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意你…

  我在意你……

  她高兴呀,高兴得快死掉了,他说他在意她,那是不是说明他其实不讨厌她,甚至…甚至他也是喜欢她的,是这样吗?

  或许,就算他见到那个女人也不一定会喜欢的对吧?是她庸人自扰了。

  徐安琪最鄙视姜琪予那一副花痴呆傻的模样,没事对着日历在傻笑,不会是脑壳儿被烧坏了吧?

  “小愚,你在干吗啦?整天盯着日历看,难道上面有金子还是有帅哥?还是说有我喜欢的bigbang?”好吧,她其实才是那个花痴,“你到底在圈什么东东?”

  凑近一看,顺手就要抽来看看滴,姜琪予一巴掌拍飞她,又从她手里又抢了回来,把那日历当成跟块宝似的,“哎,你别动我的日历。”

  徐安琪无力吐槽,翻翻白眼,“切,不看就不看,有什么了不起的。”

  “哼哼,这你就不知道啦。”

  “知道什么?”徐安琪就差没有像狗狗吐舌头一样一脸期待地看着姜琪予了。

  姜琪予就知道她的八卦瘾又被撩起来了,但是…“就不告诉你呀!”

  “可恶!姜琪予,你还是不是我们的好同事好朋友好丽友啦?这点小事都要瞒着我?”

  “哈哈,别管我,去做你自己的事吧!”瞧瞧,这一幅死样,唉!

  徐安琪吵嚷着非让她说不可,她还故作神秘地笑笑,“好啦好啦,是这样的,我星期六要去机场接一个朋友,恩…我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所以有些小激动。”

  “切~”好吧,成功换来了徐安琪的鄙视。她向姜琪予凑近,一脸坏笑着,“能这么让你记挂的,那就只有男朋友啦?”

  她脸微微发烫,这种感觉还真有点像。

  “不说就是啦。可是,那我们申总监得多伤心呀。”徐安琪仿佛已经看到了申宏涛失落的表情。

  这话恰好被刚来上班的向警瑶听到,她激动地把那CUCCI的包包随手一扔,“琪琪,你刚刚说什么?”

  姜琪予可害怕惨了这小祖宗,年纪小小,脾气可大着呢,本性不坏,就是任性妄为。

  ;酷O匠网永久}F免f费…看eW小说p

  她赶紧说道,“没没没,没什么。”

  “可是,我刚刚明明就听到你们说申总监会伤心呀?”她嘟着嘴,然后又换了一幅很开心的表情,徐安琪被她摇得头昏脑胀的,“呀,难道说申宏涛跟那个女人分手啦?是不是,是不是?”

  姜琪予和徐安琪同时流汗,这都什么跟什么,怎么她好像很幸灾乐祸的样子。

  “哈哈,看来我的黎明即将来临。”向警瑶划拉一下刚刚做好的美甲,吹一吹,就潇洒地走进总经理室。

  徐安琪两眼透露着鄙视的光芒,“这女人,到底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呀?我听说好好一个千金小姐不当,非得来给总监当跑腿的。”她还故意压低嗓音,“我听说她最近被总监整得好惨。”

  “啊?不会吧,他不像是那种待人很粗鲁的人。”

  “嘻嘻,那要看对象了,如果是你…”

  姜琪予狂流汗,“琪琪,别胡说,我跟申总监是正常的朋友关系。”

  “可是,他们都说你是啊。”

  “别听本他们乱说。”那些八卦始祖,就知道传播谣言。

  “嘻嘻,不过现在我都知道你有男朋友啦,我就不会再误会了。对啦,你改天约他出来跟我们坐坐,大家认识认识嘛。”

  “额…这个。”刚刚被向警瑶一打岔,她都忘了解释她没有男朋友一事了,现在再说会不会徒劳无功啦。

  “怎么?”

  “没事。”

  “哈,那就这么定啦。”

  两个人说说笑笑地也挺开心,突然有一个不速之客到来,姜琪予和徐安琪怔怔地看着江镇凯。

  自从上次在医院见过他之后就没再见过了,这次又是为何而来?

  江镇凯目光一刻都不曾停留在她们两个人身上,一直望向副经理室。

  “江镇凯!”姜琪予走到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两个人同时提高了警惕。

  “让开!”他的语气不善。

  “江镇凯,这里是公司。”

  “我只和她说两句话就走。”

  “丽姐还没来。”姜琪予给徐安琪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偷偷打电话给罗文丽。

  徐安琪顶着江镇凯那杀人的眼神加速地溜走,结果电话一过去,办公室门口就响起了罗文丽的铃声,她旁边还跟着安子裕。

  哇…什么节奏,前夫VS现男友吗?

