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你这瓶点滴打完我们就可以走了。”吃饱之后她就说起这事,她可是记得他要打几瓶点滴的。

  “没那么快。”他还想和她再在这里待多一些时间。

  “为什么?我明明数着的呀。难道我算错了?”

  他见着她数着手指头的样子就觉得很可爱,但是他又一本正经地说,“医生说的,你得去问他。”

  “医生说的?怎么可能?他明明说了没有什么大碍的。”

  唐凯心怀不轨地笑了,那都是他刚刚让王助理去办的,让医生把他的病情说得稍微严重一些,比如说,炎症太重、有些低烧、还有精神萎靡不振等。

  纳尼?他这精神还萎靡不振!

  “真是的,现在的医院也太不负责任了,居然说好了的又变卦。不过也好,再观察看看,万一要是真的又发烧那就不得了了。”

  “恩。”

  装,就让你装!

  “那个,我就先回去了,今天老太太回来,我得回去看看。”

  “不着急,有吴妈在,你就在这里陪陪我。”

  “啊?”她有些不想耶!

  马上他就严肃起来,“怎么?雇主的话都不听了?”

  她又像个小媳妇一样敢怒不敢言了,“我听就是了。”

  他以为她不情愿,然后就看到他冷着脸说,“你放心,换成是照顾我,也不会亏待你的,这个月开始每个月工资再加两成。”

  “哦?”

  “怎么?钱多吓傻了?”

  “不是,我是觉得没必要。”

  “哼,别跟我说你不喜欢钱?我可还记得你当时在医院怎么讹我的?”

  她咬牙,“那件事明明就是你误会我了,我只是要你一句道歉的话而已。”

  “果然还是太小了,一句不咸不淡的道歉有什么好计较的,有钱拿好过那句风吹就没了的话。”

  “也不知道是谁在计较。”刚刚还说起她讹诈他。

  “呵,这么说你觉得我小气咯?”

  “当然。”

  “呵,姜琪予,你有没有想过你以后拿着一笔这么丰厚的资产要去做什么?”

  这厮的话题跳跃得太快,她根本就接不上节奏,“怎么这么问?”

  “难道你没有想过拿到钱之后你要做什么吗?两千万可不是小数目。”

  “恩,这个,我有想过啊,我妹妹要读大学了,我起码得预留30万给她,我爸妈他们要给500万,剩下1450万,我会拿1000万存起来,然后70万给自己出国留学,剩下400万我可以拿去做善事呀。”

  “呵,你这样分配很笼统,你应该列个表,具体花在什么地方,然后要计算每笔的花费是不是都用到有用之处,像你剩下400万用做慈善,那你要具体用在哪些事情上,你知道吗?对于穷人来说,只要20万就可以花一辈子了。”

  “你又知道?”

  “哼,我也是一步一步经营起来的,那钱该怎么花我可是一清二楚。”

  X最L‘新z章节上酷匠/c网Q|

  她撅嘴,“我觉得随性就好。”反正她小家小户的,没必要限制死了钱,够花能花就行。

  唐凯戳了一下她的脑袋,“这种事情也能随性?真是猪脑袋。”

  “大不了以后我去学习理财就是。”

  他满意地点头,“恩。”

  “那你说说你以前是怎么生活的?”反正他们这代人就是这样,比不了以前那个艰苦奋斗的岁月,当然现在的生活奋斗是必须的,但是总是比不了那会儿改革开放不久的年代,想想都知道如何的不容易。

  说起这个就有一匹布那么长了,不过唐凯也不打算用半匹布的时间来结束话题,好不容易有个有趣的话题,最好说个千百来米布那么长。

  于是,他就讲了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这十年来的成长经历,这丫头还听得津津有味的。

  那段经历他可是谁都没有说过的,连莫淑华都没有听说过,不过主要还是因为怕她担心。

  “不是吧?接班人训练这么艰辛?还要去部队待5年?”

  “这是锻炼意志力。”

  “什么意志力锻炼,那你们的学问呢?”

  “学问?自然从部队里学到。”

  “怎么学?”

  “军队学到的东西不仅能够帮助集中精神,还能够提升思维方式的跳跃和严谨程度。”

  “乖乖,那最后五年还要去海外留学,照这样完全封闭式训练,那岂不是有10年没见到自己的亲人?”

  “恩,过年的时候只能见一面。”现在想起来,倒是云淡风轻许多,以前可是多少汗血多少眼泪铸就的。

  “那,那你们还吃树根?你爸妈他们也愿意?”

  “呵呵,那是常有的事,我们要在冰天雪地里洗澡呢?脱光光用雪抹自己的身体。”

  她听了都直打寒颤,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看这根本不是什么接班人训练,根本就是去找罪受。”

  “我们这些都是为了消磨掉身上那种公子哥病。以前都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留下太多纨绔的病根,不仅如此,你要管理那么大的企业,没有比常人多付出100倍的努力怎么行,所以接受这些训练也都是必然的,当然,这些都是我自愿的。”

  “没想到你还愿意去?”

