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冲着他来的…”

  两人一时之间没有缓冲过来,直接卡在当场,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才遇到这么奇葩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要多提几遍,“我真的是冲着他来的。”

  “你认识我吗就冲着我来,万一我们都是骗子呢?”申宏涛好笑,真的是好笑,这大概是年度最惊悚的事情了,有人居然为了他跑来面试工作,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我没想那么多,我就看了你一眼就想着过来见你了。”

  罗文丽“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戏谑他道,“原来咱们申总监魅力如此之大,只要冲着大众笑一笑,就能让女孩子自己找上门来。”

  申宏涛擦把汗,“文文,别胡闹,这都是哪跟哪的事呀。”

  “我真的是冲着你来的。”她再次强调,她最讨厌别人不相信她了,“我在电视上看到你比赛时的转播,我觉得你很优秀,在台上演讲的时候很帅气,讲话很有条理,你给我感觉就像是一位温柔的王子,很符合我选男朋友的标准,所以我就认定你啦。”

  “哈哈…”罗文丽直接毫无形象地笑了出来。

  “你!”申宏涛被雷的哑口无言。

  “向小姐,你这样都没探清楚他的身份来历,你就敢这样大摇大摆地从那么大老远的地方跑过来,你是怎么想的?”罗文丽笑着问她,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怎生地有这么大本事就过来跟一个男生表白。

  不过,她也真的很关心这个向来斯文又腼腆的申同学,到底会不会被这么个胆大主动的女孩子吃住。

  “我没多想,我觉得我看上了就该勇敢地追求,万一我要是慢一点被人抢去了怎么办。”她很有自信她会拿下他的。

  想她从小到大,那些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说要追求她的追求者不知道有多少,可是她都没看上的,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动了心,她还不快点下手才怪。

  唉,有时候想想,年轻真好。

  罗文丽也有些感同身受,想当初她就是这样大胆地跟江镇凯表白的,可惜女孩子终究不能太放下自己的身段,看她现在的坎坷经历就知道,当初的任性得为现在的人生付出多少的代价。

  “哈哈,可惜你来晚了,我们申总监心里早就有人了。”

  “啊?什么人?那,那他们结婚了吗?”她会失望的,都还没开始就要结束,这岂不是真的就输在起跑线上了吗?

  “没有。”

  “那没有就还好,反正我还有机会不是吗?”她的脑回路不是一般的简单。

  罗文丽眼角抽了抽,这小妮子到底是不是思想太单纯,哦,人没有结婚她就有机会了?

  “唉,你们两个人到底还谈不谈正事!”申宏涛无奈地打断两人激烈的对话。

  “哈哈,宏涛,太可爱了这小女孩,不如你就收了她当助理吧。”罗文丽很欣赏她的韧劲。

  申宏涛狂流汗,“我们公司要发展壮大,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这事岂能如此儿戏。”

  “宏涛,人女孩子我看挺喜欢你的,说不定留下来就死心塌地跟你了。”

  更G新最#O快上*酷xi匠/网}a

  “文文,怎么你也跟琪琪他们一样,越来越没个正经。”

  “哈哈,对不起,宏涛,我只是觉得这事也能成。”

  “你们俩都别说话了,听我说。”向警瑶打断他们,信誓旦旦道,“我真的愿意做任何事情,只要你留我在你身边。”

  “可是我不需要你。”他直截了当地拒绝,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任性胆大的女孩。

  “以后你会需要的。”她坚定地说道。

  自从上次在广告比赛看到他之后,她就深深地迷上他了,连留学的机会都放弃,毅然决然地从北方到南方过来寻找他,之前几个月她因为要回法国交接好工作还有学业的事,所以才推迟了这么久,后来她通过很多关系都联系不上他,倒是因为最近那2亿的风波让他们的公司再度成为焦点,她才见到了梦寐以求的他,又通过发布的信息了解到他们要招人,于是她就投了简历,没想到还真的有办法能够见到他,她本来想直接冲到他面前向他表白的,又觉得这样太夸张了,所以稍微矜持了那么一点,用这种温和的方式接触他,没想到他还是不接受她。

  唔唔~自尊心受创!

  申宏涛觉得被耍了,第一次好好脾气先生也有些皱眉不悦了,“向小姐,我们公司很小,你过来当助理实在是有些屈才,不如你另寻他家。”

  “不要,我就认定你…家了。”

  “向小姐,我很明确地跟你说了,我不需要助理,如果你觉得只有这个岗位适合你,那么抱歉,我们暂时不需要。我们有事要忙,你请回吧。”

  “唉,不行我不走。”她急着站了起来,说话一如既往地娇贵,“我不要走,我千里迢迢地从北京到这里来,你就这么容易打发我走,凭什么。”

  申宏涛最见不得仗着自己家室殷实就处处刁蛮任性的人,于是也跟着冲了起来,“向小姐,我说的很明白,我们公司不需要这个岗位的职员,你请回。”

  “我不要,我不要走,我是为了你才来的,我打死都不走。”

  汗,“你为了我?你了解我什么,你就为了我千里迢迢就来了。”

  “我是不了解你,但是,但是我知道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

  申宏涛好气又好笑,“向小姐,你还是请回吧。”

  “我那么喜欢你,你不能赶我走。”

  哈?这什么逻辑!

