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市的晚上到处灯火通明,如白昼般炽烈,街头巷尾的人群熙熙攘攘。在这么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唐凯独自坐在套房的沙发上,静静地喝着酒,手里拿着和姜琪予同款的手机,那个时候两个人的手机都坏了,吩咐王助理去买,王助理回来跟他说,“这款是XX品牌出的一款情侣手机。”

  于是他默默地收下了,还偷偷地把那张在医院拍的姜琪予的睡着了的照片放在了相册里面,现在倒成了他出差时聊以慰藉的消遣,看着她就想起她昨晚说的那些话,说到底她就是在撇清和他的关系,明明这是自己一开始这么要求的,现在她这么说了,他却不想这么做了。

  更E$新最B快上Mj酷匠lY网

  ---------“哎呀~我的命怎么那么哭呀?”

  一大早地,姜琪予走进休息室便听到了徐安琪的哀嚎声,不仅如此,还看到了罗文丽一脸的苦瓜相,这两个女人,怎么都一副很累的样子?

  “别说了,我累死了。”李晓珊后脚随她进来,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只手揉着肩膀,整个人看起来很没精神。

  “你们到底怎么啦?”姜琪予刚回来工作,自然不知道这办公室最近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吖珊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在一旁冲泡着速溶咖啡,“不提了,喝杯咖啡醒醒神。”

  “不是,吖珊,你平时可是对咖啡很讲究的,不用咖啡机煮的还不喝呢。”姜琪予越发的郁闷,这些人难道参与了世纪大战?累成这样。

  “还不都是拜你所赐。”徐安琪提提嘴角,控诉她。

  几个人平时互相吐槽惯了,她当然知道徐安琪是在开玩笑,自然没放在心上。“琪琪,你这话怎么说的?难道我没有回来几天,你们就累成这样?怎么可能?”她记得请假之前公司有多少项目在跟进的。

  “还笑得出来。上次不是和你说了我们公司业绩飙升吗?所以这阵子很忙啊。今天一大早我刚到公司就接到一个投诉电话,被一个客户骂得狗血淋头,我查了一下,原来他的订单排在50好几呢,我们这边人手又不够,自然顾不来吖。”

  “还有,吖本最近熬夜赶工,现在都生病了,唉。”吖珊很心疼的说。

  “所以,你觉得这跟我有关?”她指着自己,脸上写着无辜,“其实…那个我也不是有意为之的。”说到这事,她就对唐凯的怨念多了一分。

  没事搞什么2亿元的噱头呀,这下可好,别人都不去看他做了善事,反倒是揪着她这点绯闻炒作了。

  唉,她也是有苦衷的好吗?她本来想依靠自己的实力打拼的,现在倒好,反倒成了是别人扶她上位的,她讨厌死这种感觉了。

  “其实这事也不怪你,公司能多一些客户,我们赚的钱也多一些嘛。”徐安琪反过来安慰她。

  “嗯嗯,我们累点也没关系,反正这两天公司在招新人了,听说今天就有一位要过来面试的。”吖珊说。

  “希望找到一个能够分担我们工作的人。”姜琪予只能默默地在心里祈祷了。

  罗文丽一直在一旁静静发呆,姜琪予走过去,“丽姐,你不舒服吗?”

  “小愚,你刚回来不知道。丽姐今天被一个忠实粉丝追求呢。”徐安琪开启八卦模式。

  “怎么说?”姜琪予瞟了一眼罗文丽,那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

  “哈哈,丽姐以前的同事今天找到公司来,一大早地就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在楼下等着她呢,诺,你去窗户看看,看看他还在不在?”

  “哈!有这事,太惊喜了。”姜琪予走过去窗户,探头望了一眼大厦底楼,“什么都没有耶?”

  “怎么可能?我看看。”徐安琪凑过去,还向她指点着,“诺,那个那个,穿着浅灰色西装,头发梳的平整的那个男人,好帅有没有?”她倒激动了起来了。

  “哦…原来真有此事。可是,这么远我又没见到他本人怎么知道他很帅?”

  “…”

  两个人又回到罗文丽的身边,姜琪予好奇地问,“丽姐,这么说来他以前就喜欢你了,怎么样?要不要考虑看看?”

  如果她和江镇凯离婚之后能够遇到一个真正对她好的人,她是很赞成的啦。

  “我说你们两个真是八卦,没看到丽姐正烦着呢吗?”吖珊还算理智,至少还看得出来罗文丽有心事。

  “丽姐…”姜琪予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幸灾乐祸。

  “没事。”罗文丽开口了。

  “丽姐,我看过那个男人,不是我们以前公司技术部的安子裕吗?”说起来,徐安琪也是个忠实的下属,从毕业开始就跟着罗文丽,从以前的公司搬到现在的公司。

  “恩。”

  “哇~好长情哦。丽姐,他好像好厉害的,每年公司评比优秀员工都有他的份,恩…不过人比较木讷老实啦,可能跟他工作有关。”

  “哎!”罗文丽叹口气。

  “丽姐,他…不知道你结婚了吗?”姜琪予问。

  罗文丽摇摇头。

  “那个男生以前就知道了,不过丽姐结婚之后就没再见过他。”徐安琪当起了解说员了。

  “哦?那…”她想问为什么他现在又回来了?

