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嘴角微勾,避开了她一脸无辜委屈的表情,转而笑对自己的母亲,“那既然妈都这么说了,我们照做就是。”

  最后还故意压低眉角,挤了一个眼神给她,吩咐她闭嘴。

  “…”

  “那时间也不早,我们俩个吃完饭就去收拾东西。”

  正要扒饭的女人听到这话,到嘴里的红烧肉就掉了下来,唐凯嫌弃地看着她一眼,尴尬地咳两声。

  “呃。”她胡乱地将一只小手捂住嘴巴,唔唔地吃起来。

  唐凯嘴角抽了抽,真是不敢相信当初自己会找上这么个迷糊的人。

  “…”某个女人心里想得便是,来吧,来吧,嫌弃我吧。

  老太太会心一笑,”恩,快去吧。今晚好好聊聊天,也不要说什么培养感情了,都认识那么久还害羞什么?”

  “噗…咳咳,咳咳。”她一口饭上不去下不来,生生地塞进喉咙口。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怎么她突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这家子这么喜欢说冷笑话吗?呸,都不好笑。可是怎么的,老夫人也会说出那种让人想入非非的话啦?

  “还愣着干嘛?快跟我上去收拾东西。”唐凯走上楼梯口又转身对她说道。

  “哦?哦…”她把嘴巴撅得老高了,在他后面做一些鬼动作。

  到了楼上,她也是半推半就地收拾东西,切,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不过就是一个枕头和一床被子而已。还有明明就5分钟的路程,她特么地就拖了20多分钟,还是吴妈上来说帮忙,她才脚底抹油似的蹭地到了唐凯的房间。

  ------------哇!这哪里是房间,简直就是总统套房好吗?这个…古董耶!得值多少钱呀?敲一下。恩~这套投影设备得花不少钱吧,还有运动器材。哦,这个,这个,老式胶片唱片播放机耶…哇~乖乖,这里居然有个酒柜、吧台。

  光一个房间就大概有接近200方,分成三部分,客厅、吧台、卧室,客厅还包括一个隔间是书房。

  她在吧台和客厅两个地方流转,不敢进去卧室,毕竟主人家都还没怎么说呢?!

  唐凯洗好澡,穿了一套宝蓝色绸缎面料的睡衣从卧室走近吧台,从酒柜上拿了一瓶82的拉菲,倒了杯酒慢慢品了一口,转身见到她还在,“傻站着干什么?去洗洗睡觉。”

  她看得一时呆住了,这是美男呀,还刚刚洗了澡,乖乖,光想想他刚出浴的画面,那小水珠流向那性感的腹肌线条,怎么想都是醉了。

  “姜琪予!”他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么火辣辣地盯着看,哦,算起来,这女人也不是第一次用这么饥饿的眼神看他了。

  难道女人也好色?

  “额,那个,我们今晚怎么睡啊?”姜琪予收起那哈喇子,马上转移视线,随意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只有外面有一套沙发,要说睡也还行,可是她现在对沙发也有阴影了好吗?

  难不成吧台?或是在书房?

  “一起睡。”他嫌弃地瞥她一眼,然后淡淡说道。

  `~最))新%章节、上/\酷"a匠网)!

  “哈???”

  “嘴巴张那么大干嘛?”

  “额…唐凯…你…要不要这么淡定啊?”

  “你很不淡定?是不是害怕被我的长相迷倒?”唐凯突然起了坏心思,特别想逗弄这个小妮子。

  她说话都差点咬舌头了,“哪,哪有!”

  “还说没有,你刚刚那眼神,好像恨不得把我吃了,还有,要是没有,你干嘛说话舌头都打结了?不是心虚是什么。”

  “唐凯,你你你,你强词夺理。”

  “看,还说不是舌头打结。”

  “你你你,你坏蛋,我不跟你争。”

  “呵呵,反正我对你来说坏也不是一两次了。今晚就让你见识我真正坏的一面。”说完,他就直接握住她的腰,直接把她提到吧台的琉璃台上。

  “啊……”姜琪予不淡定地大叫。

  唐凯满意地勾起一抹笑,“你叫吧,叫得越大声越好。”

  “你什么意思?”她愣是没明白过来。

  “呵。”唐凯故意地咬她的耳垂,说了一句让她内心崩溃的话,“你说都同房了那是什么意思呢?”

  她能够感受到内心石化了又再碎掉的声音,“啊~唐凯,你这大坏蛋、色狼。”

  “呵呵,刚刚也不知道谁色?”

  “…”

  “你以为我对你真感兴趣?我品味没那么差。”看着这小家伙一副怕得要死的模样他就觉得好笑,至于吗?难不成还以为他会强来?他还不至于那么饥渴。

  “切,我才不怕你威胁呢!”放开她之后,她就又大胆起来。

  “是吗?”他故意恶狠狠地盯着她,突然坏笑起来。

  “什么,我告诉你哈,别乱来哈。”她又戒备了起来,把双手挡在胸前。

  “放心,就…”他故意拉下眼皮子看了看她胸前的光景,“你那发育不全的身材,脱光光站在我面前我都没兴趣。”

  “啊…”她立马又尖叫起来,“死不要脸的臭唐凯,你居然说我发育不全。”

  “噗~哈哈哈。”

  “有本事别走,姑奶奶让你看看我的厉害。”她站在原地,很怂样地光骂不敢去招惹他。

  “诶,还睡不睡?”到了深夜11点的时候,唐凯见她还没进卧室就问道。

  “真的要一起吗?”她无辜地眨眨大眼睛。

  唐凯直接丢给她一个背影,边走边说,“老太太的命令你敢违抗?她有的是办法来验证事实。”

  “什么?你的意思是她会过来查岗吗?”她唰的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立马凑到他跟前。

  唐凯一手刚刚要开卧室的门,就突然见到蹭起来的小脑袋,很是无奈地解释,“是啊,你想想她要是不来查岗能这么笃定我们会睡在一起吗?”

