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先行一步来到一楼,仔细一看,原来是唐家的宗亲来了。唐老爷子的三个弟弟、两个妹妹都到了,包括那些跟他同辈份的兄弟姐妹也都到了。

  不过看样子不像是听说的是来问安的,反倒是来问罪的吧!除了那一排规规矩矩坐着的堂、表兄弟姐妹,其他那些上了年纪的长辈每个人拉黑个脸,几个妇人都是愁眉不展,眸色不明地盯着唐凯,后者从容走上前,向每个长辈打了声招呼便在主位上坐了下去。

  一坐下,现在当家的唐二爷就开口了,那一袭深红色暗纹的唐装衬得他四平八稳,只是那额头上刻着的深深纹路才暴露了他的沧桑,“最近外面谣言四起,都说你与来历不明的女子走得近,确有此事?”

  这老一辈的人注重声誉,尤其像这种有声望的家族,是绝对不允许有丑闻的。

  唐凯瞥了一眼众人,淡然道,“无中生有的事,二叔还是少听为妙,别气坏了身子。”

  “那你倒解释一下那2亿元是怎么回事?难道那都是空穴来风的?”

  “啊…说到底二叔是介意那钱呢?”

  E*酷S匠:网~g正~u版首O发

  “怎么说话的?”这唐二爷脾气也是古怪得很,动不动说两句就翻脸了。

  唐凯依旧云淡风轻的模样,连语气都带着三分随意,“二叔放心,侄儿那2亿元跟公司八杆子打不着边,那纯属侄儿私有财产。”

  “你!你可知道那2亿元是什么概念,你就如此大胆,轻举妄为。”

  在旁坐着的几个小辈看了看老爷子,再看看自己的哥哥,这真是风雨欲来的节奏呀。倒是一旁的唐老夫人话不多说,就静静地看着他们叔侄俩。

  “侄儿热心公益之事也不是现在才有,二叔还有什么可问的?”

  “咚…”唐二爷重重地把拐杖敲在地上,大发雷霆,“混帐!你还不敢承认是被那狐狸精蒙蔽了心智,才做出这种有辱身份的事情。”别人家怎么说的,都说唐家财大气粗,居然都用钱明目张胆地买女郎啦。

  一家人心里怦怦直跳,悻悻然不敢发一言。

  “二叔,请你说话放尊重点。”唐凯霎时间铁青着脸,直勾勾盯着眼前已经年过70的老人。

  “好呀,翅膀硬了是吧,我的话都当耳边风了是吧。咳咳。”唐二爷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没两句话就咳了起来。

  “哎呦,老爷子,你就少说两句话不行吗?你看看你,一气之下又咳个不停,你这是不要自己的命了吗?”在他身边的妇人是她的结发妻子,那妇人体态丰腴,穿金戴银的,倒看不出有将近70的年龄。

  “唐凯,你…你年轻人做事,咳咳…”唐二爷不死心,倔脾气一个,非要教训个够。

  “好啦好啦,老爷子,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再操心这事了,俗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嘛,你操那么多心,得要他们听才行啊。”偏头又对唐凯训道,“不是二婶说你,之前我们大家是觉得你年长,考虑事情周到,人也成熟稳重识大体,所以大家都认为把唐氏交给你是再放心不过了,可你倒好,做出这么荒唐之事,你让大家日后如何相信你?”

  “这事也不怪小凯。”老太太发话了,这个家她虽说是长嫂,却从来没有以自己的辈份大就压制各房,相反什么事都会尊重这个二房的家长,但是今天她是得说些什么,“首先这钱拿来做公益也没什么,尽点心也是应该的,再说,这毕竟是给自己的未婚妻的,有什么不可?你看看那报道上怎么写的,那天晚上看中了她设计的那套服装的人还多着呢,这不是顺应了民意而已嘛。”

  “大嫂,你这解释太牵强了,明明这是小凯冲动了才犯下的过错。”那二婶还是有些看不惯这大房的太太如此护犊的。

  “二嫂,人大嫂这么说怎么不对啦?你没见过现在的年轻人,不是喜欢包整个地铁求婚的,就是满地铺满了一支1000元的玫瑰表白的,咱们小凯这点浪漫算什么!”那三房的姨太太说了,人长得貌美如花,40多岁的人保养得像个30岁的一样,是三房当家的第二任太太,不过唐家向来主张一夫一妻,就算是死了发妻,再娶也只能算姨太太。

  唐凯嘴角抽了抽,这算哪门子浪漫?他那是浪漫吗?

  “嘿,我说三姨太,你就别掺和这事了,静静地待一边去。”二房太太最看不惯这三房的妯娌,那气势太冲,难以相处。

  “哎,你怎么说话的?”三房这个也不甘示弱。

  “都闭嘴。”唐二爷又发话了。“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两个女人讪讪地闭上嘴巴,老太太瞧了一眼坐着不说话的几个人,又开口,“今晚让各位宗亲过来,不过是想让大家认识认识我未来的儿媳妇,今儿个大家这些谈话就此打住,让人家小姑娘听到了也过意不去是吧,都少说两句,算是给我一个面子。”

  唐二爷在一旁顺着气,默不出声算是把话听进去了。

  其他小辈的个个等着看好戏,等着见未来的媳妇,唐凯挑眉看着自己的母亲,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因为他根本没打算让自己的亲人介入此事,且不说现在他们两人的尴尬相处,深一层来说,他们只是契约的关系,难不成还真的假戏真做?

