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上午就这么静静地度过,姜小愚正在苦思冥想那个吉祥物怎么设计,一直都没有头绪。想想就犯困,见某司令在专心做什么事,心思一动,一瘸一拐地挪过去,动作好不滑稽。

  她坐在他的身旁,见着满篇的黑色字体,皱着眉头问,“你在干嘛?”

  在她过来的时候,他的鼻尖就敏锐地捕捉到那一股飘渺的清新的自然体香,顿时心旷神怡,放缓了语速,如流水般动听,“这是唐氏每个季度的报表,我要审阅啊。”

  她侧目看他嘴角噙着的笑意,心神一凛,“哦…”

  他偏头莞尔一笑,“你不是在设计东西吗?”

  她的手支撑着她的头,嘴巴瘪了瘪,“没灵感!”

  他笑着问,“是做什么用的?”

  难得这么和气,她也有了聊天的兴头,“我们打算设计一个吉祥物打上服装公司的标志,在演唱会当天推出去,一来是作为宣传,二来也可以当作拍卖的物品。”

  他笑道,“你死党的男朋友不是画家吗?怎么不找他帮忙。”

  她顿时恍然大悟,“哦!对哦!怎么我没有想到。”拍拍自个儿脑壳,转念一想,甩个眼刀过去,“你连他都没放过是吧?”

  之前他在调查姜琪予的时候,所有人都查了个遍。

  他无所谓地耸耸肩,理由充足有力,“我那是备足功课。”

  她起身,跳着步子,兴高采烈地喊着口号,“珍惜生命,远离司令。”就差没有举旗游街示众了。

  “额……”某男差点被噎到,收起刚刚的失态,正正音色,“下午去医院,顺便把脚给医生看看。”

  “哦!”

  他发现,她每次哦的时候,要么太傻要么就是太敷衍,他无奈摇头,但却喜上眉梢。

  酷u匠,网_永久;“免N费N看小`\说b3

  *

  到了医院,姜琪予由着唐凯抱着去了骨科,医生对她的脚伤大致检查一下,再开了几帖消炎药吃。然后再由着他抱着去了老太太那里,整个医院一片哗然,纷纷驻足侧目看向他们两个人,好在唐凯平时为人低调,还有医院这地方也比较隐私,所以就算有个别好奇者想一探究竟,那也无计可施。

  一路上姜琪予都把头深深地埋进了他的怀里,当一只名副其实的鸵鸟,真是丢死人了!

  “快放下我。”来到了老太太病房门前,姜琪予赶紧让他放下,然后再整理一下身上乱糟糟的衣服。

  他有些好笑,“刚才怎么不让我放下?是不是忽然依赖上我?”

  她红着脸,嗔怪道,“那你觉得我反抗有用?”众目睽睽之下,她还不想被人当耍猴戏一样给人看。

  他笑着要扶她进去,她却坚持自己走,一瘸一拐地先走一步,后者跟上,声音带着些许不易察觉地担忧,“小心点,左脚不能太用力。”他伸手想去扶她。

  她却侧身拍下他的手,“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伤。”

  她还没娇气到连这短短的路都走不了。

  唐凯皱着眉头做出一副苦瓜脸,那模样好不滑稽。

  老太太沿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就看到这么有爱的一幕,顿时哈哈大笑。

  两人同时朝着大笑的老太太看过去,均略显尴尬,姜琪予笑笑,“阿姨。”

  本身这么个傻呆萌的妹子就让人毫无抗拒的心理,这会儿用这么甜腻软糯的声音叫着她,更加惹老人家怜爱,再看看今天,儿子都来了,那心情自然是十分美好的。

  “妈。”唐凯打了一声招呼,慢慢地扶着姜琪予过去,在老太太面前坐下。

  老太太看了之后连忙问道,“脚怎么伤了?严不严重?看了医生没有?”

  “没事,只是轻伤,医生交代吃一些药就可以了。”她大咧咧地坐下,一边安慰道。

  “什么工作把好好的人弄成这样?”老太太看了有些心疼,连带责怪了唐凯道,“你怎么照顾她的?”

  唐凯向姜琪予投去无辜的一眼,后者笑得心虚,倒是唐凯狡猾地说,“嗯,看来不工作就没有事了。”

  老太太帮腔道,“嗯嗯,小愚,小凯还养得起你,你不一定非要去上班。”

  姜琪予一脸错愕,老太太变卦也忒快了吧,前阵子还赞成她去上班的。

  她才不干,“不行,不行,工作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缺少工作就好像失去了生活重心,那叫我怎么受得了,你就放心吧,阿姨,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老太太一听,冷不丁地说一句,“你们两个尽快完婚,到时候给我生个大胖孙子,这样你也有事情做,就不会老想着上班。”

  两个人一听,脸不约而同地红了,姜琪予更甚。

  “呵呵,阿姨,我们扯远了。”这事还能联系到结婚生子去,我勒个去。

  “不远不远,小凯都不小了,还有你,别仗着年轻就想着慢点来,早点生早点恢复身材。”

  “…”姜琪予头低得不能再低了,还是唐凯帮忙解围,“妈,这事等你身体好了以后再说吧。”

  “好,我不说那么多,你们心里有数就行。”

  被唐凯这么一说,这事也就暂时告一段落。

  姜琪予坐下之后腿放着不舒服就想换个姿势,唐凯立刻上前扶她起来又再坐好,那小心翼翼又自然的动作落入老夫人的眼里,十分欣慰,突然就笑了出来,姜琪予不解,“阿姨,你笑什么?”

