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唐凯把方思咏送回了公寓之后才让王助理来接他回去,今晚他和她去吃饭,还喝了点酒,这会儿凉风从车窗灌入,将他的酒醉吹散了不少,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他今天还叫了姜琪予去接他的。

  他晃了晃脑袋,神智有些模糊,揉着额角问王助理,“姜小姐回去了吗?”

  他今天是让王助理去接姜琪予的,问他他应该知道。

  “唐总,姜小姐今天没有和我一起去机场,我本来打算下班之后过去载她一起去机场的,可是她说她想提前去接你就自己先去了。”

  唐凯一听,心里有些触动,她真的把他的话听进去了,还那么早就去接他。

  可是…不对,“我怎么没有见到她?”

  “唐总,你的意思是她没过去吗?不能吧,我听她说要先过去,我后来因为有事就跟你说了我没去,那我自然不知道她了。”

  “那…”

  “唐总,您…”王助理说道一般就停住了。

  “说!”

  “唐总,您该不会是因为…因为方小姐所以忘了姜小姐吧?”王助理可是小心翼翼地问的。

  “我…”他无可否认,他确实是因为方思咏而忘了她了。

  王助理暗暗为姜琪予感到委屈,这唐总也太光明正大地忽视她了吧!

  唐凯心中有愧,试着拨打她的电话。

  “喂。”

  唐凯松了口气,她还会接他电话,这就说明她应该没有怪他对吧?“回家了吗?”

  “快了。”

  “快了?”这么说还没回家。那会去哪里?“你那边那么吵的?”

  “我跟咪咪在一起,晚点回去。”这边姜琪予和陶思莹正在岸边上走着,深夜的海水,那水是寒得彻骨的,不过这能让她保持清醒,也能让她有精力面对他。

  “我现在过去载你一起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会回去。”她的语气冷冰冰的,透着坚定。

  唐凯皱眉,“你不舒服吗?”说话怪怪的。

  “没有,对不起,我今天有事所以没有去接你,不过我想你应该也有人接,所以我就没有跟你说了。”

  唐凯有些心虚,恩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你还在外面吗?”

  “恩?哦,我在外面,今天公司临时有些事,我一下飞机就赶回去了。”他在说谎。

  唐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心虚,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说谎,但是他心里清楚不能让她误会,可是为什么会怕她误会,他也没往深了想。

  姜琪予心里被刺了一下,然后装作无所谓道,“恩,知道了,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晚点就回去了。没事我就先挂了。”

  回公司了吗?他和一个女人在机场光明正大地拥抱着,还怕她不知道吗?

  “等等,你在哪里,我去载你吧,一起回去比较安全。”

  “不用你,咪咪会载我回去。”

  “可是我们住在一起。”

  姜琪予生气,明明他下午还搂着别的女人,这会儿又还要和她假装恩爱,“你要是怕被老太太误会,那你可以在家门口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到了。”

  “姜琪予!把定位发过来,这么晚你们两个女孩子我不放心。”他的头脑本来就有些昏昏的,这会儿她的反抗就好像酒精起了作用,浑身难受得紧,说话也冲了起来。

  她忍住想要挂断电话的情绪,“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我现在要回去了,到家再聊,拜拜!”

  她该学会跟他和平相处的,这也算是放弃他的第一步,不是说了吗?假如有一天你能对一个人做到毫无情绪,那么就说明你已经放下他了。

  唐凯内心涌起一股不安,好像有种被人看穿的感觉,难道她今天看到了?不然为什么她现在的态度不如之前那般明朗。

  她好像是很生气的,可是她却刻意忍了下去。

  “你真的要回去?”陶思莹一边开着车一边问她。

  “不是你说了让我不要当鸵鸟吗?”她笑笑。

  “呵。”陶思莹轻轻一笑,“想通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恩,想通了。之前是我活得太小心翼翼了,因为不确定这份感觉,所以经常把内心那股欲望强制压下去,偶尔遇到他对我的好,我就会选择逃避那些潜在的问题,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他的心,那我就不会再摇摆了,所以我要回去,就算那里有我不想见到的事情发生了,我还是要回去,人总是要学着长大的,我不能再闹别扭了,不能再学着以前那样动不动就离家出走,那个时候没有期待他会来找我,现在我是不会期待了,因为我连期待都变成奢侈了。”

  陶思莹说教道,“对,你以后不要再对那种男人太好了,不要被他的烟雾弹给迷住了,明明就是一个朝三暮四的臭男人,你还对他那么迷恋,真是瞎了眼。”

  “呵,怎么说呢?我们也不能怪他吧,毕竟那是他爱了35年的人,那是用了生命的二分之一在爱的,你知道吗?我们人很脆弱,也许过了中年,也许是下一秒就不在人世了,所以这么想你就知道他对她的爱是有多重的分量。而相反地,我在他心里不过就是个合作伙伴,一年后就准备着分道扬镳的,那能比得上他们的感情。”

  “呵,姜琪予,我应该是说你傻呢,还是说你太乐观了。”

  “这不是挺好吗?我能这么想,就说明我越快走出阴影。本来,谁也不该为难谁。”

  “他不就一直在为难你吗?”

