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总监。”晚上大家都在院子里乘凉,姜琪予从里屋搬了凳子出来,恰巧就见到罗文丽刚通完电话。

  “恩。”她看上去很累,眼睛底下都是淡淡的黑青,如果不是那妆化得精致怕是怎么都掩饰不了她憔悴的面容。

  也是,上班带孩子哪样不用劳心劳力,很多时候还得应付江镇凯那渣男的骚扰。

  “怎么啦?家里有事?”她猜跟那个男人有关。

  “恩,江镇凯来电说囡囡在哭。”她有些担心,虽然孩子3岁了,也有家公家婆带着,但他们还是不如自己带的好。

  姜琪予意外,“你,你和江先生?”

  “我们分居中,再过2个月就可以申请离婚了。今天我出来才把囡囡给他带。”

  “总监,你。”

  “你也别叫我总监的了,随大家叫我丽姐就行。”随着工作上和生活上的了解,他们的关系也变得好了起来,罗文丽也没想之前那样严厉对她。

  “可是,你家公家婆肯让你们离吗?”

  “他们不肯,不过到底跟孩子有关,对我,他们也没有特别深厚的感情。”

  “嗯……丽姐,你为什么要离婚?那个,我听说最近江先生一下班就来接你,大家都说你很幸福呢。”

  她好笑,“大家都只看到表面,实际上冷暖自知罢了。”

  “#酷《A匠网首发7√

  “其实,我觉得江先生还不错。”

  罗文丽深深叹口气,脸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可惜不是我的良人。”

  “哦?”

  回忆起那段甜蜜的时光,她也曾经爱过呀,“他是个很温柔很体贴的人,我们认识1年,结婚相处2年,那个时候我完全沉浸在他给的爱里面,直到我们的孩子要出生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他一直瞒着我和初恋偷偷相处了1年,你知道吗?1年,我那个时候还被蒙在鼓里,还傻傻地期待着跟他生孩子,还笨到愿意放弃事业来当全职家庭主妇。”

  故事越来越长,她的眼泪也越来越不受控制,从来没有人知道在她隐忍的背后其实暗藏着多少辛酸苦楚,就连姜琪予都不自觉地拽起拳头,狠狠地在心里骂那个负心汉。

  “丽姐。”

  她伸手擦掉眼泪,笑笑,“我没事,让你见笑了。”

  “不不不,我只是,我只是替你感到不甘心。”

  她好像看透了似的,“没什么不甘心的,只要我放弃了就不会再有多的烦恼和不甘。”

  她气愤,“丽姐,那那个负心汉你还要吗?”

  罗文丽怔了一下,又笑她的单纯,“要不要都无所谓了。我现在只想跟自己的孩子好好生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不管如何,我们还是要相信奇迹,不要因为受到过一次伤害就不敢勇往直前了,人不都说了吗?在遇到真爱之前必须得经历几段坎坷的感情。”她又鼓励道。

  “丽姐是想说在遇到真爱之前都会经历几任渣男吗?”

  她一听就笑了,“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她也笑了出来,“那以后他要敢再去公司骚扰你,我帮你赶走他。”

  “哈哈,那倒不必,随他折腾吧。我也不想闹得那么大。”她已经无心无力去应对那么多的变数了。

  “丽姐,那囡囡怎么办?”

  “我会争取自己抚养。”

  “他会妥协吗?”

  “这是他欠我的。”如果不相欠该多好,至少她可以走得更潇洒一点。

  很多人都会说,遇到这种男人还要来干嘛,干脆不要算了,但是你不是当事人,不了解其中的原因,很难去割舍一段感情,更何况还有孩子。

  “丽姐,你说男人是不是都这样?明明爱着一个女人,却又对另外一个抓住不放。”

  “也许他们都爱。”

  “恩?”

  “呵,他爱他的初恋,同时也因为责任而爱我。”

  姜琪予对着罗文丽的背影不解地问了一句,“丽姐,你爱他吗?”

