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进去之后,姜琪予依旧在床上用床单闷着头假寐,她听到了动静的,不过她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是她连累了他丢了那块地,今天如果自己先回家或许就不会让那些人钻了空子,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他现在就能顺利地拿到了。

  “要不要吃什么东西?我去买。”他看了一眼桌子上已经凉了的粥,就知道她还没吃。

  “不用了。”

  “那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他走到她的跟前柔声问道。

  “没有。”

  “那…”

  “我想休息了。”她结束了两个人的聊天话题,继续埋头睡觉。

  唐凯不再说话,他知道她现在是不想见到他了的,毕竟是自己连累了她。

  过多一会儿,唐凯还没走,她也不好意思起床,今天一天没吃什么东西,光输了葡萄糖,现在一肚子憋的都是药水,她想上洗手间,可是腿脚又不利索,想扶着扶手进去洗手间,手又受了伤,想想就悲催。

  “那,那个,你不用去上班吗?”终于,她忍无可忍地问了一句。

  快走吧,快走吧,她想尿尿。

  “不用。”

  啊?你一个大男人在这里,我要去上洗手间怎么办?难道让他听流水的声音,不要啊!

  “你要做什么吗?”他抬头就见到她一脸纠结的样子。

  啊?“额,没,没什么。”

  “你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发烧了,不舒服吗?”他着急地走上前。

  她脸更红了,“没有,没事。”难道她要说她是憋尿憋红的吗?

  “我帮你叫医生。”他不放心,想过去按服务铃。

  “不用,不用,你,我。”她支吾了半天还是没进入正题。

  “你是不是要去洗手间?”

  “啊?”

  “呵,不然你眼睛老是往卫生间的方向看干嘛?”

  “…”她的脸红得都可以滴血了。

  他终于笑了出来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人有三急,不都是人之常情嘛?”

  “…”

  “我抱你去吧,今天一天没吃什么东西,现在说不定走路都是问题。”

  她不想让他抱,“不用了,我自己来。”

  “呵,还不好意思了?我都不知道抱过多少次了。”

  “…”这人,要不要这么直接呀。

  他抱起她往洗手间去,到门口她就拒绝再前进了,“我自己来,我真的可以。”

  “好。”他也不勉强她,直接在门口放下。

  “你走开。”

  “你把门关上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嘛,反正我待会儿还要抱你到床上。”

  “…”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还一口一个抱字。

  她出来果然见到他还在原地,“麻烦你…让开一下。”

  他转身,直接打横抱起就回到床上,“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是我欠你的,是我连累了你。”

  她的身体僵了一下,原来如此……原来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连累了她所以才对她那么好的。

  “怎么了?”他现在变得草木皆兵,只要她表情有什么变化,他就立马竖起汗毛,紧张起来。

  “没事。我要睡了,你先回去吧。”她蒙上被子就要睡觉。

  “不用。”

  “我真的没什么事,你不用在这里,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那么你现在离开就算是对得起我了。”她有些闹别扭,原来他是为了良心过得去才留下的,果然,他根本就不想欠她的,所以什么事情都要分得清清楚楚。

  “姜琪予!”他有些恼怒,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才好,“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唯独我不可以。”

  “…”

  “好,很好,我知道了。”

  姜琪予回望一下,果然,他就这么走了,还是恢复了那个冷着脸的他。

  可是,她不想要他的同情,不想他是因为内疚才这么体贴地照顾她,这样他会不自在,她也会很不自在。

  -------------“丫头,你身体怎么样了?好点了吗?”吴妈一早就提着一篮子水果还有一盅炖品就过来了。

  “吴妈,又麻烦你了。”

  “说哪儿的话,你身体不好,我关心你也是应该的,老夫人回了家见不到你天天念叨着你,听说你生病住院了,她想来看,可是身体又不允许。”

  “吴妈,麻烦你代我跟老夫人说一声对不起,我让她担心了,不过你跟她说,过多两天我就可以回家的了。”

  “恩,好。来,你先把这汤喝了,这可是我一大早就起来炖的,文火炖了足足两个小时呢。”

  “阿胶?”她打开那盖子,一股气直窜入鼻腔,额,可不可以不喝啊?

  “怎么?不喜欢吗?”

