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拖着沉重的步伐进入那屋子,看着周围的一切,六年来都没怎么变化,只是多了一些灰尘,往时他不在,佣人会进来打扫,但是他在,她们就不会进来,怕他看见了会伤心。

  进门对面便可以看到莫淑华的单人照高高地挂在墙壁上,那下面就是一架钢琴,象牙白的琴体闪闪发光,记得以前她在那里弹琴,阳光从窗口进来泻在她的身上,为她镀了一层光芒,他只要静静地看着她,那一刻彷佛世界只有她,而他的人他的心他的眼都围绕着她转。他走过去敲了了几个黑白键,每一首她弹过的曲子他都犹如在耳。其实她自己留下来的东西真的很少,但每一处都好像印上她的痕迹,她为他写的曲子,为他准备的小礼物,为他做过的饭菜的菜单,为他缝过的衣服。而他只是为她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那个在他求婚的现场拍下来的视频,那一刻,她是他最美的妻子,哭得那么动容,笑得那么动魄。

  他走进去打开了一台播放机,屏幕展示了一个欢快的视频,是在她生日的时候录的,视频中的女子优雅得体,温柔得就像水,说话间眉梢舒展,笑容甜美。

  在一群好友的祝福下,她在许愿的那一刻,突然背后的男子悄悄地把一条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那项链串着一枚戒指,细细一看,那上面还刻着“今生至爱”四个闪闪发光的字体。

  随后便听到唐凯洪亮的嗓音,铿锵有力,“淑华,嫁给我吧!我会爱你一生一世。”

  她似乎知道他会跟他求婚,但还是被感动得一塌糊涂,耳边只剩下他对她重复地说“我会爱你一生一世”,她哭了,她是喜极而泣。

  他看着看着就哭了,眼泪淌了下来,他笑着,哭着…他把头深埋在双臂上。

  姜琪予就站在门口处,这一刻,她能感觉到他巨大的悲痛和孤独无助。

  时空定格在这一刻,她呆呆地站在门口,她找不到任何理由接近他,安慰他,她只能以旁观者的身份,站在爱和同情的角度远远关心他。

  她哭了,是为了这一份真挚动容的感情而悲伤,她哭还是因为现在的她无法靠近他,给他最需要的温暖。

  也许,他并不需要她。

  原来这个男人不是不会温柔,不是不会说情话,只是对象不是莫淑华,所以便没有了那种动力。

  这一刻,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本来就不属于她,所以就算心里再痛也不过是一个人的独角戏罢了。既然如此,她应该要豁达一些,她不能再执迷不悟,她也该勇敢追求自己的爱,属于自己真正的爱。

  很久,唐凯抬起头来,俊逸的脸庞还残存着风干的泪痕,刚刚他哭了,终于痛哭了。人都说三十而立,想他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这是他新婚之后的第一年,他成功地让公司上市,跨国经营。那天她过去给他庆功,结果却在半路结束了生命,在医院的那一刻,他像被抽干了血,三魂七魄都离他而去,但他却没有哭,后来也没有。这些年像是扯线的木偶,工作,工作,还是工作,他不会在家停留,不会跟人谈除工作之外的话题,不会见除合作伙伴外的人,即便是自己的母亲。

  他时刻活在她的梦当中,她的一颦一笑把他的所有柔情都带走,好像只是把肉体留在了人间。

  后来的后来,他看到了姜琪予,那个女子跟她其实只有三分相似,但是他就认定她了,他想她是莫淑华幻化了在人间的天使,她是因为不忍心让他孤独寂寞,她总是那么善解人意的,她也是最了解他的,所以她回来了。即便名字不同性格不同,但是他还是固执地觉得是她。

  可是,一切都变了,他想想就好笑,他以为他可以只为莫淑华一个人笑和哭,不会再把情绪给任何人。可是他的嫉妒、羡慕、抓狂、强势、霸道还有他的耐心,这些原本不属于他的标签却真真实实地被贴上了,他不会想到他居然会耍无赖,像个孩子一样幼稚地耍嘴皮子,会紧张,会激动。

  酷《V匠网5M正xp版首发%S

  一开始他只是觉得是他的占有欲太强了,后来又觉得是自己的征服欲望在作祟,结果,他才发现他是真真实实地喜欢她了。

  他把从前只给莫淑华的宠溺也给了她,甚至还有些纵容过度了,以至于那个女人是越来越嚣张了,但是他却愿意让她这么嚣张,她会哭会笑,会跟他斗嘴,会向他隐忍妥协,还会害羞,会心疼他,偶尔冷战过后还会服软。

  他如何不喜欢?