  江镇凯看过去,拳头抡得紧紧的,目光狠辣地瞪着安子裕,两人一左一右地走过来,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好像安子裕有一只胳膊是半拥着她的。

  比起上次,这次的安子裕似乎要稳重了许多,整个人的气质好像上升了一个空间,看来这爱情的滋润真是不错呀。

  罗文丽一怔,心里有些颤抖,这感觉就好像被丈夫抓到了外遇的妻子。其实她不喜欢安子裕送,可是安子裕每天都会在家门口等她上班,久而久之,她就没有拒绝了。

  安子裕给人感觉总是欠点火候,与江镇凯比实在是薄弱了许多。江镇凯凭着那一身盛气,步步逼近他们,安子裕自然也感受到他不善的目光,但并没有畏惧,那双清澈的眸子看着他,没有笑意,淡淡地介绍自己,“你好,我叫安子裕,文文的男朋友。”

  “啊?”

  “啊?”

  “啊?”

  没错,这三个张大嘴巴不敢相信真相的人,就是罗文丽、徐安琪、姜琪予。

  江镇凯这人观察甚微,单是看罗文丽的反应就知道这只是安子裕单方面的想法,“我知道文文平时喜欢广交好友,多一个男性朋友也正常,对了,文文不喜欢除了我之外,有别的男人这么叫她,安先生,请自重。”

  “是吗?”摘掉了眼镜的安子裕,那股男性的刚硬气息就表现了出来。

  “你只是我前夫。”突然,罗文丽一句话就撇清了和江镇凯的关系。

  “文文!”

  “江先生,你以后还是不要这么叫我了。”她故意挽起安子裕的胳膊,“我男朋友会不高兴的。”

  安子裕两眼闪着精光,她这是…

  “文文!”江镇凯不客气地断开他们勾着的手,凭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把罗文丽拽到自己身边,紧紧圈在怀里,“我们还没离婚,你就出轨。恩?”

  “江镇凯,出轨的是你!”她小声地反驳道,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江镇凯!”安子裕急了,一拳就过去把他的鼻子打得出血。

  “混蛋,你算什么东西?”一向以笑面虎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江镇凯,终于还是显露了本性了。

  江镇凯把安子裕直接撂倒,欺身上前,发泄似的往他那俊脸上左一拳右一拳地打。

  罗文丽急得快发疯了,“住手,江镇凯,你放手呀。”

  “哎呀,你们怎么回事呀?”向警瑶刚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就见到他们在打架,二话不说直接就上前劝架。

  刚被那一幕吓得丢了魂的姜琪予和徐安琪也都纷纷加入劝架行列,可是奈何这两个大男人力气太大,她们就只有被丢出去的份了。

  “快,叫保安。”罗文丽一边说,一边过去扒开江镇凯,江镇凯怕伤到她所以立马就停了动作。

  “啪”一声,很是干脆,把在场的几个人都惊呆了。

  “你!”江镇凯气得浑身炸毛,这死女人,居然打他!

  “如果你再在这里闹事,我就叫保安。”

  “你敢?”他咬牙切齿。

  “江镇凯,我们已经结束了,你不能因为是我先提出了离婚咽不下这口气就要来找我麻烦。”

  “你就是这么想我的?”他第一次尝试到被冤枉的滋味,平生第一次。

  “不然呢,我不会再自欺欺人地相信你是爱我的,因为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你爱我只不过是因为能够满足你的虚荣心罢了。”

  江镇凯忽然有一种挫败感,原来她是这么想他的。

  原来她是认为他咽不下这口气才来找她的?

  那么他之前做的那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来之前他就对自己说,如果她不喜欢他现在的自己,那么他就改,改到她满意为止。

  她总是说他冷漠,说他不近人情,说他不懂温柔体贴,还说他是利益小人,这些他都不否认,他娶她不过是因为可以挡挡外面的桃花,能够让他在公众面前有个好形象,以前那个什么初恋,哼,他怎么会记得那些,那不过是满足男人的一种虚荣心罢了,她那么漂亮,在当时来说,学校里会有多少人羡慕。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他眼界和阅历不断地拓宽增长,他慢慢地才懂得什么才是人这辈子该拥有的东西,第一年他是很宠她很疼她,那是为了塑造形象,可是随着自己有时候若有似无地付出,他慢慢地察觉自己对她的感情好像已经离初衷越来越远了,他不是没害怕过,害怕有些习惯慢慢地沉淀,变成一种真情。对于一个在商场手段狠辣的人来说,心慈手软是大忌,但是他还是陷进去了。

  那个女人重新回来的时候,他每次对着她总是没有过多的热情,相反还很厌恶她的靠近,他会突然之间就想起那个笑如春花一样灿烂的女子,她的热情是豪迈奔放的,不似这般女人总想着投其所好,她的爱也是毫无保留的,还记得第一次和她公司合作的时候,她那认真专注的神情就已经将他吸引了,对,其实那个时候他就喜欢她的了,但是两个人相处多半也是她在付出。

  他是个事业心很强的男人,可以不沾花惹草,但是永远是以利益为主的人,所以很多时候他忽略了她,他觉得这一切很自然,没想到她还是找了一个借口彻底远离他。

  现在他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回心转意?

  他,真的后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