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一大早地,唐凯就过来医院,这是答应了方思咏的,在她康复之前一直陪着她。

  不过他可没有忽略自己母亲的心情,毕竟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还在家里,他却光明正大地见绯闻女友。

  “唐总放心,方小姐问题不大,脑部的淤血现在已经慢慢在化了,至于眼睛的问题,毕竟我们医院不擅长美容这块,所以方小姐还必须回到原来的地方治疗,还有结合国外的技术,我想做完手术也不会留疤的。”

  他一听高兴,“好。”

  方思咏一听也松了口气,她可不想变丑,还有这张脸可是她赢得唐凯的王牌!

  “凯,你陪我回美国好不好?”她的眼睛闪着期待,声音娇滴滴地问道。

  这样的她他是无法拒绝的,但是他现在的心一点一点地被姜琪予占据了,不想好不容易和谐的关系又被破坏,“斯咏,我会安排好那边的事情,你去到之后就可以做手术的,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看你。”

  方思咏藏在被窝底下的手慢慢收紧,他现在是怎么了?连莫淑华这张脸都不能留住他了吗?

  “没关系,你工作忙,我理解。”但是,她必须学会,或者说装得像莫淑华那样善解人意,可是那委屈的眼神却看得唐凯不忍心再拒绝。

  “那…这两天等我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我们就安排时间一起过去。”无奈,他只好妥协。

  至于姜琪予那边,他只好再想办法。

  方思咏一听,可高兴坏了,她就知道,只要凭着这张脸,他就不会忍心拒绝她的。

  “好。”她一点也不遮掩眼角飘扬着的得意。

  “恩,虽然现在身体恢复得快,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再多住两天观察一下。”

  “恩。”她可求之不得呢,这样就有借口留住他了。

  “那你有事可以打我电话,或是告诉王助理,我就先回公司了。”他怕再待下去,他的头脑会出现混乱,毕竟面前站着的可是跟他爱人一模一样的女子。

  他一走,她就变了个样。嘴角勾起得逞的笑,那眼睛闪着阴险的信号,就连刚刚那个面善的医生也变了副嘴脸,凑到她跟前,讨好地说,“方小姐,我刚刚表现怎么样?”

  z酷J匠网永久j免‘费Pf看小说)r

  方思咏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恩了一声,“我交代的事情做了吗?”

  医生一听就知道她说的是拍照的事情,早在她第一天醒来的时候,这个人就被她收买了,为的就是能够拍到她和唐凯的亲密照,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她,“拍了,您看看。”

  方思咏看了一眼,笑得很邪恶,“还可以,事后不会少了你的好处的。”

  那医生听了之后笑得呲牙裂嘴,那模样甚是让人嫌恶,点头哈腰恭维道,“能替方小姐做事,是我的荣幸。”

  “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恩?”她眼角一挑,那医生立马就心领神会。

  “知道,知道。方小姐只管放心,我一定把事情办得妥妥的。”

  她哼了一声,“出去吧。”

  “是是是。”医生这副市侩的嘴脸甚是滑稽。

  不过想想她给的报酬,那可是比他当十几年的科室主任捞的油水多得多了。

  方思咏把那针头慢慢地拔出来,这两天为了扮可怜,她纤细白皙的手可遭受不少罪,不过想想即将要发生的事情,那是怎么样都值得的。

  唐凯不是想把之前发生的事情抹去吗?他不是想偷偷地把她藏起来吗?她偏偏不干,她不会笨到在他背后默默无闻,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是唐凯的人,她要逼得他承认是他的人,这样以后他就不会再逃避了,她可以不介意他把她当成别人,她爱他,那么就会包容他所有的一切,何况人生那么长,指不定哪天他就回心转意了呢?

