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来,姜琪予的一声尖叫冲破了别墅的寂静。

  缘由是…他们…他们怎么会抱在了一起,还…还,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唐凯会抱着她,抱着她就算了,为什么…为什么还会亲吻她?

  唐凯悠悠转醒,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眼睛瞪得跟乒乓球一样大小的人,她也在看着他。

  “啊~”姜琪予回神,马上推开他的胸膛。

  “我们…”唐凯坐了起来,老半天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

  “昨晚,昨晚你对我做了什么?”姜琪予擦着嘴,一边质问他。

  “我们昨晚…昨晚聊了一会儿天就睡觉了。”

  “睡觉就睡觉,怎么你还占我便宜?”她哭丧个脸。

  真是的!昨晚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离这个男人远远地,今天又发生这样的事,那得多尴尬呀!

  “我也不知道。”他真不知道,扒扒头皮,他也很懊恼,“这事…你看?”

  “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对,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不要当真,我也没当真,这事过了就算了吧。”

  唐凯郁闷,他一个男人还没说什么,她倒一股脑先说了,人女孩子不都怕坏了名声吗?他要是负责,她也不会被人说闲言碎语。

  “我先去洗漱,你自便。”她话一说完就溜了。

  唐凯更加郁闷了,“姜琪予!你站住。”

  “啊?什,什么事呀?”她现在没脸见他好吗?

  一想到可能是因为自己睡相不好,主动去抱他吻他的,她就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最好永远埋着别出来了。

  “我一个大男人都还没说话,你就说了,你是不是心虚?”

  “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没心虚你怎么跑的比兔子还快?”

  “啊,额,,这个,那个。”

  “我要你负责。”

  “哈?什么?”

  “没听懂?我说我要你负责。”

  “…”

  “听到了没有?”

  “唐凯,不是不是,不是的,我们,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我都没有要求你负责了,你一个大男人也没吃什么亏,我们就算扯平了。”

  “不行,我守了那么多年的身,你今天主动侵犯了我,我要求你负责。”

  “…”坑爹呀,她一个女的都没有要求负责,怎么一个大男人居然要人负责?何况他们还只是打个KISS,又没干嘛的,居然要负责?!果然是思想保守的…老古板!

  “不管了,我说的都说了,你就看着办吧?”唐凯瞅了她一眼,自顾自地进去浴室洗漱了。

  留下姜琪予一脸茫然的模样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们俩怎么样啦?”吴妈刚从楼上下来,老太太就问了。

  吴妈笑得一脸灿烂,“小姐,我看这事八九不离十了。”

  “哦,是吗?”

  “哈哈,我刚刚听到…”那些让人害羞的事情她也不敢明说,凑到老太太耳边咬着说。

  老太太听着听着脸上绽放一朵红花,“是吗?看来昨晚上是成了。”

  “那丫头早上还不好意思,我听先生说什么‘要对我负责’之类的话,哈哈,这事成了成了。”

  “哈哈,好呀,好呀。”两个人合谋算计着什么。

  唐凯走了下来,瞧了一眼两个笑得天真的老人家,吴妈见了他打了声招呼,老太太一脸慈祥地看着儿子,“起来了,那么早就起来了?”

  唐凯汗,他也是过来人了,还不知道他母亲说的是什么意思?“恩,昨晚很早就休息了。”

  “啊?”果然,他得逞地看到吴妈和老太太脸上讶异的表情。

  “恩,小愚身体刚康复,所以早早地就睡了。怎么了?”他还明知故问。

  “没,没什么。”老太太挥挥手,一脸不自在地说着。

  唐凯笑笑,他母亲也怎么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了?也许…她本来就是这样子,是这些年来自己疏忽了她。

  “妈,这阵子我要出差几天,今晚就要走。”

  “这,这就要走啦?不那个,那个什么?”她不好意思问。

  唐凯笑,“妈,你怎么说话也变得吞吞吐吐的了?”印象中她应该是雷厉风行的人。

  “没事,你多保重,小愚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哈,那有劳妈了。”

  “行了,交给我。你出门多注意点。”

  “恩。”

  唐凯走后,老太太若有所思地问一句,“那个丫头…是不是因为淑华的事…就,还有些介意呀?”

  “不会吧,小愚刚开始知道的时候是闹过别扭,不过也是几天的事,之后她和先生两个人也没有再就这个问题争吵过,我想是大家都说明白了。”

  “只是闹别扭吗?”

  “恩…”

  “我看小凯对淑华的执念也很深,这些年都没见过他跟一个女人亲近的,现在这么突然跟小愚好,这难道不是因为那丫头跟她相似?再说,她只是闹闹情绪,还没到那个爆发点,我怕她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不说出来,这以后也是个不定因素。”

  “这…这应该不会吧,我看先生两人平时互动还是挺不错的,跟太太以前在一起时候的相处模式完全不同,现在的先生好像多了一些朝气,虽然偶尔会发火,但是大多时候还是很疼丫头的。”吴妈满意地笑笑,现在这个家也很有朝气了呢。

  “是吗?”

