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江镇凯一大早地来了。姜父和姜母最先招待了他,后来大家陆陆续续地起床,像见了鬼一样看着他,他也完全不在意,眼里只有那个刚睡醒,水眸还半张着的小女人身上。

  原来她平时卸下工作那套武装换上这么轻便亮丽的服饰时是那么美丽动人,像只活泼的小精灵。

  “文文,和我回去吧。”罗文丽正收拾着东西要上申宏涛的车,就被他叫住了。

  “丽姐。”几个同事看着她叫了一句,那样子就好像在宣布阵容,只要他来硬的,几个人就会上前保护她。

  别人可能不知道内情,他们同事这么长时间,也多少了解的,有一次还见到罗文丽在办公室里哭。

  “文文,我觉得你们谈一下也好。”申宏涛在她耳畔低语,这也是为了她好,他从来都把她当妹妹看,虽然两个人是同学也是合伙人,但是年龄上来说她还小几个月。

  罗文丽不情不愿地走过去,语气带着埋怨,“你怎么就跑过来了?”来给大家看笑话吗?

  “手机定位就知道了。”江镇凯笑笑,拉着她走过去自己的宝马,细心替她打开副驾驶座的门,一只手掩着她的头,很绅士的表现。

  “虚伪。”她愤愤说道。

  江镇凯坐进来,她说命令道,“回去把那个手机定位的取消,我不想连这点隐私都没有。”

  “不用了吧,万一你有事我也可以及时赶到。”他依旧笑得无害,也只有罗文丽知道他这个人多么强势。

  不同于唐凯的强势,这个人总是给人温和的感觉,实际上就是笑面虎。

  酷匠4网正版首;发

  “我有什么事都不用你管。”

  “文文,我说过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同意离婚,你也别想离。”

  “我们分居这么长时间了,也算是貌合神离,赶紧离了对大家都好。”

  “对我不好!”他叹口气,小声说道。

  “……”她也不想多说,多说无益。

  江镇凯对着大家笑笑告辞,这么一闹也到了10点,回去都得花2、3个小时。

  回到君海湾的时候,已经是过了1点了,这会儿钟点工应该也都回去了。吴妈这两天替她去照顾老太太,听说老太太今天要回来了,也不知道回来了没有。

  打开门,家里空荡荡的,她索性直接上二楼,好些天没有回来了,不知道她那些没带走的小物品,还有画画道具都还在不在,虽说不是很想回来,毕竟还是很尴尬的,说好的离开又再一次回来,不过回到这里还是很开心的。

  打开书房的门,一看傻了。那地上一片狼藉,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那是手机的零件还有那些酒瓶渣滓,那沙发下毛毡还有一片猩红的凝固液体,而唐凯整个人躺在沙发上纹丝不动,白色的衬衫印着那刺眼的血迹,一只手一只脚都挂着,在他的腰间放着一只手,那袖口上也有一片血迹。

  “唐凯。”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便冲了过去,“唐凯,你怎么样了?”

  “……”男人根本没有回应的能力。

  “唐凯,你怎么了?”摸摸他的脑袋很是热乎,看看他的手,“血?你怎么流血了?”

  “唐凯…”

  “额。”他痛苦地呻吟一声,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额头,“我好难受。”

  “你怎么了?我要怎么办?”她很紧张,见到血更是紧张。“我,我去报警。”

  “不不不,我去叫120,我现在就去。”

  唐凯难受得紧,只能任由她乱来,“……”姜琪予。

  “你等等,我马上回来。”

  她去打了电话又拿了一些纱布、碘酒什么的上来,不由分说地就要检查他的身体,“我看看。”

  “没,没事。”

  “怎么会没事?都流血了。”她眼角噙着泪滴,只怕多说一句就会哭了出来。

  “傻瓜。”

  “不行。”她擦擦眼泪,“我先看看你的伤口,你忍一下,救护车很快就到了。”

  男人半眯着眸子,眼底皆是她的紧张和担忧,他看到了,心里有一股温泉涌上,但是他现在说不出话,就任由她去折腾吧。

  *

  “唐太太,你放心吧,唐先生只是喝多了酒,加上着凉了,所以喉咙发炎引起发烧,输液就可以了,手臂上的伤也已经处理好了,一天换一次药,记得不要碰水。”医生站在病床的一边如是吩咐道。

  姜琪予低着头,脸红成个猴子屁股,“原来只是喉咙发炎啊。”

  打了点滴之后,唐凯的精神也好了许多,“不然你以为我快死了?”

