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总,姜小姐的定位搜不到了。”王助理当时这么跟他说道。

  “查监控录像。”他很难说明他的心情,他只知道,只单单听到找不到她的时候,他已经是心乱如麻。

  “唐总,我们的信号受到干扰,所有私驾的雷达全部停止工作了。”

  他紧紧地握着拳头,好像这样就能够让他自己保持清醒的状态,“跟陶思莹说一句,让她父亲帮忙,请求武警协助。”

  那一只只如虎狮般凶猛的猎犬,个个嗷叫狂吠着,不一会儿,王助理便传来了消息,“唐总,已经有消息了。”

  “继续搜。”

  “唐总,私驾已经到达姜小姐被困的区域了。”

  十几架私人飞机盘旋在上空,只一会儿时间,他们就来到了一座座废弃的厂房周围,这边方圆300公里荒无人烟,野草丛生,以前工厂排出的污水流经田野全部都变了质,个别厂房还残留着有毒气体,那些蚊虫蛇蚁满地横生,实在恶心至极!

  唐凯一下私人飞机,马上就要进入那插着“危险境地,切勿走进”牌子的禁地。

  “唐总,这边危险,您不要去了吧。”王助理立马冲上前劝阻道。

  他停了一下,然后义无反顾地前进。

  “唐总,我求您了,您不要去了,如果连您也遇到危险,那我怎么向老太太交代?”

  他紧紧收着拳头,而后不假思索说道,“走。”他绝对不允许第二个女人因为他而死。

  他在害怕,他的心在颤抖,他祈祷,那个女人绝对不能有事,他还没好好对她说一句话呢,他还没想好怎么对她呢,还没好怎么好好地弥补之前对她的亏欠,她怎么可以出事。

  想到以前江镇凯曾经做过类似的事情,他就觉得一阵阵恶寒。

  刚刚他听到那句颤抖着声音说出来的“救命”,他就心悸了。

  王助理叹口气,闭上双眼,一副怕死却又不得不赴死的样子跟着他前进。

  所有私驾上带过来的武警全部也都带着防护面具,纷纷举枪前去搜索。

  -------------姜琪予做了一个梦,梦里回到了7岁那一年,那个时候她还在孤儿院,跟一群心智不全、身体残疾的小朋友们在一起,那群孩子因为缺少关爱和呵护性格变得孤僻阴暗,那个时候作为少数身心健全的孩子的她,自然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公敌。

  她还记得,那天是六一儿童节,那天晚上她帮院长妈妈包一些小礼物准备送给大家,还准备了几个节目准备娱乐一下大家,当时她一个人在院长室里制造“惊喜”,她很开心,即便从小没有家人。

  院长室说大不大,但是十几个孩子进来还是显得有余的,那个时候她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总以为他们是要来帮她的忙的,却不曾想他们突然把所有的窗帘拉上,然后再把室内的灯全部关了,她吓了一跳站起来看着大家,那些人各个挤眉弄眼的,有些还显露出狰狞的面目,接着十几个孩子就这样往她的身上扑去,在她身上抓挠,有些人手上拿着那些水枪、悟空棒、响炮等,全都往她身上招呼去,个别孩子还带上了节日里,院长妈妈给他们的面具,有些是骷颅头,就这样把她吓得半死,直接就昏死了过去,好在院长及时赶到才救了她,可是她却因为害怕而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月。

  那件事其实对她造成了很深的影响,后来10岁的时候她被养父带走了,经过了几年的时间又将那件事慢慢地淡忘,今年年初她被唐凯绑了去,当时的她已经是害怕的了,不过在见到他的时候,又隐约觉得有些安心,也许他不像那些人那么恐怖,起码他没有五花大绑,没有蒙鼻捂嘴,拳打脚踢的。

  接着她好像又梦到了今天中午的时候,当时她在睡觉,因为白天光线太强所以她把所有窗帘都拉上了,突然,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带着口罩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先捂住她的嘴,一个就按住她的手脚,那捂住她嘴的人还用枪指着她的头,还厉声对她说,让她配合他们,否则就用开枪杀了她。

  她怕啊,仿佛一下子那个噩梦又撞进她的记忆里,如海水猛兽般要将她吞噬,她想喊救命,可是又不能说出口。

  在医院的走廊里,好几次她想大声喊救命,可是见到那些羸弱的病人时,她又不敢叫了,那也是一条生命呀,他们为了能够健康地活着已经付出很多代价了,就不要连累他们了。出去医院门口的时候,他们把她塞进一辆车子,用手铐铐着她的双手双脚,接着那两个壮汉一人用枪对着她,一个拿着录音笔对着她笑,让她说话,她的眼泪潺潺地流个不停,但又迫于淫威之下,只得呜咽着叫救命,然后那两人满意地一笑,又用布条绑住她的嘴,还有眼罩蒙住她的双眼,接着她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行动,最后就到了荒野之地,那绑架她的地方想必就是他们经常犯案的老巢。

  她一开始就失去挣扎的机会,所以除了害怕就是祈祷,祈祷有个人会来救她,她想到唐凯,但是她又不敢完全地信任他,他会来吗?会救一个不相干的人吗?

