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别墅里也一样不得安宁。

  “咚。”是老夫人拐杖敲地的声音,她对这种扭曲事实的报道感到十分生气。

  吴妈马上走在她身边扶住她,轻声劝慰,“小姐,您息怒,别伤了身体。”

  “咳咳~”

  “小姐,您别激动,这,这先生要回来看到您这样,不得多担心啊!”吴妈一直保持抚背的动作,丝毫不敢放松。

  “咳咳。”老夫人脸上的气色是越来越难看,说两句话都气喘吁吁。

  “现在唐尧也不在,你给耀华致电,让他马上去处理这件事情。”顿了顿,“还有切勿让小凯知道。”

  “是,我马上去。”

  挂断电话,吴妈立马回来禀告,“小姐,李先生说已经在处理这些消息了,但是这纸始终包不住火呀。”

  “能瞒着先瞒着,他现在在外地出差,指不定看到消息立马就回来了,那到时候致小愚于何地?”

  她太了解自己儿子的性格了,他要是知道一定会回来的。

  “还有,刚刚播放那档娱乐新闻的节目,李先生说以后不会再有了。”

  “嗯。”

  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小愚那丫头呢?”她真担心她看到之后会怎么想,她是听说过莫淑华的名字,那看没看过她的长相?

  “她还没回来。”

  “哎。”

  “小姐,您是担心那丫头…”

  “我担心会影响她的心情,她要是不知道还好,万一她见过她的相貌,那会不会对她的冲击太大了。”

  “那,这可怎么办才好?”

  “其实我一直有疑问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她总有一种感觉,唐凯绝对不是贸贸然就能跟一个人聊得熟的人,恐怕这里边另有隐情,她心中一直有一种疑虑,会不会是因为姜琪予跟她很像的缘故?

  如果确实如此,那可如何是好?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初先生只是告诉我有个朋友要过来住,后来我看两人关系也很密切,才知道那是先生的未婚妻。”

  “哦?他是这么说的?”

  “恩,不过开始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未婚妻会跟他互动那么少?”

  “唉,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

  “小姐,你是想…”

  “可能是我想多了。不过现在方斯咏回来了,恐怕就更理不清了。”

  “小姐是怕方小姐缠着先生吗?”

  “我现在最担心还是小凯遇到她。”

  “方小姐这人心机很重,小愚确实不是她的对手。”

  “关键是她的相貌,这点我不敢保证小凯会不会动摇。”

  吴妈叹口气,“先生对太太的感情那真是堪比金坚的呀,我当时还很担心先生会不会一直都这么孤孤单单下去,可是自从有了小愚那丫头,我感觉咱们的先生又苏醒了。”

  说到这点,老夫人的眉色也染上一丝欣慰,“自从她来了之后,我觉得整个人轻松了不少,有个人陪伴着,说说话,出去散步都有人陪,回到家里有人吵吵闹闹的,让我感到很舒服。”

  “可不就是,以前我也只是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做事,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跟一个小女孩打成一片,现在就连那帮钟点工都要留下半个多小时,听她讲完故事再走。”

  “她的性格正好和小凯的成正比,这两人要是能走到最后该多好呀。”

  “小姐,儿孙自有儿孙福,您也别太操心了。我相信咱们先生跟咱们一样,也都知道她的好的。”

  “恩,希望一切都顺利。”她也只能默默祈祷了。

  --------------陶思莹谅解她心情不好也不敢多留她,直接开车送她到大门口,她一直恍恍惚惚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门口的。回到家以后也没心思吃饭,就一直窝在书房里,美其名曰为“画画”。

  这件事对她的冲击太大了,已经远远超出她的意料,她现在就好像失去了掌握生活的重心,已经失去平衡了,剩下的就是恐惧。

  “叮~”这么想着,突然被微信提示音惊扰到。

  她猜到是他的了,但是她现在不打算接,也不会回他。

  唐凯在那一头看着屏幕,迟迟等不来回信,他还在期待,没想到这小家伙还那么羞怯。这阵子通过微信的方式聊天缓和了大家不少尴尬,他开始觉得她应该是慢慢地接受他的,重新认识他,对他有不同的印象了吧?

  高兴之余,他就打了电话给她。

  “喂…”看着屏幕上显示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她几乎是马上停下手中的画笔,这是自己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六神无主,神色慌张,又有一丝兴奋异常。

  为什么会这样,她刚还在害怕,也在失望,以为他得不到她的回音就会不理睬她的了。

  “是我。”低沉沙哑的嗓音,暧昧的气息萦绕着她的耳根部。

  “嗯。”语气平和无恙,小心肝却在颤抖着。

  “…”男人顿时没有回应,明明这些天都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听起来她好像有些敷衍,那语气分明带着疏离。

  “有事吗?”这话说得太过冷言冷语,她本不想这么问的。

  突然,冷冷的声线传来,带着公式化的口吻,“周六下午我一点到,你到XX机场接我。”

  “为什么?”怎么轮都轮不到她吧?

  “不许多问,记住了吗?”