  “恩,所以你们现在生活条件好的,就想着挥霍,迟早有一天你们得变穷。”

  “我才没有想着挥霍呢。”这种老古板的人就想着逮住一个机会教训她,毕竟不同年代的人,他们吃过的苦肯定要比她还多啦,然后就会按照以前他们过的生活来强迫他们也要这么过。

  “你说说你们家里的情况。”

  “你不是调查过吗?”说到这个,就不怪她会对他有偏见,没事被人调查隐私是件很讨厌的事。

  他立马又板着脸,“叫你说就说,哪来那么多废话。”他现在觉得之前干嘛要干那些调查的事呀,真是有损威名。

  “我们家住在农村里,爸妈是教师都已经退休了,现在在家里靠种一些菜还有养殖为生,家里有一个妹妹,现在在读书。我在给你打工,还兼职。”

  “你们家就靠你支撑?”

  “也不是,我爸妈他们有退休金和养老金,这点倒不用我,不过妹妹读书的费用很高,所以就得大家互相支持。”

  “恩。”

  “所以我并不是你说的那种爱挥霍的人。”

  “呵,幼稚,这还要争一口气。”

  “哼。”她小时候前几年都在孤儿院长大,那个时候有人要欺负她,她会因为争口气而跟他们打架,后来到姜爸爸家之后才收敛一些。

  “那你就打算等着花那2000万?不觉得是在坐山吃空吗?”

  “恩,我倒没有打算那么长远,如果有钱花了,我可能真的会休息1、2年,好好陪陪家人,当然我也不可能等着那2000万花完,我也会继续努力工作,赚更多钱。”

  “呵,小财奴。”

  “又是你说我在坐山吃空。”

  “哈哈。”

  这是第一次他们摒弃了对对方的那些偏见,也暂时抛开了心中的那些小秘密,完全地只当是朋友之间的聊天,那么轻快放松,嘻嘻哈哈地聊个不停。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的很快,昨晚上聊得一夜,姜琪予累得不行,索性在病房里睡觉,唐凯也起得晚,起来之后顺便换了手上的药,便回去公司上班。

  下午三点有个拍卖会,两点钟去到的时候,已经有多家有实力的老总都在现场了,好像跃跃欲试的样子,见到唐凯来,自然也多恭维几分,在场的也包括江镇凯。

  “唐总这么早就过来?”江镇凯迎上去,依旧是笑得无害。

  “早点过来早点解决。”

  “呵,是。江某也是觉得早点过来好,顺便还可以提前给唐总带个消息。”

  唐凯的眸子慢慢地浮上一种危险的信号,“江总的好消息,想必是唐某的坏消息了。”

  “唐总果然有危机意识。”

  这狐狸倒是深藏不露,唐凯故意凑近他的耳畔,低语道,“我可是解决危机的高手。”

  江镇凯倏地大声笑了出来,引来旁边阵阵观赏。

  “江总这么好笑,难道是对唐某的能力的质疑?”

  “不敢。”

  “识相的就快说。”

  江镇凯也不说什么,只是在他面前拿出一支录音笔,按了按键就自动播放了一段录音,“救我,唔。”

  唐凯倏地睁大双眼,眼底皆是弥漫着屠杀和嗜血的危险气息,“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让你和盛兴陪葬。”

  看到唐凯这个表情,江镇凯就太满意了,他果然猜得没错,唐凯对那个女人果然很在意。

  回想起昨晚上他刚去到医院时,基于礼貌,他想还是先敲门,结果门没关紧就让他见到了那一幕。

  当时姜琪予正在睡觉,唐凯坐在她旁边,当时他在深情地凝视着她,还抬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那种“眼里只有她”的神色,就跟他往时站在那个女人的身边凝望着她的感觉一样,是假不了的。虽说像他们这种身居高位的人,见惯了逢场作戏的场面,也习惯了用虚情假意来对待别人,但是只有在自己心爱的人的面前才会卸下所有的伪装,思及此,他又开始想念罗文丽了,他很爱她,在他面前,他会卸掉这虚伪的面孔,可以笑得温柔,柔得可以滴出水来,他也可以傻笑,笑得可以毫无顾忌。

  “江镇凯!”

  “唐总息怒,江某只是想跟唐总玩个游戏罢了。”他知道面前站着的是海水猛兽,但是他还是要铤而走险,他在A市短短的半年时间便挤进了上层的社会,现在如果能取得这个项目的执行权,以后要在A市称霸也无不可,所以他不会让唐氏这么容易就得逞,“只要唐总能够在拍卖会开始之前找到她,那么江某一定退出这场竞争,否则,唐总就大方把那块地拱手相让与我,如何?”

  “哼,不是唐某,也有可能别人拿到。”

  “唐总太谦虚了,这块地除了你和我,谁都拿不到。”

  “好。”

  “那唐总还有45分钟的时间,开始吧。”

  “告诉你手下的人,如果因为他们的愚蠢而干出一些不可原谅的事,我就把他们碎尸万段。”

  要说江镇凯不怕那是不可能的,印象中他听到的都是唐氏总裁如何谦恭有礼、温柔和煦之人,今日看来倒像是地狱来的修罗,那么骇人可怕。

  “自然,我会好生招待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