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愚,你说说话好吗?是我啊,我是咪咪呀,你怎么连我都不说话了?”陶思莹傍晚又过来了一次,她知道姜琪予的家人都不在她的身边,她知道她很希望这个时候有个人陪着她,哪怕不说话都好。

  “你好久没吃东西了,快喝点粥吧,这是我去周记给你买的,还热乎着呢,平时你最爱喝的了。”她像哄孩子般地跟她说好话。

  “不吃怎么行?”到最后,她试了好多次都没有效果,有些气馁了。

  “思莹,让小愚睡多一会儿吧,她可能累了。”詹耀辉在一旁劝陶思莹,她长这么大都没有这么耐心地哄一个人,就连自己也都是被哄的对象,可是她现在却放下身段来哄她,可见姜琪予对她来说多么重要。

  “耀辉,你说小愚是不是受到刺激了,那以后是不是不会说话了,不和我说话了?”陶思莹急得有些想哭。

  听姜爸爸说,以前她刚刚到那个家的时候都不跟邻居的小朋友们玩,后来时间长了,才跟他们打成一片。

  他拍拍她的背,轻拥着她,“怎么会?她只是需要时间来调整心态,现在我们只有等她自己走出来了。”

  “万一,万一她不走出来呢?那我怎么办?我只有她一个好姐妹,她怎么可以不认得我。”

  “不会,不会,她会走出来的。”

  詹耀辉一直都知道,陶思莹就算再怎么嚣张泼辣,她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小女子,一个心地善良、小鸟依人的小女子,见到弱者她会起怜悯之心。

  “小愚怎么样了?”申宏涛是詹耀辉叫过来的,他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见到姜琪予去上班,只好联系了陶思莹,但是只能通过詹耀辉问,于是詹耀辉又跟他讲了事情的经过。

  “宏涛。”詹耀辉叫了他,“小愚现在需要多休息,我让你过来只是想让你知道情况,不过她现在一直不说话,你看,你能不能多陪陪她,给她开导开导,思莹已经一天没休息好了,我想带她回去。”

  申宏涛连连点头,“我知道了,交给我好了。”

  “恩,思莹,我们走好不好?”

  “我还想找唐凯聊聊。”

  “他不一定会想跟我们聊。”

  “不要,这件事是他惹出来的,不找他找谁。”

  “可是。”

  “不管,我就是要找他。”

  詹耀辉拗不过,“好,但是你要答应我,聊完之后就走,还有,切记不要动怒。”

  “我答应你。”

  “恩。”

  -------------“小愚,我是宏涛。”申宏涛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小声地跟她说话。

  她仍然不哭不闹,就屈着两腿双手环住,把头靠在膝盖上,也不说不笑的,真的很让人心疼。

  他的女孩,那个明媚开朗的女孩怎么会变成这样?原来她还有那段过往,原来她的心其实也像玻璃一样脆弱,不堪一击。

  詹耀辉跟他说了的时候,他都心疼不已,他想保护她的心更加强烈。

  “小愚,告诉我,你在想什么?”他试着去跟她聊天。

  “小愚,我跟你说件好笑的事好不好?”他看了她一会儿又开始说了,“你不说话我当你是默认了。”

  于是他就开始讲故事,想起那段往事,他就不自觉地笑得灿烂,“从前,有一个女孩子特别爱打篮球,她个子不高,体型也瘦小,可是她总是爱凑到一群男孩子中间陪着他们打,有一天,她突然跟一群女孩子打球,那天是班级赛,我记得她刚开始被人撞了好几次,摔了好几次,也被踩了好几次,终于她忍无可忍地爆发了,她就愤愤地说道,‘打球就打球,有本事像个男人一样打’,呵,我当时听了真的是毫无形象地喷口水,没想到她居然把她们当男人了。”

  “还有一次,我记得是在大冬天的时候,那个时候女孩经常跑去图书馆学习,每次去呢,她学着…学着就把自己的书放到一边,然后就拿了一份‘英语学习报’看了起来,还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地还偷乐,我当时很是纳闷,故意走过去一看,真是流汗了,她原来是在看乌龙院。呵,你说好笑不好笑?”