  医生看了笑笑,“唐先生,唐太太是太紧张你了,看来你得多留院两天。”

  “不用。”

  “要。”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回答了一声,姜琪予讪讪地收回口,“那就听他的安排吧。”反正也没什么大事,留院只是浪费钱罢了。

  “呵,好的,那这两天换药的时候再过来吧。”医生吩咐完也离开了。

  病房里安静的很,唐凯看了她一会儿就说,“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一点救护常识都没有。”

  呵,他倒怪起她来了,“我真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好啊,下次你死了也不关我的事。”

  “我又没让你救。”

  “下次我要是再理你,我就跟你姓。”

  “是吗?这么说你是要嫁给我的意思,是不是啊?唐太太。”他好久没听到别人称呼他身边的女人为唐太太了,如果对象是她,他还蛮开心的。

  “唐凯!”

  “我没心情跟你吵。”喉咙还痛着呢,私心来说,他也不想破坏这么好的气氛。

  刚刚她的担心他是看在眼里的,那么看在她关心他的份上,他可以行行好不说她。

  “说得我好像很喜欢跟你吵。”她赌气就要离开。

  “你去哪里?”

  “回家,我让吴妈过来。”

  “她去陪老太太怎么有时间过来?”

  小不忍则乱大谋,姑娘我忍了。她瞪唐凯一眼,又坐了回去。

  “你刚刚那么紧张干嘛?”他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

  “我怕血不行啊。”她皱着秀眉,像看怪人一样看着他,“你手上的伤怎么回事?”

  唐凯叹口气,觉得她才是怪人,“我不小心把酒瓶子摔了,被玻璃碎片刮到了。”

  “那你干嘛不告诉我?”

  “我喉咙痛怎么告诉你,真是笨得可以。“

  “那你不会阻止我?说不出口,你不会用肢体表达啊。”

  “…我手受伤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哑巴吗?用肢体表达。

  “摔手机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手疼。”地上都是那些支离破碎的零件,可见那力度不是一般大,肯定不是喝醉之后才不小心摔的。

  “无所谓。”

  “壕。”

  “什么意思?”

  “拆开来就是土豪,合并起来就是好。”

  “哼。”这么没营养的聊天他怎么也会那么热情地聊。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

  “又干嘛去?”

  “哟哟,又变脸了。”果然还是冰块脸比较适合他。

  “你要是敢撇下我,就打断你的腿。”

  “威胁我吖?哼,来啊,反正你现在也不能下床。”

  “你!”

  “我回家,给你煮粥,倒霉催的,明明不是我爸妈受伤,干嘛要我来?难道你是我爸不成?”

  “……”

  “当我爸?哼,还不够格。”

  唐凯听着她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愤愤不平地离开,果然还是聒噪得很,不过没关系,他现在慢慢习惯了。

  煮粥?看来这是个很好的捉弄借口,凭她的水平,他不嫌弃才怪了!

  谁让她骂他!

  “唐总?”王助理走进来就看到了一脸坏笑的唐凯。

  “唐总?”他小心翼翼地再叫了一句。

  “咳咳,什么事?”

  “唐总,你。”他在脸上划拉一下,想说你的表情库里几时有了“坏笑”了,该不会在想着法子捉弄他吧?

  唐总吖,唐大爷,小的最近是偷懒了一下下,但是您大爷的每一个指令咱都尽心尽力地做好了,您可别减我薪水啊!

  “什么事?说吧!”

  “陶市长今天过来了,说城东那块地皮明天下午要竞拍,他提前来给我们透露一下,听说未来市政机关都会在那里落脚。”

  “什么好处?”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了刚刚的随意,换上了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和一张高深莫测的脸。

  “哈哈,唐总您真厉害,陶市长说将来要是由咱们帝鑫建行一手承包的话,那里面得抽百分之四。”

  “老狐狸,吃多了不怕撑死,跟他说一成,行就来不行就拉倒。另外,关于那条市貌宣传片,跟他说我们唐氏要定了。”

  “好。”王助理胸有成竹地走了出去,哼,那些人整天想着从唐氏头上动土,那也得看太岁肯不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