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房子大都独立居住。姜父的家是田园式木屋,一层三居室加一厅一厨房,有一个开放式的庭院,主人家平时喜欢种一些花草,养鸡鸭。还有自家围的篱笆种菜,附近有一条小河,可以钓钓鱼。来的几个人很喜欢这里,除了景色不错,空气也是十分宜人。走出门口,树木林立,再强烈的阳光到了这里便换成了斑驳的光线。这不,三两个人就说要出去欣赏欣赏风景,他们说姜琪予刚回到家肯定有好多话想找家里人聊,所以他们可以自己去玩,于是,她也就没去了。

  “来,欣予,看我给你带什么了?”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四方形的东西。

  姜欣予此刻就像一只心急的猴子,急急拆开包装,面露喜色,“电脑。姐,你真的买给我啦?”

  “嗯嗯,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就跑去宣传了,“爸妈,你看姐买什么给我了?”

  厨房里不时传来了姜欣予兴奋的笑声和呼唤声。

  酷PI匠m网¤!首E{发X|

  “哎,这丫头,就爱缠着你姐买这买那的。”姜母刚从厨房里端着洗好的水果出来。

  “最近好像有胖了点了,这丫头。”她补充道,一想起之前那削瘦的脸颊就很心疼。

  “你捏捏,现在很有弹性呢?!”那还是某人的功劳,好吧,他也就这点好处。

  “你爸说你带了食材过来烧烤。”

  “是啊!下午我们一起吃。妈,你也别太累了。”

  “不累,要是你们经常回来看看,那妈再累点也无所谓。”

  “好,不急,妈。我们先聊聊天嘛!让你跟爸这么忙上忙下也不好。”

  他们在一起聊了很久,这是姜琪予这段时间来过得最痛快的一天了。不知不觉聊了很久,他们也都回来了。

  转了一圈回来,看到他们在搬烤炉之类的东西,申宏涛有些惭愧,“让大家为我们这么忙上忙下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我爸妈看到你们都来不知道多高兴,老两口没怎么见过我同事,不知道多么想见呢!”

  “是啊,多谢各位对我们家小愚的照顾。”姜父说。

  “如果你们觉得不好意思,那帮我扛扛炉子。”姜琪予笑着说道。

  于是众人又不辞辛苦地干起活来,在门一片荒废的田野上游戏,这里土胚子很多,可以用来焖叫化鸡,于是大家用那锡纸包着一整只洗净的老母鸡放进那用土胚子砌好的窑子,捡柴、起火、搧火,每个人忙得不亦乐乎。

  这边炉子一放,加些煤炭起火,一阵黑烟袅袅升起,大家又把那些鱿鱼、茄子、火腿肠、鸡排、鸡腿搁那炉子上方的烤网一放,那香气腾地挥散,引来众人垂涎三尺。

  酒过三巡,大家都挺着个大肚子,也不怕被人笑话,就往那田野上的垄坐了下去,像吖本这种会享受的公子哥儿还带了个蓝牙音响跟那手机上一连接,几首流行的音乐搁那一放,在乡里看来就好像是唱着“在希望的田野上”。

  “下午你们可以爬山,这边有一条通往山顶的阶梯道,你们上去很方便的。”姜父介绍道。

  “好。”大家也都没什么异议,坐办公室久了是得多锻炼锻炼。

  *

  那一年的黄昏,日落西山,夕阳无限风光。

  当年的女孩此刻就站在廊亭之中,遥望远方,夕阳的光辉铺在她的脸颊上如同扑了一层淡淡的妆,泛起淡淡的红晕,浓密卷翘的睫毛扑闪着在眼睑处落下一道清浅的投影,那樱花般的片唇一张一合,似乎在诉说难以名状的心事,为什么她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就足以让他迷醉了心。白色修身的T恤衫,一条过膝及踝的深灰色亚麻布料的裙子,一双白色的经典款帆布鞋,很文艺清新。

  他走在她的旁边,静静地陪着她看着这山顶的美景,这一刻等了多久啊!能够陪她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她偏头,便看到了栩栩生辉的俊逸脸庞,四目相对,彼此皆噙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对方,姜琪予收回了看着他的视线,淡淡地投向远方,禁不住赞叹道,“好美啊。”

  他的目光仍然一瞬不已地看着她,认真的回答道,“嗯。好美啊。”物美人更美。

  她微微一笑,一口洁白的贝齿笑得晶莹剔透,两个很浅的梨涡微微荡漾,目光似乎凝聚了这大自然的光芒,笑得那么的灿烂,让世间万物都稍逊风骚。

  他禁不住地回忆起第一次在图书馆见她的情景,当年她只是一个刚踏入大学校园的稚嫩女孩,绑着长长地马尾,穿着白色的T恤衫,浅白色的七分牛仔裤,一双白色的经典帆布鞋衬得肌肤更加莹白,胸前环抱着两本书,青春洋溢地朝着他的方向走来,大方落座。那一年的黄昏,夕阳从西边的窗户口跳跃进来,调皮地在她细腻凝脂的皮肤上粉饰一层淡薄,她就跟他隔着一桌的距离,却已经走入他的心里,他想,这大概就是一见钟情吧!

