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去到了书房,整个人陷入了那张吊椅上,没有人在,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哭个够,没有人发现她说那些话到底是真是假,或许是真的,她想借这个机会表达内心的真实感受。

  “扣扣…”有人来敲门了,她马上站了起来,把仪表弄得整齐洁净,手使了两分力度拍着脸,尽可能让人不知道她哭过,还哭的那么惨,她想如果此时有眼药水该多好!

  她开了门,唐凯走进来,两人相似无言。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看到了她眼底的伤心,是真的伤心。

  她也没话可说,等到唐凯要开口的时候,她忽然变了一张脸,笑得呲牙裂嘴,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跟他说,“唐凯,我的演技怎么样?是不是很赞?”

  唐凯没明白过来,为什么刚刚还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此刻却笑得花枝招展,但是他明明还见着她红肿着的眼,还有刚刚哭过的泪痕,这绝对不会是假的,他很笃定。

  她故意走近他的身边,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笑得弯了腰,“怎么样?是不是你也被我骗到了?哈哈,我说,我这演技是不是能给个99分?”

  唐凯扶住了她,她的手碰到他的手的时候明明还抖动了一下。

  “姜琪予?”他歪头看她的表情。

  “唐凯,我没事。”她低着头,努力让自己平复一下心情再抬起。

  “对不起。”唐凯稳稳地扶住她,态度很是诚恳地道歉。

  他没去算自从遇到她之后他已经说过了多少次对不起了!

  他从来不说谎不道歉的,谁都知道,可是如今就是自己也傻傻说不清道不明了!

  她的内心就比脸部表情要诚实的多了,她知道她的心在颤抖,她全身在发烫,但是她要保持头脑清醒,她佯装无所谓道,“唐凯,你说什么对不起呢?”

  “我对你说谎的事,我向你道歉。还有…昨天在机场发生的事情我可以向你解释。”唐凯拧眉凝视着她,希望能够得到肯定的答案。

  可是,她不打算买单,“哈,我当什么呢?这有什么,我压根儿就不care(在乎)这些东西好吗?难道你真没看出来我刚那是在演戏?”她挑眉看着他,有种为他担心的样子,好像在说“不会吧,你真不知道”,“唐凯,刚刚老太太在呢,我要是不表现得激动一些怎么对得起你给我那钱,500w耶!”她一副视钱如命的样子,好像她帮他只是想着要对得起那500w,再告诉他,她可是很有职业道德的好不好!

  “你在演戏?”看着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有她说着这些痞子耍赖的话,唐凯真的很受伤,他还以为…

  “那…当然,我身为你名义上的女朋友,怎么样都要表现出内心的不满吧?这很合情合理呀,难道你不希望我这么做?”她顿时瞪大眼睛,好像很惊讶他真的会这么做。

  唐凯看不懂这样的她,她不哭不闹,还这样大义凛然的样子,她怎么可以这样子,“好,撇开这个不说,难道我骗你,你那么生气也是假的?”

  她还佯装若有所思的样子,撇撇嘴,“这么说来我还真是有些生气。”

  唐凯眉峰一挑,“所以你接受我的道歉吗?”他的着重点是:她会生气就代表她在乎他!

  “不过我这个人一向心胸阔达,也没什么好计较的,再说了,我们虽然算是朋友了,但是朋友之间有些不方便告知的事情,也没必要说出来。”

  “可是,你不问我为什么要骗你吗?你不想知道原因吗?”

  “有什么好问的,骗人无非就是两种情况,一种确实不想让别人知道,一种就是欲盖弥彰。”

  “姜琪予,这么说,你觉得我欺骗你,你可以无所谓了?”

  “什么有所谓无所谓的,唐凯,你好奇怪也,我真不知道你问这么一堆废话要干嘛?我这个被你骗的人都已经看开了,怎么你反倒计较起来了?”

  “姜琪予,你不在乎我骗你,那就是说你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对吗?”

