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那么快就到了?”刚刚通话还不到10分钟。

  他摸摸后脑勺,笑得憨憨地,“呵呵,我一直在下面。”

  “啊?”

  “你什么表情,用得着那么惊讶吗?”小丫头还真的不是一般迟钝呀,他都跟了几个岔口了,还没发现。

  “你一直在跟着我?”

  “嗯哼。”他扯着嘴角,张望四周,“你怎么突然搬出来了?那里不好吗?”

  “哦,我家那亲戚身体康复了,我觉得也没必要再待在那里,就想说自己搬出来住方便又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他点头,“那你不请我进去?”

  她弯腰想拿起躺在地上的塑料袋,还有几个跑出来的苹果,却被他快一步抢去,“你开门,我来提就好。”

  进屋一看,他松了一口气,他就怕她照顾不好自己,现在看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嘛,也没见到有什么方便面之类的速食食品,起码有个小电磁炉、电饭煲、刀具之类的东西,他把东西搁在客厅的小四方桌里,随处看看,“这地方还住得习惯吗?我想我可以帮你找个更好的。”

  她端了一杯水出来递给他,“还行,这边离公司挺近的,下边还有超市、商业街,买东西也方便。”

  “恩,不过到底没有比君海湾好。”

  她僵笑了一下,“可不是,但是我们这些从小在大山里长大的孩子,这环境还是挺容易适应的。”

  “嗯嗯。”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便开始动手忙碌起来,姜琪予的厨艺确实长进不大,每样菜端出来都还可以看到菜叶子的尾巴焦成个黑炭似的,还有那鱼一面熟了,一面焦了,这不还得回炉重造。

  倒是申宏涛毫不在意,连吃了两碗饭,再夹一道韭菜炒蛋送进嘴里,“好吃。”

  她咽咽口水,“你不觉得蛋咸了吗?那个韭菜要是焦味太浓了就不要了。”

  他无所谓地笑笑,“难吃也要吃,吃过之后才知道味道,这样你以后才会有长进。”

  她伸手要去没收他的筷子,“别吃了,难吃死了,我们出去吃。”哪有让客人陪她吃难吃的东西的道理。

  他放下碗筷,应了一声,“好。”其实刚刚那饭就像稀饭一样,哪能喂饱他堂堂七尺壮汉呢,不过是不想让她失望罢了。

  最终,这顿饭还是没有吃完。姜琪予怕浪费,把每盘菜都用保鲜膜盖住,放进那个只有1米高不到的小冰箱,夏天没有冰箱没有冰棍怎么行?在唐家,唐凯什么都允许她吃,但是太冰太辣的东西绝对不允许出现在冰箱里。

  两个人就近在商业街边边上吃大排档,刚刚在家里那么一折腾都过9点了,不过正好这时候夜市才刚刚开始。

  上了菜,每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姜琪予先咬了一口猪耳朵,香香脆脆的,“好吃,宏涛,你多吃点。”

  他看了会心一笑,他就喜欢她这样在他的面前毫无掩饰地吃吃喝喝,这才真实贴切。

  “你看我干嘛?吃啊。”她瞪圆了眼睛,嘴角还覆着油渍。

  “好。”他也夹了一口送进口里,恩,果真好吃。“这些地方我从来没有来吃过。”

  “哈哈,那你得经常请教我了,我可是吃货来着,不妨告诉你,我来的第二天就基本上把这里的好吃的东西都摸了个遍。”

  他就笑了,“真是吃货。”

  她夹了一大碗湿炒河粉,大口大口地很没形象地吃了起来。

  突然他就伸过来一条手帕,往她嘴角擦擦,顿时她的心脏很不争气地跳起来。

  “我自己来。”她迅速地接着手帕,擦擦嘴角。

  “说吧,为什么突然就出来了?”他想想就知道不可能因为什么亲戚好了就出来,哪有这种亲戚的,别人照顾了那么久,难道说让人走就走?

  “恩…我们不提这个好不好?”她又吃了起来,显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好。”他也吃了起来“宏涛,你不用老是担心我的。”

  “我是你上司,我关心自己的下属有问题?”他的自信就是来源于此,他们不是没关系的。

  她被噎到,“可是,你看看你这么大老远跑过来,你知道从你家过来那是相反方向吖,你回去也一样,那不是要很长时间?”

  qI更x¤新&最“#快ia上酷~匠¤Z网M

  “再远我都能过来,你别操这个心了。”以前她住在别的地方他没办法深入接触到她,现在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怎么可能会傻到放弃。

  “可是。”

  “没有可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虽然我不知道你具体的情况,但是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全力以赴帮助你。”

