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好了?”他一直在外面等了两个小时,知道她不自在也没催她。

  姜琪予走了出来,头发还湿嗒嗒的,显然又是一个拖延时间的借口。“我还没好,你先睡吧。”

  “你在里面那么久,难道没把皮给洗脱了?”他尽量地跟她说些玩笑话,这样也好缓解尴尬。

  她站着不动,不自在地捏着那毛巾,“我…”

  “把头发吹干了就睡吧。”

  “哦,好。”

  她把吹风筒拿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吹起了头发,吹到一半,他走了过来,顺手地拿过去那个吹风筒,然后对她说,“我来帮你吹吧。”要是她吹的话都不知道要到哪个时候才好了。

  她立马抢过去,“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你累了你先去休息吧。”

  “我来。”语气不容置喙。

  “嗡嗡嗡…”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吹风筒发出的声音。

  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感觉现在的画面很温馨很幸福的,她就靠在沙发上,唐凯站着,静静地帮她吹着头发,很温柔很轻地帮她撩着秀发,尽量不去弄疼她。

  她自私地想得更多,如果以后还能这样该多好,如果他们能够在一起,她爱他,他也爱她该多好…

  可是,梦想终归是梦想。

  突然想起来那天对他说出了那样伤人的话,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内疚,于是,她鼓起勇气道歉,“唐凯,对不起。”

  唐凯关了吹风筒,“你说什么?”

  有些话是很需要勇气的,过了就不再说得出口,“没,没什么。”

  “恩,头发干了,快去睡吧。”

  “哦。”

  今晚她失眠了,但是碍于旁边的人是他,她又不敢大动作的翻身,只能侧身或是平躺,再翻身她又不敢了。

  突然唐凯说话了,她的心跳漏了一拍,然后就听到他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你今晚跟我说对不起?”

  她愣了一秒,没有想到他会听得到,“哦。”

  唐凯翻了一个身,看着她的后脑勺,“为什么?”

  她捏了捏被子,“那天…你救了我,我还说那么重的话,真的…很抱歉。”

  *☆酷K匠:A网首)发*!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你知道在医院的时候,陶思莹跟我说了什么吗?”

  她是有那么一点印象那天陶思莹是说了要跟他说些什么,她摇摇头,“她说什么?”

  “你要拿一个后脑勺对着我吗?”他微微不悦。

  她无奈翻了个身,眼睛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看着枕头,就是不敢看他,“她说什么?”

  “她跟我说了你小时候的事。”

  “啊……”她还真没想到她会把这些事告诉第三个人。

  “原来你有空间幽闭症。”刚开始他听到的时候也吃了一惊,没想到平时那么活泼的一个女孩子居然患有这种病。

  她就说了,“恩,小时候在孤儿院和一群孩子打架,他们在黑暗的房间里扮鬼吓我,打我…”

  “我不知道你会这样,当初绑你过来这边的时候也是迫于无奈才…”他很自责,怎么当时会对她做出那种事,换成现在,他一定不会伤害她的。

  “你不要这样,其实你也不用自责,虽然那次我也害怕,不过只是出于本能的反应而已,毕竟那天发生在白天,而且你们也没对我怎么样。”

  “那…你现在还害怕吗?”

  “你是说现在关上灯的时候吗?”

  “恩。”

  “不怕,在我10岁以后的生活里,我差不多都忘记了那段不愉快的经历了,现在我只要知道有人在我身边,我就不怕了。”

  “那…”是因为我吗?

  “恩?”

  “没事。”

  “哦。”

  “恩…你在外面工作,家里人没在你身边,你不会害怕吗?”

  “不会,以前有咪咪陪着我,后来我到你这里了,她才搬回去跟耀辉一起住。”

  “呵,她还挺仗义的。”

  “恩。”

  “那…你以前…”他借着灯光看着她的脸,“以前除了朋友…恩,以前没有谈过男朋友吗?”

  “啊?”

  “呵,我是说,额…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吗?

  她看着他,“我喜欢…”我喜欢你呀。

  “恩?”他还很期待。

  她想了想,“我喜欢阳光、爱运动的男生。”

  他有些吃味,皱眉,“你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了,还喜欢那种校园男孩?”

