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唐凯,她会喜欢他的。

  真是的,怎么又想到唐凯了呢?

  徐安琪走过来,一脸八卦地问,“你们俩是真的吗?”

  姜琪予瞪她一眼,真是八卦的始祖。

  申宏涛郑重道,“没有。我们私底下是好朋友。”

  徐安琪还想再深挖,罗文丽开口了,“琪琪。”她看了姜琪予和申宏涛一眼,又对徐安琪说,“你就别操这个心了,申总监什么时候想说了自然会跟你说。”

  酷‘.匠H。网*唯一正)P版,g其…H他都√/是◇盗n版s?

  徐安琪嘟嘟嘴便不再多说,倒是吖珊和吖BEN两个人一副“心照不宣”的表情互相对视一眼,咯咯地笑。

  “好了,好了,说回正事,今晚我们这个工作完成得非常漂亮,我现在要好好奖励大家。”

  申宏涛此话一出,许多人举手称赞,三个最小的年轻人最先嗨起来,他说了,“不如我们野外露营吧?怎么样?”

  “过几天我们就去,反正大家休息也没地方可去,找朋友他们又要加班,倒不如我们几个人组织在一起开开心心地玩,你们觉得呢?”

  姜琪予接话了,“好点的地方,不如就选我家吧。”

  反正大家高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顺便找个时间回去看看父母亲。

  “你家?你家那边的风景很漂亮?”徐安琪问。

  她摇头,“鬼丫头,真是挑剔。”

  对于徐安琪,姜琪予还是很有好感的,她的性格跟以前的自己很相似。

  徐安琪不以为然地耸耸肩,“那出去玩当然得挑好的,关键还不是自己掏钱。”

  “呵。”罗文丽难得一笑,“听小愚说完。”

  姜琪予对罗文丽笑笑,“家里头在乡下的地方,有一片很漂亮的花圃,还有宽宽的河流可以嬉闹,重要的是,绝对有足够的地方供我们玩乐,烧烤、唱歌都不会有人管,还有可以爬山到山顶的凉亭看日出日落。”

  随着她的描述,大家真有种马上就去的感觉。

  “我赞成。”申宏涛第一个说道。

  “我也好久没给自己放假了,就随你们。”罗文丽说。

  “太好了,罗总监也去。”姜琪予有说不出的惊喜,毕竟她一直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现在她愿意接近大家,也是很不错的开始。

  “我们也赞成。”男生吖BEN代替两个女孩子说道。

  “那就这么定了,时间和地点另行通知。”

  “那就麻烦申总监了。”

  “小愚,到时候我过去接你。”申宏涛说。

  说她直脑也好,有些东西她还是觉得没必要碰,“不用了,这样太麻烦你了。”

  “哦。”他的语气有说不出的失落。

  *

  现在是到了拍卖的环节了,所有的企业单位都纷纷献上了自己的一份心意,就连唐凯自己也都掏出了那一件价值连城的古董来拍卖,可见大家对这次的慈善也是非常热心和投入的。

  首先是陶市长的一副清代的字画,拍卖价高达3000万,是被一位国画大师买去的;而申家则出示了一副手工穿线织布而成的仕女图,是由慕青芳亲自手工制成的佳作,以5000万的高价被尹俊东所取;唐氏竟出的那件古董,所拍的价格一山比一山高,最后以5500万的价格拍出;而唐凯本人则竞拍了一条红宝石吊坠的项链赠与佳人,竞拍价最终以6000万所得,在场的人唏嘘不止,每个人都以为他这是变相地秀恩爱。

  而尹俊东不仅仅是高价竞拍了商品,还为此多捐出2000万作为善款,一并落入贫困灾区的投资建设中,另外,把今晚倍受大家追捧的那一对布偶也献给了大会,别小看那小小一对布偶,人群中有好些观众争着抢着要拍下来,最后主持人也接受了大会的指示,宣布可以竞拍,而连带着把申宏涛和姜琪予也叫了上去舞台。但是有些看重利益的商人,他们未必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毕竟两个布偶不值多少钱,所以也不去凑这个热闹。

  只不过,令大家意想不到地是,第一个举手竞拍地会是申首长,他的出价是100万,首先他是为了力挺自己的儿子和未来儿媳,其次他也有兴趣看看到底会有谁愿意冲动一掷千金,如果没有,他也就当作这一百万做善款。

  儿子对他投来的赞赏和崇拜的目光,他感受到了,呵呵一笑,老子为儿子拼了。

  陶思莹也是个讲义气的人,怎么说那个人可是她好闺蜜,她怎么不去支持她呢?所以她喊了200万,被这么一闹,旁边的米歇尔也来了兴趣,她想看看唐凯是怎么想的,于是她多加了一百万。

  姜琪予汗颜,这些人到底都是什么心思啊?

  后来,其中一个企业的老总也凑了热闹,高价喊出500万,申宏涛笑着对姜琪予说恭喜,怎么说他们的作品被认可了,于是这么一来二去的,大家越喊越兴奋,越兴奋越起哄。

  直到最后,大家被一句清咧沉稳的嗓音吓住了,只听到唐凯高高举起牌子,高价喊出2亿时,顷刻间震惊四座,令在座的各位无不跌眼镜,旁边的米歇尔此刻再也不能淡定地挽住他的胳膊,邻座的老总个个面面相觑,掏掏耳朵,难倒听错了?

  陶思莹感觉自己在做梦,詹耀辉则显得淡定些,因为他从来都是这么一个不温不火的人,只是心里头暗暗惊叹,如此作为是否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冲冠一怒为红颜”?别人察觉不了,但是他或多或少听到过陶思莹和姜琪予的话,在这之前,他就有猜测这个唐总会不会真的喜欢上姜琪予呢?今天看来倒像是那么一回事,不过这跟他没关系,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人,就是旁边的这位,其他的都是绿叶,是黯淡无光的黑暗。陶市长半眯着眸子,颇有老谋深算的味道。

  申首长侧首看了他,眼神里流露出不想相信的神情,慕青芳左右瞧瞧找不到北,完全不知道刚刚她听到了什么,而申宏涛和姜琪予简直就是定在当场,观众席却是早已变成一片汪洋。

  “2亿第一次。”主持人清清嗓子,高亢地嗓音震荡全场。

  “2亿第二次。”

  “2亿第三次。”

  “啪”一声,一锤定音,主持人昂首挺胸,鼓足士气,高喊着2亿元最终抱得玩偶归,奇怪地是,唐凯只要了那个“章鱼”的木偶,而另外一个他觉得他没必要要。

  姜琪予直视着他,看见他嘴角噙着的胜利的笑靥,似得意似嘲笑,她很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难道因为她吗?

  难道他只是单纯地觉得好玩,或者只是想告诫她一些什么,只要他想要的东西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

  申宏涛来不及思考便见到了唐凯那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望着他,这个男人他明明只有见过一次,但为什么他会感受到那么深那么浓的敌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