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吃吧,吃完了没事就回去。”她把今晚的剩菜剩饭给热了之后端出来,不过考虑到唐大爷对食物的挑剔,她还是好心地给下了碗面,加几片西红柿和一个鸡蛋。

  那菜还没到鼻端呢,唐凯就嫌弃地皱眉,“都焦了。”焦味都出来了,简直是十里飘香。

  她一听就来气,伸手过去要拿走,“不吃拉倒。”

  “诶,诶,没说不吃。”他稳稳地擒在手里,至少是她弄的不是,他吃就是了。

  “吃完赶紧滚。”她大大翻了一个白眼。

  那面条吃到一半挂在嘴边,唐凯怒瞪了她一眼,“你敢叫我滚?”

  她耸耸肩,咬着剩下的西红柿,“难道你要在这里过夜?”

  “这个提议我会考虑的。”

  “唐凯!”她立马跳脚。

  “开玩笑的,那么不经笑。”

  “最好是。”

  他优雅地吃着面条,她就坐在沙发上咬着西红柿,没有电视没有网络,她索性就看书。

  “这个时候才想着学习,晚了。”

  她哼了一声也不说下去。

  “都半个月过去了,你就不打算回去?”这里有比君海湾好吗?

  “我租了房子,交了押金,这边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家,干嘛要回去。”

  “别忘了我们有一年合约时间,还有,我都包容你让你去工作了,你现在这样待我是什么意思?”忘恩负义!

  “我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啊,我现在几乎都把时间花在医院陪老太太,我只要不告诉她我们现在的情况就好了。”

  “我是应该说你笨好,还是单纯好,你没用脑子想过,家里的人会不会跟她打小报告?”

  “你说吴妈吗?谁都好,吴妈不会。”

  唐凯气得炸毛,索性不再吃了怕噎死自己,“姜琪予,你是铁了心不回家了是吗?”

  “唐总,纠正一下,那是你家,不是我家。”

  “够了,胡闹也该有个限度,你已经离开半个月了,难道还没想明白吗?”

  “想明白什么?”她放下书,眼睛直视着他。

  唐凯叹口气,干脆摊开来说,“这些天我想得很清楚,以后我不会再对你做出那些冲动的事情了,所以你也不用再担心什么,原先的一切我现在跟你道歉,只希望你能够回去,本本分分地配合我演好这场戏,可以吗?”

  她目瞪口呆,“你。”

  “我不会再冲动了,你可以配合我吗?”他放缓声音,说得很是惭愧和忏悔,只是那半眯着的眸子时刻都在盯着她的脸部表情。

  “你的意思是我们…”

  “我们像以前那样就可以。”

  K看I正u版章0节上o◎酷BR匠%网“n

  “哦?”像以前那样,那是怎样?那是不是恢复到最初的关系,就是完全的陌生人,不,是纯碎的合作伙伴。

  “恩,所以你不需要担心什么。”不用再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事情生气纠结,而他,也该回到原点,他会忠于自己对淑华的承诺的。

  “这。”

  “这两天搬回去吧,过两天老太太也回来了。”

  “我,我再考虑考虑。”

  “还考虑什么?这个破地方你还愿意待了?”

  “什么破地方?”她撅嘴。

  唐凯呼口气,“你的期限只有2天,大后天就和我回去。”

  “不行!”

  “为什么?”

  “这房子我不想退,以后我还要回来的,要不,你干脆跟老太太坦白,反正这事她迟早得知道。”

  “难道你想她现在旧病复发吗?现在好不容易才稳定了病情,难道就不能再坚持几个月吗?”

  “我。”

  “你考虑清楚了,不然,你就等着赔偿违约金。”

  “唐凯!”

  “哼,你试试看,我一定会这么做的。”

  “唐凯,你神经病。我又不是没有在照顾老夫人,我只是不想再回那里住。”

  “你想得去,不想也得去。”

  “你怎么这么无礼野蛮。”

  “那都是被你逼的。”他又威胁道,“我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天吖天吖,这不是又回到以前刚刚认识的他吗?难道他说了回到以前那样,就是说他要重新用那块冰块脸对她,还时不时地威胁恐吓她。

  这个男人变脸比女人还要快!

  “你现在跟老太太亲近,她也只需要你一个人,难道你就狠心丢下她吗?”

  道德的谴责,绝对是利用道德伦理来谴责她的,唐凯就是抓住了她这个命脉才会这么说的,他明明知道她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这样的威逼利诱确实把她说服了。

  “我,我又没有说见死不救,我说我要考虑嘛。”那声音是越讲越小声,细如蚊蝇。

  “那,那个,唐总,您可以起来了吗?”干嘛压着她,这张沙发可不比君海湾那里的,两个人这样会塌下去的,还有,这样很暧昧吖,不是说回到以前那样吗?以前他可不会这么动不动地就触碰她。

  回到以前那样,她还能回到以前那样吗?她已经动心了,难道要让自己死掉才会停止跳动吗?