  他凑近一看,她脸上有些松动了,看来是把他的话给听进去了。

  “还有,有一天晚上我在溜冰场碰见到了她,你猜怎么着?她当时在学习溜冰,可是左右脚不好使,一滑就摔趴了,可是她很有韧劲呀,摔了就站起来,又摔了又站了起来,滑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后面上来了一个列队,他们那些高手各个左边滑一下右边滑一下的,还不会摔倒,经过那个女孩身边的时候,突然间他们一个狂风扫落叶,把那个女孩给扫出去了,那女孩跟他们擦肩碰撞,最后摔倒在地,然而她还是站了起来,结果,再接着一队上来又把她甩了出去,最后那个女孩趴在地上装死,就起不来了。哈哈。”

  他在讲她自己的故事,她也慢慢地有了一些记忆,后来听着…听着“噗哧”一声,终于笑了出来。

  O+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5说!G

  “呵呵,怎么,你也觉得好笑吗?”他可是很没形象地在讲笑话了,对于他这种腼腆的人居然也用了“狂风扫落叶”这词了,可见得多拼。

  “你在笑话我。”她嘟囔了一句。

  见到她说话了,就这样他已经心满意足了,“哪里,我是觉得你很可爱。”

  她吸口气,故意生气,“师兄的人真不够意思。”

  “哈哈。”

  “以后你要是拿这些糗事笑话我,我就不理你了。”

  “哈哈。”

  “还笑?我不理你了。”她故意装睡不去理他。

  “好好好,以后都不笑话你,我保证。”

  她又坐了起来,“真的?”

  “真的。来,拉勾。”

  “你看你,又当我是三岁小孩,还拉勾,你以为拉勾了就不会反悔?”

  “那你说说你要怎么样才相信我?”

  “恩,暂时不知道该怎么相信你,以后你要是真的不说出来了,我就信你了。”

  “好,那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拉勾。”

  “刚刚谁嫌弃来着的?”

  “不管,你一个大男人说拉勾太有辱形象,我一个小女子有什么好计较的?”

  “好好好,都你有理好吧。”

  “当然,必须的。”

  “哈哈。”

  -------------唐凯就在门口,看着里面气氛融洽,突然感觉自己如果这么贸然进去会显得很多余。

  原来申宏涛还是她大学的师兄,他们的关系原来好到这么好,他参与了她的过去,还记得那么多年,原来别人也曾见过她美好的一面,甚至是更美好的一面,那么,那么他还在沾沾自喜什么呢?不就是同在一个屋檐下住过几个月吗?你看她醒来之后都不曾跟你说过一句话一个字,他又拿什么去让她开口说话呢,别人只用两三句话就让她生龙活虎的了,你就算陪了一天又算什么。

  “小愚,你好好休息,我明天还来看你。”

  “你说的哦。”

  “恩,我保证。”

  “那好,拜拜,师兄。”

  “拜拜。”

  申宏涛看着她乖乖地躺下休息,出了门还回头看了看,然后关上了门就准备离开。

  出来的时候,唐凯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好像是在等着他似的,正好,他也有话要说。这大概是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了。

  “唐总。”申宏涛先开了口,“谢谢你救了小愚,我替她谢谢你。”一句话定义了他们的关系,同时也在暗讽唐凯的惹是生非。

  此事如果不是因为他又怎么会伤害到无辜的人呢?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他如何听不出来,不过他才不会傻到要跟她撇清关系。

  “虽然我不知道唐总和小愚是怎么回事的?如果说她是这件事情当中的受害者,唐总觉得对她有愧才想着照顾她,那么这份心意我想她领了,不过我认为她应该更希望由我们这些熟人照顾。”

  “不劳你了,小愚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你没什么事那就不要经常过来了,她现在是病人需要多休息,至于她的日常起居,我会照顾得妥妥贴贴的,绝对比你好。”

  “唐总,这是在宣示你的所有权吗?”

  “她就是我的。”

  “是吗?那我会拭目以待。”

  “慢走,不送。”

  “呵,有句话我还是不吐不快,我想还望唐总不要把算盘打到小愚的头上,这次她是化险为夷,但不代表每次都能逢凶化吉,而且以唐总这些年树敌的数量来算,我想恐怕她也没有多少命可以赌,她的命可能对你们来说不值钱,但是对我,对她父母来说都是无价的,今天为了你那该死的几个亿的地差点就…,以后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还会在何时发生,难道你能保证她每次都这么好运吗?”

  “我说过,这事不用你操心,你只要管好自己的心就可以。”

  “哼,唐凯,你就这么自以为是,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可以要求她做什么,她是一个自由的人,她不会受你控制的。”

  “我们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如果你没事请你离开。”

  申宏涛气冲冲地往他面前靠近一步,抬手抓住他的衣领,没有好脸色对他,王助理立马上前警告道,“申先生,请你放尊重点,请你搞清楚事情的始末再来向这边问罪。”

  唐凯抬手阻止王助理,盯着申宏涛,“别仗着自己理解她就可以支配她的想法,你,还不够资格。”

  “唐凯,要是我发现你做出伤害她的事,我会让你看看我的实力。”

  “我随时等着。”

  “哼。”

  王助理望着申宏涛离去的方向,小心翼翼地上前,“唐总。”

  “事情解决得怎么样?”

  “唐总放心,唐副总及时赶到了拍卖现场,已经拍下那块地了。”

  “恩。”他走进房间里,转身又说了一句,“以后不要谁来都让进,通通问过我先。”

  王助理咽了咽口水,低头说道,“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