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会结束之后,场上八卦纷飞,最先不淡定地就是现场的媒体记者,每一个人都像鬼子进村一样提枪上阵,就连在场的几百号保全都无法阻挡。

  ~最S新+章"R节_=上b9酷J匠q~网.N

  米歇尔挽着唐凯的手高调亮相,“这次汇演大家都是秉着做公益而行善的,至于唐总怎么样选择自己喜欢的物品,要投多少资金,这都无可厚非,想必今晚这一对“宝贝”也深受大家喜爱,唐总迎合这种爱好相信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

  唐凯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意,轻轻拍着她的手背,感谢她的解围和理解,她是知道他的意思的,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伤心,因为明眼人都看出了他对这件事的做法很反常,她如何不理解?那个女孩对她造成了威胁。

  “米总,您这是在替唐总解围吗?为什么唐总不把另外一个收归囊中,而单单只挑中一个呢?”论唇枪舌战,记者是最厉害的。

  “我没有义务替唐总解围,只不过身为他今晚的女伴,我或多或少有些失落,因为大家把他的善举当作是他对另外一个女性的爱慕,这样不就是在间接诋毁我吗?难道唐总忍心眼睁睁地看着我这个女伴受冷落?他今晚能够把那条价值千万的红宝石项链赠与我,就足以证明他尊重我。”她也不是吃素,十几年来,从接手家族的生意开始,她就知道必须让自己强大,这样才有能力来对抗外界的风雨。

  “台上刚刚那位女子是上次唐氏广告比赛的冠军,看来跟唐总的关系匪浅哦?”他们就是故意的,故意要套圈让他们钻进去。

  “这没什么,我们大家都认识。”她四两拨千斤。

  “好了,请大家尊重一下我的女伴。”唐凯终于发话了,他体贴地把米歇尔护在身后,挡住了所有人的口诛笔伐,那双鹰眸勾魂摄魄般地看着大家,如君王般摄政天下。

  “唐总,请问您这么做是为了什么?难道您和刚刚那位姜小姐有私人的交情吗?不管如何,这2亿的高价确实不像是善举这么简单。”

  他朝那位记者轻蔑一笑,“我不觉得这善举有何不妥之处,不过要觉得惊讶的,也不过是唐某太唐突了而已,在大家没做好准备之际就拍下了,那我现在道个歉给大家压压惊。”

  “唐总,您这是欲盖弥彰吗?”所以说,有些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真的是蠢死了。

  唐凯瞬间沉下脸,“唐某做事向来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如果大家偏要误解,那我也没办法。告辞。”说完便悠悠地携着米歇尔离开。

  第二天,那家报社就关门大吉了。

  “小愚。”申宏涛一直站在姜琪予的身边,握着她的手。

  她久久没有回神,眼睛一直盯着他们远去的方向,其实那里都已经看不到唐凯的影子了。

  台下的观众很多跑上来抚摸他们喜爱的布偶,她也没心思应付,整颗心都被唐凯那阔绰的2亿元给吊着,申宏涛怕她中暑,单手掩护着她挤开人群,这个时候工作人员也上来了,说是要来取她那套布偶服,因为唐总裁要了,他们得拿去整理好洗干净给他送去。

  妈诶,2亿呀,这得比他们的命还金贵呢?!

  *

  晚上,她带着喜忧参半的心情回到了家。

  借助昏暗的视线脱鞋、换鞋,嗯,去它的消毒,直接省略了。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轻松点,原本想哼歌的声音变成了鼻音式唱腔,小小声地嗡嗡嗡地响起,像苍蝇。

  突然,门自动关上。

  下一秒,她就被拉到一个强硬且温暖的怀抱当中,然后那些嗡嗡嗡的“哭唱式的唱腔”就变成了“唔唔唔”,她瞬间打开水眸,盈盈动人的清泉如玉般碧绿,很是吸引人,唐凯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接着她所有的喜怒哀乐就通通被他的吻尽数地收归囊中,霸道急切的吻迫切地汲取她的甘汁玉露,她挣扎一下,他便收紧一分力道,她剧烈地反抗什么的通通都去见鬼,最后还不是被他狠狠地推撞在门板上,那厚重的门发出了一声闷响,伴随着她的娇吟,勾走了他的三魂七魄,这是多美妙的音符呀!

  他的心瞬间被荡起千层浪,他变得更加热情。有多久没有这么心急火燎地去触碰一个女人了,他的孤独和痛苦是多么嗜血蚀骨,他忘了,这一刻,他忘乎所以地去吻她,去啃她,去吮吸她粉嫩的唇瓣。

  姜琪予觉得自己好像在天堂,如果说有魔力,那么她相信他是有魔法的,不然他怎么可以轻而易举地带着她去到这么美轮美奂的殿堂,她想她是堕落了,不然怎么可能会闭上眼晴去迎合他呢?

  他粗喘着热气,在她耳边呼之欲出,头重重地压在她的肩颈处,双手用力地把她抱紧。吻毕,她趴着身子软弱无力,整个人好像被嵌进在他的胸怀里,拼命地夺回呼吸。

  时间好像静止一般,彼此默默无言。

  姜琪予微微张开双眼,眼前的所有一切逐渐地扩大清晰,肩头上的男人此刻也微微抬起头,正凝视着他,两人四目相对,不出意外地出现在彼此的眸子里,此刻,她眼里只有他,他眼里也只有她。

  她大力推开他,却被他反手握住手腕,“对不起,我刚刚冲动了。”

  我刚刚冲动了?

  刚刚冲动了?

  刚刚只是冲动了才做出这种行为的?

  她气郁,“唐凯,难道你所有行为都是冲动所致吗?那个2亿是,这个吻也是?我知道我地位低下,所以我活该让你玩弄是吗?”

  唐凯皱眉,“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只是想道歉,他刚刚确实太冲动了,才会这么情不自禁地吻她。

  她生气,甩掉他的手,“唐凯,我知道我是有一点点那么像她,但是这不包括我应该替那个人来守护你,你不是我的谁,我也没有那个义务。”

  他直接抱着她,“你听我说。”

  “不听不听不听就不听。”她像疯子一样去拼命挣扎。

  “姜琪予!”他大声地喊她,他想她冷静下来。

  他很挫败,这女人脾气实在大得很,可是现在的他居然纵容她这样。

  他开始很害怕,一边想着接触她一边想着逃离她,他想到自己的妻子时,那种愧疚和自责还有爱又将他的理智拉了回来,可是越是这么纠结的情况下,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他已经开始在乎了。

  今晚那件事确实是冲动了,可是他就是不爽申宏涛看她的眼神,还有他父母喜欢她的样子,他急切地想宣告她是他的所有物,所以他以2亿的高价拍下了。其实,他被自己吓了一跳,回来一路上,他对自己的行为作了一番讨论,这结论令他大吃一惊的同时,又带着无限欣喜。

  是的,他喜欢她了。

  他稍微松了力道,“姜…”

  “啪~”

  唐凯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蒙了,他刚想开口解释来的,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剧情?

  他咬牙切齿,“姜琪予!!!”

  她凶他,“唐凯,你对得起你的妻子?对得起我吗?”

  唐凯紧紧握着拳头,她不想再吵,“唐凯,我们不是什么熟人,没必要再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事继续争吵下去。我累了,这阵子我也想通了,我想跟你说一声我要搬出去住,往后咱们除了老太太的事情,其他的就不要联系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说完就走。

  这件事已经大大超出自己的控制范围了,她的心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