  -------------同一时间,唐凯刚到公司就看到了网上发布的消息,很多人留言都说,“原来方思咏是唐凯的情人。”配图就都是唐凯和方思咏在医院独处的照片,照片中两个人肢体密切,有些还可以看到方思咏含情脉脉地凝视着他,还有他细心体贴照顾她的画面。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唐氏立马出面表态,称此事纯属子虚乌有,是有心人要故意损毁唐氏的声誉,唐氏总裁确实有过一任妻子,而方思咏不过是他妻子同父异母的妹妹,是因为这层关系,加上在美国时就有合作,所以关系稍微密切一些也是无可厚非的。

  这话一出,又掀起一阵轩然大波,网友还猜测各种,比如“方思咏是私生女”、“姐夫和小姨子有染”,说好听就是“妹妹可能像姐姐,姐夫思妻心切所以把妹妹当成姐姐了”姜琪予见到这消息的时候,还调侃了一句,“谁那么聪明,居然一猜就中。”她是出于赌气才这么说的,不怪她会这么生气,明明昨晚才说过要相信他,转眼他又做了什么,每次那些说给自己听的好话在现实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唐凯忙得分不开身,今年是唐氏发展很关键的一年,也是各个对手虎视眈眈的时候,偏偏这阵子就没有一天得安宁的,这阵子绯闻就像长了手脚一样暴走,搞得人心惶惶,唐氏每天都好像处于水深火热当中,媒体笑称,“唐氏的员工是为其负责人擦屁股的。”

  但是毕竟唐氏是百年老企,不会那么容易倒,还有主流的媒体是和唐氏交情很深的,所以任何时候都会由他们来扭转局面,另外,这座城市每天都会听到一些流言蜚语,久而久之,人们也学会理智地去对待各种各样的谣言,所以过不了多久,大家冷静下来之后也不会对此事多做纠缠,毕竟这是别人家的事,干他们何事。

  不过是一些脑残的人在那里评头品足罢了。

  唐凯自从那天起连续熬了一个星期,局势总算是稳定了下来,他也才有空回一趟家。

  见到姜琪予,他也没有说太多话,对家里其他人也是一样,只有老夫人会偶尔训一两句,“怎么这般不小心?”

  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混乱的局面,今年好不容易他回来结果却绯闻频频缠身。

  “妈,我会处理好。”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恩。”她也不再多说了,毕竟看他这样子她还是很心疼的。

  “唐凯。”进卧室的时候,姜琪予叫住了他。

  “什么事?”很多时候他都是在硬撑着的,所以在面对她的时候,他还是挤出了一个微笑。

  “唐凯。”她心疼了,很心疼!无需多言,她直接就抱住了他,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去抱他。

  她原先还很生气的,可是这一个礼拜见不到他,她就从最初的生气变成担心了,她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冷静下来一想就知道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就像上次江镇凯一样。

  唐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做,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之后就是大喜,这阵子积累的疲倦因为她这个拥抱瞬间通通消散,他紧紧地抱着她,在她耳畔低语,声音有些哽咽,“谢谢。”

  “唐凯,我,我相信你。”她一紧张就会结巴,她第一次做这种事,不紧张才怪。

  “呵。”他露出了一个舒心的笑,不同于以往的笑,这次笑得很傻很天真,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小孩。

  “唐凯,你要振作起来,唐氏那么多员工还等着你养的。”

  “没事,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可是,我看新闻说最近唐氏股票跌得厉害。”

  “这没什么影响的,帝都建行投的那块地就足够让我们稳赚不赔了。”

  “可是,这样不是拆东墙补西墙吗?还有江镇凯还一直虎视眈眈呢?”

  “呵。”他宠溺地刮一下她的鼻头,“原来你知道这么多?”

  “我…”关心你自然会多了解你呀。

  “看在你这么关心我的份上,我送你一个礼物。”说完他就在她的额头上打了一个波。

  “唐凯。”她急忙后退,好个没正经的,他们在说正事呢!

  “没事,江镇凯现在羽翼未满,成不了威胁。”他却顾左右而言他。

  “你那么肯定?”好有自信。

  “嗯哼。”

  “…唐凯,你身上是不是有安装自动切换功能呀?”

  “怎么这么说?”

  “你有时候很傲娇知不知道?”

  “什么是傲娇?”他那样子分明写着不知道。

  “…”她看怪物一样看他,“傲娇都不知道?亏我还说过你几次。”

  “那是什么?”

  “反正就是跟骄傲差不多啦。”气氛一时又变得有些自在轻松。

  “哦。”他重点不在这里,狡黠地看着她,“不过你现在可进步不少,会理解我,恩?”

  她的脸滚烫滚烫的,“我才没有。”他越看她就越脸红。

  “别不承认了,姜琪予,你喜欢我。”他笃定道,他又抱了她。

  糟糕!她的秘密被他知道了。

  她一激动急忙推开他,“才不是。我先去洗澡睡觉了。”

  “哈哈。”他就看着她慌乱的背影大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