  “那都是过去了。”

  “那你也能把他当成过去?”

  “再说吧。”

  “那个方思咏真的跟他妻子长得一模一样呀?”

  “恩。”

  “难怪你那天那么大反应。”

  姜琪予靠在椅背上不说话,她想方思咏这个名副其实的正主回来了,她这个替身也该收场了,不过她也算是替身吧,但是相比之下,她这个替身就太窝囊了。

  ----------陶思莹把车停在路边,姜琪予下了车就见到了唐凯的车,他的车窗摇了下来,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他的眼神有些迷离,好像喝醉了。

  “唐凯。”她主动叫了他,尽量不让他看出什么端倪。

  “怎么那么晚才回来?”见到她,他也清醒了不少,急忙从车上走了下来,还状若关心地问道。

  不过从今往后,她不会再上当了,她淡淡地解释道,“咪咪今天心情不好,我去陪她,所以才这么晚回来。”

  “恩。”今晚风有些大,他想脱下外套给她披上,她巧妙地避开了,“唐凯,你身上有酒味,去应酬了吧?快去洗澡吧,我也回房睡了。”

  唐凯讪讪地收回手,感觉有些怪怪的,但是从她表现又看不出什么奇怪的来。

  “小愚。”他叫住了她,难道她都没有什么话要跟他说的吗?比如“欢迎你回来”。

  他不知道地是,这句话她已经练习了几个晚上了,还有她昨晚精心制作了一个led灯的提示板,上面还有用那荧光粉写着的璀璨的“唐凯”两个字。

  不过,已经摔坏了。

  她停了下来,转身面带微笑,“什么事?”

  唐凯越发觉得别扭,这不像是两人的相处模式,他们之间除了吵吵闹闹还有开心逗乐的,怎么今天好像看似很和谐,实际上有些什么东西变了。

  他带着玩笑的语气问道,“我回来了,你没有准备什么礼物送给我吗?”

  她一愣,而后又似责怪道,“唐凯,你这人真是的,明知道我很穷还让我送礼物,你没发我工资我怎么有钱花,还有,你呢,你出去都没有送什么礼物给我,干嘛还指望我送给你。”

  “我…我有。”他真的有,本来想明天早上起来给她惊喜的,结果现在就用上了。

  她很意外,一时半会儿不知道怎么应对,直到唐凯慢慢地向她走过去,微笑着从西装里袋掏出一个锦盒,他每走一步,她的心尖儿就颤抖一下,她努力平复内心的风起云涌,告诫自己千万不要上当,她不要当鸵鸟,她要面对,“唐凯!”她突然叫住了他。

  “恩?”

  “这锦盒很漂亮,是送我的吗?”她笑着问。

  唐凯笑笑,“当然。”

  “这里面是什么呀,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恩,给你。”

  她打开一看,眼睛好像闪着两个钱袋子,哇,钻石项链,“唐凯,你为什么要送我项链?”

  唐凯一怔,他没有想过为什么,她也当没看到,只做出一副很贪婪的样子,“哇,这得值多少钱呀?”她一开口就提钱,“唐凯,能不能兑换成现金呀?”

  唐凯拧眉,“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你要兑换成现金?”

  酷¤匠2网q首u发@

  她使劲点点头,“嗯嗯,我是这么想的,你这个对我来说用处不大,你想想哪有人平时没事戴着一条钻石项链的呀,还有,你瞧瞧..”她故意在原地转了一圈,“就我这一身淘宝货,你认为配得上这么昂贵的东西吗?我觉得吧,兑换成现金才是最实际的。”

  “这是我送你的,是我的心意,难道你要把我的心意当成那么庸俗的东西吗?”

  她撅撅嘴,“好像也有道理,那我也没啥用处,不如你先存着,等我赚大钱了有机会再跟你讨?”

  唐凯很生气,二话不说,揣过那锦盒就愤愤地走进屋里。

  姜琪予叹口气,脸上得意的神情瞬间垮了下来,其实她伪装的好辛苦的,“还真是险呀!”差点就又被他骗了。

  算了,还有几个月,忍忍就过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