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琪予一路被带到了一间废弃的厂房,这里边除了角落里还放着几台旧机器之外,其余的地方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好像是被用作了仓库,专门存放货物的。她被绑在了一根大柱子上,在距离她的正前方,摆着一张八仙桌,围着四张长条凳子,桌面上摆着一些酒菜,还有两个碗,想来应该不是给她的,哪有人会绑架人还给好吃好喝伺候着。

  “唔唔。”一个体型偏胖,目露凶光的彪悍男人用力地扯下她的眼罩,顿时,一股从脚底窜到了心底的恐惧感占据她的思想,那种感觉太熟悉了,凭着本能的求生意识,她只能胡乱地对着空旷的空间唔唔地叫,虽然效果不大,但是还是会叫。

  被邪恶的思想冲昏了头脑的男人不懂得一点点的怜香惜玉,直接“啪”的一声打到她脸上,那一巴掌直接把她打昏了过去。

  回来的一个偏瘦的男子哎呀一声,直呼糟糕,“你这厮怎么搞的?我们说好只拿钱完成任务就行,你这么做万一上头怪罪下来,我们俩都吃不了兜着走。”

  “臭娘们,从开始到现在就叫个不停,老子在路上就想刮她一巴掌。”

  “你这臭脾气,早晚被你害死了。”

  “哼!”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去拿一个袋子再装一些冷水来给她敷脸。”那瘦子直斥他,命令他赶紧做事。

  这头那胖子刚走开,电话就打进来了,瘦子接起,“江总。”

  “唐凯已经命人搜索人质的位置,你们俩机灵点,还有你们的任务是拖延时间,切记不要轻举妄动,知道吗?”

  瘦子有些底气不足,“知,知道了。”

  “还有,时间一到先不要放人,一切听我的安排。”江镇凯这头有些得意,他自信满满地认为拿到了那块地之后,也许还可能有时间现场看看英雄救美的桥段。

  “是,江总,这,这您之前说只是让我们拖延到三点之后,那拍卖会一过就放人,现在又…”

  “钱的事你们安了,不会少你们的。”

  “诶,好好。”

  “那他们不会很快就到吧,我恐怕,以我们二人之力敌不过他们。”

  “无妨,就算他们赶到又如何,到时候拍卖会也许早就结束了。”

  “诶,好。”

  可惜,江镇凯的如意算盘算错了一着。

  胖子回来,瘦子苦口婆心地说道,“机灵点,江总刚刚来电话,让我们先不要那么快放人,你也不要再做鲁莽之事。”

  “哼,也不知道那江镇凯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非要抓个人来威胁唐凯,那唐凯什么人,惹了他我们还有命吗?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就接了这任务。”

  “废话少说,富贵险中求,你要钱就得舍得付出。”

  “哼,只怕有钱花没命使。”

  “去你的乌鸦嘴,赶紧弄好,万一这小妮子出点什么事,看你还怎么逃脱干系。”

  “现在离三点也就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了,那厮也不那么容易找到,我们安心好了。”

  “蠢货,没到最后一秒都不能松懈。”

  “呸,不就是为了一块破地吗,至于这么劳师动众地绑架,还不让撕票,还得防着那厮,这买卖怎么看都是亏的。”

  “你懂什么,那块地谁家要是拿到了,指定是少奋斗几十年的,他们做生意的人,那头脑是你能比得上的?”

  两个人唧唧歪歪地聊了一会儿天就开始胡吃海喝起来,姜琪予醒了在一旁假寐,刚刚他们说什么拍卖会,还有江总?是不是这件事就是江镇凯策划的,那么这么说来,他要对付的人是唐凯?

  她得想个办法逃出去,否则在三点到来的时候就晚了,听他们的意思是这地方很偏僻,想来唐凯这个时候应该是发现她不见了,这会儿来找她只怕会误了拍卖会的时间,可是如果她自己能够逃出去再给他们报平安的话应该就还来得及,这样他们就不会错失良机,她不能让唐凯为了她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去冒险。

  “唔唔。”她故意制造出声音。

  “臭娘们,你醒了就不要唧唧歪歪。”胖子的脾气很是暴躁,没两句话就开始大发雷霆。

  “你这人,我说过几次了,让你不要那么凶,你就从来没听进去。”瘦子忍无可忍地拍他的脑袋。

  “唔唔。”姜琪予有话要说,奈何这两人又开始斗起嘴来。

  瘦子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问,“你要是饿了就眨眼。”

  她眨了眨,瘦子不耐烦地走过去扯下她嘴里的布条,塞了一个馒头给她,硬生生地挤过去。

  “唔唔。”好难受,卡在嘴里又酸又硌。

  “哼,麻烦。”可是要他松绑是不可能的,他就只能掰开一半让她吃。

  姜琪予瞥了他一眼,全身上下,还有自己周围都没有什么可以割开绳子的利器,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两圈,放软了语气,“两位大哥,我想喝粥,这馒头吃了喉咙太干了。”

