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快一个星期了,唐凯始终没有出现过,她从最初的浓浓的期盼到现在的不敢奢望了,最后就是徒留的失望。要怪就怪自己当时怎么没经过脑子就说出那种话,就算人家因为歉疚才来照顾的你,你大方接受不就好了,还那么矫情地让人家走,现在想想真是悔到肠子都青了。好在最近两天好多同事来探望她,这才免得她胡思乱想,傻傻地在那里做思想斗争。

  “小愚,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琪琪,你来了,还有,吖珊,还有…丽姐。”她高兴地都叫了一遍。

  “对不起,小愚。”罗文丽凑近来,对她说了一声抱歉。

  “哪里,丽姐,这跟你没有关系。”她这人是非分明,不会牵扯无辜。

  “我代他向你说声对不起,是他做得过分了。”

  她摇头,“丽姐,要道歉也是他道歉,他堂堂一个七尺男儿还要你一个小女子帮忙,你说是不是?哈哈。”

  她就笑了,“是。”

  “哈哈,来,我看看你们带了什么好吃的过来。”

  徐安琪和吖珊正在插着花,罗文丽掰了一根香蕉递给她,“别的你暂时就别想了,水果倒是可以让你吃个够。”

  她故意瘪瘪嘴,“好苦逼啊。”

  “哈哈。”

  “哎哟,小愚,你快快好吧,我们都快忙得累死了。”徐安琪凑过来,一开头就是抱怨。

  哈哈,也不算抱怨,就是发发牢骚。

  “怎么了?恩…不仔细看还没发现你们的黑眼圈重了。”

  一提到这个,吖珊就开始苦逼式地投诉,“小愚,你还是回来吧,我好怀念你在的日子啊,你不知道,自从上回唐氏那个总裁以2亿的竞价把你那件衣服拍下来之后,好多公司都找上门来,硬是要我们帮他们设计,还有现在光手头上的广告就上百条,我们累死了。”

  徐安琪也说了,“是啊,小愚,你不知道,我们公司最近招的十几个员工,现在已经走了一半了,他们都说加班太辛苦了。”

  “啊?有这回事?”

  她们两个就点头如捣蒜了,“嗯嗯,不信你问问丽姐,丽姐现在天天住在公司呢。”

  “丽姐,是真的吗?”

  罗文丽点点头,“倒也不假,不过那个员工走了一半的事倒是半真半假,他们走并不是因为公司的业务太忙,而是我和宏涛两人看不上,觉得他们能力一般,所以就没有录用。”

  “哦…”姜琪予故意拖长声音,眯着眸子看着徐安琪和吖珊。

  酷匠网8首发

  徐安琪撅撅嘴,“反正也差不多那么一回事。”

  “差远了。不过,恩,你们说他们是冲着我来的,这,我有点受宠若惊。”

  “这没什么,说明你能力出众,既然我们有这种本事让别人赞赏,那我们应该虚心接受就是。”

  “恩,丽姐说的对。”

  “哈哈。”

  “扣扣。”他们话说到一半,就有人来敲门了。

  “文文你也在?”江镇凯一进门就见到罗文丽,先是跟她说了一声,然后再看向姜琪予,“姜小姐,江某是来向你道歉的。”

  姜琪予看向来人,他说的是道歉,但是从眼睛里读不出丝毫的愧疚,罢了,反正她也没指望江镇凯会真的来跟她道歉,不过,他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你,这里?”她指着他的手。

  “呵,小伤,让你见笑了。”

  “小伤?”都缠了几层绷带了,还小伤!

  罗文丽也见到了,眸底一颤,却不动声色地避开看他的视线。

  江镇凯把视线从罗文丽身上缓缓收回来又看了一眼姜琪予,“这都是拜唐总所赐,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容易就放过我,上次他可是警告我说,如果要是你少了一根毫毛,他就要让我和盛兴来陪葬的。”

  那家伙从一个礼拜前开始就搅得他焦头烂额,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盛兴所负责的几个重要的工地都出事了,迫于无奈他只好一个个工地去监工,这可好,被二楼砸下来的钢筋压倒,一只手麻痹得失去知觉,现在不得不进院治疗了。

  “呵,这对江总来说算是小伤了。”

  江镇凯笑笑,“没想到姜小姐居然会这么说。”

  “哼,那当然,不然你以为我会怎么跟你说,难道要说你多注意身体,保重?我觉得我没必要跟一个企图害我性命的人客气。”

  “哈,姜小姐看来对江某的怨恨很深啊。”

  “怨是有,恨倒谈不上。”

  “哦?姜小姐倒是是非分明的人。”

  “谢谢夸奖。”

  “呵,那现在我歉也道了,话也说完了,那江某就告辞了。”

  “慢走!不送!”要说不讨厌这个人真是不可能,亏她之前还觉得这人还可以,结果是这么一个笑里藏刀的人。

  真是瞎了眼!

