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开通微信又不玩,你看看你现在还打电话的,连省钱你都不知道,酒店有wifi的,你可以用。”她好心提醒了一句。

  他喜欢听她抱怨,好像听起来更多地是在关心他,“这点钱我还是付得起的。”

  “我是觉得你浪费。”

  “呵呵,你要帮我管账吗?”

  “我干嘛要帮你管账?”

  “如果是这样,那我的卡都给你。”

  “…”

  “人也可以给你。”

  “…”

  “怎么?你不要?”

  “唐凯,你越说越离谱了。”她脸都火辣辣地烧起来了好吗?还好他没看到。

  “呵呵,开玩笑的。”

  “这玩笑不好玩。”因为她会当真。

  “早点睡吧。”

  “你先睡吧,我还要做一份策划。”

  “现在十点了。”

  “哎哟,唐凯,十点还早着呢好吗?”刚进来这个家的时候他就说过要早睡,真是猪呀,这么早谁会睡得着。

  “以后在咱家十点必须关灯睡觉。”

  “…”咱们家…说的真好听!

  “听到没有?”

  又来了,又霸道起来了,“知道啦。”

  “恩。”

  关了电话,她就对着那电话做了一系列鬼脸表情。

  突然,微信又“叮”的一声,他发的是那个大兵的表情,哎哟,真是的,拽得要死,是想恐吓她的意思吗?她不客气地回一个鬼脸给他。

  好吧!他回了一个恶魔还有捶打的表情…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她装死好了。唐凯见到她发那个躺着装死的表情直接就笑出了声,要不要这么逗呀?

  不过也好,这样的生活才会有乐趣,以前的他确实太没情调了,不知道淑华是怎么忍受得了他那种木讷的性格的?恩…不过想想,淑华也是个很文静的人,所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多半都是静静地做着各自的事情,好像不说话也不会尴尬的样子。

  但是现在,也许是心境不同了,也许是一个人受够了孤独寂寞,也许是她已经影响了他的生活,现在的他即便和她做着这些无聊的事,哪怕聊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也好,他就想跟她一起做,说说家长里短的有什么不好,这才是生活,以前活得太高大上了,根本忘记自己本来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人。

  这个人,已经悄悄地改变了他。

  没关系吗?有关系,他来制造关系不就好了嘛,这阵子他不是没在想这件事的,他现在慢慢地摸清楚这小家伙的心性了,她很倔犟也有很强的自尊心,别人说一句她不爱听的,她就固执到底,再多解释也没用,就好像上次他说了让他们的关系回到原点,她就真的每句话都想着跟他说明白撇清关系。他知道她很多时候不敢跟他靠得太近是因为身份、尊卑有别,她记着呢,她不敢告诉她的朋友,是因为她怕被人认为是她高攀了,她那么努力地工作是因为她想消除别人对她那2亿元的标签,他知道的,通通知道。

  以后就这样吧,慢慢来,他有信心一步一步消除她这些内心的想法的。

  他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在乎她了。

  ---------------------自从老太太回到家里休养之后,姜琪予如临大赦,没有唐凯在家催促她做任何事,她每天朝九晚五工作,就算加班熬夜通宵赶稿都没有人管,而且周六、日还可以睡懒觉,要么就跟几个好朋友出去窜一窜。用她自己的话说,“老虎不在,猴子当大王了”。

  今天约了陶思莹在“美好时光”咖啡厅,两个人也好久没有出来胡吃海喝,说说八卦诉诉衷肠了,这次她一定要玩够本。她火急火燎地赶过去,结果发现,咦``这气氛不对劲!

  “气死人啦````”陶思莹在姜琪予面前已经无数次在大声宣泄着这句口号!

  姜琪予想,这货要是去念什么大舌头小舌音什么的应该算是棵小苗子。

  她可受不了那尖叫声,作势打个叉,“停~有完没完!到底怎么了?把你气成这样?”

  陶思莹坐在对面一个劲儿地喘着粗气,看样子确实是被气坏了。

  “喂,到底怎么啦?你倒是说句话呀!”

