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的时候,几个女孩子走在一起回去,那个叫安子裕的男子还在等着罗文丽,这一次姜琪予算是看清楚他了,他高高瘦瘦的,那身子板是属于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留着个寸头,带着大框的黑色眼镜,斯斯文文的,典型的理工男。可能性格内向,所以都不敢直视她们几个,但是看到罗文丽的时候,眼睛却是放着光芒的。

  说真的,很少有人能够驾驭寸头,尤其是现在讲究发型的时代,但是他就可以,还有他的五官很惹人注目,带着那眼镜就轻而易举地凸显出那鹰钩般的鼻子,那薄厚适中的唇形真真好看、性感,是个非常帅气的男人,可惜他不爱笑。

  “子裕,你怎么在这里?你不会是早上等到现在吧?”罗文丽没料到他还在,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让人家等了那么久。

  “等你。”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居然等她那么久。

  “上次想跟你拿你家地址,你说不方便,我只好到这里来等你了。今天我请了假的。”他停了一下,然后又说,“哦,这个给你。我想你应该不好意思拿进去公司,所以我想等你出来再给你。”他把那一大束鲜花塞进她手里。

  “好贴心哦。”姜琪予等人在一旁窃窃私语,大概是在说他吧,女孩子难免都是好奇心重了点的,还有现在的社会暖男可是很吃香的哦,可惜他们只有看的份了。

  “子裕,你不需要为我做这么多,你这样对我,我真的感到很愧疚。”

  “你不需要愧疚,这是我心甘情愿为你做的。罗,罗经理,我,我喜欢你。”他的表白很不顺利,说话舌头都没捋直。

  “子裕,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可能喜欢你的,我不想一次次说这种话伤害你。且不说我结过婚,你的年龄比我小,我不喜欢姐弟恋,你懂吗?”

  “罗经理,我。”

  旁边的几个女孩子就在偷笑了,这算哪门子表白,表白还叫人家姑娘叫职称的吗?

  罗文丽瞥了她们一眼,意思是让他们住嘴,然后又很无奈地对安子裕说,“子裕,我们只是朋友你明白吗?我现在还没离婚,即便将来离婚我也不打算和你在一起,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受挫,我就随便找个人当备胎,你懂吗?”

  安子裕情绪有些激动,可能是太紧张,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说道,“我知道你可能现在没办法接受我,没关系,我可以慢慢等的,这些年我也尝试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可是,可是我满脑子都是你,我想,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你的,所以等多久都无所谓。”

  “子裕,你也不过才27岁,你能懂什么呢?等你以后有家庭了你就不会这么想的。”

  他激动地握着她的手,罗文丽瞬间防备了起来,“子裕,你干嘛?”

  “我,我,我没想伤害你的,你,我不会给你压力,但是你能不能考虑我一下?”

  “子裕,你先放手。”

  “这位先生,请你放手。”徐安琪立马冲过去,这是典型的护主。

  安子裕很是听话地松开手,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激动,他连连表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子裕,我不怪你,不过你以后别再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来了。”

  “嗯嗯,我答应你。”

  “这个安子裕好内向哦。”姜琪予说。

  “可不是,以前他老是跑我们部门,但是一句话都不敢对丽姐说呢。”徐安琪说。

  “这样呀,难怪他会追不到丽姐。”吖珊说。

  “丽姐也不会喜欢这样的男生啦,她喜欢的是像江镇凯那样的很man的男人。”

  “可是我觉得这个安子裕也不错呀,就是人太老实巴交,也太内向木讷了点。但是外表可以打高分,还有他其实还蛮体贴的啦。”吖珊说。

  “喂,男人分很多种的好不好,这个安子裕就是典型的木偶人,以后嫁给他,那就等于和木偶人说话,比起江镇凯那个机器人,我觉得还不如跟一个机器人结婚,起码他还比较接人气。”徐安琪反对。

  “哈哈,琪琪说的对,怎么样木偶比机器人要好。”姜琪予赞成道,这么说来,唐凯也很像机器人也。

  “怪就怪在那个江镇凯,做人太渣,这男人还真是没一个好的,有了小三就忘了糟糠之妻。”徐安琪为此事一直感到愤愤不平。

  “只是一个木偶而已,起码比稻草人要好,稻草人连心都没有。他喜欢一个人那么多年,而且现在不是在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幸福了吗?”吖珊说。“与其爱一个不爱你的人,不如选择一个爱你的人。”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不过不管这个安子裕还是刚刚那个向警瑶,有一点我还是很欣赏他们的,起码他们都很勇敢地追求自己的所爱。”姜琪予叹道。