  老太太意味深长地看了唐凯一眼,后者马上知会,有些不自在地走到窗边的沙发上坐下,留下她们两个聊天。

  老太太笑道,“你不知道吖!小凯在工作的时候从来不给自己放假的,今天能来我还挺意外的,以前就算没事他还是会待在公司,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好的?”想起来就觉得他没救了,“有一次我听唐尧说起,有一晚大家下班的时候没发现他还在公司,保安把大门通通都锁了,他发现之后若无其事,继续通宵熬夜加班。”

  说到这个,当时全公司沸腾了整整一个月,不过听说后来员工每每遇上加班的情况都心甘情愿地留下来。这就是带头起了个好榜样。当然,不加班更好。

  姜琪予半信半疑,朝他那方向瞥了一眼,开玩笑道,“有这事?没看出来还挺认真负责的哦?”现在公司的老板不都是整天闲的发慌,没事就出去胡吃海喝的吗?

  “呵呵,是啊!后来第二天大家一去上班见他就在办公室里,都以为自己迟到了,战战兢兢地工作了一天。”

  哈哈~想也是,就他整天板着脸,谁见了都怕。

  “哈哈,这么可爱。”姜琪予特意咬紧了“可爱”两个字,半眯着双眸,玩味地看着他,唐凯咳嗽两声,不自在地扭头看向别处,说起来他都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闪光点,除却那些表面的光鲜亮丽,其实他就不能算是个正常人,因为他打从出生就是在拼搏,根本没有玩乐这回事,也没发现自己身上有什么可值得谈笑的资本。

  可是,今天看来,却不完全是,这两个女人居然在笑话他,而他却感到很幸福。

  女人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阿姨,你给我多讲讲他的糗事?只要他有把柄在我手上,以后我就不怕他威胁我了。”

  “好。”老太太今天特别开心,凡事有求必应。

  “…”唐凯无语,这女人以为她抓住那些无关紧要的“证据”就能治得了他吗?真是心思单纯。

  唐凯坐在靠窗口的沙发上,由着她和老太太在一边胡扯瞎掰。许是她们的聊天内容太精彩,两个人都说得有些动容,身子不停地笑得发颤,他就那么静静地欣赏着这一老一少,心口被一种幸福的感觉填得满满的。

  以前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母亲那么健谈?她怎么会收集那么多关于他的“糗事”?他对母亲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女强人的形象上,忘了她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她也需要被照顾和关注,他真的太自私了,居然为了一个重要的女人而抛弃另外一个同样对他重要的女人。

  而此刻,他却收获了一种叫庆幸的礼物,庆幸他还有时间和机会去弥补对她的亏欠。而这一切却因为她,一个他认为对他无关重要的女人。

  一开始他认为她是个拜金女,什么事都想着钱,现在看来是被自己的设定蒙蔽了心眼,她也许没有错,好多在底层拼搏的人每天都是围着生活转,她不例外地成为其中一员,所以她对金钱的认知很深刻,但是她却没有被这些身外之物蒙蔽了那颗善良单纯的心,她其实是对的,是自己还不懂得去理解别人。

  其实,每次吵架也都不是无果的,至少有些时候他把她那些歪理都收录起来,不知不觉间,他也在关注她的一言一行。

  她让他懂得了亲情和友情的可贵,那么爱情呢?

  他看着她,竟然变得有些期待了…

  她笑得很真挚动容,此刻的她并不知道,那笑对于他来说是那么的迷人。

  她还转过来看看他,又捂嘴偷乐。这小家伙肯定是想着下次怎么嘲弄他吧!他对着她一笑,那小女人又不好意思地马上转过去。

  低头看看自己手头上的文件,呵,忘了还有一堆季度报表没有审阅呢!

  王助理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时,看着这一家子和谐美满的画面都不忍打扰了,不得已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给他家BOSS大人递送文件。

  哎,他家BOSS大人真是越来越偷懒了,居然三天两头翘班,搞得他一天到晚找人。

  王助理想,如果她真的是他家BOSS大人的女朋友,那他家BOSS就可以每天都这么开开心心的了,嗯,改天得提醒她一下。

  哼,没看到他家BOSS大人看她的眼神都那么含情脉脉的嘛!他的男人第六感告诉他,绝对有猫腻。

  问,男人的第六感从何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