面前质问,结果却被陶思莹死死地拽着。

  “不行,宏涛。”姜琪予那双亮铮铮的眼睛看着他,狠心地拒绝道,“不可以的,对不起。”

  “为什么?”他改为钳住她的双臂,“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我永远都比别人慢一步?”

  “宏…啊~”她刚想说些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背后袭来一股强力,硬生生地将她从他的怀里拽出来。

  申宏涛顿时酒醒了七八分,“小愚。”他迅速往前面伸出手,试图将她拉回来。

  结果,唐凯以十分的力道将微醺的他推倒在地,在反应过来伸手去拉他的时候已经晚了,“额~”一声闷哼,他整个身子倒在地上,中间撞到了吧台的棱角,撞得生疼。

  跟他一起过来的江镇凯就是一个惟恐天下不乱的主儿,调侃道,“唐总果然英明,比起我耍无赖,你倒是简单粗暴多了。”

  唐凯无暇去理会他的戏谑,直接拽着姜琪予要走。

  “宏涛。”姜琪予大力地挣脱出他的手,想要上前询问伤势。

  “你敢!”他加重力道制止了她的下一步动作。

  “唐凯,你这疯子。”她厉声呵斥,不顾他脸上的狰狞,狠狠地甩开手,急忙去扶起申宏涛。

  申宏涛以依偎的姿势倚靠着姜琪予,这又让唐凯感到一阵火大,那些伙伴们看到那一幕纷纷赶过去救场,扒开了人群走过来一看,便看到了满目狰狞的唐凯。

  向警瑶急急忙忙地冲到申宏涛的面前,有些要哭出来的样子,“你怎么样了?哪里受伤了?”

  姜琪予赶紧安慰道,“没事了,只是撞了一下。”

  向警瑶立马就变了样子,忿然作色,“不用你来跟我说,姜琪予,我向警瑶没你这个朋友。”

  “我…”唐凯走了过去拽起姜琪予。

  “向警瑶,你怎么说话的?”申宏涛忍痛,一会儿这么呵斥她。

  她这么关心他却换来他的呵斥,“你骗我,你们大家都骗我,我以后再也不会相信你们了。”向警瑶哭着就跑了出去,徐安琪怕她出事,跑出去追她。

  现场被这么一闹,又引来了更多人。

  “怎么是你?”陶思莹见到唐凯去拽姜琪予,“你干嘛呢你?”詹耀辉看着形势不对,迅速过去将他们拉开了距离,“思莹,有话好好说。”

  姜琪予转身扶着申宏涛要走,结果后者根本不想退步,“没事。”他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手掌拍拍她的手背,那暧昧的姿势让唐凯更加疯狂,抡拳便要招呼过来,申宏涛把姜琪予推开一些,一阵响风在耳旁呼啸而过,他险险地躲开了,半响,他说道,“唐凯,我要向你宣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