  她不多说了,人家都这么执着了,她还执拗个什么劲,再说他也没有提起那些赤裸裸的表白的什么的,她要是不肯他来,那岂不是让他觉得自己想多了。

  唉,就当是朋友吧,反正该说她都说了,她管好自己就可以。

  申宏涛心里高兴,怎么说她现在也没有拒绝他了不是,哈哈,这说明自己还有机会。

  上次在演唱会现场,发生了唐凯那2亿元的事件,一时间令他措手不及,他当时大胆地想象说他们真的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她现在搬出来了是不是就说明那是自己胡思乱想的,想她和唐凯那是什么关系,根本就不可能有交集的,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两个人乘着晚风徐徐走向姜琪予的屋子,这公寓虽说整个面积不大,但好歹也有个花园走走,她的屋前就有一个花圃,之所以选择这里也是因为在唐家的时候有过那么一个美丽的庭院。

  “回去吧。”这么晚了,她也不想有个男人在她家里。

  “不请我上去坐一坐?”

  “哪有女孩子家家的这么晚还留个大男人在的?我可是黄花大闺女。”平时别看她大大咧咧的,这点她还是很传统的。

  他点头,“也是,到时候如果我做你男朋友了,你可得留我过夜。”

  她知道他在开玩笑,笑着向他挥挥手就上去了。

  楼道上的感应灯一层一层地亮起来,他站在楼下看着她到达8楼,再看看她开了屋子里的灯,这才放心回去。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热恋中的小伙子,能够这么远远地看着心爱的女子就很满足了,他开始在设想未来的一切,想象着有朝一日他能和她在一起,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孩子,她可以选择在家或是工作,都可以,随她吧,她天真烂漫的性格他还是记得的,他不会束缚她的自由的。

  *

  过一会儿,门又响了,她没多想,就以为是申宏涛有东西落下了回来拿,开门便提高嗓音,“我说宏涛,你。”

  当眼前的人变成唐凯的时候,她就忘记了接下来该怎么动作?关门?请进?他们两个人应该不算是熟人吧,虽然亲吻过,但是那只是替身,演戏的都知道替身是不能当真的。

  他一直站着没有动作,而她也一直握着门锁的把手,迟疑着动作。

  “不请我进去?好歹我们也是合作伙伴。”他开口,他说了是合作伙伴,恩,这就算是定义了他们的关系了。

  “请进。”她用了“请”字,不过他也不计较了,要计较的话刚刚他看见她和申宏涛在一起的时候就发飙了。

  就算告诉自己不在意,他还是数了时间,他们出去了2小时11分钟。

  没错,他一早就来了,比申宏涛还要早。

  不过在他决定来敲她的门的时候,他就跟自己说,他们以后就只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不管她未来如何,也跟他没有关系,这两天他也是花了时间去理清楚的。

  “你,你来做什么?”

  他不说话,皱着眉头看她的屋子,这么小?这么破?

  “唐,唐先生,你来做什么?”

  “我饿了。”他冷不丁地说了这么一句。

  “啊?”

  “我说,我饿了,你冰箱里有吃的吗?”

  “你没吃吗?”

  “废话。”

  “可是,我没有吃的了,我又不知道你要来,也不知道你来了会说饿。”

  “你都不储存粮食的吗?平时见你都像饿狼扑食一样。”

  “诶,唐凯,你什么意思?”

  他满意地笑了,哼,什么唐先生,去他的唐先生。

  他们就算是合作伙伴,他还是喜欢她直呼其名,好吧,就当他犯J好了。

  “废话少说,快去做来吃。”唐大爷真的是唐大爷,就那么明目张胆地坐在她那张摇摇欲坠的木椅上,像个大爷一样要人伺候,姜琪予觉得多说无益,还是乖乖地去当跑腿的吧,饿死了可就是她的罪责了。

  “快点,我快饿坏了。”

  “我说你,这里这么脏这么破,你都不会收拾一下吗?你是懒惰成性了是吧?”

  “还有,你这凳子是怎么回事?坏了不会去买新的吗?”

  “那个什么冰箱,你就这样把肉类和水果放在一起,你不怕有异味?”

  “看看,看看,这床还没有咱们家那沙发宽。”

  姜琪予直冒汗,这厮敢情是来训她的?是不是最近更年期到了,找不到人发泄心火,所以特地赶来这里教训她。

  他是来找她吵架没错,这些天没人跟他吵,他都快闷死了,公司那些人精,知道他心情不好,个个敬职敬责地做好本职工作,让他去哪里挑刺去训人,他来不过就是想见她罢了。

  说好的各安天命呢?这会儿见到了她又开始动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