  “心态问题嘛,我觉得心态好的男人一般会活得像个小伙子,相反那些整天装着心事的人才会老得快。”

  “你是暗指我老了?”他不悦。

  “呵呵,你不老,不过你这种类型的男人我不喜欢。”

  “为什么?”

  “配不上啊。”她不假思索地说了出口,其实不是没想,而是不敢想。

  “为什么配不上?”

  “因为我觉得你们这种事业有成的黄金单身汉是不会选择我们这种三无的女青年的,虽然现在有些人也喜欢,不过那都是不靠谱的。”

  “你就是这么想的?”

  “恩。我一直都认为人以群分,我们不是同一类人,怎么会聊到一块呢?你们在说股票的时候,我们在谈明星的八卦,你们在收购这家收购那家的时候,我们正在为生活四处奔波呢。”

  “…”

  “对我们来说求之不得的东西,对你们来说轻而易举就拿到了。”

  “可是我们也有相似的。”

  “哦?”

  “我们都只是需要一个家、一张床、一个人陪着。”

  “呵呵,这些都是骗人的罢了,如果像你这么说,那你们还住这么大的房子干嘛?”

  “呵呵。那你以后也算是有钱人了,难道你还觉得自己跟我们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我们追求不一样,以后我会找一个跟我差不多的人嫁了,然后过着我们平凡而快乐的小日子,我们有足够的钱了,那么就放慢脚步赚钱,偶尔旅游,吃一顿好的就行,如果将来我们孩子出生,我们就把存起来的一部分钱供她学习、生活,我们自己可以开一家小店,也很舒服。”

  “你都已经准备好了吗?那如果你遇不到那个人呢?”

  “我…我相信我会的,因为我的要求不高,我看着他舒服,他看着我觉得合适,那就行了。”

  “这什么逻辑?难道只是合适就可以了?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没有爱那还有什么婚姻可言。”他反驳了她。

  她也想找一个相爱的人呀,“可是,唐凯,不是谁都能像你一样,找到一生的挚爱的。”

  “我…”

  “你的妻子她真的很幸福,能够得到一个这么深爱着她的人,她也没有遗憾了。”

  “可是…”

  “我跟你不一样,我也没有像她这么幸运,所以我只要找到合适的就行。不过我们也不要气馁,人生那么长,总会遇到的。”

  “姜…”

  “所以…唐凯,你也不要气馁哦,加油!你该试着走出自己的内心去认识更多人,你身边优秀的女人那么多,你绝对可以找到理想的另一半的。”

  “我…”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睡觉咯。”她翻了个身就睡下了。

  他想说些什么的,可是她好像都不想知道他要说什么。那天陶思莹不仅跟他说了她的过去,还跟他说了一句话,“我不希望她在你身边受到一点伤害。”

  所以他开始在反省,他是不是太自私了,一开始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把她强势地留在身边,如今还要因为他被人伤害,还有受自己家人的冷语相待。

  从最初的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让他总有一种从来没离开过莫淑华的感觉,到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跟她熟悉了起来,了解了她的性格习惯,知道她的爱好,会顾及她的感受,在意她的一言一行,到现在会为了她一句话而牵动情绪,也会因为她要离开而不舍。

  回头看看,才知道自己已经远远地超越了原点,慢慢地被她牵着走了。他看了一眼头上的照片,第一次觉得不再那么孤独了,他想他是已经走了出来了,不然怎么会允许她进来这里,怎么会把她的话听进去,他想他会试着去接受另一个人。

  他又看了她一眼,觉得有很多的无奈,大概她也是时刻想着离开的吧?连以后都计划好了。

  以后…以后她会有自己的家庭,有她的丈夫和孩子,可是没有他了,以后都不会有了。

  她的背影那么瘦小和羸弱,怎生地有一种特别强烈想要保护她的冲动呢。

  姜琪予默默地擦着泪,说那些话,她也是违心的,可是,长痛不如短痛吧,说出来就等于灭了自己的幻想,让那些不可能的事都统统抛开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