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同时反应过来,唐二爷给她一个眼神,姜琪予立马就变声道,换上一副好脸色,“你回来啦?”

  唐凯对于唐二爷的突然造访有些警惕,但表面上还是保持着微笑,缓缓走过去站在她的身前,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拥着她,“二叔也在?”

  唐二爷不疾不徐地解释道,“过来看看你们。”

  唐凯但笑不语,问了姜琪予,“妈去哪里了?”

  姜琪予故意在唐二爷面前秀了一把恩爱,搂着唐凯的胳膊,细声细语说,“妈出去了,一会儿回来。”

  唐凯挑眉看了她一下,她几时称呼老太太为妈了?他怎么不知道?

  “哎呀,你还愣着干嘛?刚刚你不是说出去买东西吗?东西呢?”她胡乱地编造一个借口。

  唐凯立马心领神会,“刚刚朋友打来电话约我出去,我一时忘了买了。”

  她表现得很懂事,“没关系,既然这样我们就出去吃吧,妈暂时也还没能马上回来做饭,我有点饿了。”

  唐凯当真,“好。”

  “二叔,你也一起去吧?”姜琪予还不忘邀请他。

  唐二爷嗤笑一声,觉得他们两个人有演戏的嫌疑,也不说穿只是说道,“你们小两口出去约会,我一个老头子去当电灯泡这合适吗?我就不去了,你们出去吧。”

  “既然二叔这么说,那么就我们两个出去吧,好吗?”她笑吟吟地问唐凯。

  “恩,好。”唐凯当然乐意。

  唐二爷觉得有唐凯在,反正问不出什么来,就大摇大摆地走了,“那你们去吧,我先走了。”

  “拜拜,二叔。”姜琪予故意装得很乖巧,说话都带着几分俏皮。

  只是那望着唐二爷出去的背影的那双眼睛是骗不了自己的,她有些紧张,还有些害怕,不知道他将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伤害自己或是唐凯。

  “你身体不舒服吗?”唐凯注意到她脸色有些不好,摸摸她的额头。

  “没事,可能昨晚没休息好,所以有点头重重的。”

  “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

  她也没什么大病何必劳师动众的,“我说了没事。”她的语气带着一点点不耐烦。

  但是他还是捕捉到了,而且他也知道唐二爷一走,她的态度就变了,有些时候他都搞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她,她说的那些话哪句才是真的?她有时候很热情,有时候很冷淡,给他模棱两可的感觉。

  她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点重,就说,“唐凯,你二叔真不是一般人,以后看来我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唐凯关心道,“他没怎么你吧?”

  “没有啦,不过是老调重弹了。”

  唐凯微拧眉,“他是不是又说你什么,你说出来,我替你出头。”

  j更b新{最快*z上^酷Z匠*网J+

  她就笑了,“不用了。老人家,别跟他一般见识。”她是很生气的,但是想到以后就要走,也没必要破坏他们叔侄的关系。

  唐凯宠溺一下,“呵,这么懂事?”

  “恩,我不会计较这些的。”她的话是真实的,可入耳却让人觉得是很无所谓的态度。

  “不会计较的意思是说你不在乎对吗?那是不是说明你不在乎我?”他不想什么事都去猜了,直接问了不就好,只要找到问题的根源,就可以解决了。

  姜琪予定定地看他两秒,“你知道你二叔说我什么吗?说我在乎你的钱。反正我是无力反驳的,因为我确实是在乎你的钱。”她曲线迂回地说明她在乎他的目的。

  他不怒反笑,“呵,那你是承认了?”

  “本来就是。”她笑着回答。

  看似和谐的背后,其实暗藏着两个人的心思,大概是在反反复复的争吵中学会了收敛情绪,也学会了把真实的自己藏了起来的原因。

  “你身上的颜料怎么回事?”他看了她的衣服,又看了看桌面上点点斑驳的痕迹,“是他弄得吧?”

  她不否认,“恩,看来你很了解他。”

  “他是我二叔。”

  “所以你们还挺像的。”

  “呵。”

  “你刚刚去哪里了?这么快回来?”

  “刚刚有东西落在朋友家,我去拿了。”

  “恩。”她也不点破他去方思咏那里,他一般不会轻易去别人家,但是她是例外。

  她现在可以这么对着他笑得无妨,就表示她慢慢地在放下。

  “你饿了吗?我们出去吃吧。”

  “不用了,我下点面吃就好,你先忙你的,我先去睡一下觉。”

  “可是你刚刚不是说饿吗?”

