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哇,大哥,以后我可不可以找小嫂子玩呀。”

  “当然。”

  “灵儿,你要准备考大学的,不能随便和不相干的人胡闹。”唐二爷发话了,显然是对姜琪予很不满。

  “可是,二伯,灵儿现在都考过了,还要做什么准备啊?”

  三姨太对着唐灵筱挤眉弄眼的,示意她不要说多错多。

  “灵儿现在还小,贪玩,多交一些朋友也不错。”这是唐凯的小叔子说的。

  “是啊,我看小愚年纪轻轻,跟灵儿应该有共同话题。”小婶笑着说道。

  唐二爷一瞪过去,他们又都不敢忤逆。

  这大家庭就是这样,有些嚣张跋扈,有些忍气吞声。

  “灵儿以后有空就过来,到时候你小嫂子进门之后也好有个伴。”唐凯故意说道,哼,这般老顽固,他们越是不想,他越是要说。

  姜琪予感觉得出来他和那个唐二叔的频道不对,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偶尔给他们倒杯茶就算是打了酱油了。

  “这么说你是要娶定了。”唐二爷气呼呼地直喘息。

  “侄儿像是说笑的吗?”

  唐二爷知道从他嘴里说不出好话来,黑着个脸跟姜琪予说,“你可知道我们唐家在A市的地位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门的。”

  姜琪予身体一僵,握紧双拳,泪水一下子就涌上了眼眶。

  唐凯能够感觉到,看着她,忽然之间替她感到委屈。

  “你倒说说你有什么资格进我们唐家的大门。”他一双如古井般幽深的眸子直直地看进她的内心。

  她心里害怕着,脑子一糊,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哼,我知道你,不过区区一个比赛的冠军,根本上不了台面,你可知道唐凯已经娶过一任妻子。”

  “二叔,别太过分了。”唐凯立马就驳了他。

  “哼,怎么?她连这个都不知道?看来,你们也没有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情投意合嘛。”

  “你!”唐凯握着那手拳头咯咯作响,碍于他是长辈才没有动手。

  姜琪予看到他那么紧张又好像被看穿了心事的样子,心里凉了凉,然后又好像瞬间清醒了过来,忽然间就不觉得别扭了,反正说到底她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二叔,此言差矣。我虽说出身寒门,也没有大家风范,但是请不要因此而辱没了我的能力,更别随意评论我的人品,我自然知道唐家是大户人家,我也自知配不上唐凯,但是有些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的呀,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有足够的勇气去抵挡外界的舆论不是吗?我喜欢他,我就会为了他而努力改变自己,也包括要接受他有过一任妻子的事实。”

  唐凯定定地看着她,虽然知道她在演戏,但是他还是触动了心弦。

  唐二爷嗤笑,“哼,年纪小小就口出狂言,以后有的是你后悔的时候。”

  “二叔,爱情不论年龄,遇上了就该珍惜,我和唐凯相差十岁,但是也没有成为我们在一起的障碍啊。”

  “伶牙俐齿,不过就是掩饰心虚罢了。”

  “我知道二叔不喜欢我,不过未来那么长,到底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反正以后走了也不关她的事了,现在怎么说都行了。

  “好,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妮子以后会怎么样。”

  “恩,那么请二叔擦亮眼睛哦。”她调皮一笑,倒不会显得目无尊长,让这个唐二爷只怒不言。

  “哼,我可事先说明,我们唐家每代宗孙娶妻生子,都只认准正妻,祖宗牌位上也只有一个人的位置,不管那人是否在世,再娶那就是姨太,难道你也接受?”

  她的心像被一把刀子割开一样,疼得她无力反击,可是她还是表现得无所谓了,“我喜欢的是他的人,这些虚名不算什么。”

  “是吗?你愿意,你父母也愿意啦?”

  酷¤√匠/网:永F久sC免●费=看#小说F¤

  “我会求得他们理解。”

  “哼,好,那我拭目以待。”

  “小嫂子。”唐灵筱对着她轻轻唤一句,比划了一个大拇指,夸她来着呢。

  她勉强地咧着嘴笑了笑,唐凯看在眼里,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一家人听到唐二爷都这么说了,也没了兴趣继续看戏,都陆陆续续地回家,这个点回家都还可以吃上热菜。

  他们走后,姜琪予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刚刚说的时候其实已经全身颤抖了,现在她连吃饭都好像没力气了。

  唐凯在旁边半拥着她,她实在没了跟他继续演戏的兴趣,于是主动走到了餐桌旁,准备吃饭了。

  再怎么样都不要亏待自己不是?