  “救我,唐凯,求求你,救我。”她在梦中见到了一个高大厚实的背影,但是那个人始终没有转过身来。

  她知道是他,她拼命地抓住他的袖口,“救我,唐凯,我怕,求求你,救救我。”

  男人转过身来,冷笑着对她,跟她说,“我凭什么救你,你又不是我的谁,我们是不相干的人。”

  毫无温度的语言,冰冷至极的态度,她只能无助地叫喊着救命。

  “不要,唐凯,他们要杀了我,唐凯,救我。”她在梦里见到了孤儿院那些面目狰狞的小伙伴,也见到那几个凶神恶煞的绑匪,他们拿着棍棒和枪对着她,吓唬她,要杀了她。

  唐凯也走了,他毫无留恋地走了,不管不顾地走了。

  “唐凯,不要,不要绑架我,我怕,他们要杀了我,他们会杀了我的。”

  *酷匠…S网nw永久{免☆6费看小说8n

  “唐凯…”她撕心裂肺地喊叫,他仍然无情地走了。

  “小愚,小愚。我在,我是唐凯,你怎么了?醒醒。”唐凯忙不迭地从刚刚的困惑中走了出来,一凑近病床就见到她猛地在流泪,全身都在冒着冷汗。

  “小愚,小愚,我是唐凯,醒醒。”他抓住她的手,揉着她的头,轻轻地呼唤着。

  “唐凯,不要,不要不理我,我害怕,他们绑我,打我,还要杀了我。我怕。”她依旧被困在那个梦境中,喉咙哭得沙哑,却始终没有放弃求生。

  唐凯坐在床头,抱起她,紧紧地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额头抵着她的后脑勺,像给她无穷的力量,安慰她,“没事了,没事了。我在,我会救你的,我不会不理你的,我在。”

  唐凯心痛不已,他从来没想过一次绑架对她的心灵的伤害如此之大,“小愚,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帮你?”

  “唐凯…”她好像能够感受到他的存在似的,就好像在梦里边见到他回头,他是来救她的对吗?

  她好像有些记忆,在最后那个胖子要扑上来的时候她见到了他的。

  “小愚。”

  她在梦里对着他笑,“唐凯…你来啦?”

  “小愚,我在,醒醒。”他在一旁不停地呼唤她,感受着她的体温逐渐回暖,刚刚吓到他了,她浑身都是冷汗,手上包扎好的伤因为情绪激动抓住了床单,那一片嫣红都是她的手渗出的血。

  明明今天早上他还看到她舒服地躺在床上,睡得很香,他还情不自禁地偷偷地吻了她,还闻到了她发丝的淡淡的香味。

  她的睡颜其实很美,她的人其实很安静,只要找个舒适的位置睡下,她基本就乖乖地睡沉了下去,怎么会像现在这般睡得很不踏实,就连做梦还在不安。

  他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她,一下又一下地说着“我在,我在。”又轻声地安慰她,“不怕,我在。”

  可能他的话真的有镇定的作用,渐渐地她的情绪也平复了下来,只是口中还在喃喃着什么话。

  “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让你出事了,只要你愿意,我会好好地疼你、爱你。”这是他的承诺。

  可惜,她听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们始终保持着那个姿势,那种无声的言语悄悄地埋进她的心里萌芽,然后渐渐地苏醒,打开眼睛的一瞬间,她见到了入眼的是一片雪白的墙,上面的光好亮好亮,不同于在仓库的那个时候,眼前都是乌烟瘴气的,还有那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可是此刻,唐凯居然在她的身边,他…在抱着她。

  她醒了,他马上就感觉到了,激动得一时间难以自持,“醒了,你醒了。”

  她醒了,可是很不像她,那眼神好空洞,没有灵魂,“你怎么了?你感觉哪里不舒服?”他对着她全身上下看了一遍,担忧的眸子一瞬不已地盯着她,“你怎么了?”

  他又在她面前挥了挥手,好久她才摇摇头,也不说话。

  “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喝水?”他轻声细语地问道。

  面对这么温柔的男人,她居然也无动于衷,悄悄地挪了挪位置,尽量离他远点,然后把被子拉得高高地,给自己形成一个保护圈。

  唐凯自然感觉到她的疏离,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终归是醒了不是,可能她现在还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那么给她时间,让她平静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