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空中俯瞰,舞台形状类似一个中国结,空着的部分被做成了小型的音乐喷泉,外围是里三层和外三层的观众席,可真够大!申宏涛站在远处看着她,自从和她工作之后,经常可见她想事情想得入神,久了,他都可以描绘出她一会儿挤眉弄眼,一会儿愁眉不展又或者是喜笑颜开的表情,那叫一个丰富。

  小姑娘长大了,越来越有魅力了,让他更加情不自禁了。比起初次见面时的青涩懵懂,现在他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他真的很喜欢她,但是不能着急呀,怕急了把她吓跑了。

  他笑着来到她身边,“小愚。”

  她刚陷入一场沉思中,一见到他就像见到救世主,“哎,宏涛,帮我想想看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他看着她拉他的手,笑着问,“你想到什么没有?”

  她苦恼,“没有,我想要是能够把主意放在舞台上展示就好了。”

  “舞台?”

  “嗯。我觉得一般打的广告都不明显,要是在舞台上有个生物晃来晃去的挺好。”

  嗯。虽然想法有些模糊,但整体大概就那样吧。

  他灵机一动,站在舞台底下,她问,“你看到了什么?”

  他想说他只看到你。

  “你呀。”

  “我?”她反手指着自己。

  “嗯哼!我们是为什么代言?”他言归正传。

  “衣服。可又有什么关系?”

  “恩,那你说如果我们找人穿着衣服站在台上,怎么样?”

  她不以为然,“这不稀奇啊?现场的工作人员都穿着清一色的服装啦!”

  “呵,那如果是换一种吉祥物呢?”申宏涛引导着说,“把衣服和我们的吉祥物结合起来会不会很有看点呢?”

  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动两圈,她一喜,“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哈哈。”

  “哈哈~”申宏涛双手交叉抱胸,站在舞台上仰望着她,她的所有动作和情绪都尽纳入他的眼底。

  唐凯沉着脸看着他们,想上前将她拽过来狠狠教训一顿,顷刻间又想起她说的“不要越界”,紧握的手掌好像得到喘息的空口缓缓放开。

  没错,不要越界。那个女人是好是坏都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刚刚只是昏了头才做出那样的举动而已。

  心里给默默地提出千万种理由,唯独不想承认自己是在关心她。

  “嘶~”姜琪予从台上跳下来崴到脚了,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没事吧?”申宏涛迅速地扶住她的胳膊。

  她牵强道,“崴到脚了,休息一下应该没事。”

  “崴到了可大可小,试试能不能走?”

  o看vO正?版^章节"上酷:l匠,网☆

  她轻轻地抬起受伤的左脚,尝试走一步,“嘶~好痛。”

  “可能扭伤了筋。”他蹲下身,查看了一下伤势,脚踝有些肿。他转过身,偏头对她说道,“来,我背你。”

  姜琪予不好意思,婉转地拒绝,“不用,宏涛,只是小伤不碍事,我这只脚还可以走。”

  说完她还向他证明自己确实是小伤,“诺,你看,我现在好多了,都可以走了。”

  申宏涛担忧地说道,“别勉强,我背你去。”

  “我不会勉强自己的。你看,你看。”又忍着痛走了两步。

  申宏涛无可奈何,叹一口气,走过去扶着她,“那我扶你。”

  她觉得再推就矫情了,所以就同意了,“嗯。”

  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肩并肩一起走。

  脚崴到了,走路很吃力。但她还是坚持留下来工作,以至于受伤的脚被拖着越来越疼。好不容易熬到了收工,收工之后,申宏涛自动请缨送她回去,想到自己现在这个情况也不允许她拒绝,于是便答应了。到了公交站之后,她就不敢让他再往前开,直接让他把车停在了路边。

  “你住在这里?”申宏涛问,黑色的宾利缓缓地停靠在路边。

  刚刚一路开来便看到了一幢幢价值不菲的别墅,他知道这一带都是豪宅,基本上整个A市财富排行榜排名靠前的富翁都在这里。

  她居然住在这里?

  “对啊!我住在亲戚家。只要上了这个坡便可以到了。”她淡定道。

  “君海湾?”君海湾是这其中一个楼盘的名字。

  “嗯嗯。”

  “我送你上去。”他要重新启动车子。

  “不用了,几步路而已。”她赶紧说道,“快回去吧!待会儿遇上高峰期就麻烦了。”

  似乎他没有要掉头的意思,姜琪予催促道,“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

  她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生怕遇见唐凯。

  “不行,你的脚受伤了,我不放心。”

  “没事没事,刚刚医生都说了我的脚多擦药油就可以了。我现在可以自己走的。”

  申宏涛不说话,看得她心里发毛,“你,你干嘛?”

  “你不想让我上去,为什么?”

  她的心咯噔一下,跳得很快,“没有哇,哈哈。”

  “没有?”

  她重重地点点头,“真没有,我是想我的脚也没事了,就不耽搁你的时间了。”

  “我不放心。我还是送你上去。”

  她有点急,态度也比较强硬,“我说了,真不用。”

  申宏涛面露难色,随后妥协道,“那好吧!改天你得请我进去喝杯茶。”

  人家都拒绝得那么明显了,他还不想逼她逼得太急,所以就妥协了。

  她暗自松了一口气,“好的,那再见。”说完急匆匆地就下车。

  “别着急,脚还伤着。”

  她的慌张他都看的一清二楚。隔着挡风玻璃向四处看了看,更加疑惑不解,突然脑袋里浮现了一个人的脸,大概是上回在比赛中无意间看到他们的眉目传情吧,似乎得了魔怔一般就想到了他。

  姜琪予暗恼,哎!怎么有种像是出轨的妻子怕被丈夫捉奸的赶脚?

  申宏涛走后,她没有急忙往家里走。脚踝肿得发疼在公交站坐了下来。刚好迎面开来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在这个黄昏时刻犹如一辆载着公主的南瓜车,那么尊贵高雅。他好像很喜欢白色,而且好像都不怎么喜欢跑车型的,上回那辆凯迪拉克也是这种白色的商务车型,这点倒是很符合他低调不张扬的个性。

  两人隔着挡风玻璃相望,车缓缓地从她面前停下,唐凯从车上下来,一步向前,看了底下她那微微肿胀的脚踝,剑眉倒竖,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保护好自己?两人四目相对,就在姜琪予不自在地要撇开眼睛装不认识时,突然被他打横抱起,就在侧身入座车里时,他的动作显然就温柔许多,将她放在副驾驶座上,将她的脚轻轻地搁在毛茸茸的地毯上,稍微打直,呃,好像是舒服一些。

  一系列的工作行云流水,轻柔细心,看得姜琪予的眼里波光粼粼,内心是万马奔腾吖!

  有些震惊以至于都忘记挣扎反抗,直到车门“碰”的一声,她才嗅到了来自这男人身上的危险气息,暗暗吞一口口水,斜眼看看那一脸阴沉的男人,心里直突突地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