  于是乎,陶思莹就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一字不差,不添加任何防腐剂成分滴将整个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地讲述一遍。

  其实事情的经过是酱紫的~陶思莹在约姜琪予出来之前,由于时间还有剩,所以她自己先在百货大楼转了一圈,无意间看中了一条裙子,店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向她推销,告诉她这是全球限量版的,质地轻薄等等,把东西是越说越好,陶思莹是什么人?看中的东西不管多少头牛来拉都非要手到擒来不可。

  结果呢,刚想跟店员说结账的时候~~~“这件衣服我要了,把它包起来。”背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听起来此人不是好惹的主。

  陶思莹转身,便看见一个妩媚妖娆的女人,只见她一头波浪卷的长发拢着性感的香肩,典型的锥子脸,柳眉凤眼,俏鼻樱唇,那一字领的抹胸收腰及膝香奈儿小礼裙衬托得那腰线更加盈盈可握,此刻正踩着小猫步昂首挺胸而来,那10十分高的高跟鞋更衬出那目中无人的气场。

  什么货色?陶思莹鄙夷地瞟她一眼,转身掏钱要买单。“对不起,这衣服本小姐要了。”

  陶思莹当然不会怕什么人,她自己就够让人害怕的。

  “我看中的衣服还从来没落在别人手里的道理。”女人白皙纤长的手指捏着满是镶钻的手提包,高高地抬起下巴,一副“你这穷酸样的”的眼神蔑视着她。

  “哼,那不好意思,我今天算是第一个。”陶思莹不饶人地回了一句。

  被呛了一句的女人顿时拉下脸,“你…”

  “哼!”陶思莹才不跟这种没水准的人斗呢,掏出钱包,亮出钻石级VIP卡,“麻烦买单。”眼角闪过一丝狡猾的银光。

  “咦,这不是唐氏集团这几年力捧的模特方斯咏吗?”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声。

  旁边的女人附和道,“对对,就是她,听说她还走向国际了呢?”

  “那还用说,今天上午的新闻都报道了,她可是今年年初刚回国主持大局的唐氏集团总裁的女朋友呢,想必她这次回国也是夫唱妇随的节奏啊,以前可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

  方斯咏一听,撩起一把发梢,甩甩头,露出妖媚绝色的容颜,风情万种。

  陶思莹瞪了那两个长舌妇一眼,两个人灰不溜秋地逃了,前者嗤笑一声,“说到底还不是区区一个小模特。”她家老爸要是想捧她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至于得瑟成这样吗?不就是一破总裁的女朋友,有什么了不起。

  可是这话入了服务员的耳朵里,自然重了几分,因此也更加为难了起来,“这..这裙子还要吗?”她想告诉陶思莹不如就让给她吧。

  “当然,刷卡吧!”陶思莹坚持。

  “你没听到这件衣服我要了吗?”声音倨傲清冷,那狭长的凤眼眼尖一挑,人家小姑娘就差哭得找爹妈了,这搞不好这个月奖金没有不说,说不定连底薪也没了。

  “刷!”陶思莹两指夹着银白的钻卡,故意在她旁边蹭一下,险些让那十公分的高跟站不住脚。

  她稳稳地站住脚跟,露出狠辣的眼神,放出犀利的言语,“你这贱人,居然这么刁蛮泼辣。”

  陶思莹心中的一把火蹭蹭地燎原,毫不示弱地回嘴,“你才是真正的刁蛮泼辣,野女人。”

  眼看这两个女人有争论不休的可能,那服务员马上请出店长,店长是一位40来岁的职业经理人,对付这些事情他还是绰绰有余的,可如今在见到那不可一世的女人之时,那平时威严的气势,此刻却变得蔫蔫地,只好陪笑道,“方小姐,是你来了,有失远迎。”店长原先在参加米兰的时装周的时候就见过她本人,自然晓得。

  “你来得正好,本小姐看中了这件衣服,刚想要让店员打包,结果这女人不识好歹地要跟我抢,你说怎么办?”女人挑起锥子似的尖下巴,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眼角闪过一丝危险的光。

  店长额头渗出薄薄的一层汗,“这…”每次碰到她还真是够为难的。

  “不用多说了,我先看中的,自然给我。”陶思莹坚定地说道,语气不容商量。

  店长陪笑道,“本店衣服很多都是出自世界大师级之处,纯手工制作的限量版,如果二位喜欢,我们可给二位提供量身订做的礼服,你们看如何?”

  店长暗自握紧掌心,打着商量的语气看着两个人。

  ^R酷匠G4网首发

  陶思莹不想让他多为难,毕竟生活不容易吖,于是也没多为难道,“那就麻烦你们帮我选一套合适的吧,还有,切记不要撞衫,免得有人穿了不好看,落了我的面。”

  店长连连道谢,一口气说了十几遍“好好好”、“谢谢”。

  可人家方斯咏不干了,这不摆明了是她小家子气吗?必须得挣会点面子,“给我也选一套,必须得独一无二的。”

  店长有苦难言,只能默默地承受来自她的压迫,重新为她量身订做一套,再打一个折扣,而后又赠送一个金卡会员卡,每次光临都可以打8.8折。

  但方斯咏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些小恩小惠,她要的不过是面子上的光,说明她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就是自己拥有的东西也绝对不会差的。

  这个女人注定引起一场大风大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