  “我会给你时间考虑,希望你不用我绑你回去。”

  “呀呀~你这人,真是的,太不可理喻了。”

  “你第一天认识我?”

  “……”她无语。

  她很想说,“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你,而是,我从来都不了解你。”

  我不了解你的真实性格到底是怎么样的?不了解你为什么有时候会关心我?不了解为什么又有时候会嫌弃我,对我感到厌烦?为什么明明是一个冷面热心的人却又会突然无情地说跟我没有关系的话。

  为什么要回到从前,是因为你发现你仍然爱着你的妻子,所以你觉得你要忠于她对吗?那么你是不是对我有愧呢,是不是觉得我当着替身其实还蛮可悲的,所以你打算放过我,只是纯粹地做一个合作伙伴是吗?

  这样也好,大家已经摊开来讲了,那么她就不会再有什么期待了,不是,她根本不敢期待,她只是觉得可以彻底地忘记这段刚刚萌芽就被斩草除根的感情了。

  对于一个心不在你的人,何必找伤害呢?

  *

  申宏涛一行人早早出发,经过两个多小时之后,终于来到了姜琪予的老家。

  姜琪予的父亲,即她的养父叫姜文,将近60岁的高龄却仍然幸得岁月的疼爱,也许用他的话讲“心态即年龄”,所以他看起来与刚50岁的人无两样。其实,早在几年前他便从辛勤耕耘了30几年的教师岗位退了下来,这会儿拿着微薄的退休工资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倒也很惬意充实。没事就对花花草草修修剪剪,再则就是钓鱼和钻研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姜琪予在大门口就见到在修剪花草的老爹,远远就喊,“爸,我回来了。”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姜父放下手头上的活儿回头看过去,喜出望外,“哟,小愚回来了。”

  “爸..”此时的她就像个爱撒娇的小女孩,欢快扑向父亲的怀抱。

  “哈哈,这丫头,还有人在呢?!这么娇气。”老脸腾上一朵红云,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哎,这次胖了许多,脸上也有肉了。

  “爸,又在修剪花草啦?”

  “哈哈,就摆弄摆弄。”看了后面跟着的一群人,问道,“这是你的朋友吧?”

  “叔叔~”大家纷纷叫了一声。

  笑呵呵地点点头,“你们好,大老远过来都累了吧?走,里面坐去。”转头对自家女儿说,“我告诉你妈让她多备几个菜。”

  “嗯嗯。”

  “爸,今天我们可得喝几口。”从进门到现在,她没有一刻不拉着父亲的老手,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可是她家三朵红花的命根子呢。

  “好,你爸我就好这口啦!”姜父心情大好,一好就得小酌几杯。

  这时,从里屋走出来一位妙龄女子,大约20岁,气质跟姜琪予差不多,脸上写满了稚气和单纯。姜父招呼她过来,“欣予,看看,你姐回来啦。”

  被叫欣予的女孩子是姜琪予的妹妹,姐妹俩从小感情好。

  一见到时她火急火燎地跑过去,就是一个大大的熊抱,“姐,你回来啦!”

  “嗯嗯。回来了。”

  “哈哈~”在座的几个纷纷笑话这姐妹俩粘人。

  “你们几个坐着聊,来,吹吹风扇,别热着。欣予,赶紧去冰箱拿两瓶水给你姐他们喝,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肯定很累了。我赶紧告诉你妈去让她多备两个菜。”这老人家就是爱热闹,一热闹人就很容易亢奋。

  “哈哈~叔叔真是热情。”申宏涛笑着说,其他人也点头称道。

  “爸,爸,你别太急了。你看我一回来你就手足无措,我又不是客人,再说了我还没介绍同事给你认识呢?”

  姜父被这么一说,笑得像个孩子般灿烂。

  “姐,来,这水给你们喝。”姜欣予从冰箱里拿来了矿泉水分给了大家。

  “爸,我先给你介绍一下。”姜琪予依照站的顺序介绍了他们,站在她身边的是申宏涛,其次是琪琪,罗文丽,吖Ben,吖珊。

  “刚刚不好意思,怠慢了大家。我先去厨房准备一下下午的饭菜。”

  “诶,爸..让妈不用准备啦!我们自己带了工具和食物来,下午我们就去烧烤吧!”

  “这怎么好意思要你们带食物来呢?”

  “叔叔,是我们大家提议要烧烤的。”申宏涛笑笑地说。

  “哦哦!下次要再过来可别带了,家里可以买,你们也不用带着太累。”姜父说完就去厨房了。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笑成一堆。

  “伯父,你太热情了,反倒是我们这些晚辈让您见笑了。”申宏涛自言惭愧。

  “是啊,怪不得小愚的人也那么热情,敢情是遗传您的。”徐安琪笑着说道。

  “哈哈,可不是。”姜父大方地说道,没有半点生疏的感觉,虽说这丫头不是亲生的,但是他们早就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