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涛,你手机又响了,快接一下吧,万一有什么急事呢?”他们从上午出来到现在,这电话就没停过。

  申宏涛瞥了眼那手机上的显示,根本就没有要接的意思,语气略带不满,“没事,她能有什么急事。我今天主要是来负责你的心情的,其他的一概免谈。”没有谁比你还重要的。

  “我?我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老样子。”她耸耸肩,还想装洒脱来的呢!

  “今天早上的新闻我看了,你没怎么样?”申宏涛挑起眉角,细声问道。

  $酷F,匠B网首m发!

  “新闻?哦…你说唐凯的事情吗?”不用说都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她也不打算装无知。

  “恩。”

  “他的事关我什么事,我们又没有关系。”

  他不信,“你说你们没有关系,那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怎么他也在?”

  她没有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敷衍道,“总之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他知道她急了,于是口气也软了下来,“小愚,我…我相信你。”他会相信吗?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吧。

  “恩,这就够了。”

  “我今天还以为你会为这件事烦恼呢,呵呵,所以我就约你出来散散心。”他笑得很阳光。

  “好好一个周末你不出去约会,居然跑来找我。”

  “呵呵,我们这也是约会呀。”陶思莹说得好,她现在不开心,他应该“趁虚而入”,原本他还有些不敢苟同,不过为了喜欢的人,没有一点手段也是不行的。

  姜琪予就不敢再说些什么了,有些话说多了好像特意强调什么一样,别搞得连朋友都做不了。

  “嗡嗡嗡~”他的手机又响了。

  这次姜琪予看得很清楚,是向警瑶,“快接吧,人家找你好几次了。”

  申宏涛这次是想直接一点,挂掉电话再果断关机,姜琪予阻止,“你关机了,那那些合作商找你怎么办?”

  “唉!”他长叹了一口气,这向警瑶就是上天派来给他的克星。

  “瑶瑶好像很在乎你。”她假装无意地说道。

  他马上就撇清关系,“你别误会,我们没什么的。”

  “怕误会做什么,你们男未娶,女未嫁的,在一起很正常。”她是真心想他们能有个好结果。

  “可是,我不喜欢她,就她那个大小姐脾气,刁蛮任性,谁受得了?”

  “宏涛。”她定定地看着他,然后说,“好像遇到瑶瑶的事,你总是那么激动。”

  申宏涛吓一跳,“怎么可能?”

  “宏涛,我记得你可是很有耐心的人哦,为什么碰到瑶瑶就那么激动,哈哈,我看你们要是真的在一起,一定会很有趣的。”

  申宏涛汗,“什么跟什么,我和她?绝对不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意。”

  一句话把姜琪予噎着了,“好好好,不说这个先。”

  “我说的是事实。其实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让向警瑶进来,我真是够笨的,居然提出三个月的试用期,我就应该说三天。”

  这样发着牢骚的申宏涛,她还是第一次见,想来宏涛应该是放不下一些执念吧,如果他愿意敞开心怀好好看看向警瑶,也许还真是不错呢,“哈哈,那是你的捉弄心思在作祟,我可听丽姐说了,你看人家小姑娘好欺负,就故意为难人家,说来也真怪,瑶瑶什么人都不怕,可是偏偏对你的话听得很,你看看人家对你就没有大小姐脾气,你真可以试着好好了解人家。”

  “不行。”他很坚决,“她还小,那些事情都是冲动而为的,而且她与生俱来的娇贵性格根本就没办法改变,你看看现在将近一个月,她还是整天游手好闲的。”

  “宏涛,那是你没有真正了解她,你知道为什么她没事做吗?”

  “为什么?”

