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镇凯,你永远也改不了想要控制别人的习惯,如果有一天你放下了,你才会知道你曾经伤害过多少人。”罗文丽说完就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文文…”这一巴掌似乎真的把他打清醒了,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扎人的刺,反倒像是垂死挣扎的生物。

  安子裕从地上慢慢站起来,擦擦嘴角的伤,光明正大地越过他去罗文丽的办公室。

  看着那充满挑衅意味的背影,江镇凯就真的好受伤,现在所有人都可以进去,所有人都可以靠近她,都可以成为她生活中的一道风景,唯独他,成了过客,就连痕迹都被抹去。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保全上来之后见到没事,就顺便问他一句。

  江镇凯此刻心情低至谷底,怎么还有心情听他们说什么,那伟岸的身躯此刻被一层哀伤罩着,渐渐地远去。

  --------向警瑶和徐安琪这对活宝跟着安子裕的后头,悄悄地把耳朵贴在办公室的门上,像是要挖掘什么八卦的新闻。

  姜琪予很不屑这种行为,现在当事人心情不好,此刻还做出这事,真是不应该。

  “我说,你们两个正经事不干,居然在这里干这种不耻的事情。”她直接批评道。

  “哎呀,我们哪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是关心丽姐的心情好吗?我怕她待会儿会哭,可是现在安子裕在里面,我们也不好意思进去。”

  姜琪予窘,果然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才对的!

  “丽姐应该很伤心吧,她喜欢江镇凯喜欢了那么多年,结果现在闹到离婚收场。”徐安琪感慨道。

  “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纱吗?不是应该会有好结果的吗?那以后我和申宏涛该不会…”向警瑶哭丧个脸,不要呀,千万不要呀,她希望有个美满的结局。

  “你看看丽姐就好,真的不要找个不爱你的人,你当心了。”徐安琪吓她道。

  “好啦好啦,还有完没完,你们两个人这代入感也太强了吧?”姜琪予听不下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每个人的幸福不同,谁能保证这对不成那对也不成的呢?

  唐凯说过,幸福是发自内心的感觉,每个人不一样,冷暖自知。

  说到他,她就好想日子快点到。

  “唉,可惜申宏涛每天都像个教导主任一样安排我做这个,又安排我做那个的,不要说隔层纱了,我跟他隔着十万八千里,我怎么可能会追得到他?”向警瑶又开始嗷嗷了。

  “话说,你这身装扮是?”这个时候,姜琪予他们才发现了向警瑶的不同,“你怎么不穿你平时那些漂亮的衣服,干嘛穿工衣呀?”

  她现在是穿着蓝色T恤衫还有九分牛仔裤,外搭一双她平时很不屑的匡威经典白色帆布鞋,唔唔,她漂亮的裙子以后就不能穿了。

  “还有,你这个是干嘛,你是要画画吗?”没事干嘛还围着围裙。

  “你们两个不知道,申宏涛那家伙不肯让我穿裙子,不能戴首饰,更惨地是,手机都不能带。我现在每天就是帮他端茶送水,按摩捶背的。唔唔~长这么大我连爹娘都没这么伺候过,他居然这么对待我。”

  “额…”好吧,他们两个瞬间沉默了。

  酷9q匠"_网永“X久H免◎e费'看?小说@@

  “哎呀,瑶瑶,我跟你说,就你这脾气,申总监不捉弄你才怪呢。”徐安琪落井下石道。

  “你也觉得他在捉弄我啊?”

  姜琪予、徐安琪,“…”废话!

  “你看看你,平时一点礼貌都没有就直呼他姓名。”

  “我喜欢他呀,喜欢叫他全名,特有亲切感。”

  徐安琪就开始教导了,“还有,你看看你平时要么就讲穿衣打扮要么就是吃喝玩乐,你说总监是找你来为他做事的,你倒好,整天都在瞎晃。”

  “可是,可是我以前都没有出去工作过呀,我怎么知道。可是,他不满意也可以说出来呀,干嘛要这样为难我?”

  “你还别抱怨了,你要知道我们公司是不找助理的,平时总监出去都有吖本和吖珊了,他招你进来算是白吃白喝给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可是,我也尽心尽力在做事了,离三个月还有80多天,我应该怎么样才能让他留下我呢?”

  “你要适当地收敛一下心性,不要风风火火,横冲直撞的,你看看你,一来就向人家表白,哪有女孩像你这么不矜持的。”

  姜琪予补充道,“瑶瑶,你要试着去了解他的性格,还有一些生活习惯,慢慢地你才能找对方法让他满意你,还有,有些时候男人不喜欢女人追他追得紧,你适当地得放宽力度,哈?”

