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华,毕业之后我们就结婚吧。”

  他生日的当晚,他带着莫淑华去到一座山的山顶。遥望着浩瀚无穷的宇宙苍穹,他们就像这满天的星星渺小却又是彼此的明灯。夜晚山风袭来,他将她裹进自己的怀里,然后他就这么对她说道。

  莫淑华在他怀里一直点头说好,泪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落下,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有太多的甜言蜜语,但这就够了。她坚信,打从生命开始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是她的天,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会爱你、疼你一辈子。”他郑重承诺道。

  那个时候他才18岁,她也才17。他们是青梅竹马,感情深厚,所以在成年之后的第一时间,他就迫不及待地想娶她为妻。

  看F正●版Nh章R节b上X酷&匠@9网u

  可是,毕业之后,他就立马接手家族的生意,所以不得不接受最严谨的接班人训练,因此耽搁了整整10年的时间,直到28岁才终于抱得美人归。而事实也证明了他们的爱情长跑是值得的,新婚之后,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他们都沉浸在爱的海洋里,直到她死了,那份情感的流动就戛然而止。

  记忆中的女子温柔贤淑,端庄高贵,她就是他的缪斯,永远的女神,无可替代。

  每当回忆起来,他的心口还是会止不住地跳动,他想,这大概就是支撑他走下去的动力吧。

  没有人能够体会那段浑浑噩噩,做梦都会哭醒的日子到底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他,好想她啊!

  思绪在滂沱大雨的吵嚷中慢慢收回,这是夏季的第一场雨,这场雨来得很及时,浇灭了白昼的炽热,也滋润了他干涸的心田。

  他站在阳台上,手上端着酒杯,轻轻地摇了摇,最后抿了一口。是喝了酒的关系吗?他好像看到了姜琪予,她就坐在椅子上,她在画画、吃东西、对他笑,她在嘟着嘴喃喃着对他的不满。

  “珍惜生命,远离司令。”

  “司令长,你笑了耶。这就对了嘛,经常笑笑可以锻炼苹果肌。”

  “死唐凯,臭唐凯。”

  “唐凯,你这个大坏蛋,你这个老男人。”

  “唐凯,你越界了。”

  你越界了!

  原来他已经有了那个女人的回忆。

  他重重地把酒杯放在了栏杆上,雨水轻敲着杯壁,那颤颤巍巍的样子在风雨中被击打、飘摇,最后应声落地,如他的心,碎了一地,又乱成一团。

  她走了,一切变得很安静,可是他现在不想要了。

  他醉了,醉得一塌糊涂。他梦到了莫淑华,她身披一身洁白亮丽的轻纱,犹如一位天使,来到他的面前,向他伸出了手,他拼命地去抓,到最后却抓不住,反而掉进了无底深渊,可是这个时候又出现了一个女子,她的模样跟他的妻子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她其实更像精灵,是拯救他的精灵,她用软弱的羽翼来担起他的重量,让他从万丈深渊腾空而起,他没有死,他的生命得到了重生。

  他是醉了,但是他却很清醒地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在想她,那个小精灵,她救了他了,可是她跑去哪里了?

  *

  姜琪予一夜没睡,自从搬到这里来之后她就睡不着,她想是床太硬了,是房子太陈旧了,还是这里没有那个人。

  她搬出来两天了,还没有接到一个电话,是不是她被人遗忘了?

  而她,心里有了牵挂了,是不同于对亲人的牵挂,那里面包含着许许多多的情绪,有兴奋、哀愁、委屈、纠结、讨厌、喜欢、不舍等,她想这些都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落差,这种感觉大概就是动心的吧,以前,对秦烨,她只是很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有过心动,但是更多的是平静。

  今天在医院见到唐凯,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交流。回去的时候,两个人不顺路,于是又各走各的。

  昨天吴妈打电话来给她,以为她只是工作忙暂时不能回来住,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送过去给她补身子的,她笑笑婉拒了,其实她现在搬出来的意思就是跟唐凯彻底断绝了关系,只是在他们面前还得装装样子罢了,所以她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坦然接受他们的好意的了。

  她想他现在已经解脱了,他一直都嫌弃她很聒噪,现在不会了,她不用再撒娇讨好,也不用再委曲求全,更不用劳心劳力地去跟他争吵斗嘴,她的生活本该如此单调的,但是她现在却怀念那偶尔起风的日子,觉得那样的生活才是真真切切的。

  她想,她是不是脑子被抽了才会找虐。

  一个人不喜欢你,你偏要喜欢他,还傻傻地幻想他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自己,明明知道那个人只是把自己当成别人,明明知道了的不是吗?为什么还要在意他想他?

  哭吧,就趁没有人的时候,哭出来会好一点。单恋的滋味她现在尝到了,很痛苦,怎么会这样,明明才认识了几个月而已。

  *

  每天上下班都要这样挤公交车挤破了脑袋,压扁了身材,然后恍恍惚惚地走着路,路上有些人遛狗的,那小狗还会目露凶光,面部狰狞地对她吠叫,她因为失神好几次都被吓得躲进就近的商店,那些老板像看傻子一样鄙视她。

  每天回家要做饭之前,她必须去一趟菜市场,挑一把蔬菜和一小块肉,然后挑一个最简单的汤做。最后发现买回来的都是一堆乱七八糟的零食,她突然好怀念在唐家的时候,有丰盛的晚餐,有营养的小吃,现在看看自己都买了些什么,她每次计划之前总说要记在本子上,然后再去买,但是过一会儿就又忘得一干二净。

  她想她真的是不适合一个人住,以前和陶思莹住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发现自己的缺点一大堆呢,低下头她就自嘲了,那时候根本就不是自己买的好吗?那是人家詹耀辉买的,那个时候陶家还没答应让陶思莹和詹耀辉在一起,所以陶思莹就被迫暂时住在她那里,而詹耀辉那二十四孝老公每天就会准备好多零食和补品给她们。

  那么她呢?她的良人在哪里?

  一会儿,她提了一大袋东西回来,手指都被那塑料袋子刮得起了紫痕,在白皙纤细的肌肤上看起来很是恐怖,但是没办法,既然选择了出来,那么就要重新开启女汉子的生活模式。

  “铃铃。”

  手机响了,她搁下袋子,“宏涛?”

  “恩,到家了吗?”这是这一周以来他经常做的功课,因为要送她回来她不肯,只能通过电话了解了。

  “刚到。”

  “不要做饭了,跟我出去吃吧。”

  “不了,这菜不马上煮,搁明天就不新鲜了。”

  “那这样我去你那里吃,你做菜,我洗碗。”

  “哈哈,要你跑个大老远地来我这里吃那么难吃的菜,这不大好。”

  他也笑了,“不会,只要你做的我都吃。”

  “哦…”她就开始冒汗了。

  “怎么?不欢迎我吗?”

  呵呵,她能说她只是怕单独跟他相处吗?那种感觉很暧昧的。

  “没问题我现在过去了。”

  “宏…”电话已经忙音了。

  算了,如果自己能够在面对他时做到坦荡荡,那还心虚什么,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只有面对才是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