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愚,你昨晚干什么坏事去了?”徐安琪坏笑道。

  姜琪予连连打盹儿,眼皮子吵得分不开,“我好困啊。”又没事做,真要命。

  “诺,今天的工作分配下来了,这里有几项业务,你负责跟进一下。”吖珊走过来,甜甜一笑。

  “好的。谢谢。”姜琪予迫不及待地接过文件,大大地伸个懒腰,“终于有事做了。”

  徐安琪才不乐意勒,“哎哟,那么多工作,得做到什么时候呀?”

  “琪琪,这只是前期忙一点,后期就不会那么忙了。”吖珊比较善解人意。

  “我觉得有工作做才充实啊。”姜琪予说。

  “哈,小愚,琪琪可是全公司最懒的懒虫,你可别被她带坏了。”一个穿着时尚的帅气男子走过来,笑笑说。

  “死吖BEN,你不糗我你会死啊。”徐安琪直接飞一份文件给他。

  “嘿,我接。”吖本笑着调侃,“你吖,要是有吖珊一般温柔就好了,看以后谁还敢要你。”

  “哎哟,知道陆少你喜欢我们吖珊姑娘啦,你也别拐着弯夸她啊。”吖BEN全名陆本臻,是本市著名导演陆导的二少公子。

  “琪琪,别胡说。”吖珊嗔怪道。

  “原来,你们,搞办公室恋情。”姜琪予瞪大眼睛看着吖本他们。

  “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突然门口传来一把女声。

  徐安琪“争先相告”,但看到来人是罗文丽时,她的声音就断了,“哦,我们啊…”

  这是姜琪予第二次见到她,30岁的女人,很有魅力的年龄。第一次面试她出去了,这次见到她,一头长长的波浪卷发高高挽起,斜打的刘海半遮着秀眉,细边金框的眼镜高高架起,目光透射出一种如炬的锐利和强势,殷红的唇瓣半合着,隐约可感受到她的坚毅和孤傲。

  艳丽不呆板的职业装摒弃了以往的黑白,花边荷叶领的白色衬衣,加上橘色的包臀裙,10公分的高跟充分表现出她雷厉风行的性格。

  徐安琪、吖珊、吖本战战兢兢地走回座位,徒留姜琪予在原地,目光闪躲地看她,记得琪琪说过,她是一个工作很严谨的人,如今上班时间被她抓个现行,她也无话可说。

  s酷匠网永:4久//免?费1\看m小0说

  “琪琪,上班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你忘了?”她盯着徐安琪,后者吓着打个哆嗦。

  “对不起。”

  “身为我的助理,你更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是,下次我们不敢了。”

  “公司不养闲人,要是做不惯就辞职。”

  哇,好大的脾气。

  “知道了。”声音细如蚊子。

  “还有你。”她终于看到了姜琪予。

  OMG,不会来问罪我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人家已经开口了,她直勾勾地看着姜琪予,“有些成就也许只是因为侥幸才取得的,你懂?”

  她淡淡道,“上次的获奖确实是我走了好运,从今天开始,我会认真努力学习。不会让经理失望。”

  罗文丽动动嘴角,扫了一眼全场,最终不发一言走了。

  “其实她人挺好的,就是不爱笑。”徐安琪维护她。

  姜琪予但笑不语。看着罗文丽推门进去办公室,那抹孤傲的背影总给她一种落寞的感觉。其实,她有时候会想,每个来到她身边的人,不管指责她也好,还是鼓励她表扬她都好,都是为了促使她进步的源泉。

  所以,她没有怪她,反而感谢她,她是第一个说她侥幸的人,这样是在提醒她要更加努力。

  *

  这两天,A市人民广场即将举办一场大型的演唱会,各家赞助商需要投入大幅度的广告宣传,由演唱会的主办方找来多家的广告公司为各赞助商的品牌负责宣传策划。“聆目”工作室接到一个为某服装品牌宣传策划的项目,鉴于此次项目对于他们的重要性,申宏涛和姜琪予两人一大早就去现场勘察。

  “唐总,你能够亲自到现场监督,实属我们的荣幸。”说话的正是这慈善汇演盛会的总导演陆导。

  此刻他们站在离舞台不到100米的位置,这会儿,也可以看到唐氏集团的策划工作人员也全都到场了,他们是为本次的演唱会造势做宣传的。

  “陆导说笑了,这整个圈子谁不知道,只要能和陆导搭边的,基本上这合作就十拿九稳的了。”他笑道,“何况这次还是以慈善的名义做事,这善举也让唐氏的名声更上一层楼啊。”

  “这还得感谢唐总的大力支持,这全程的宣传费用如果不是都有唐氏出财出力,恐怕以我们的实力那还远远不够啊。”

  “大家都是为了做善事,陆导就不必客气了。”

  “呵,我们的交情就不说这些客套话了。”

  唐凯眸光一闪,露出了一丝冷意,接着道,“那以后就得靠陆总多照顾了,唐某听说市政府最近接到了中央的邀请,拍摄地方公益宣传片,这……”

  那陆贞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此话一出便知道了大概,“是是是,那是自然,我到时候跟那边建议。”

  “嗯。”满意地露出一笑。

  既然寒暄完毕,他也无心继续话题,那也就不必要多逗留,“那陆导先忙,唐某随意便是。”

  “哎,好好,那唐总要是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吩咐。”陆贞客客气气地告别,转身便走。

  艾玛,跟这种人打交道太累了,想他陆贞活到50多岁,虽算不上什么纯洁之人,但也凭良心做事,想不到被这老小子摆一道,呼,罢了,反正那支广告也确实只有唐氏这种实力雄厚的企业才担当得起,那就算是顺水推舟,当做个人情吧。

  男人深邃幽远的眸光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勾唇一笑,半响,敛眸再随意地看向周围的一切,现场的工作人员,唐氏就占了一大半,渐渐地要收回自己的视线时,却发现不远处的舞台上站着那一个小人,定睛一看,是她?

  他有些小激动,抬步向她走去。结果却看见比他先行一步的男人,男子在叫着她的小名,这一亲昵的称呼让他顿感烦躁,再把视线放远,就见到了那女人笑得花枝招展,生生地刺疼他的眼。

  只见男人款步走向舞台中央,在最后几步渐渐地改为小跑,在逆风的方向前进,吹散了额前的碎发,但依旧吹不散他的笑意。

  那俊逸的侧颜,就连身为男人的他都感到威胁,再看看,那女人居然看得那么陶醉,整个人就站在那里,好像等着他的到来。

  她喜欢他?

  意识到这点的唐凯,心里头犹如千万只小蚂蚁在啃蚀着,十分狂躁。

  那火气犹如星星之火,大有燎原的趋势,渐渐地怒火中烧,那即将爆发的火口此刻正以最强大的隐忍力压制着。

  自从那天晚上吵了一架之后,姜琪予很明显地排斥他,躲避他,甚至在同一个屋檐下,都没有见过面,看来她是铁了心不想见他。

  好,很好,他倒要看看这女人怎么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