  只是,姜琪予却不会看到他此刻笑着幸福的样子。

  -------------姜琪予好不容易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结果不到一个小时,唐二爷来了,他才刚刚结束欧洲之旅,一回来就听到唐凯的绯闻到处流传,愤愤然就跑来兴师问罪,唐凯出去了,家里老夫人和吴妈也都出去散散步,还没到晚饭时间不会回来,这样他就更加肆无忌惮地羞辱她了。

  一进门,不由分说地就瞪眼吹鼻的,“看你干的好事,连自己的未婚夫都管不好,你还有什么资格当豪门贵太,现在丑闻都闹得人尽皆知,你也没有能力阻止,你还当真想瘌蛤蟆吃天鹅肉,真能攀上高枝?哼。”

  姜琪予最受不了这种不明不白的辱骂,“我不明白老爷子这话是从何说起,如果我姜琪予有做错任何对不起你们唐家的事,请您直接说出来,别没问个明白就胡乱怪罪于我,还有,我虽然比不上你们有钱,但是我好歹也有手有脚有思想,我也是人,我也有自尊,如果您非要这么说我,难不成您也想当个没修养的人。”

  这唐二爷的脾气不是一般的暴躁,没两句就直接拍桌子,那书桌上的颜料溅得到处都是,连她的衣服也难免其害,“你这不知羞耻的女人,自从你来了之后,唐氏就没有一天安宁,如果你再坚持留在唐凯身边,可别怪我到时候不留情面。”

  姜琪予就好笑,“二爷是不是见我不过一个穷酸之人,所以认为什么屎尿都可以往我身上泼?你以为我愿意让这些事情发生吗?我也是受害者呀。”她大声地吼了出来,“是,我是没钱,所以大家都觉得我是靠潜规则上位的,他们根本不在乎我的能力。我未婚夫跟别的女人闹绯闻,你们就怪我没看管好,可是,我自己能好到哪里去,我能怎么做,我出面,你们不承认我的身份,我不出面,你们就觉得我胆小怕事,我要是离开他,你们就会觉得我被抛弃,你们就觉得我不是个人,可以随随便便招你们嫌弃,我要是继续缠着他,你们就判定我是为了钱。那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她累了,不想再玩了,她现在不想等到结束的时候了,如果这注定是一个契机,那么她会走得很潇洒的。

  “离开他,我可以给你钱。”想必他也是有备而来,直接从兜里拿出一张2000万的支票。

  她笑得很苍白,“二爷真是大方,不过二爷觉得我会收下吗?按你说的,我如果嫁给唐凯不是有更多钱吗?我会在乎这区区2000万?”

  “哼,别不知好歹。”他好歹也活到这把岁数,什么人没见过,不过就是一个小女子,她还不够资格跟他谈条件,“我警告你,如果你不离开他,我有的是办法逼着你离开。”

  姜琪予的心颤一下,这老狐狸到底要做什么!

  “怎么?害怕了?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爱他,而不是爱他的钱。”

  “哼,身正不怕影子斜。”她这说话没有一点心虚,虽然她确实因为钱跟唐凯做了交易,但是她爱他也是事实。

  “好,很好。”他那双鹰眸直勾勾地盯着她,“你好自为之,最好不要让我抓到什么把柄,否则,哼!”

  姜琪予不是不怕地,她怕,现在她只是逞一时的口舌之快,但是她根本没有能力对抗这老谋深算的狐狸,想到她和唐凯之间的把柄,无非就是那份契约,如果哪天被他发现了,那岂不是糟糕?她应该怎么做才能让那份合约销毁呢?

  “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还有如果你敢告诉唐凯,被怪我对他也不客气。”

  她心里一慌,“你想做什么?”

  “哼,我看他对唐氏总裁那个位置也越来越不上心了,我想我要考虑要不要让他继续当下去。”他奸笑了一声。

  “卑鄙。”

  “哼,小丫头,可别跟我斗,因为你…还嫩着点。”

  她刚还想反驳,唐凯就回来了,“小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