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琪予站在出口处,时不时地看看手表,怎么还没到?其实是她自己提前了一个小时到了。

  今天中午她就向公司请了假,连饭都没吃就过来,她的理由是吃饭会耽误时间,万一路上塞车怎么办?

  12点钟的机场还是有一些人的,不过不是特别多,但是接待的那个站台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埋伏了一些狗仔,别问她为什么知道,因为那些人都好像在商议什么事情,或是举着微型的摄像头在那边守株待兔。

  这繁华的城市就是这样,每天到处都有热闹的新闻,这机场几乎成了狗仔的专门根据地了。

  她又望了一眼出口,再低头看看手表,还差10分钟…5分钟,好了,她连忙举着昨晚精心准备好的牌子,举得高高的,怕他出来不容易看到。

  “回来了?”她在心里这么演着。

  “不行不行,太矫情,咳咳,你好,欢迎回来。”

  “不行不行,什么你好,那么见外。咳咳,唐凯,你回来啦?”

  “哎!怎么我感觉怪怪的,算了,不说了。”

  她心里头在这么纠结着的时候,就见到唐凯出来了,她脑海中突然就蹦达出一句话,“唐凯,欢迎回来。”

  “哈哈,这才对嘛!”

  唐凯在人群中搜索那抹瘦弱娇小的身影,眼眸中闪烁着的喜悦是显而易见的。

  突然,他的眼前一闪,一抹熟悉的身影与他擦身而过,他望了过去,脑海中就出现了莫淑华的面容,是她!

  “淑华!”他放下手中推着的行李,急匆匆上前,以高度迅速的速度抓住那个女人。

  当她转过来的时候,那女人瞪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缘分竟然如此奇妙地降临在她头上,她回来好多天了,一直没有时间去找他,没想到出一趟差回来,竟然就碰到了。

  “凯。”她的眼睛和她的嘴角都扬着温柔的笑意。

  “淑华,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他实在不敢相信,再三地端详着眼前这个深刻在他脑海里的女人,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她的音容笑貌,现在的她依旧如此惊艳动人,他就像回到了过去,在那一段少年时期,刚萌生异样情愫的时候,永远能够挑动他的心弦。

  “凯,告诉我,真的是你吗?我好想你。”女人红着眼眶,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念着爱着那么多年的男子。

  “淑华..”他内心的震撼和狂喜深深地操控着他理性的判断,他误会了,把方思咏误会是莫淑华了。

  “凯,我不是淑华,我是斯咏。”方思咏的内心很纠结,一方面她为了这个男人放弃了原本属于她的惊世容貌,换上了他深爱着的女人的面容,但是一方面她又期望这个男人通过这层表皮看到她的内心。

  “淑华。”唐凯紧紧地把她圈在怀里,她熟悉的香水味,熟悉的口吻,一样的面貌,怎么会是别人呢,就算她改名换姓,她也是他的女人,他这么固执地认为。

  “凯,我真是斯咏,我…我也希望我是姐姐,可是我是斯咏。”方思咏很贪恋这个怀抱,因为以前的她就算和他朝夕相处了六年,他也是对她无动于衷的。

  “不是,不可能,斯咏不是你,你告诉我,你只是换了个名字,你现在回来了,重新回到我身边了。我寂寞太久了,我想你,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唐凯始终不相信她是方思咏,这么一模一样的一个人,无论举止谈吐都是同一个人,怎么会是别人!

  方思咏想念这个怀抱,想念这个男人的温暖太久太久了,半年前他回来她就做了个决定,无论如何她都要整容,就要跟莫淑华一模一样,那些年她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莫淑华的身后,默默地注视着唐凯,那个时候他眼里心里都是莫淑华,可曾赏赐一个目光给她?她受够了那种冷漠,她发誓她不再默默无闻,她要让他看到她,于是她去整容了,再加上那些年学到了莫淑华九成的样子,也足够让她稳操胜券了,现在她不就是得到这个男人的爱了吗?不是她又如何,现在他只要属于她的就够了。

  “凯,你说是,那我就是。”她学着莫淑华一样体贴他。

  “淑华。”唐凯是一刻都不敢松手了,他害怕她又会再消失不见了,他还没来得及好好待她,她就走了,带着遗憾走了,他还没有好好爱她,好好把过去那十年补偿还给她,她就走了,这一次,他不会让她走的。