  “不是啦,那是骗你二叔的,我先去睡觉了,没什么事就不要来吵我咯。”

  “好。”

  等到吴妈她们回来的时候,其实他们都已经不在家了。

  -------------白日落幕,“夜”才刚刚开始,这里是全市占地面积最大,土豪占比最多,挥金如土的顶尖豪华休闲会所,“夜”是这会所的名字,外面是一层薄薄的金铂纸“糊”成的金碧辉煌的建筑,说“糊”是因为它好像这些金块筑成的堡垒是不用钱的,它高达25层,霓虹灯纺织的外表,十分亮丽刺眼,里层是由全水晶砌成的富丽堂皇的宫殿,赌场、SPA、舞池、酒庄、KTV等集合一体,只提供拥有钻石级VIP卡的会员方能入内,而且每天只限前200名。这里每一天的消费下则几千万,上则几个亿,光一个酒瓶的瓶盖都能顶个万元,实在是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然而,有没有人说如果自己消费不起,那么得相信你身边人的实力。

  大家都难得有空,申宏涛便主动约公司的同事一起出来聚会,包括也叫了陶思莹和詹耀辉,还有一个安子裕。今晚,他们决定来这里驰骋舞池,这样的场合虽然不是经常来,但是总是可以被里面的浓烈的激情所感染,陶思莹一把抓住姜琪予在舞池中央蹦了几个小时,几个年轻的小伙伴们也纷纷地加入行列,就连最喜静的安子裕也要邀请了罗文丽一起跳。

  而在包厢里,唐凯、唐尧、李耀华还有方思咏正在喝酒,唐凯向来不喜欢这种吵吵闹闹的地方,李耀华今晚携带了家眷,否则这地方他也是不会来的,唐尧是常客了,方思咏的喜好也一般随唐凯,他不喜欢的就算她再喜欢也会放弃。

  “哥,美国那边我可是安排好了斯咏的事情才回来的,够给力吧,你要不要犒赏我?”唐尧在私底下永远没个正经,不过就这样倒是带动了气氛。

  “谢谢唐尧哥。”方思咏笑脸盈盈地说,“来,我们来喝一杯,谢谢你帮我。”

  “好呀。”

  两人拿起酒就要喝,唐凯就说了,“斯咏,你现在不能喝酒。”

  “哦。”方思咏其实很喜欢这种场合,但是碍于唐凯在,她总是放不开,只好乖乖听话。

  “斯咏,凯这是关心你呢。”李耀华的妻子傅明仪打趣道。

  “是吗?”方思咏有些小激动,虽然她善于工心计,但是很多时候她也是个渴望被爱的小女人。

  “当然。”

  “斯咏,你看看哥几时对一个女人关心过,自然是关心你啦。”唐尧附和道。

  方思咏心里乐开花,说真的,她一心想着怎么得到他,却很多时候会忽略这些生活的细节,如果她早点看清楚他对她的行为只是停在哥哥对妹妹的层面,她也许就不会伤害了别人,伤害自己。

  “斯咏,后天我们就去美国,你这两天不要胡闹,尤其是唐尧回来了,可别被他带坏。”唐凯如是说。

  “恩,好。”想到要去美国,她心里就高兴,到时候有了独处时间,还怕搞不定他。

  唐尧立马就反抗,“哥,怎么就被我给带坏了?”

  “就你这种专门害纯情小绵羊的大灰狼,你觉得和你在一起久了不保证不会变质?好在灵儿还不知道你回来,不然你会害了她的。”难得的一次他会调侃唐尧。

  “呵…没看出来呀,哥你这口才练得可以,几时变得这么会戏谑别人了?”

  “呵。”他也不说话,喝了一口酒。

  方思咏心里有些计较,这样的他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哪怕姐姐在世的时候,他都连一句玩笑话都不说的,是什么让他改变了?

  “来,大家喝一杯。”李耀华主动地提出大家喝酒。

  “我就以水代酒吧。”方思咏说。

  傅明仪也笑笑换成了白开水。

  侍者进来伺候他们的酒水,门一打开他们就能清楚看到外面的情景,李耀华动了一下唐凯的手肘,“诶,那个不是你要我调查的女孩吗?”

  唐凯看过去,姜琪予正在和几个女孩跳舞,她在跳舞?不是在家睡觉吗?到这里,他的浓眉是越发地拧紧。

  因为她身边还有个申宏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