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势欺人,实在可耻!”姜琪予平时最讨厌这种狐假虎威的人了,狠狠地捶打一下桌面,以此来发泄心中不满。

  “姑奶奶现在心里憋着一团火,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就不该退让,我就应该狠狠地把钱甩在她脸上,暴揍她一顿,让她给我求饶。”

  眼见这人没有消停的可能,姜琪予及时抚慰道,“算了,算了,跟这种人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消消火。”递过一杯咖啡,“来喝一口,再给爷笑一个。”

  可惜人家不领情,“哎呀!怎么笑得出来,想想就一肚子火,下次别让我再看到她,下次再见到她我非得甩她一巴掌。”

  呵,这女人有时候真不好惹,“好啦好啦!待会儿我陪你逛街,我们晚点去唱歌,或者你喜欢看电影都可以,我今天把时间都给你。”朋友心情不好,当然要好好安抚。

  她成功地被转移了,“真的?”

  “真的,多晚都陪你。”

  “你说的哦?”

  “嗯。我说的。”再三保证。

  “那么好,你家司令不生气?”

  好端端提他干什么?!“他出差了。”

  “出差?那如果他经常出差的话对你来说不就是福利啦?哈哈。”

  她原本也这么想,可是却远比想象中地还想他,这几天他们会在微信上聊天,偶尔他也会打电话给她,她总是莫名地会代人那个角色,好像两个人真的是小别的夫妻,说说笑笑,讲讲一天的八卦。

  “喂~姜琪予?”坐在她对面的陶思莹在她面前挥着手她都无动于衷。

  “啊?”

  “你在发呆也?你…”她用狐疑的眼神打量着她。

  “我什么?”她上下左右看看自己,觉得也没什么不妥。

  “你该不会…”

  “不会什么?唉,你倒是一次说完好吗?”

  “你该不会爱上他了吧?”

  她猛地定住,“…”

  “不会吧,看你那表情,你该不会真的沦陷了?”陶思莹之前也看出端倪,当时也警告了唐凯不要乱来,她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好朋友居然先沦陷了。

  “小愚,我跟你说,那种男人最好不要碰。”

  “我…”

  “你要记住他的身份,他不是那么好惹的人,你忘记上次绑架一事了吗?你知道他身边有多危险,你知道不知道,像他们那种家族的人,我看太多了,我家就是个例子,你看看兄弟姐妹明争暗斗,还有外面仇家一大堆,你不要去招惹他,我看他也不喜欢你,你赶紧收收心知道吗?”小愚,对不起,我只能欺骗你了,我不能说他喜欢你,我不能让你受伤害。

  “咪咪,你说什么?他…不喜欢我?”

  “嗯嗯,我敢肯定他不喜欢你,他这种人身边最不缺地就是美女,喜欢他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他会在乎你这一个吗?还有,你不是说他对他妻子很专一的吗?这就对了,他一定不喜欢你。”

  是吗?是吧!他说回到原点,他还仍然留着他妻子的遗物。这不是专一是什么?

  “我觉得比起唐凯,申宏涛更适合你。”

  “咪咪。”

  “哎,我说,好歹他人温柔体贴,比起唐凯那块冰要暖和得多。”

  “不管现在大家有没有坦诚相告,总之我心里很明白,我只是把他当朋友。”

  “我说他有什么不好的?”

  “他没有不好,但是你有没有听说一句话,有的人说不出来哪里好,但是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我真是败给你了。”亏申宏涛现在每天都跟耀辉拜托,让他说服她去游说姜琪予,可现在,人家不喜欢他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改不了了。

  -----------这时,咖啡厅角落处的复古电视机正吵吵闹闹地播着娱乐新闻,碰巧地是,刚刚好就是播到方斯咏回国的消息,陶思莹再次不淡定。

  “又是那JIAN人!”陶思莹眼露不善,恶狠狠地对着电视瞪眼,似乎要戳穿那张虚伪的脸。

  “谁?”电视机在姜琪予的后面,她自然看不到,所以有些不明所以。

  “原来她真的是唐氏集团签约的模特。哼,以后有的是机会交手。”大家都是同行,以后还怕碰不到面。

  “什么?”姜琪予跟着她的视线转到了电视上,那一瞬间,她能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往她头上砸去,如五雷轰顶。她能感受到心脏陡然加速,砰砰砰的撞击声,声声入耳,振聋发聩。

  手上的杯子应声落地,那深沉的咖啡色液体溅得四处都是,引来旁边的人一致投来好奇的眼光。

  “啊,小愚,你怎么样?有没有烫到?”陶思莹马上抽出几张纸帮她擦,连声问道。

  她硬是说不出一句话,好像感受不到腿上的烫意。

  “小愚,你脚受伤了。”

  店长急忙赶来,关心道,“这位小姐,有没有伤到哪里?”

