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赌气晚饭她没下去吃,吴妈只好拿上来了。

  “丫头,不吃点到晚上会饿肚子的。”

  “我不吃。”她不耐烦道。

  “下来吃点吧,饿着了受罪的是自己啊。”吴妈想,怪了,怎么下午还好好的,晚上就成这样,刚刚看先生吃饭的时候也是一脸阴沉。

  “不吃就不吃。饿死算了。”脾气上来,什么都免谈。

  “……”

  吴妈试过几次均告失败,无奈端着热乎乎的饭菜下楼。

  就在姜琪予以为她放弃的时候,门又响了,这次倒没有叫她,只是坚持不懈地敲门。

  “扣扣。”门外的人似乎脾气忍到了极点,接着就是“砰砰。”

  “说了不吃!”她一脸不爽地去开门,甩手大声吼道,“吴…”

  开门,眼前站着阴沉着脸的男人,他在看她,她的眼睛肿得很厉害,脸上的泪痕还未干,隐约可见斑驳的泪痕,眉目间尽显疲态。

  她反手要把门关上,男人用力一推,暂停了她的动作。

  她不服,坚决反抗到底。可惜有一半面积已经被他掌握,无奈,张口想要咬他,反而被他推在门板上,两手倒扣也贴在了门板上。

  “放开我。”她怒吼。

  他不说话,直勾勾地看她。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含怨的双眸盈满泪花,像刀剑般穿透他的心脏,涌上一丝丝的疼惜,不一会儿她的眼泪就唰唰地流了下来,像雪球越滚越大,深深地砸进他的心里,似乎想把所有的委屈通通发泄出来。

  “唐,唔…”撕裂的声音划破天际之后又戛然而止,原是他亲了她。

  一开始他只是想惩罚一下那张不饶人的小嘴,不知不觉这味道就变了,他变得贪婪,直接撬开她的牙关,最后她反咬一口,生生将他逼出来。

  他松开她。姜琪予得空,顺手又要关门,却又被他拽住手腕,争执之下,由于力道不受控制,一推一搡,结果她一个不小心就要摔下去,在离地面几十公分高的时候,人并未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就刚好被他拦腰扶住。

  “小心。”他揽着她的腰身,眼底划过一抹担忧。

  可是,她现在哪管这些,“放开我。”

  唐凯脸色一沉,低吼一声,“够了!”

  “你这混蛋、王八蛋、龟蛋、大坏蛋!”她不依不饶地打他、骂他。

  他不忍再伤到她,由她打个够。果然,任由着她打,打到她累了,骂也骂够了,她就停下了。

  过了很久,怀里的小猫再也没有气势汹汹的架势了,最后乖顺地伏在他胸前,温顺地喘着气。

  他叹口气,像是哄骗小孩子的语气,“不吃饭哪有力气打?要打也要等吃饱饭储够力气再打,嗯?”

  姜小愚,“……”

  “……”唐凯蹙眉,低头一看,呵,睡着了。

  摇头轻笑,打横抱起她朝床边走去,因为硌到手,受伤的背有些肿痛,她闷哼一声,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下手重了,内心载满愧疚和心疼,将她放在床上,看她本能地找个舒服的姿势沉睡了。

  将她额头上粘着汗水的发丝轻柔地拨开,别到耳后,目光柔和地看着她,温暖而厚实的掌心摸着她的头,一下一下地摩挲着,终于抚平了她的眉宇间的忧思。

  “唐凯,你这个混蛋。”睡梦中的女人仍然抗拒他。

  他手上的动作一顿,抚上她的脸庞,像是道歉,像是安慰,“嗯。我混蛋,对不起。”

  女人感受到了来自掌心的温度,迫切地汲取着这一温暖,像猫咪一样乖顺地蹭两下,侧过头靠着睡了。

  “呵。”轻轻地笑了一声,慢慢地抽回手,帮她盖好了被子之后这才出去。

  *

  早上,她是被一股药味熏醒的。

  药味?

  低头一看,衣服被挽起卷到胸口处,一愣,回想起昨晚的种种,难道?不会吧!掀开被子,呼~还好,衣服还在。

  嗯?衣服?药味?走到梳妆台面前,对着镜子看看自己背面,那擦过药油的肌肤此刻变成铜色的,难怪会有药味。

  嗯?那是谁帮她擦药的?啊,想起昨晚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唐凯,不会是他吧,他怎么可以这样!

  这个时候,闹钟响了。

  酷!匠☆网F首发}'

  “糟了,迟到了。”

  用了10分钟洗漱完毕,提着一大袋东西匆匆忙忙地下楼,经过餐厅的时候,吴妈问她,“丫头,你的背不疼了吧?”

  赶时间的脚步一顿,她问道,“吴妈,你怎么知道我背部受伤了?”

  吴妈解释,“昨晚是先生吩咐我给你擦药油的。”

  “啊?”

  原来昨晚不是他!还好,不是他。

  “先生见你昨晚不吃饭,自己便上楼去找你了。”吴妈不好意思地说,“小俩口有什么事情吵吵嘴就好了,不必要闹到动手。”

  她一愣,嘴笨地解释,“不,不是的,吴妈。”

  吴妈叹口气,自顾自说,“先生平时很温和的,一般不会做出这种事,可这一次怎么就……”

  她使劲摆手,“真的,真的不是他打的。”

  无奈,姜琪予只好把昨天发生的事告诉她,但其中省略了那一段不开心的片段。

  吴妈这才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吩咐了要注意哪些事项之后又继续在厨房擦擦洗洗。

  回头想想,唐凯那叫什么意思呢?搧一巴掌再给一颗糖吗?当她姜琪予好欺负的是吗?他高兴就会跟你和颜悦色地说几句话,不高兴了就瞪眼吹鼻地对她,他凭什么!

  还有,他凭什么吻自己!

  *

  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她就心塞,“哎,我该怎么办?”

  “嗨,在干吗?”是琪琪,大名徐安琪,她今天穿着日系的服饰,留着齐肩的中长发,化着得体的妆容,樱唇点缀着玫红色的口唇,整个人很卡哇伊。相比之下,最近的自己憔悴了许多。

  “你好。以后大家都是同事了,你就叫我小愚吧。”

  “恩,好。那你就叫我琪琪,我旁边那位就是吖珊,后面的就是吖Ben,他们俩很friend的,所以你不用太拘束,还有,那个副经理叫罗文丽,我们平时都叫她丽姐,平时做事一丝不苟,以后你在她手下做事要注意咯。”

  “嗯,好。”

  “那你好好工作了,我不打扰你了。”

  跟她聊过之后,心情也没有那么复杂了,索性端正了态度,投入到工作中去。

  一天下来也累了。抬头看看天空,今晚夜色正好,于是,在大街上来来回回地逛上几圈。等晚点就去旅馆开房吧,先将就住几晚,再过两天,她再想办法搬出来,找个跟公司和医院差不多近的地方。

  那个家,她是不想待了。

  他不是让她滚吗?那她滚得远远的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