  “哦。”

  他粗声说道,“你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妻,难道不应该去吗?难道这么亲密的关系你都忘了?”他特意咬紧“亲密”两个字。

  亲密?真是可笑,要是他知道那个女人的存在,那他和她还会保持亲密的关系吗?

  “唐凯…”

  “恩?”他竖着耳朵仔细听着,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只是一时犯迷糊才会那样的,算了,他原谅她了。

  “唐凯,如果有一天你想提前结束我们的合约,请你事先告诉我一声,我可以随时走的,绝对不会赖着你。”她突然觉得好疲惫,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姜琪予!”他听了心就开始乱了,“你就那么想离开我吗?就迫不及待地要走吗?”

  她咬着下唇,半天才说道,“唐凯,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妻子还在世的话,你还会需要我吗?”

  那边一阵沉默,她又问道,明知道会伤自己的心,她硬是还要往自己伤口上撒盐,“你…当初选择我,是因为我像她,那如果…如果有一个人完全跟你妻子一模一样,然后出现在你面前,那…那你还会需要我吗?”

  他不喜欢她这种假设,“姜琪予!你怎么了?你今天怎么老是说些奇怪的话?”

  “唐凯,我在问你问题。”

  “姜琪予!”

  “请你回答我。”

  “你是不是在害怕什么?还是你遇到什么问题?我告诉你,就算这些事实都成立,你也休想用那种鸵鸟的心态去解决问题,你的意思是不管我需不需要你,你都要单方面大方地退出游戏是吗?你是不是想用这个荒唐的借口离开我?”

  “我…”她使劲一咬牙,刻意隐忍着泄洪的情绪。

  “姜琪予!”他顿了顿,想试图说服她还有自己,“不会的,那种事不会发生。”

  他不要这种假设,他不会相信这种假设的,以前他多么希望有人能够告诉他那一切都是假的,她没有死。现在他好不容易接受这个事实,他就不要再有这种假设了,为什么?为什么在他对另外一个女人动心的时候,突然间要问这种问题开他玩笑。

  “可是…如果真的有呢?”她非要这么折磨自己。

  “姜琪予…如果真的有,我…我还是会爱她。”

  她鼻头一酸,眼泪就出来了。

  “但是…”

  “别说了,就这样就够了。”真的够了,她真的可以彻底死心了。

  “小愚…”他就这么没有一点点防备地唤了她。

  “小愚…”轻柔的呼唤,那么动听,那么摄人心魄。

  “小愚…”他孜孜不倦地叫,这好像是他老早就想叫却一直没有叫出来那样,他想一次性通通地叫个够。

  她捂住频繁跳动的心口,呼吸有些紊乱,“…”

  低沉的嗓音如优美的大提琴奏乐般那么动听,“答应我,不要再说和我没有关系的话,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没有要换人的打算,你就把你的心放在肚子里,还有,你做得很好,我还打算到时候这一年工作结束了,我们…我们还续约。”

  “…”她有些哽咽,捂住嘴,说不出话。

  为什么他要这么说?他知不知道这样的他,是她无法拒绝的,她就好像坐在过山车上,明知危险却还是贪玩,她该死心的,却还是被挽救了回来。

  “小愚?”他隐约听见了她在哭泣的声音。

  “小愚,对不起。”

  “呜呜~”

  “呵呵,别哭了,傻瓜。”

  “呜呜~”她却哭的更加厉害。

  “别胡思乱想好吗?”

  “唐凯,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一会儿对我说没有关系,一会儿又说有关系。你知不知道,我听了这些话会怎么想?我会当真!能不能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些话。”

  “对我来说,你不仅是合作伙伴了,我想…我们可以是朋友。”

  “…”

  “我不是不在意你的,我…在意你。”

  她愣了一下,“你,你说什么?”

  “呵,傻瓜,我说我在意你。”

  她努力保持镇定,“你刚刚说?”

  “没听到就算了。”说多他也不会,性格使然。

  她擦擦眼泪,不敢相信他居然会那么说。

  “总之,凡事等我回去之后再做决定,知道吗?”他怕她胡思乱想。

  “可是…”

  “以后不许你再动不动就说要离开的话,听到没有?”

  她吸吸鼻子,忽然觉得很温暖,他不舍得她离开是吗?“嗯嗯。”

  “呵,真是鼻涕虫,动不动就哭。”

  “都是你的错。”她破涕为笑。

  “是,我的错。”

  “知道就好。”她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因为他说他在意她。

  “真是的。”他摇摇头,表示无奈。

  酷匠网永久D免k`费G看G,小说-A

  他真的不是很会哄女孩子,也不会说太多的情话,更不善于表达他内心的想法,但是他却破例地说了一回。

  “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吧。”

  “那你到时候记得去接我。”

  “嗯嗯,我一定会早早就去的。”她就是这样,别人稍微对她好,她就很快把不愉快的事忘记。

  这样也挺好,他不喜欢太爱钻牛角尖的人。

  “那早点睡吧。”

  “嗯嗯,晚安。”她高兴地跟他说,寓意“我爱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不好意思,今天很忙,更得晚了,补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