  姜琪予高高举着的牌子就这样毫无防备地砸在地上,她举了好久的,她的手好酸,所以她才会掉了下来的,她是这么说服自己的。

  可是,明明是眼前这一切让她一无所措,她才会这样失礼的。

  唐凯并不知道此刻姜琪予就站在他的身后,可以说他已经忘记了他曾叫一个女孩来接他的,他的淑华回来了,全世界都得让路。

  方思咏双手环住唐凯,下巴尖尖地抵在他的肩膀上,眼睛闭着,脸上写满了幸福。

  姜琪予受不了这一幕,她逃,她就是鸵鸟,她明明是他叫过来的,可是她现在就像小偷一样逃走,她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那个人跟她说他在意她的,他叫她一定要来接她的,就在他上飞机的前一刻他还在吩咐着的,可是现在呢,他的爱人回来了,他就不需要她了。

  是啊,她怎么会忘了他说他们只是朋友,他说他还是会爱他的妻子,她怎么可以因为他说一句在意她就得意忘形呢,现在可好,她从云端狠狠地被摔了下来了,摔得遍体鳞伤。

  她逃得好远好远,她跑得好快好快,她怕唐凯一转身就发现了她,发现了她心里那个小秘密,因为她在哭,她为什么哭,因为她爱那个人,不知不觉就爱的深了,可是她哭了就代表什么,代表她在意呀,如果他知道她在意了,是不是也就知道了她已经对他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了。

  “思莹…”机场很大,一不小心她就跑过了,她现在跑到一个很偏远的草坪上,周围只有植被,没有人。

  陶思莹一听就知道不对劲了,“姜琪予,你怎么了?你怎么哭得那么厉害?”

  “思莹…”

  陶思莹知道她除非有事,不然不会叫她的名字的,“小愚你怎么了?别哭,你告诉我你在哪里?”

  “她回来了,他终于还是发现了她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小愚,你先别着急,你先别哭。”

  “我应该听你的话,我就应该离他远远的。”

  陶思莹也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了,“小愚…”

  “怎么办?我已经爱上他了,怎么办?”

  “你先告诉我,你在哪里?”陶思莹火烧眉毛一样的着急。

  “小愚!”她一直在哭,越哭陶思莹的心就越乱,该死的,下次她抓到唐凯非得给他两巴掌不可。

  “我…我在机场附近。”

  “那你等我,你不要挂电话,等我去找你。别挂哈!”

  “恩。”

  陶思莹来了之后,她已经哭累了,坐在地上头埋在膝盖处,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红肿得厉害,看得陶思莹心疼得要命。

  (更-新)*最●g快0上'酷Q/匠us网g

  她一来也不说话,就抱着她,姜琪予那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汹涌起来,陶思莹既恨铁不成钢又为她感到心疼,“别哭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吊死一棵树上。”

  看到她哭,她就心里乱得很,干脆拖拉拽地把她拽起来,“姜琪予!你给我起来,你这副死样是要给谁看哈,你这算什么?失恋吗?你只是暗恋好吗?人家不知道你在这里伤心,你倒是要在这里哭死赖活的,顶个啥用?”

  这招还有点效果,姜琪予擦擦眼角的泪花,像个小媳妇一样的,“我只是想发泄一下情绪而已,哭过就没有事啦,你又不是不知道。”

  “知道知道,我就知道你是这种人,一直都是这么雷声大雨点小的,敢哭敢闹不敢上吊。”

  “噗~~那我当时心情不好嘛,总得找个人哭诉一下呀,嘻嘻,我才不是那种寻死觅活的人。”她又开始变得不要脸了。

  “切,你最好是,不然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对了,来的路上我就想揍你一顿了,害我没化妆就跑过来。”

  姜琪予耍起无赖来了,“哼哼,知道你仗义啦。”

  “切,我才不是为了来救你的,我是为了赶来看你死没死的。”

  “哈哈,那也不知道是谁刚刚那么紧张,还让我别挂电话。”

  “…”

  “哈哈,好了,不过我心情不好倒是真的,不如你带我去兜风吧?”

  “哼,你心情不好那是活该,我说过几遍了,那个男人你不要去碰,你就是不听。”

  “哎呀,好啦,我们去玩,不提这事了。”

  “我说你就是一只鸵鸟。”

  “当鸵鸟当得我这么成功恐怕也无人能比了。”

  “这倒是。”

  “好,当完这一次我就不再当了,我答应你。”

  不会了,以后都不要当鸵鸟了,她要做回自己,做回那个开开心心,活泼开朗的姜琪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