  “妈,以后那帮人少让他们来。”唐凯望了一眼厨房的方向然后说道。

  “你们俩以后在一起这是必经的过程。”老太太淡淡地说了一句。

  “妈,你没听到他们刚刚说的话有多难听。”

  “所以才更要让他们来,让他们看看咱们大房的儿媳妇也不是吃素的。”

  “可是…”

  “怎么?心疼了?”

  他一怔,说不出话来。

  “你小子,终于懂得心疼了。”老太太欣慰地叹口气,“小愚是个好女孩,你要好好珍惜。”

  “哦?…恩。”

  -----------晚上的时候,老太太就说了,“小凯、小愚,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妈,你身体健康最重要。”三个人默认地转移刚刚那个话题。

  “对啊!阿姨,看到你身体好了我就放心了。”她也不是那么爱计较的人,这会儿也冰释前嫌了。

  “小愚,这段时间你最辛苦了,既要工作又要照顾我,还受了伤。”

  “别说那个了,阿姨,最重要的是你身体健康。”

  “哈哈,这丫头,真会说话。”

  “今天我们必须喝一杯,庆祝阿姨身体康复,以后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好,那我以水代酒,大家干一杯!庆祝我们这个幸福的时刻。”老太太兴致勃勃,精神爽朗。

  按吴妈的话说,这个家终于热闹咯!哈哈~酒喝下,她就借题发挥了,“小凯,你看,我现在身体也恢复了,你看什么时候把小愚的父母带过来,我们敲定一个日子,把你们的婚事办了。”

  “噗嗤…咳咳。”姜琪予差点被饭噎死,这,这怎么的就突然跳到这个话题了?难道他们刚刚没听到那个唐二爷反对吗?

  “咳咳咳…”唐凯细心地递给她一条手帕过去,她努力克制嗓子擦擦唇角,艰难地解释道,“不急不急,阿姨,咳咳,我爸爸、妈妈他们还不急着把我嫁了。”

  老太太瞥了一眼唐凯,“这女儿大了就是要嫁人的,你看你都住进来了。那早嫁晚嫁不都一样吗?早点把婚事办了免得别人说一些流言蜚语。”

  “阿姨,你看你身体刚好不用急着替我们操心这个。况且,我和唐凯还在适应阶段,所以我们不着急。”呵呵。姜琪予拼命地在找借口,桌底下偷偷动唐凯的脚,让他帮忙说劝。

  老太太感到意外,“还在适应阶段?不是感情稳定了吗?”

  “是这样的,我们之前只是谈恋爱,现在我们虽然住在一起,但是很多生活习惯还要再了解和适应中,所以没想那么快谈到结婚。”胡诌,使劲胡诌。

  “这怎么行?你们都多大的人了,还学小年轻什么~婚前试爱的游戏啊?”

  姜琪予汗,阿姨你别那么时髦行吗?

  老太太向唐凯挤了个眉眼,想着儿子几时这么纯良了,居然还没动人家姑娘一根毛发?

  姜琪予一个头两个大,倒是唐凯,坐在对面无动于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这样吧!你们不好意思,我来替你们做决定。今晚开始,小愚你就跟小凯同一个房间。”老太太深明大义地说。

  “什么?”姜琪予瞬间石化,瞬间脸上那个表情四崩五裂。可怜兮兮地看着唐凯,眼神充满哀怨。

  “妈,同一个房间就没必要了。要不这样,你看等到你身体再好点,我再请小愚的爸爸妈妈过来,我们再商量这婚事可以吗?”他也没想到老夫人会突然这么提起来,这些年来他都没碰过一个女人,现在要跟一个女人同床共枕,他也不习惯。

  只是…心里又有着一丝期待。

  姜琪予怒瞪着他:这什么跟什么啊?这不是要结婚就是要同房?请问有第三种选择吗?

  老太太是个多执着的人呀!伸手挡住了他们接下来要说的话,“好了,小凯。你们别劝我了。这事我也不想管太多,不过这也是为了人家小愚的名声着想,你们好好想想,是要同房还是要马上结婚。我希望你们好好考虑清楚!”

  “妈,这都什么逻辑?难不成同房了就一定会结婚?还有同房之后那流言蜚语就会断?”

  “你少来,我还不知道你小子那点心思,给我照办就是。”这些年来他没有一个女人是看中的,这么突然有个女子在身边,她也不是不怀疑的,如果这样能试探出点什么,或者是帮助他看清楚一些事情,说不定也是个好主意。

  今晚姜琪予那番话她听进去了,不管自己的儿子喜不喜欢她,反正她是喜欢这个女孩的,这么一个善良的女孩,能娶到是一种福分呀,何况,她能感觉出来这两个人之间有种微妙的情愫。

  “啊……”姜琪予欲哭无泪,哀怨连连,尖锐的眼角狠狠地瞪着唐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