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你瘦了。”这阵子唐凯公务缠身,也有一个多星期没见到方思咏了,到今天才得空来见她,白天是不能的,因为有狗仔跟踪,只能晚上过来,一见面,方思咏一脸心疼地看着他。

  “不好意思,说了是两天的时间,结果却拖了一个礼拜。”其实他私心觉得她会体贴他工作忙,这样就不用和她去美国了。

  “没事,你让我等多久,我就等多久。”她还小鸟依人似的靠着他的肩头。

  唐凯几不可察地避开她的动作,她自然感受到了,眸色暗了暗,但却是笑着说,“凯,我现在每天在家休息好无聊,你可以陪我出去逛逛吗?”

  他不喜欢逛街,也不习惯和她出去,“还是不要出去了,难道你忘记你受伤的事情了吗?”

  “不会的,我们乔装打扮一下,没人认得出来的。”

  “斯咏,你的眼伤还没好,为避免发生意外,还是乖乖地呆在家里,好吗?”

  “那…我们在家吃饭好吗?我们去超市买食材回来做,你都还没尝过我做的菜呢?”她转而这么提议道,这样他是无法拒绝的。

  “你什么时候会做这个的?”他还蛮意外的,在他印象中,方思咏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女。

  “还不是为了你。”她笑吟吟地说。

  “那…我们走吧,超市往哪走?”他巧妙地转移话题。

  “我带你去。”

  两个人买了菜回来,都是方思咏在做,她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让唐凯等着吃。

  唐凯看着她在厨房忙上忙下的,忽然好像回到以前,以前莫淑华为他做饭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头发高高束起,围着粉色的围裙,套着头套,就那样在厨房走来走去,偶尔也像她这样回头朝他一笑,他极力地把自己拉回现实,拼命地找不同,如果真要找不同,那就是方思咏没有那两个梨涡。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直到她端着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色,那些都是他爱吃的,她居然知道得一清二楚,如果…如果不是她的名字,他真的就认定她就是莫淑华了。

  “凯,吃吧。”她还细心地盛了汤和饭,摆好餐具。

  “恩。”

  “凯,我们去美国之后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快回来?”

  他手一顿,“为什么?”

  “你看你最近那么累,不如我们权当去散散心,好不好?”

  “可是我们的工作都很忙。”

  “可是我想旅游。”她知道莫淑华有一个爱好就是旅游,所以她就利用上了。

  “旅游什么时候都可以去。不差这一时。”

  她瘪瘪嘴,“可是那个时候说不定就不是和你去了,我想和你去。”

  她的手抓着他的胳膊,那模样就好像当初莫淑华和他撒娇一样,唐凯的心一提,“可是,你手术之后需要时间静养。”

  “凯,是不是我不是姐姐,你才不跟我去的?”

  唐凯的心刺了一下,“不是,这都是为了你好。”

  “凯,你不喜欢我吗?”

  “斯咏,别乱想,我说过你是我妹妹,我不会不喜欢你。”

  “凯,你知道我的心意的,我说过,只要你点头我就会答应的。”

  唐凯努力保持镇定,说真的,如果不是遇到姜琪予,他也许真的会把方思咏当成莫淑华,说不定也会真的娶她,可是他现在的心已经被莫淑华之外的人占据了,就不能害了方思咏。

  他拿起她的手放下,“斯咏,你是好女孩,我不想辜负你。”

  当初的他是很执着的,所以遇到姜琪予就不管不顾地把她留下,直到后来他才懂得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他那样对待姜琪予或者是方思咏,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我不要。”说着她就有眩然欲泣之样,“凯,你不爱姐姐了吗?难道你看到我不会想她吗?还是说你已经,已经喜欢上别人了?”

  “斯咏,我爱你姐姐,就是爱她才不愿意做对不起她的事,你是你,不是她,我爱她,但是对你我只有哥哥对妹妹的情谊。”

  “你这是歪理,我不听我不听。你就是有喜欢的人了,你这样就对得起姐姐吗?”

  她说的这句话正好就戳中了唐凯的心声,她说的正是他所想的,他一方面喜欢姜琪予,但是一方面又抛不开对莫淑华说的,他爱她一生一世的承诺,他抛不开那段过往。

  这就好像是一个死循环,一个怪圈,当你想要勇敢追求新事物的时候,那些过往就会站出来束手束脚。

  他也还没明白过来,到底是爱姜琪予深,还是莫淑华深?但是姜琪予只不过才认识短短几个月而已,怎么可以跟莫淑华比呢?

