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走进来的姜琪予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眼睁睁地看着唐凯。

  “你那样看我是什么意思?”唐凯凝眉,对着木讷的她说道。

  “唐凯,你变了。”她只是这么说。

  具体哪里变了,她说不上来,好像…比以前风趣一些了。

  “什么我变了?”他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劲的啊!

  她凑近一看,嘟着嘴,“你刚刚说‘行就来不行就拉倒’。”

  唐凯挑眉,“有问题?”

  她佯装咳嗽一声,眯着眸子学他的一本正经,“按照你以前的口吻应该是这样的------否则,免谈。”以前多惜字如金吖,还动不动就装酷,就咬那么一两个字,每次说话都带着威胁的口吻,哪会这般轻松随意。

  某女窃喜,唐大爷又向逗比迈进一步,娃哈哈!

  唐大爷头顶着三条黑线,说出的话一如既往地霸气,“我的话从来都是一言九鼎,不管什么那都是一字千金,懂?”

  “是,小的懂。”

  “那就好。”看看她手上提着的保温盒便问,“带什么吃的来?”

  姜琪予打开饭盒,一股辣味冲上云霄,她拿着勺子搅了搅那滚烫的粥,再舀出一碗,“来,我煮了姜粥。”

  唐凯汗,“姜小姐,我是发烧不是感冒,还有我喉咙本来就发炎,你还弄这么辣的东西,你存心要知我于死地吗?”

  :最新章!$节上h酷匠%D网!j

  “唐先生,我好心好意帮你回去弄了粥,又大老远地挤公交过来,你不但不感谢我,还在这里说三道四,你是不是不喝,不喝拉倒。”

  唐凯也不多说了,都挤着公交过来了。接过碗,舀了一口喝进去,“哇…辣死我了。”

  她不信,“怎么会?”她明明就没有放很多姜啊!

  “你自己试一试。”唐凯舀了一口送到她嘴边。

  吃他吃过的勺子会不会太暧昧了,她舔舔唇,“算了算了,我不喝,你自己吃就好。”

  “你说说,你煮的是什么粥?”他喝一口就嫌弃一下。

  “姜粥啊!”

  “你放了多少姜?”

  “这么一小块吧。”她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的量。

  唐凯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舀了一块浑身湿嗒嗒的姜块,“你确定这只是一个大拇指那么大吗?这个怎么解释?”

  “呀,我什么时候把这块也放进去了?”

  回想刚刚在熬粥的时候,她记得她淘了米洗净加水,然后就切姜,那姜块也真的是大拇指那么大嘛,哦~中间她的米加多了怕变稠,又加了水,然后又怕姜不够味,然后就加,咦~那个时候好像是不小心就含着那些姜丝一起放进去了。

  唐凯眼角抽了抽,“那你这姜丝怎么说?都比你小拇指还粗。”

  “那个…那个我刀工不好,嘻嘻,你勉强吃一点就好了,到你出院再吃好的哈。”

  “哼!不吃了。”

  “那怎么行?这可是我用了家里沙锅熬了半个小时的,连包括洗切煮花了可不少的时间。”

  “这么难吃,吃了之后也不知道要躺多久医院,你以为我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可是,这吃不死人。”

  “…”

  “你就吃一碗,一小碗,就喝了呗。”

  “…”

  “试一试嘛。”

  唐凯拿起电话,“小王,你去东望酒店打包两份饭菜过来。”

  挂断电话,就看到姜琪予瞪大眼睛看着他,“干嘛又看我?”

  姜琪予深深地吸一口气,然后就一脸吃惊地看着他,“哇塞,唐凯,就一个下午茶你都要吃七星级的东西,也太壕了吧。”

  “晚饭一起解决。”

  “哦~原来是酱紫。”看了一眼那飘着一块姜片的粥,果然水放太多了,“可是这个你不吃很浪费也。”

  “浪费就浪费,那是毒药,毒药你敢吃?”

  “要不要这么毒舌呀。”

  -------------黄昏时刻,夕阳的余晖打进了窗户上折射出她安逸的睡颜,她睡得很香很沉,想必今天是把这小家伙累坏了。

  唐凯起床,静悄悄地来到沙发旁边,凑近一点,眼睛一瞬不已地凝视着她,自个儿捂着嘴巴偷乐,嘿,这睡相还真是可以,流着口水、打着呼噜,旁边的手机还响着“飞机~不要~顺子~不要~王炸”,最后就是农民翻身做地主的音乐声,呵,斗地主斗成像她这样这么吵还睡得着地还真没几个,他动作轻轻地拿起她手上握紧的手机,细心地替她关了地主,返回主界面,这一看哎哟喂,怎么都是哆啦A梦的主题和屏保,突然又想到什么,拿起她的手机拍了一张她的睡颜然后登上自己的QQ,把照片发了过去,接着再删掉她手机上的照片。

  “真是长不大的大孩子。”他一笑,柔和了一脸的刚毅。

  再一看,他就凝眉了,突然想起她说的那句话,“我刀工不好。”

  刀工不好?所以这么笨手笨脚地煮粥就伤了自己的手指头?那一双纤纤玉手就这样粘了几张透明的创可贴,看得他都有些自责,刚刚还嫌弃她的粥来着呢。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唐凯冲着来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王助理比划了一个“嘘”,便放轻了动作给他们放好买来的晚餐。

