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今晚我就睡书房吧。我可不想再发生像上次那样的事情。”深夜1点,唐凯等她洗好了澡刚要入睡,就听到她说要“分房”。

  没办法,回到家里她的心就无法淡定下来,尤其还要和他在一起,她怕她会不小心就泄露了情绪。

  “我去书房睡,这里给你。”他竟是这么回答,没有问理由,没有强留。

  她没发现地是,她完全忽视了他说这句话时吐出的无奈语气。

  姜琪予心里五味杂陈,好与不好她都应该坦然接受不是?那么就无所谓谈失落与否了。

  ☆)酷匠、!网“首u☆发

  “不了,这房间我住不习惯。”这房间是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的,她根本就没资格住在这里。

  唐凯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忽而明白了她说这句话的意思,他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不是嫌弃她,他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不知道怎么处理好心情那纠缠成一团的麻线,而且他今天还骗了她,好像长这么大以来是第一次对别人说谎,他从来不说谎的。

  看着莫淑华,他就想到了方思咏,今天发生的事情把他震撼到了,他以为有些事情是已成定局的,所以他还没来得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还没完全了解自己的感受的时候,方思咏就出现了,而且还是以莫淑华的样子出现,原来那个女人喜欢了他那么多年,而现在他也是对她有些不一样的,这个不一样源于他对莫淑华的爱,当初他不就是因为姜琪予跟她有些相似才会跟她接触的吗?那么,现在呢?现在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女人出现了,他是不是就不需要姜琪予了?

  可是心里是不这么认同的,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他不敢想!

  打开那个锦盒,那条闪耀的钻石项链就静静地躺在那里,低调地闪着光芒,他当时觉得很适合她,所以也没考虑她喜不喜欢,合不合适,还有她到底能不能派上用场就买下了,原来这些奢华的东西终究抵不过她务实的需求,她其实只是需要钱,也是,钱是最实际的,至少比这种东西要强得多,可以买一个馒头顾一餐温饱,可以买一件衣服暖和身体,可以买很多很多,但是钻石不可以,只能让人观赏。

  他不知道她真正的需要是什么,一向以自己的判断为标准,强加给她,到底是不合适,就像他尝试融入她的生活一样,不合适!

  -----------清晨,姜琪予从楼上走着下来,就看到了唐凯和老夫人两人面露愠色,再看看桌面上躺着的晨报,上面赫然标着醒目的标题,内容是“唐氏总裁机场紧拥名模方思咏,深夜造访爱巢,疑是已经同居”,尽管明明知道了其一,但是还是被深深刺痛了双眼,但是这其二之事更是犹如五雷轰顶,炸得她外焦里嫩,她的内心颤抖着,五指瑟瑟发抖,整个人好像虚脱一般无力地坐了下去,许是她的反应大了些,唐凯急忙走过去想去扶她,她一用力把他甩开,老夫人还生着气,佯装视若无睹。

  “不是这样的,不是像你看到的那样。”唐凯着急地向她解释。

  “那是哪样?”她抬眸,犀利的眸子直插进他的心尖,他看着她的双眼,那是从来没有过的厌恶,是的,厌恶、愤怒。

  “唐凯,你想怎么跟我解释,是想跟我说这些是假的对吗?是谁跟我说公司临时有事,有应酬所以回来晚了?”她告诉自己不该这么去质问他的,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是知道了的,明明已经假装不在意的了,为什么当事情被挖了出来的时候,自己还会这么气愤,气他欺骗她,气自己为什么还会在乎。

  “不是,你听我解释。”唐凯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解释?哼,现在才想到解释会不会为时已晚了?昨晚我明明问过你的,我问过你的,为什么你还要骗我,你大可以跟我坦白呀,为什么还要骗我?是不是觉得我好骗,觉得我好傻,所以可以不顾我的感受?”

  “不是的,我是因为害怕你生气所以才会说谎骗你的。”

  “是吗?那你知道昨天我等你等了多久吗?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没有去接你?不对,你应该压根儿就没有想到我对吧?是不是见到你日思夜想的爱人了,所以就把一个不起眼的我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唐凯皱眉看着她,“你,难道你昨天…”

  “是,昨天我就知道了,我在机场亲眼看到了,看到你们如何情意绵绵的相拥在一起,你知道我怎么说服自己吗?我说我应该相信你,我拼命说服自己那只是角度问题,我自欺欺人说那绝对不是你,可是…我还是禁不住想要问你,我希望你能跟我坦白的,可是你没有。”

  唐凯怔怔地看着她,那眸底全是不相信,全是排斥他的眼神,“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早就应该猜到的。”昨晚她那么反常,他就应该猜到了。

  她甩开他的手,眼泪不争气地就流了出来,“唐凯,好歹我也是你女朋友,你说我该怎么做?我要去阻止你吗?我要去给自己找难堪吗?我想要相信你的,我试过去相信你的,可是你还是骗了我。”她几乎是吼了出来的,她觉得那些给自己灌输的鸡汤根本就一点用处都没有,她仍然会生气,会在乎,会放不下。

  “没有,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骗你的,我..”

  她不会再相信他的了,她说过她不会在意的了,所以她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唐凯,如果你觉得我们不合适,你可以跟我说,我不会赖着你的,就算你现在看我不顺眼,想让我走,我也会走的。”

  唐凯气得咬牙,但又无奈,“不要说这种话,姜琪予,你跟我说过的,你答应过我的,你不会再提离开之类的话的。”

  “唐凯,我这人很小气的,我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的,哪怕一点点的过错我还是会耿耿于怀的,这对我们将来走在一起是不利的,况且你也许也还没有想好要跟我走下去,趁现在我们还没有陷得太深,不如就算了,你也别再轻易对我许下什么山盟海誓,对于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我想我要重新考虑是否要和你继续走下去。”

  “丫头,你…”老夫人听到这话里的意思,难不成这两人的婚事要告吹了?顿时也紧张起来。

  她对门第从来没有很深的观念,她喜欢这个女孩,她不想眼睁睁看着儿子失去这么一个好女孩。

  “对不起,阿姨,请您给我时间消化一下这件事,如果将来我确实没有福分做您的儿媳,请您原谅我的任性,对不起。”她站了起来,“对不起,我现在需要时间冷静一下,我先告退了。”

  “姜琪予!你是什么意思?你不要我了吗?”唐凯站起来,对她的背影说了这么一句可笑的话。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现在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他对方思咏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又对姜琪予同样放不下,他可以认为她在演戏,但是他又好像从她眼里看出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他矛盾着他该怎么做?拉住她吗?可是他们的关系是假的,凭什么呢?放开她吗?他心里又不是这么想,他想她可能真的讨厌他了,因为他确实骗了她,她应该真的会有可能离开他,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唐凯,你说我得到过你的心吗?”她终于问了自己一直以来最想问的话了,虽然有在老夫人面前做戏的嫌疑,但是这确实是她想要问的。

  “我…”他又迟疑了。

  她苦笑一声,“唐凯,没有是吧?那就不是我不要你,因为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你的心,何来的要不要呢?恐怕我也是一直都没有那种资格吧。”

  “不是,我在意你,我真的在意你的,我在意你,所以我会骗你,我在意你,所以我也不好过,我等你回来,我想过跟你坦白,但是话到嘴里…我…”

  “好了,别再说了,我知道了,但是唐凯我告诉你,不是所有的错都可以有办法求得别人的原谅的,有些错不需要重复,一次就够了,就好像我和你之间的信任,有时候真的脆弱到一击就垮。”她握了握拳,脚步不再迟疑,径直上了二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对不起各位,晚上停电了所以来不及更,明天会补三章回来,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