  “唉,我们这是要伤春悲秋的赶脚吗?赶紧走吧,我们去‘time’喝杯酒再回去,走啦走啦。”time是一家清吧,他们下班没事就会过去玩一下再回家。

  “听琪琪的。走吧。”吖珊说。

  “快点去占位置,我已经在某团下单了,早去还可以吃上好东西。”徐安琪高兴地说道。

  “那丽姐,我们走吧。“姜琪予叫她道。

  “子裕,我们要走了,刚刚我跟你说的你听进去了吗?”罗文丽感觉自己就好像在教育一个小弟弟。

  “懂,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但是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我不会催你,但是你也别拒绝我。”

  罗文丽想了想再道,“好,我答应你。”如果真的决定和过去告别,那么也别拒绝再来的幸福,那么…她就给彼此一个机会吧。

  虽然她始终没有办法接受姐弟恋,也没办法从已婚的角色走出来,但是总要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

  “嗯嗯。”他激动地点点头,然后说,“那我,我可以叫你名字吗?”

  她觉得这个男生还真的让人讨厌不起来,因为他很懂得照顾她的感受,“呵,我们是朋友,当然可以叫名字。”

  “真的吗?”他就好像得到糖果的小孩,高兴得不得了。

  罗文丽看了看他觉得好笑,“有那么开心吗?就一个名字而已。”

  “开心,开心。”他笑得出声,“那我可以叫你文文吗?”

  文文?只有熟悉的人才会这么叫她,除了申宏涛,那就是…江镇凯。

  “叫文文会不会显得太嫩了,我可不年轻了。”

  “不会不会,你看起来才像20多岁的小女生,真的,很漂亮很美。”

  她脸微微发红,“恩,那我先走了。”

  “要不,我载你们过去吧。”

  “不用了,我们这边很近,下次见。”她匆匆地告别然后就离开了,手里还捧着那束鲜花。

  其实,还蛮好闻的。

  “再见,文文。”他站在后面高兴地向她挥手告别。

  安子裕笑得很是好看,对于所有人来说,他们都没有见过他笑,其实,他笑起来就像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只是工作的缘故加上性格的原因,他不怎么轻易地就笑出来而已。

  他不否认一开始是站在欣赏她的角度接触她的,她这个人很冷艳,跟他一样也不轻易表达感情,但是在喜欢的人的面前她就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笑得很天真无邪。随着每次见面的次数的增长,他从对她最初的欣赏变成了一种爱慕,到最后的无法自拔。

  他是个很腼腆的男生,很多女生主动靠近他,他都不敢看人家一眼的,可是只要有她在的地方,他的视线就挪不开了。

  听到她结婚的时候,他也告诉自己也许这是个转机,或许可以戒掉爱她的毒,可是她不幸福,既然不幸福那么就让他来好好保护她吧,他会让她知道,他对她的爱有多深。

  江镇凯的车就停在不远处,看着罗文丽手上捧着的鲜花,还有那个男人激动的样子,他就恨不得把束花的掐掉捏碎扔进垃圾桶里,他深深地被她那个毫无杂质的笑刺得伤眼。

  Y!看&正…版章节上N酷匠G网…}

  这个笨女人,一两句好话一束鲜花就把她收买了吗?她这么着急地离婚是不是早就找好下家了?他以为用离婚协议可以暂时安住她的心,他以为他还有时间跟她周旋的,他以为她还爱着他的,他可以仗着这些优势让她重新回到他的怀抱的。

  可是,他所有的自以为是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早就缴械投降了,他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把那个男的掐死,可是他知道现在过去只会加速了她想离婚的决心,真是混蛋,当初的自己到底在干什么!放着好好的一个女人不知道疼惜,现在眼看着要失去了才知道心疼了,他江镇凯从不轻易动情的,在他眼里只有利益没有其他,可是她就像一只小鹿一样乱撞,直接钻进他的心里,他也害怕了是吗?他怎么突然觉得心脏跳得好快,好像下一秒就会出现不妙,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将要失去她,彻底失去她。

  他手上的离婚协议算什么呢?他偷偷地拿回来有什么用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