  “她每天都很早来公司的,来了之后就穿着你给的那套工服工作,你想想人家一个多爱美的女孩子,都放下身段穿那种衣服了,还得为你端茶送水,可怜地还是被你没收了私人物品,哪有老板做得像你这样的?还有女为悦己者容呀,你让她穿着那样子整天在你面前晃吗?你真是不懂女孩子。”

  听了姜琪予的责备,他微微有些愧疚,但是那跟喜不喜欢是两码事,他是绝对不会要那种女孩子的,她有钱任性是她的事,他才不在乎门当户对,他在乎的是感觉,还有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他和姜琪予就有,在工作上那种默契,而且他很早就对她有感觉,这么多年,不是说变就变的。

  “算了,我们不说她了。”

  “好好好,不过我再说一件事,就最后一件。”她还比划了个“1”字。

  “好,你说。”他其实不想听。

  不知道为什么一旦碰到向警瑶,他就很没辙,每次在办公室她就粘着他,他出去她就打电话给他,不过除了这些,好像他每天一上班,都会看到办公室被收拾得整齐干净,还有热乎乎的早餐,香浓的咖啡,偶尔加班晚了一些也会有夜宵,想起来,她已经陪他加班很多次了。

  他心里虽然有些感动,不过不至于到喜欢的地步,毕竟她给他的第一印象就不是特别好,他这个人向来腼腆内向,对陌生人提不起兴趣,突然间被她一闹,好像心里的围墙就响起了警钟,觉得这个人根本就是来搅事儿的,他不轻易打开心扉的,除非是自己认同的人。

  而且,他喜欢眼前这个人。

  “上次江镇凯来公司,和安子裕打了一架,你知道她怎么做吗?”

  听到这个,他才有了听下去的兴趣,忽然想知道她会怎么做,依他看,她应该会逃走,哼,他听听不过就是为了证明这点,“她怎么做?”

  “当时我和琪琪被吓到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从办公室出来刚好遇上了,结果她是第一个直接冲上去拉开他们的,后来,她被江镇凯推了一下,手肘擦破了皮。”她简单地陈述了那天的经过。

  他这才想起来这些天她手肘有一个地方粘着创可贴呢,原来是这么回事。

  “虽然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说明什么?她虽然有大小姐脾气,但是她也不是欺善怕恶的人,侧面来说她还很善良。”她还特意强调了一下。

  他是没想到这点的,但是…

  “她不过就是在面试的那天给你留了一个坏印象吗?但是人家还小,你得包容一下。”

  “恩,我知道了。”他还是听了进去。

  “哈哈。”她终于说服这头牛了,真的没想到这孩子倔起来也是蛮可爱的,希望瑶瑶加油!

  “今天我约你出来本来想让你开心的,我还把安慰你的台词都想好了,没想到你倒来教育我。”

  “噗~”她差点被咖啡噎着,“没想到你说话还自带草稿呀?”

  他就觉得好笑,“是呀,你不知道为了你,我多绞尽脑汁。”他现在说话也不遮遮掩掩的了,但是还是会比较含蓄的说。

  “谢谢啦!”

  “跟我还客气什么,你只要知道你以后心情不好,有我在就行了。”

  “好呀,把你当心情垃圾桶,通通丢给你。”

  “可以呀。”

  “也行,那你以后就是我男闺蜜了。”

  “男闺蜜?”他可不想。

  “哈哈。”

  “那请问几时转正?”他若有所指地问道。

  “终身制。转正就免了,省得办手续,麻烦。”

  “没事,手续神马的通通我来包办,你放心盖章就成。”

  当你说不出什么话来搪塞的时候,笑是最好的圆场,“哈哈。”

  “哈哈。”

  ---------“唐总,跟姜小姐的人回来说,今天她和公司的同事在一起。”王助理如实相告。

  “同事?”唐凯抬头看着王助理。

  后者咽咽口水说道,“男、男同事。”

  果然,看到他家唐大人的脸色沉了沉,他急忙补充道,“也不是出去很久,就喝了一个下午茶就回去君海湾了。”

  后面的话他越说越心虚,那个人可是说了,姜小姐跟那个男的是从上午出去到现在还没回去的。

  “随她吧,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只是随便一说,谁知道他真实的想法。

  “那个…唐总,您要不先回去休息吧,今天一天也累了,这病房可不好睡,再说,让那些狗仔拍到恐怕又要掀起一场风波。”

  他也想回去呀,看看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现在是怎么样的开心法?早上还哭着稀里哗啦的,下午就可以跟别的男人出去约会。

  呵,也对,她说了她只是在演戏而已,是他当真罢了。

  就当他的心在热烈沸腾之时,里面就传来了方思咏虚弱的呼唤声,叹口气,唉,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