  向警瑶郑重其事地点点头,“有道理。那我知道怎么做了,我现在去工作了,拜拜。”

  “…”姜琪予和徐安琪面面相觑,摇摇头,回去工作。

  -------------“文文。”安子裕进来之后就一直没听到她说一句话。

  “我没事。”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没有了以往的傲气。“你没事吧?”

  她看着安子裕那俊逸帅气的脸庞如今青一块紫一块的,就觉得很是内疚。

  “我没事,你不用自责。”他好像一直都能看穿她一样。

  “子裕,对不起。”

  “文文…”安子裕突然来到她的身边,伸手把她揽进怀中。

  她一怔,然后又听到他说道,“让我保护你吧。让我来做你最坚强的后盾,我会为你筑一座幸福的城堡,让你永远生活在快乐当中。”

  他比她高一个头,他的人看起来瘦瘦的,但是他的肩膀很厚实,他的怀抱很温暖。

  她好像一直都不曾得到过一个这么结实的拥抱,可以说,安子裕是第一个给她送来温暖和安抚的人,在她每次失意的时候,其实陪伴她最多的是泪水,她不想坚强的,她其实也很依赖一个怀抱。

  他虽然比她小,可是他很贴心,每天准时叫她起床,送早餐,送她上下班,还有在晚上睡觉前打一个电话,或是发一条短信,其实这就是她想要的,每个人都希望另一半能把她记在心上。

  “文文,不要拒绝我,我知道我们之间有很多跨不过去的鸿沟,但是请相信,请你和我一起努力,我们把前面挡住我们的障碍扫除好不好?”

  她的心很乱,但是他现在每说出一句话都好像有催眠的功能,让她很宁静很舒心,这种感觉让她忽然有种冲动想答应他。

  “子裕…”她抬起头来看着他,从前她都不曾正眼瞧过他的,因为那个时候她的眼里心里只有江镇凯。

  安子裕的嘴角有一块淤青,但是他笑起来却活脱脱像一个阳光的大男孩,连那伤都黯淡了下去。“你好好考虑,我不会催你,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子裕,我…我今年30岁,还有婚史,还有一个女儿,她还很小,以后她还要上幼稚园甚至读大学,但是我没有太多的能力,我赚的钱也只是足够花,再多的我也没有什么变化,而且我还会比你老得快,以后你的身边也会有层出不穷的美女,还有很多很多诱惑等着你,包括你的父母,还有我的父母,我们的家庭会给我们很多很多的压力,另外,我要争取囡囡的抚养权,可是江镇凯比我势力要大得多,跟他斗我们也斗不过,这样子,你还想和我在一起吗?”

  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安子裕,他那清澈的眸子里倒映着她憔悴的身影,她很累,她很疲惫,她已经不敢再奢望爱情了,她已经没有勇气再面对一次婚姻。

  安子裕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在钱包里掏出一张照片和一张卡,“文文,你看。”

  罗文丽接过去,一看被惊呆了,那是安子裕自己做出来的一张图片,是PS出来的,“上面是我、你还有囡囡,我看到你电脑桌面上放着的是她,所以我就存了一张,这张是你,是我从远处偷偷拍下来的,呵呵,所以我把我们三个合成了。”他笑得很腼腆,说到这些的时候他还觉得不好意思。

  “还有,这个是我从认识你那一天起就开始存的钱,从认识你开始,我就认定了你,所以我很努力地在存钱,就是希望将来能够娶你,再带你住好点的房子,开好点的车,吃最好吃的东西。我每天拼命工作,我努力拿全勤,争取当优秀员工,这样我就可以配得上你,这样你也会注意到我。”

  “这里面不仅仅是我们将来的依靠,也是倾注了我的所有心血。所以你不要推开我可以吗?”

  这番话留在她心里荡气回肠,是什么让一个男人这么为她倾尽所有,她想这难道不就是爱吗?她还在犹豫什么呢?

  “文文,你知道这照片和这卡代表什么吗?”

  “恩?”

  “它不是我要用来说服你的理由,它仅仅只是代表我对你的心意,这照片代表着我愿意接受你现在的一切,这卡是代表我愿意给你未来。”

  他看着怔愣住的罗文丽,心里稍微宽心,连脸颊上的伤都变得眉飞色舞,那双明亮清澈的眸子似在邀请,“那么…你愿意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