  “上次我在医院碰到他,他约我出去坐一坐,在聊天的过程中他知道了我的家庭状况,所以…”

  “啊?”

  “我以为他不会对我再有什么心思,况且这离婚也是大家迟早知道的事,我也就没瞒着,想着两个人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什么的。”她现在很懊悔,早知道不说了,都怪那天江镇凯答应离婚之后,整个人心情很差,又适时地出现了一个熟人,她就冲动地说了出来。

  “怪不得。”三个人同时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我真没想到他还那么执着。”

  “丽姐,你那么优秀的人,有追求者也很正常的。”姜琪予绝对不是安慰,像她这种经济独立、思想独立的女人,离了婚也可以找到第二春的。

  “对呀对呀,丽姐,这次如果你再婚,你要擦亮双眼,找个比那个渣男好几百倍的男人。”徐安琪有些赌气。

  “呵呵,你们两个怎么可以怂恿丽姐呢?你们没想过丽姐可能还爱着她前夫呢?”

  “啊……”这下是轮到另外三个人表情崩溃了。

  “吖珊…”罗文丽叫了她一声。

  “丽姐,我觉得如果你还爱着你前夫,那么你就不要伤了别人,恩…我不是说不能接受新的感情,但是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不要跟你前夫复合,那你尝试走进另一段感情也不错呀。”她是比较理智和中肯的。

  “我们现在只是签了离婚协议书,还没正式离婚的。”

  “那就顺其自然吧。”姜琪予说,不是当事人,有些事真的说不清楚的。

  “嗯,顺其自然吧。”

  几个人聊完之后,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了。上午的时候,还真的跟吖珊说的一样,有人来面试了,面试是申宏涛和罗文丽的事情了,跟她们没关系。

  --------------现在公司也招了前台了,所以由她把那个面试者带到了会议室。几个女孩同时举目望了一眼,就看到会议室门口站着一个大约22、3岁的女孩,酒红色的直发配上白皙粉嫩的瓜子脸,在明亮的灯光下,那一身白色黑点的收腰A字衬衫裙显得她本人更加灵动活泼,还有那双平底的豆豆鞋丝毫没有降低她的身高优势,反而衬得她青春洋溢的气息。不过在气质上看去似有些高傲,不知道是不是和她职业有关,她看人总是有一种冲击力,她手上提着的香奈儿最新款手提包还有那手上涂染着的艳丽丹蔻便可知道,此人来头不小。

  试问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几时可以穿上这么昂贵的牌子货?

  面试的女孩叫向警瑶,是法国回来的留学生。按照她的履历来看,这人的出身好,受过良好教育,平时主要娱乐是旅游,她的业余工作是模特,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国外参加时装秀。基本上还未入社会正式工作过,如此说来还真的跟吃苦耐劳打不着边,要知道富二代可不是像一般穷游的人骑着单车,背着行囊的出走,那是头等舱、高档酒店还有高档消费场所的常客。

  “上面写着你在法国留学?”申宏涛问,同时端详着面前这个稚嫩的女子,她不像T台上的模特,没有那种强硬的身子骨,更没有一张冰块脸,要知道那些走秀的模特十之八九都是不爱笑的,但是她很爱笑,她的眼睛会笑。

  “嗯,是的。”她笑起来很好看,脸颊绯红,目光迥异。

  申宏涛讶然,随后镇定出声,“你在法国一边读书一边工作吗?”

  她倒不欺瞒,“我是去旅游的。”

  显然他没想过她这么诚实,“哦。那就是挂靠那个学校的了?”

  “嗯嗯。”

  “呵呵,你那么实诚,那你可知道我们做这行的,没有经验是不会招进来的?”

  “我知道,我只是来面试你的助理一职的。”

  申宏涛差点大跌眼镜,“什么?”

  罗文丽觉得这女孩子也不像是那种傻呆萌的妹子,怎么说话那么不靠谱?“你好,向小姐,你知道我们现在招的都是什么岗位的职员吗?”

  “我知道,你们招广告设计,可是我不会。”

  “那你不会怎么还要来面试呢?”她又问。

  申宏涛猜测她是不是故意来捣乱的,于是没有出声,只是静观其变。

  “我主要不是冲着工作来的,我是冲着他来的。”她就是这么个人,直来直去。

  “啊?”这下他们真的要大跌眼镜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