  姜琪予做了一个“晕”的动作,一只手搭在额头上,“唐凯,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还没到要放在心里的地步。”

  唐凯的脑子确实有些混乱了,说话有些口不择言,“为什么要这么说?你可以把我放在心里,还有,我可以解释,你可以听。”

  她呵一声,真是可笑,他还要霸道到什么时候,居然说她可以听,关键要看她愿不愿意听吧?“不用了,你收起来那套官方的陈词吧,留着到时候跟记者讲,还有,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不要再骗我了,我这个人最讨厌被别人欺骗的。”

  “这么说,你还是在乎的对不对?还有,你昨晚会试探我,难道不是因为你…”在乎我吗?

  看正J版?章7A节上、酷8\匠网◇

  “停!唐凯,昨晚上我那不是试探你,我只是怕万一老太太问起来,我们两个答案不一致会遭起疑心而已,还有,如果我的行为对你造成了什么误解,对不起,我现在跟你道歉。”她还鞠了一躬。

  他一双明镜般的眸子深深地凝望着她,带着一种质疑的态度扫射她,像是要看穿她的谎言,可是她现在已经学会伪装了,学会不轻易泄露自己真实的情绪,“你看我干嘛?你在怀疑我?”

  成长有些时候真的很好,学会把一切锋芒都收起来,变成坚硬的铠甲,好好保护自己。

  他没有出声,表示没有否认。

  “唐凯,不要怀疑我,你知道我看到你和那个女人拥抱的时候,我是怎么想的吗?我当时心里如释重负,我想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以后我们要是结束合约了,这也算是找到一个理由分手了,就是你可能会被他们责怪,但是我相信你那么爱她,一定可以看透那些冷嘲热讽的。”

  她还说,“这是两全其美的结局,我拿钱,你得到你想要的。还有,你放心,你要是没办法得到老太太的理解,我会帮你的。不过我们不能明着来,我还得假装生你气,唉,真是的~事儿多。不过你得配合我哦,有时候我会说一些冒失的话得罪了你,你也不要怪我,你只要想想我们是演戏的就好。”

  唐凯的心里那酸味发酵得更浓,那里头装着生气、无奈、责备,甚至他就是肯定她在自作聪明,他说过她需要这样自作主张地决定以后的事吗?

  “你说我这么卖力,你有木有觉得送我那条项链送对啦?哈哈,对了,那项链以后记得还给我,我得去兑换现金的。”

  唐凯不喜欢、很不喜欢、极其不喜欢她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姜琪予,你脑海里就只有钱了吗?”

  “是呀,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唐凯突然把她揽了过去嵌进他的怀抱里,狠狠地用手箍着她,嘴里喃喃说道,“姜琪予,你不知道那项链代表着我的心意吗?你真的忍心把它当了?”

  她心里那种委屈和痛楚就涌上来了,那盈盈欲坠的泪硬生生地被她逼了回去,“唐凯,我们扯远了。”

  “我说我在意你,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他强调。

  “唐凯,你勒疼我了。”她却视若无睹。

  “姜琪予,我不许你离开我,你是我的。”他就好像被逼到了绝路,现在要奋力反击。

  “你放开我。”他放开她,“唐凯,我叫姜琪予,不是莫淑华,我长得一点也不像她,你也没有脸盲,以后可别再闹乌龙了。呵呵。”

  “我没有。”他矢口否认。

  她权当笑话,笑笑就过了,“唐凯,你抱着那个模特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觉得她就是莫淑华呀?”

  “我…”

  “那就是啦,所以呀,听我的忠告,戴副眼镜吧。”她还说道,“你放心,只要你觉得这戏演够了,我才会收场,不然这几个月我还是会配合着你的。”

  她还知道唐凯又要反驳她了,所以抢了他的话,“够了,这次我是认真的。”

  “还有,你不要再说那些谁是谁的话,我告诉你,谁都不是谁的谁,你以为你真是喜欢我,我才没有笨到要相信你,你只不过透过我跟另一个人说的而已,不过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不会在乎这些,是真的,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

  说什么从来没有喜欢过他?他生病的时候她还那么担心,他回来的时候她还提前去接机,这不是喜欢是什么?难道真的只是合作关系才表现的关心吗?

  他不理解,他理解不了的原因是,姜琪予是第一个让他那么费劲去猜测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