  “嗯嗯,先生以前不回这个家,现在一有空也会待在这里,还有呀,平时不怎么喜欢吃些零嘴,上次还让我买了一些回来放在冰箱,呵呵,现在那个书房基本上就是他们的小天地。”

  “哦?还有这事?”

  “小姐,你没回来还真错过很多有趣的事情呢。”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小姐,你以后安心保重自己的身体,他们年轻人的事,你也不要太操心了。”

  “嗯。”她突然又想起什么,“我记得楼上那间琴室好像还没动过?”

  “恩,小姐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事?”

  “我想…也是时候跟过去告别了,小凯的人重情重义,想放手还不是那么简单,但是东西留着也没多大用处,徒增他的烦恼罢了。”

  “小姐,先生以前说过那间琴室谁都动不得的,这些年包括我们进去打扫都必须要原封不动地摆好那些物品,我们这样贸然去动她可不大好吧?”

  “唉,这些事得有个了结,他不想做的,那我帮他就是。”

  “小姐,那..会不会影响你和先生的…”

  “他要怪我就由他吧,我这也是为了他好。”

  “可是…”

  }8酷4匠“网$首&》发Rb

  “改天让人来收拾一下吧。”

  吴妈也知道多说无益,“是。”

  ---------------------------姜琪予下来的时候,老太太在花园照料那些小花朵,她走过去打声招呼,“阿姨,早!”

  老太太手里还拿着个浇水壶,一边浇水一边说,“是小愚吖!过来看看,你看这些花儿,美不美?”

  “美,很美。可惜就是时间不长。”她感慨。

  “花开花谢都是自然定律,没什么好可惜的,只要现在看到它呈现的美好一面,我就觉得自己的辛苦是没有白费的。”

  “恩!那阿姨会不会很失望呢?我是说你辛苦了这么久培育的花朵突然凋谢了。难道你不会失落吗?”

  “要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也得接受这个事实,该来的都会来,该走的也会走。”

  对呀,舍得舍得,有舍有得。

  “阿姨,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这一样东西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完美,那你会怎么做?”

  老太太若有所思地说,“那也许是我还没真正地了解这样东西,又或许它的背后有一些原因在引导着,既不能说它好也不能说坏,看事情而论断吧!就像一块未经加工的璞玉,是需要时间来雕琢的,你不能一下子就判断是好玉还是瑕疵品?”

  “那如果你发现了她是一块有杂质的璞玉呢?你发现它是有缺陷的?那么你会放弃她吗?”

  她笑笑地说,“小愚,你过来看看这个?”她指着一颗仙人球。

  “仙人球?”姜琪予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让她看这个。

  “对,这个小仙人球是我有一回在路上捡回来的,你看它长得歪瓜裂枣的,而且全身也长满了刺对吧?刚开始的时候,她的根未扎进土壤里,吸收不了土壤的营养,可是你知道为什么它还能够茁壮成长吗?”

  姜琪予摇了摇头。

  “是雨水的滋润还有土壤的照顾,同时也是自己努力,不放弃的结果。你看,是他们给了仙人球的机会让它有了生长的养分,也是仙人球懂得知恩图报,因为要报答他们,所以仙人球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加好。这样才不枉费他们的恩惠。小愚,你明白这个道理吗?人也是一样的,也是相互的。只要你真正地在乎和珍惜对方,那么你首先就不要放弃自己,这样别人也会尝试着接受你。也许我们先天是幸运的,但是后天才是决定命运的关键,未来的路是靠自己的,所以你的每一个选择都是至关重要,你懂吗?我们不必太在意事件本身的优劣,只要它的动机是单纯的,它的结果是积极的,那么我们何必纠结于那点缺陷呢?”

  “阿姨,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做错了事,但是是情有可原的,你是不是也会这么理解我呢?”她期待她的宽恕。

  “小愚今天是怎么了?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老太太皱眉表示疑问。

  “没有,就是问问。”她摆摆手,表示没事。

  “你和小凯发生什么事啦?”

  “没,没有!”

  “小愚,阿姨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好多说,但就过来人来说吧,有些事也算是看透了,年轻的时候总觉得气吞山河,到头来才知道很多事情都是过眼云烟,但是这不是说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置之不理。相反,学会包容和珍惜是我们真正该重视的问题。”

  她像个听话的学生,连连笑着应答,“嘿嘿,我会好好珍惜的!”

  两人回了屋,姜琪予没见到唐凯,老太太看见她失落的表情会心一笑,“小凯今天很早就出门了,要出差一段时间。”

  “呵呵,是吗?”

  “怎么?开始不舍啦?这就对了,这就叫小别胜新婚。哈哈!”老太太戏谑道。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