  他又交代了一些事情便示意王助理出去,而后便轻轻地喊了她,“姜琪予。”

  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小女人“唔”地一声,翻个小动作,头埋进沙发的另一面,继续睡觉。

  “起来吃晚餐,再不吃,菜就凉了。”连他自己都没发觉他的话里包含着的关心和温柔有多吸引人。

  “吵死了,妈,我要睡觉。”

  “…”这丫头,要么说他老,要么就把他当成是她妈妈。

  房间再一次陷入一片静谧,唐凯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也不去吵她了,让她睡吧,睡饱了再吃也可以,他自己其实也不饿,就怕她饿着。

  正当他陷入沉思时,门再一次被打开了,来人则是稀客一枚吖!

  “唐总。”进门的男子满面春风,目光迥异有神,朝着他笑着称呼一声。

  唐凯拧眉,微微不悦,但脸上还是一副迎合他的表情,“江总。”

  他便调侃道,“江某有幸,能得唐总这样的大人物牢记心中。”

  “哪里?倒是唐某最近听说盛兴收购了A市大部分颇有建树的建筑公司,就凭这点,唐某是想要忘记都难呀。”

  “哈哈。这不过是雕虫小技,不足挂齿。若是与帝鑫比起来,江某不过区区无名小卒罢了。”

  “那是自然。”他可不是他这种伪君子,说话坦率直白,此话一出,江镇凯脸上微微有些挂不住。

  “呵呵,唐氏是本市的名门望族,也是百年的老企,在A市的地位可谓根深蒂固,盛兴不过是外市移居过来的小公司,自然比不过。”

  “江总今日来可不是要与唐某聊家常这么简单吧?”

  江镇凯脸上挂着无害的笑容,做事倒也干脆,“是,江某今日来是想与唐总谈合作的。”

  “哦?合作?那唐某愿闻其详。”

  “江某得到消息,唐氏要参与城东那块地皮的竞拍,不瞒你说,我本人也有意向拿下,不知唐总有没有想过让帝鑫和盛兴一同打造建设,将来不仅仅可作为市政机关的办公大楼,也可以一起拓宽周边的渠道,我想过,如果将来在那边兴办教育和公共娱乐场所,未必不是一条赚钱的道,现在盛兴刚起步不久,实在很难打通政府那边的关系,但是我们在那里有几块地皮,如果唐氏愿意与我们合作,明眼人都看得出,这生意是双赢的局面。”

  唐凯有些好笑,“哼,难道江总是怀疑我们唐氏的能力?”

  “岂敢!我只是从生意人的角度考虑事情而已。”

  “江总为人谦逊,这点唐某自知比不上.以我了解,盛兴能够在短短半年时间就收购了多家老企,这全靠江总自身的能力,现在江总居然说要与我们唐氏合作,想必…恕唐某大胆揣测,想必你也只是来探听虚实罢了。”唐凯瞥了他一眼,继续道,“若是唐氏也参与这次的竞拍,江总应该是没有把握赢的吧,可是…不好意思,唐某这人向来喜欢单枪匹马做事,不喜欢和人分享利益,害江总白跑一趟了。”

  江镇凯也不恼,笑着说,“既然唐总这么坦言相告,那我们只好竞拍现场见了。”

  “自然,恭候大驾。”

  两个势均力敌的男人,每一个交汇的眼神都仿佛迸发出无数的刀光火影,就在两人暗暗斗法的时候,姜琪予醒了。

  “江~”她迷迷糊糊地就听到有人在说话,那声音不就是今天早上才听过的吗?乍一看,怎么是江镇凯?

  “姜小姐。”江镇凯迎上了姜琪予怔愣的表情微微一笑,想必刚刚就认出她了吧。

  “江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我来找唐总聊会天,今日去公司找他不到,只好来这里探望了。”

  姜琪予看着唐凯,后者意味不明地板着脸,看着江镇凯。

  江镇凯颇有深意地说了一句,“上回媒体闹得沸沸扬扬说唐总一掷千金为红颜,想必就是姜小姐了。”唐凯瞪了他一眼,他便识相地笑笑,“不好意思,刚刚忘记了唐总现在是病人,江某就不多做叨扰,告辞了。”

  临走之前,江镇凯望了一眼姜琪予,后者心里打了一颤,“唐凯,你怎么会认识他?”

  “不相干的人,不要管他。”

  “哦。”

  “你怎么会认识他?”

  “哦,他是我同事的老公,额,应该很快就是前夫了。”

  “呵,人家的家事你也打探得一清二楚。”

  “才不是,这种人我才不会有兴趣打听呢。”

  “恩,那就好。”他又叫了她,“快吃吧,这饭不吃就凉了。”

  “哦。”她看了一眼他拿着那个保温盒,“你怎么不吃这个?”不是他指明要吃的七星级饭菜吗?

  “少废话,我爱吃什么就吃什么。”

  姜琪予翻翻白眼,“不吃就不吃,都我吃了,你不许跟我抢。”

  唐凯笑出声,“好,都你吃,多吃点。”

  丫的,用这么温柔的声线跟她说话,她还怎么吃得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