  “不不不,喜欢喜欢。”咕噜,这喝下去,多少升血都补回来了。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下次我还炖给你喝。”

  “咕噜。”她一口喝了下去,烫得她直吐舌头。

  “慢点喝,慢点喝。”

  “咳咳。咳咳。”

  “这丫头,几天不见还这么鲁莽。哈哈。”

  “咳咳。”

  “这可是先生特地吩咐让我做的,他说你血气不足得补补。”

  “啊?”

  “呵,丫头,先生可真的是疼你的呀。”

  “…”她只能默默地低下头喝着汤了。

  都两天没见到他了,也不知道他在干嘛,前天那样说了之后就没消息。

  “姜小姐。”这个时候王助理怎么来了?

  “王助理,你?”

  “唐总让我把这个给你。”哦,原来他是来送手机的。

  额?手机?她的手机去哪里了,现在才想起来。“我手机?”

  “上次你的手机被那些人摔坏了,也是因为这个,我们才找不到你的定位,逼不得已,唐总还特地出动了私人飞机来搜索你呢。”

  “什么?”她的头高高仰起,实在不敢相信唐凯会这么做,“你们,你们…”

  “呵,姜小姐,不然你以为我们能够在30分钟之内就找到你吗?那都是唐总安排的,平时那些私驾都是用来接待重要的领导人物的,像这样为了找你一个人就出动了10架直升飞机还真的是罕见的事。”

  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平复了胸腔的起伏,缓缓问道,“那你们在拍卖会…”

  “自然是赶不上了。”

  “啊?”果然还是自己连累了他,“对不起。”

  “哈哈,说笑得,你还差点哭了,呵呵。”

  “什,什么意思?”

  “我们唐总英明,特地在前一天就安排了唐副总回国,怕就怕那盛兴的老总搞出什么幺蛾子,果不其然,他还真是这么做。”

  “那盛兴的老总,他,他是什么人?”

  “江镇凯是H市人,你可能听说过北方的盛兴集团,那是响当当的房地产龙头老大,有一段时间和我们唐氏旗下的子公司帝鑫建行合作过,主要是在提供原材料这点上,南方的所有建材由咱们唐氏承包,北方的则由盛兴承包,双方默认无论哪方在何地有项目,通通归地域方负责,只不过江镇凯这人野心过大,有些时候会做一些损害对方利益的事,唐总对这种最嗤之以鼻,所以不屑与他们合作,后来盛兴那边还闹到唐氏这里来,当场打死了一个员工,虽然不是江镇凯本人所为,但是也算是他默认授意的。”

  “……原来如此。”

  “恩,所以姜小姐,你是不知道,当时唐总一听说你出事的时候,二话不说当场就命令我们搜索你的位置,他自己也参与了,中途为了加快速度找到你,还不惜分了5成的利益给陶市长,让他帮忙,出动了一整支精英部队找你呢。”

  “我当时还求他不要去那些废弃的有毒的厂房找你,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进去了,姜小姐,如果唐总只是觉得愧疚,他大可以让别人去救你,可是他甘愿冒险去救你,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说明他爱你啊。”

  王助理笃定道,他可是少数知道唐凯和姜琪予的真正的关系的人,虽然两人签了那份毫无感情可言的契约,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就算再冷血的人也该捂热了,没错,他们老板确实是一个很冷漠的人,也是一个不怎么懂得关心别人的人,不懂得对自己喜欢的人怎么去表达才好,可是他就是这么一个实诚的人,他会用行动来证明他关心你,他在乎你,可是就是因为不善言辞而往往导致被很多人误会。

  “别说了。”她现在头脑很乱,她不敢去奢望。

  “丫头,你先别激动。”

  “吴妈,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对不对?”她想找一个人来告诉她,这件事不是真的,她宁愿不知道那些事,知道之后,你让她怎么消受得起。

  “丫头,我虽然不知道你和先生闹什么矛盾,可是你是没看到,先生这两天茶不思饭不想的,天天待在家里,二门不出,想来他是太担心你了。”

  “不是,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别想了,丫头。”

  酷|p匠8网j唯D{一正%X版,其他都z是盗C版R。

  “姜小姐,你也别太激动了,你先养好身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没错,小愚,你现在可不能再生病了,你要是生病了,大家又得担心了。”

  吴妈和王助理两人轮番劝慰她,这事发生得太突然,料谁也无法接受得了。

  而在她看来,这件事不仅仅是来得太突然,一想到唐凯,她就觉得深深地愧疚和自责。

  她当时怎么可以说出那样的话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