  “你们这里有药膏吗?她烫伤了。”陶思莹说道。

  他们说什么她没有去在意,因为她的所有精神都被那张熟悉的脸孔吸引去了。

  记忆翻江倒海而来,将电视机前的这个优雅高贵的女人和前阵子见到的那个端庄高雅的女子放在一起对比,两张脸完美地重叠在一起。

  怎么会是她?!明明已经不在的人为什么还会出现?

  心脏像突然被什么钝器所伤,一刀一刀地割得生疼,好像什么重要的东西即将失去。

  电视上的方斯咏优雅得体,说话轻声细语。那精致的容颜一颦一笑间流露的大方和高贵,简直让所有男人为之倾倒,所有女人为之绕道。媒体把她吹捧得就像是社交的宠儿,观众的缪斯。

  娱乐大咖的主持人还津津乐道,历数了这些年来她在国外为唐氏取得可人的成绩,但听说她为人比较低调,不愿意出席大众的秀场,也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每次偷拍也只能拍到半张脸或是背影,虽然不曾见过她的真面目,但是在本土娱乐圈史上也算是可圈可点的模范。

  “这观众的眼睛是得白内障,青光眼是不是啊?这种女人,只会仗势欺人,虚荣心强。有什么可表扬的?”陶思莹对这种黑白颠倒的报道感到义愤填膺。

  娱乐主持人大肆报道称,“传闻她是唐氏传媒集团现任总裁唐凯唐总裁的女朋友,话说两人的关系十分密切,可以用“出双入对”来形容呀,这不,现在唐大总裁一回国,她后脚就宣布要回国内发展了。更有确切地消息称,当年在一场拍卖会上,唐总裁一掷千金买下一条全球独一无二的红宝石项链,只为博得红颜一笑,如此真爱的表现,也令整个圈子为之一震。这次突然回国发展堪称是夫唱妇随吖!”

  旁边的那个美女主持还附和道,“嗯,现在这社会不是这个闹离婚就是那个闹分手的,很少有人可以像唐大人一样深情专一的哦,听说这方斯咏在国外一直都被保护得很好,所以才没有拍到她真面目的机会,这都是拜唐总裁所赐,少说两人的感情都有六七年了。”

  P.酷…_匠N网首3I发|{

  陶思莹这才有印象刚刚似乎听到某个人说她是唐氏某总裁的女朋友,原来指的是唐凯唐大总裁。本来陶思莹就对唐凯有意见,这下意见更大,怎么这男人看起来像是禁欲系人物,结果还是逃不了桃色诱惑,说不定是个很滥情的臭男人,哼,现在居然欺负到她好朋友的头上,这笔帐,她迟早会跟他算回来的。

  “小愚?”陶思莹摇摇她的胳膊,并没有得到回应,当场就急了,“那个混蛋也不是什么好人,跟这种刁蛮任性的贱人在一起狼狈为奸,小愚,你以后跟那个男人不要走得太近知道吗?”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可是感情的事情根本就不能受理智的影响,谁认真谁就先输了,她想她是输了。

  这一切都是自作多情罢了,他由始至终都没有承认他们有什么关系,所以她根本没有资格去评价他的对错,他爱跟什么人在一起,都跟她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他找她也只不过因为跟那个女人相似而已,那么现在这个跟她一模一样的人应该更深得他心吧!

  是该认清现实了!那么自己也可以趁早收心了,自己一直以来不是很想逃离他的魔掌吗?既然他们情投意合,那么自己就可以借此退出这场闹剧了不是?

  但是,心里似乎有两个小人在打架,另一个说你应该相信他,他对你是有感情的,为了安抚你的暴脾气,甘愿妥协让你工作;为了照顾你的胃,去买一堆零食回来;为了照顾受伤的你,甘愿当代步车,为了怕你晚上回来会有危险,还会在外面等你;为了你离家出走的事情,半夜三更带你回家;好多好多,多到她自己都慢慢沦陷在他的好里面,怎么现在居然会出现另外一个人,怎么他们都说他对她才是最好的,如果都是替身,是否意味着他的好都从来只是对那个已经离世的女人?

  突然间,觉得释然,也觉得好可悲,她当真了!

  “小愚?”陶思莹看了她好久,一直愣神不说话。

  她说话了,底气有些不足,“我没事,我只是在想他们应该不是像他们报道的那种关系。”

  陶思莹嗤鼻,“哼,话不能这么说,她一个小小模特,如果背后不是有人撑腰,她会那么嚣张吗?不用说,就是!”

  “可是…”她还是想说服她,或许也是说服自己。

  “别可是了,你了解人家多少啊?人毕竟是男人,光看个外表有个啥用,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对女人没有想法?何况对着这种人。”

  她的内心已经摇摇欲坠了,一想到他们可能已经有肌肤之亲,那种感觉就特别难受。“他…”

  “你跟他又相处多久?人家一直跟他在美国啊,是个正常男人难道真的可以耐得住寂寞吗?”

  “…”被这么一说,刚刚建立起的心理壁垒瞬间坍塌,夹杂着一丝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