  “小愚,我有点事先离开了。”江镇凯走了之后,罗文丽后脚也离开了。

  姜琪予也不打算去探个虚实,毕竟是别人家的家事,她一个外人真没必要管那么多。

  -------------“江镇凯!”罗文丽后脚追上了江镇凯。

  他转身对她笑得特别温柔,眼睛里都是充满对她的爱,完全没有在其他人面前该有的工于心计和冷漠,“文文。”

  “你还是别这么叫我了,毕竟是要离婚的人。”

  他皱眉,“文文,这就是你对一个病号要说的话?”

  “我觉得你伤得也不重,我也没必要虚情假意。”她的态度很冷漠,对于他来说,比手上的伤还伤。

  江镇凯的脸上尽是哀伤,“难道你对我稍微表示一点好意都觉得是虚情假意了吗?难道你对我真的没有一丁点的感情了吗?”

  “就算有也早已经用光了,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天起。”

  “那现在呢,现在没有了感情就可以这么毫无顾忌地说离婚了是吗?要离婚,休想!我娶了老婆就没有要离婚的打算,所以你还是收起你那点心思吧。”

  “江镇凯,我们这样拖着有意思吗?我们早就貌合神离了,在一起只不过是徒增大家的悲伤罢了,过去了我们就让他们过去吧,别抓着那一丝丝的情谊来为难大家。”

  “文文,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说离就离,你觉得我对你的感情可以用短短两年时间就消磨掉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他生气地扼住她的手腕,眼底射出的都是质问的光。

  “江镇凯,不是我忘恩负义,而是你放弃我们的婚姻,放弃了我们的爱情的。”

  “我说过我可以解释,你听过我解释了吗?”

  “解释?那你倒是解释你为什么会跟你的情人偷偷来往一年,解释你们为什么在我面前假装陌生人,而背后却滚到床上去,解释为什么她会拿着孕单来上门找我,挑衅我?”

  江镇凯被问得哑口无言,这些事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什么假装陌生人,他根本就是无视那个女人好吗?滚床单?亏她想得出来,他从来都有洁癖,就算单身的时候他也守身如玉的,有了初恋之后,他是有过那个,但是自从娶了她之后就没再碰过女人了,还有什么怀孕,听谁说的,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哼,解释不了了是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最后一次告诉你,婚我是离定了,囡囡我也是要定了的。”

  “我不是。”他只是在想事情,怎么就被理解为解释不了了?

  “你不用解释了,因为我已经没了那个要听你解释的时间。”她还期待什么?还想要什么?她在等他的解释,结果他却迟疑了。

  “你给我回来。”他前进一步把她拽回来。

  “我不要!”

  “嘶…痛。”

  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在同他挣扎的时候,把他伤着的右手给再度重创了,他一痛靠在墙上滑了下去,头上冒着冷汗,另一只手紧紧握着,这样可以减少伤痛。

  罗文丽站在愣是不知道怎么办,旁边的几个病患就看着,她也没有动作,然后护士看到了才及时过来帮他处理。

  “文文。”江镇凯咬紧牙关,还在忍痛。

  “…”她前进一步。

  他勉强挤出一口苦笑,“你看我为你受伤了,你能不能陪我。”他的手都抓住她的手腕了,还问她能不能陪,呵,真是可笑,罗文丽觉得他会不会是故意骗她伤着的。

  “你们两个大人在外面吵架成何体统,你是病人不知道要多休息吗?你是病患的家属,不知道得为病人考虑吗?”护士长一过来冲他们两个人大骂一顿。

  两个人都没有接话,倒是江镇凯那眼神一瞪就让那个护士长闭嘴,乖乖地上药。

  “再吵我会让你们出去治病的。”护士长也不是怕恶之人,只是觉得这两个人气场不对,还是免得再掺和一脚了。

  “你有话就快说吧,我要走了。”护士长走了,罗文丽也想着走。

  “多陪我一下都没时间了吗?”

  “还真没有。”

  “你憔悴了。最近是不是又经常加班?”

  “不用你管。我说了,以后咱们没关系,我现在过来不过是因为我伤到了你而已,你别做他想。”

  “哎,你这个倔脾气。”

  “跟我倔不倔无关,还有我并不是要故意假装跟你闹,然后让你来求着我,我只是真的觉得不合适了才会提出离婚的,江镇凯,你也应该想想,为什么我们不合适,我们眼里都是容不得一粒沙子的人,很多事情如果真的闹起来最后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我很自私,我不容许我的丈夫有别人,而你很自私,你从来都只顾着自己,利益也好,女人也好,你都是按照自己的性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一个人付出的感情真的是太累了,尤其还要面对你的不忠。”

  “别哭了。”

  “吸…我只是替自己不值得,所以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我巴不得立刻跟你离婚,这样我就可以尽快地走出这段阴影。”

  江镇凯能够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你讨厌我?原来我做那么多,你都没有感动过,只是讨厌我。”

  “没错,我很讨厌你,还很恨你。所以我们尽快离婚吧,这样好减少我对你的恨。”

  江镇凯红着眼就那样瞪着她,许久,他才挤出几个字,“好,我们离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