  “你看,我说到道姐姐的时候,你也不是没感觉的,你还爱着她对吧?”

  “恩。”他的头脑很混乱,每次遇到这个事情他就不大肯定。

  “凯,看看我,你还有感觉的对吧?”

  唐凯就真的这样看着她,越看越陷进去,“淑华…”

  “凯,你看看我。”她还拿起唐凯的手往她脸上蹭去。

  “淑华…”唐凯像着了魔一样不知不觉就靠近她的唇,就这样吻了下去。

  “凯。”她得意一笑,主动去加深这个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凯才慢慢地放开她,清醒过来之后就一阵心乱,“斯咏,我!”

  她却像少女一样羞得像朵含苞待放的花儿,“凯,你刚刚好热情哦。”

  唐凯暗叫不好,立马站起来,拿起衣服就往外面跑出去,他需要清醒,他需要出一身汗。

  不知不觉,整个人就虚脱地躺在草坪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的心跳得好快,他的胸腔很闷,他全身上下都好累,他刚刚是怎么了?难道自己还对淑华放不下吗?

  他的眼睛望着天上,天空中的浮云一朵朵地幻化出莫淑华的脸,但是看着看着就变成了姜琪予了,她在对着他笑,想到那天晚上她抱着他,跟他说一些鼓励他的话,他就好满足,他心里是有她的,这点他很清楚,但是如果要选择她,那么他该怎么做?

  -----------------唐凯一夜没回来,姜琪予也是一夜没有睡好。早在昨天下班的时候他就跟她说了有事要晚点回来,可是都过了12点还没回来,她打电话过去没有接,信息也没回。

  等到了午夜的时候,实在是挡不住瞌睡虫的骚扰,直接就在书房过夜了。

  唐凯是第二天才回来的,一进门就看到家里正大规模地搬东西,走近一看,是从莫淑华的琴室出来的,她走了之后,所有有关于她的东西通通都被放在那里,那里也成了他的一处想念却又不敢打开的禁地。

  “你们在做什么?”滔天的怒意肆意大作,震怒的声音响彻整个空间。

  所有的仆人皆停止手中的动作,刚刚搬起来的钢琴被这一吓重重地摔断了一个脚,他更怒,怒不可遏!

  “谁允许你们动这个房间的?都不想干了是吗?”

  闻声而来的唐老夫人亦步亦趋地走向前来,在后头示意仆人们先离开。

  刚刚听到响声的姜琪予急忙地冲下来,在楼梯口看着惊魂未定的佣人各个呆头呆脑地往门外去,还听见了微微的叹气声,更多地是哀叹声。

  “你这是做什么?”老太太开口询问。

  “是你让她们干的。”不是疑问,是肯定,也是质问。

  “糊涂,你怎么说话的?”

  “妈,我尊重你,但是不代表每件事你都有资格过问。”

  姜琪予听了,替他捏把汗,这人是他母亲,而他却这么对她说话。

  “我没资格?那有谁比我更有资格?是那个已经不在的人?”老太太厉声发问。

  “最X新章@8节?¤上酷P%匠?a网!

  “妈…你知道淑华在我心中的位置有多么重要。”

  姜琪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久才消化了这一句话。

  原来,莫淑华是不可取代的!

  她为自己有这个想法而感到羞耻。她居然自私地想取代莫淑华在他心中的位置。

  可是,现实却向她丢了一个报复性的炸弹,呵呵,她输了。

  老太太沉默了一会儿,缓缓才开口道,“好好想想你该做什么?你现在还在盼着什么,你到底在想着谁?”

  她很无奈,叹息地摇摇头,既然他做不了决定,那么她就想逼他一把,一直以来,她都不担心这个儿子会让她失望,无奈,终究敌不过那个6年前逝世的人。

  回头便看到姜琪予,后者愣愣地不发一言,唯独看着老太太怜悯和抱歉的眼神,心底说不出什么滋味,这样的重复纠缠真的好吗?或许,她不该再在这里生活下去。

  “丫头…”

  姜琪予不语,老太太也不多说便离开了。

  她所有的感官都变得毫无知觉,只知道心口有一处很疼很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