  “哦。那,那我们可以睡卧室,但一个睡床一个睡地板。”

  “我是肯定要睡床,要不你睡地板?”

  “…”

  “你看,你都不愿意,更别说我了。”唐凯推门直接进去。

  “真是的,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抓抓脑袋,“哎呀,怎么办?怎么办?呜呜~”

  她推门进门,就见到对面那床头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副婚纱照,是他,还有她。

  天啊,她立马走出去,把门关上,身板靠在门板上,她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小偷,偷窥了别人的隐私,她不知道唐凯居然还会在他的卧室挂着他和莫淑华的婚纱照,这太震撼了,这太不可置信了。

  怎么办?她好像…身体突然间很不舒服,呼吸有些困难。

  背后的门突然打开,她惊慌失措地想走去客厅,结果却摔个狗吃屎的样子。

  怎么那么倒霉?!呜呜~“怎么了?有没有伤着?”唐凯立马上前,担心地问道。这伤才刚好呢,别又摔着了。

  “我,我没事。”

  “怎么这么不小心恩?这么大个人都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吗?你能别这么横冲直撞的行吗?”

  “对不起。”她站了起来,低着头像个受训的孩子一样道歉。

  唐凯看了她的发旋,无奈地叹口气,“我看看伤在哪里?”

  “我没事。”

  “我看看。”他立马变了声道。

  “哦。”

  他蹲下去瞧了瞧,站起来说道,“膝盖擦破皮,跟我进来。”

  “额…我看我去书房睡好了。”

  “刚刚我说的话又当耳边风了是不?”

  “不敢!只是…我…啊…”

  “聒噪!”唐凯直接抱起她,瞪了她一眼。

  “…”

  “乖乖坐好。”进去卧室之后,他把她抱着去沙发上坐下,然后自己去取了药油。

  “谢谢。”

  他一边擦一边说,“姜琪予!你要我说多少遍,你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

  “恩。知道了。”

  “恩。”

  她看着他帮她细心地擦药,突然说,“唐凯,谢谢!”

  “你说过了。”他若无表情地说。

  “谢谢你今晚维护我,替我跟老爷子理论。”

  “你听到了?”他挑眉看着她。

  “恩,我当时就在楼梯口。”

  “偷听别人讲话不礼貌。”

  “呵呵,不过我是无心的。”

  “恩。”他又拿了创可贴帮她贴上。

  “唐凯,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做出让你操心的事的,今天我是无意顶撞他的。”

  “恩,不过你这样做是对的,总不能他是错的你也傻傻地由他骂。还有,二叔今天说的那些话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我不会的,呵呵。”她看着他,于是他就就地坐了下来听她说话,“恩,反正我们只是契约关系,就算他再怎么针对我,我知道那都跟我无关,我都不会放在心上的。”

  唐凯深深地看着她,她不自在地笑笑,“倒是你,你以后要是和我‘分手’了,你二叔一定会嘲笑你的。他们会觉得你闹乌龙的呢。”

  “那也不一定,说不定你可以帮我。”他开玩笑地说。

  “呵呵,我帮不了你多久的,我现在是看在钱的份上会尽力帮你圆场,可是我总不能一直帮你,你也没有那么多钱给我啊。哈哈。”

  她还笑得出来,他一听到她要走就笑不出来了,“你想离开吗?”

  “这没什么想不想的,而是时间到了自然就得走的。”

  “是吗?”他垂下眼帘问道。

  “恩,你…”她抬头看向那张婚纱照,心里苦苦的,“你的妻子好漂亮。”

  唐凯回眸看了一眼,那照片上的两人都笑得那么幸福,可惜,这份幸福已经不复存在了。

  “你们很般配,真是俊男美女。”她真心地觉得他们很般配。

  “呵,恩。”

  “如果是我,拥有过这么一个女人就够了,其他女人通通都是浮云,哈。”她是想装作不在意的,可是说出来的话自己都觉得毫无说服力。

  “姜琪予…”他突然叫她。

  “哈?”她的脸全都写着不自在。

  “你是不是在吃醋?”

  “啊?我?吃醋?”

  “呵,难道看着我们这么让人艳羡的一对你不会吃醋吗?”

  “啊…哈哈,怎么会,怎么会呢?你说笑呢吧,我顶多就是羡慕,怎么会吃醋。哈哈。”

  我没有吃醋,怎么会吃醋呢?明明只是羡慕而已…

  “姜琪予,我…”

  “啊,我要去洗澡了,呵呵,洗澡,对,洗澡,呵呵,时间太晚了。”她立马去客厅把衣服收拾了一下,然后又去了卧室,后来又不知道忘了什么东西重新回去了客厅再回来卧室,本来该走进洗手间的,她偏又跑到了门口。

  唐凯站在一旁看着她犯迷糊,唉,真不知道她是真的迷糊,还是因为刚刚他们的对话让她犯迷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