  后来,她在迎新的晚会上代表系部上台演讲,那一刻,他欣喜若狂,他渴望接近。但是他还是迟到一步,那个时候,她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叫秦烨的男孩,跟他一样的优秀,他们很合拍,于是,他就选择默默地守着她,直到毕业。

  分散的视点慢慢地凝聚在一起,思绪一点一滴地从记忆中抽回,他看着她,心里喃喃,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

  其实,也不光他在回忆,她也在回忆。

  模糊的影像重复地播放在脑海,尘封的记忆恍如潘多拉宝盒诱人深入,许多的过往被翻开,点滴填满了心怀。那一年,她记得有一个男孩子经常在背后默默地跟着她,印象中,他很高很帅,在那个青涩的年龄,某种微恙的情愫像一颗深埋土里的种子,没有灌溉就得不到滋润,而后又被忘记。她不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感情,只是当时想着如果有一个人愿意这么默默地陪着另外一个人,那大概是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我好像见过你。”她突然转身面对着申宏涛,看了他很久很久,面前这个成熟稳重的俊逸男子和记忆中青涩的大男孩重叠,她久久才开口道。

  他俊逸的脸庞跳上惊喜,聚神的眸光闪闪发亮,薄唇抖动,“你,你想起什么了吗?”

  她表情很失落,“还是没有。”

  他已经习惯了,“这也不稀奇,以前我们很少碰面。”

  “哈哈。不管怎么,反正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好没心没肺的说。

  “嗯…”

  “铃铃~”司令长来电。

  抬起手中握着的手机,指尖轻轻地划了“拒听”。

  2秒之后,“铃铃~”司令长来电。

  依旧拒听!!

  申宏涛看着手机屏幕显示的“绰号”,心里微微起浪,“怎么不接,也许有急事。”

  “没事。”他还能有什么事!

  “这,这名字好特别。”

  “呵,一个朋友来的,平时为人比较霸道野蛮,所以就给取这么个绰号。”

  “哦。呵呵,那该是很亲密的朋友。”他扬起眉眼,小心翼翼地问道。

  “谁爱跟那个拽到爆的人交朋友。”她撅着嘴道,小模样甚是讨人猜疑。

  他错愕,这样的姜琪予他还从来没见过。

  她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笑笑。

  “好像没听你说起过他。”

  “哦。无关紧要的人,我觉得没必要老挂在嘴边。”

  “哦。”是吗?

  “天色越来越暗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嗯。”

  姜琪予先行一步,过一会儿发现还站在亭子里一动不动的他,她从下面站着往上看,正好对上他失落的样子,嘴角扬起一抹捉弄的色彩,“喂~”她大声地喊道,“还走不走啊,图书男孩。”

  图书男孩?

  申宏涛愣了愣,放眼望去,只见那抹瘦小的身影正在蹦蹦哒哒地返回来,笑嘻嘻地跑到他的面前,拍了一下他的肩头,“我说,你真以为我忘记那个整天捧着书的男生吗?”鄙夷地看他一眼,“真是书呆子。”

  后面看上去,只见他的肩膀涨幅很大,气息膨胀紊乱,转过身来,对着她的肩膀摇摇晃晃,“真的吗?真的想起我了吗?”

  晃得她头晕目眩地,娇嗔道,“哎哟,有那么大惊小怪吗?摇得我头都晕死了。”呵呵,这男人真是越来越傻了捏。“师兄,你真的很傻捏。”他是学校有名的人物,她还是有印象的。

  他笑得像个小孩,“哈哈~”

  “走啦走啦,别再发傻了。”

  两人一前一后下山,申宏涛紧随其后,路旁草木荆棘,他便微微傍在身侧护着她,一边走一边问,“你怎么会想起我?”

  “一开始我真的是没印象的。因为。”她偏头看看他,纤纤玉手指向他完美的脸型,“你的模样,比以前好像帅了很多。”

  他讶然,“你见过我?”

  “你先回答我,那个……”脸微微红,深怕自己自作多情,“以前常常跟在我后面的男生是不是你?”

  她真的很好奇,她想啊,在那个华年里,曾经有一个人那么默默地看着她,守着她,那得多幸福啊。

  “是。”他承认。

  “恩,以前我是没注意到的,后来我去图书馆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前面总是你,后来我还暗自怀疑是不是你故意留个位置给我的,因为有一天你的衣服的颜色跟我看到的那个男生的颜色是一样的。”

  他笑得很傻,“被你发现了。”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

  “不过后来没见到你,我猜你应该是毕业了。”

  他有些懊恼,如果当时勇敢一点接近她该多好。

  “没想到冥冥之中还是让我们相遇了。”

  “嗯。所以这一次我会好好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额…”好吧,她也不知道怎么接话,“走吧走吧。吖本他们也不知道走了没有?”

  “应该都下去了。”

  “那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