  “怎么愣在那里?还不去叫小愚下来?”

  “妈,这事你怎么没跟我商量一下。”

  “商量了又不知道猴年马月才定了。”

  母子二人小声的说着,没一会儿,姜琪予自己就下来了,其实他们刚刚说的话她都听见了,她也不想下来的,可是吴妈叫了她了,这下不来也得来。

  从楼梯口到客厅就那么几米的距离,但是那些人虎视眈眈的眼神一看过来,这条路堪比红地毯还让人走得举步维艰,怎么突然感觉长了那么多?

  “小愚下来了。过来这边坐着。”老太太很自然地打破了这一场尴尬。

  本来铁着脸的唐凯一见她,脸上也多了一分柔和,提着嗓子,“小愚,过来我这里。”

  姜琪予一愣,看了大家一眼,有些尴尬也有些害羞,慢吞吞地走到唐凯那边去坐下。

  唐凯很自然地用手搂着她的腰,对着她笑着,“来,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二叔二婶、三叔三婶、小叔小婶。”

  姜琪予不好开口,眼睛滴溜溜地看着他们,又扑闪扑闪像是在跟唐凯发射信号求救。

  “怎么不叫吖?”他柔声问。

  姜琪予瞪了他一眼,这厮是明知故问吗?他们又不是真的未婚夫妇,干嘛随他叫。

  唐凯故意笑得暧昧,同时又故意咬了咬她的耳朵,当然只用了两个人能够听得到的声音说,“既然是演戏,那就演得逼真一点。”说完还掐了一下她的细腰。

  “嗷”一声,唔,马上捂住自己的嘴巴,用眼神警告唐凯不要乱来,迫于无奈,她故作大方地一一叫着他们。

  “这是大姑姑、小姑姑,旁边那两个女孩是他们的女儿,还有这三个男孩子分别是二叔、三叔、小叔的孩子,那个小女孩是三叔的小女儿,唐尧是她的哥哥,不过今天没有过来。”

  “大家好,我叫姜琪予。”

  “哼。”唐二爷不屑地撇开眼。

  “大嫂,这就是你的未来儿媳妇?这么没眼力劲。”小姑姑埋怨道。

  “大嫂,你也别怪我们姐妹俩今日掺和这事,毕竟我大哥也就小凯这么个儿子,可惜他英年早逝,现在我们做妹妹的也得来关心关心。”大姑姑噼里啪啦地又讲了一堆。

  姜琪予着实对这两个姑姑没好印象。

  “呵,大家有心了,我心领了。”老夫人笑笑就把这话题绕了过去。

  几个人,除了小叔小婶还算满意之外,其他几位长辈有些是极度不满,有些纯属看戏。

  小辈的几个,就属三叔他家那个十八的小女孩最调皮,“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灵筱,别胡闹。”三叔宠溺地睨她一眼。

  “灵儿笑什么?”唐凯对这个小姨太生的小女儿倒是特别喜欢,人小鬼大,特别机灵。她的笑不同于其他人的嘲笑,是特别干净的。

  “大哥哥,灵儿要是说出来,你可不能骂灵儿。”

  唐凯笑得特别灿烂,连一旁的姜琪予看了都觉得有些吃味,只听到他说,“怎么会,大哥可不舍得骂灵儿。”

  “呵呵,我是说小嫂子好像我们高中生哦,好像都发育不全的样子。”

  “噗~”三姨太也笑了出来,迫于老太太在,她佯装用手帕擦了擦嘴。

  在场的几个长辈面露赤红之色,一旁的两个姑姑纷纷瞧了自己的胸前一眼,坐得更加挺直端正,连带来的两个千金也都敢看不敢笑,倒是那三房的三位公子饶有兴致地看着姜琪予,后者恨不得把唐凯完完全全地挡在自己面前,让他们看他看个够。

  唐凯看看身边站着的红着脸的小女人,下意识地也看向她的胸,姜琪予抬起手肘打他的小腹,让你看,戳穿你的眼!

  这么一闹,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只是姜琪予发誓她是绝对绝对不要再说话了,丢死人了。

  “小嫂子,你跟我大哥哥感情很好哦。”唐灵筱又语出惊人了。

  他们哪里好啦?不打架算不错了。

  “呵呵。”她就笑就不说话。

  “当然,我和你小嫂子那是情比金坚。”唐凯不要脸地继续搂着她,又特意把爪子凑到她的脸颊,摸两下又说,“看你最近都憔悴了,我说了晚上睡觉记得擦脸霜,早上也是,你怎么说都不听。”

  好吧,唐大爷成功地看到大家都无言以对,还看到姜琪予那比苹果还熟透的脸。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晚上早上,这不就说明他们俩那什么了吗?他们明明是清白的好不啦,为什么这厮说出来就让人想入非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