  瘦子只好去端来一碗粥,她又说了,“大哥,你看我也逃不了,不如你松开我让我自己喝完粥,再绑也不迟。”

  胖子不高兴,“吃就吃,哪来那么多废话。”

  “诶,算了。我也懒得喂她,自己来。”于是,瘦子帮她松开了那绳子。

  姜琪予接过碗,一个不小心手滑把碗给摔了,那汤水溅得满地都是,包括她自己身上,还有那两个人身上,“对不起对不起,我手太酸了,所以拿不稳摔了。”

  “臭婊子,耍心机。啪~”胖子立马炸开,甩了她一个巴掌。

  “啊~”她应声而倒。

  “真是晦气。”瘦子咒骂着,“哼,这次你要喝水我都不会给。”

  两人骂骂咧咧地又把她绑了起来,还比之前勒得更紧,随后又出去找清洗的工具。

  “妈的。”姜琪予坚强地忍住眼泪不哭,听到他们在骂着她,她也没心思计较,一心拿着那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刚刚她把碗摔了,拿了其中一块碎片,现在趁他们不在,她好有时间解救自己。

  ----------------这边唐凯已经开始大范围出动了多架直升飞机直接来个地毯式搜索,根据刚刚在医院那边的路段取到的线索,推断出他们的大概位置,所以第一时间他自己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目的地前去,奈何这里大大小小十几座厂房,且这边荒野丛生的地方不易查找,只得一个个进去探个究竟。

  姜琪予使出全身力气用力地隔开那粗绳,却怎么都没办法割开,割到差不多了,她就不管不顾地用手腕去挣开,这么一拉一扯终于解脱了,马上就要逃跑,这个时候那一胖一瘦也回来了,一见到她要逃走立马就冲了过去,姜琪予面对眼前的一桌子美味菜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拿起来往他们身上招呼,两个人被砸了一身油水,气得浑身都是恶胆,冲过去一瞬间脚底踩了油又滑了一下,这一下还真的让她逮着空隙逃走。

  两只手已经血淋淋了,又加上午饭都还没解决,跑了大概几十米路就跑不动了,一个踉跄摔了一跤,又站了起来继续跑,不料那瘦子已经赶到她的身前了,胖子也随后就到,两人这么一前一后地围攻,这次就算插翅也难飞了。

  M最新:◎章节上GP酷“D匠网b~

  “臭婊子,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看来我还真小看你这小妮子,居然敢从爷的眼皮子底下逃跑。”

  “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我再也不敢逃跑了。”

  “现在说这些晚了。”胖子说完就往她身上扑过去,后面突如其来一个力道把他踢到老远,再来只见那瘦子也难逃其咎,被唐凯一个拽了起来,一拳就让他吐了一口血。

  “唐凯!”姜琪予感觉心脏都开始剧烈跳动起来了,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你怎么样?”他立马就来到她的身边,抱起她看了一圈,眼里心里都是疼痛的感觉。

  “呜呜。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你真的来了。”她见到他就使劲地抱着,不管不顾地哭,任性地哭,“我好怕,唐凯,我好怕。”

  唐凯心疼得要死,一直拍着她的背安慰她,“别怕,别怕,我来了,我在这里。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连累你。”

  她还是哭,把委屈和恐惧通通化为眼泪哭出来。

  “你的手怎么了?”他发现了她手上的伤,看着血肉模糊的双手,转身便死死地盯着那两个倒地不起的男人,“你们该死!”

  后面及时追上来的警察迅速地逮捕了他们两个,同一时间,王助理气呼呼地走了过来,“唐总,快送姜小姐上车,我送你们过去医院。”

  ---------------“怎么样了?好端端地怎么会被人绑架?”唐凯得知姜琪予不见的时候第一时间就通知了陶思莹,然后她又第一时间去请求她父亲协助救人。

  病房门口,王助理阻挡了她进门的脚步,“陶小姐,姜小姐人现在已经转危为安了,不过医生吩咐了她要多休息,你还是改天再过来吧。”

  “恩。”她按捺住性子不去叨扰她,不过不代表她的心里头的气就消了,天知道她刚刚有多害怕吗?“我说,你们唐总在外面惹了仇家就不要拖累我们家小愚,她这人就是好心才会一次次被你们给骗了,我告诉你,她心地善良不代表好欺负,如果我发现你们对她不好,休息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

  “陶小姐,你先被动怒,其实这事是盛兴那边的老总搞出的幺蛾子,还有伤害姜小姐的是那两个绑匪,我们唐总也算是尽心尽力去救了。”

  “你们这些小喽罗就会替你们老板讲好话,反正我不听,我现在是念在她要休息的份上,我不在这里大吵大闹,那些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王助理抹抹冷汗,“是是是,陶小姐,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哎呀,这小祖宗可得罪不得,泼辣得很。

  陶思莹瞪了他一眼,随詹耀辉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