  “那好,你说,你能做什么?你拿着这份简历到处招摇撞骗,你说说你到底会什么,身为大小姐,难道就可以随便地要求别人为你做事,答应你的要求吗?你连进来要应聘什么,要做什么都不知道,你就要求别人留你,这不可笑吗?还有,你现在这副样子,我完全可以当作你在闹事,我随时可以叫保安来轰你出去。”不知不觉他说话的语气就变得尖锐了,这还是罗文丽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生气,以前他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

  “宏涛,别激动。“罗文丽在一旁看了很久,之后才劝导。

  向警瑶第一次被人这么大声地吼她、质疑她,不一会儿就觉得委屈,想想都快哭了。

  申宏涛皱眉看着她,果然是被惯出来的性子,动不动就哭,虽然刚刚自己确实说话冲了一点,可是他也是想着打发她走,走投无路了,他只好出此下策,“向小姐,我们公司确实没有招这个岗位的职工,不过既然向小姐这么执着,不妨大家各让一步,我们打个协议如何?““怎么说?”她听到事情有转机,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如果向小姐能够在助理岗位上熬过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们才重新评定向小姐是否有能力待在公司里面,如何?”

  “好。“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本小姐为了你拼了!!!

  罗文丽瞄了一眼申宏涛,这家伙几时也动起整人的坏心思了,唉!真是替这个小女孩感到可怜呀,被人骗了还不知道。

  “那你下个礼拜过来试工吧。”他说。

  “我今天也可以。”她就想现在待在他身边,不,最好是无时无刻。

  “不用,我说下个礼拜就下个礼拜,听清楚了没有?”

  “哦。”她只好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好好干。”罗文丽只能在心里祈祷她,让她自求多福咯!

  “嗯嗯。”

  “你现在可以离开了。”申宏涛又说。

  “哈?我还想待在这里耶。”

  “现在是上班时间,公司不待闲人,反正你的工作下个礼拜才开始,我希望你可以服从公司领导的安排,可以吗?”他变得有些不耐烦。

  罗文丽也觉得这事情挺无奈的,发生得太突然,任谁也无法接受这么一个人,而且她的目的性那么强,相处起来也不轻松。

  “好吧,那我下个礼拜再过来。”

  向警瑶走了出去,看到了姜琪予几个正在看着她,她马上换了一副表情,笑着走过去,“各位你们好,从下个礼拜开始,我就要和你们一起工作了,请大家多多指教。”

  她看着她们,她们愣是没反应,怎么突然间就变成同事了呢?刚刚她们在门口偷听可不是这样的剧情,难道总监他们被收买了?

  “你好,我叫姜琪予。”姜琪予第一个表示欢迎。

  “你好。”她笑着要跟她握手。

  “呵呵。”对方很不自在地跟她握手,显然她也招架不住这么热情奔放的女子。

  “我叫徐安琪。”

  “我是李晓珊。”

  “叫我吖Ben就可以了。”

  “大家好。”

  几个人熟悉了一番,又都投入到工作中了,向警瑶没有要走的意思,凑到姜琪予旁,细声问道,“那个,我想打听一件事。”

  姜琪予挑眉,“什么事?”

  “你知不知道,我们申总监有女朋友的事?”

  “哈?这…”

  “你是不是知道,你知道你可以告诉我吗?”

  “你要做什么?”

  “我想要知道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入了他的眼,为什么他就看不上我?”

  “啊?”姜琪予被她最后一句话彻底地轰住了。

  “有什么好惊讶的?我不瞒你说,我来这家公司就是为了他的,我不怕你们知道我喜欢他,最好让那个女人也知道我喜欢他,这样她就会知难而退啦。”

  姜琪予吞吞口水,她能不能说她喜欢的人好像喜欢她。

  “喂,你在想什么?是不是知道什么?”

  “没、没什么。”

  “哼~你要是知道的话,麻烦你带句话给那个女人,就说申总监我要定了,谁都抢不走。”

  哇哇,好大的口气呀,是年龄小的关系吗,才会那么敢造次。

  申宏涛走了出来,看到姜琪予和她在说些什么,拢着眉宇看了一眼姜琪予,“你别误会,我们什么事都没有。”

  “啊?哦,这个我没有误会什么。”姜琪予反应慢了一拍,随后说道。

  “申…啊…”向警瑶还想说些什么的,突然就被申宏涛拉着离开了。

  办公室内大家不明所以,一副惊呆了的表情,他们总监是不是反应有些激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