  “爱。不过三个人的感情,我爱不起。”

  如果放手是对他的爱的一种表达,那么就在泪水和煎熬中洗礼过之后祝他幸福吧。

  时间会治愈一切无法治愈的伤口,她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丽姐。”她喊住她,“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啊,如果他也爱你,我希望你不要放弃一份稳稳的幸福。”

  她是没有那种福分得到那个人的爱,但是如果一对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那么谈何爱呢?

  想到这里,她就能够理解唐凯的行为,虽说对她很不公平,但是她也同情他的那份挚爱。

  罗文丽停下脚步,两行清泪潺潺而流,没错,她就是贪心的啊,谁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在她看来,给不起的爱情宁愿不要。

  姜琪予静静地站在原地,手上握着的手机屏幕闪闪发光,在寂静的夜晚多了一道美妙的声音,可是她不想接。

  *

  “小愚啊,妈觉得那个申总监不错,你有没有考虑人家啊?”

  夜幕降临,房间里只剩下姜琪予姐妹和妈妈三个人,姜欣予玩了一天也累就先睡着了。姜琪予甜腻地黏着自己的母亲,和她在这温馨的时刻聊聊心事,两人好久没有开这种卧谈会说说心里面的小九九了。

  “妈,你误会了,他和我只是同事。”

  “可是,妈觉得他好像对你有意思?”

  “妈…”脸红了。

  “呵,一家人谈谈这个很正常,女大当嫁,这也是当父母的心愿。”

  “妈,我还没想嫁人。”

  “妈是舍不得你嫁,但女人终归是要嫁人的。”姜母宠溺说道,眼眸里有着浓郁的不舍。

  谁愿意把自己养那么大的女儿嫁到别人家去当别人的祖母。

  “妈,以后我要是嫁了,我还要跟你们住。”

  “瞧你说的,嫁了人就不能这么随便任性了。”

  “那我以后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找个能够接纳你们的丈夫,到时候咱还住在一起,要不你们就搬到我们隔壁住,我现在努力挣钱将来给你们买套大房子。”

  “好。哈哈。”接着道,“话说回来,你出去工作这些年,难道就没有看上哪个?”

  听母亲这么说,她的脑海中就不自觉地想到唐凯,那个遥不可及的男人。

  她想起那天晚上那个热吻,他那么急切热情,仿佛就要将她吞入腹中,大概是她的错觉吧,还以为他喜欢她了。

  不论是否,反正她喜欢那样的人呀,虽然会骂她、嫌弃她,但是也会帮她。可是,那么一个骄傲的男人,他心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他把她藏的很深很深,不愿意让人触碰他的伤口,她想这就是深爱啊,她是没有那份福气的,他已经明确告诉她他们的关系已经回到原点了,那她就不该怀着异心接近他。

  还好他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他了,这样也不会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不是?好吧,从明天开始,以后的每一天直到合约结束,她都会管好自己的心,不会让它再迷路了。

  *

  这已经是第22通电话了,她仍然没接。

  唐凯气馁,索性把手机摔个粉碎,几瓶昂贵的红酒被当作白开水似的一杯一杯下肚,这后劲可不是一般的大,喝了之后满脸通红,眼睛因为得不到很好的休息而布满血丝。

  阳台上,清风徐徐,本该觉得惬意的夜晚,却怎么看都有种“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的空虚感。窗外那棵被七彩铜线灯串围绕着的树,此时正炫耀着它的光芒,好像在嘲笑他低落的心情。

  他伸手捏住了一片叶子,那露水滴在他的指尖上凉凉的,让他很舒服,就好像姜琪予,让他觉得很舒服,他想她了,明天她会回来吗?

  他是不是太过于关注她了,以至于都忘了把她带在的身边的初衷了。

  他想他是太思念自己的妻子了,所以总是把她们混淆了。

  可是,她终究不是!所以唐凯,你清醒点,不要再犯错了。唐凯,你该知道,她只是你的意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