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时候,同事们邀她一起共餐,然后趁着有时间又去了一趟医院。

  所以到下午才回来,“吴妈,我回来了。”

  放下手中的吸尘器,吴妈快步走到门口,“面试怎么样啦?”

  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来不及拖鞋就冲老人家怀里抱,“我成功了。”

  “恭喜恭喜。”吴妈宠溺地拍拍她的肩头。

  “耶耶耶~”

  “瞧把你乐得。”

  “我高兴啊!”嘿,转一圈,再转一圈,裙摆都跟着舞动起来。

  “丫头真棒!”

  “那是。”一溜烟儿滚进客厅,拿起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动作行云流水!

  “那今晚要好好庆祝庆祝。”后面跟着的吴妈一边在策划晚餐的食材,一边拿着热毛巾递给她擦手。

  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了形象吖,胡乱地擦两下就做数了。

  “哈哈~”把手里的热毛巾一扔,得,扔桌上。

  吴妈也高兴,“今晚吃什么?”

  某个小女人走访厨房,翻翻冰箱,最后兴致勃勃地来场即兴点菜,“鱼香茄煲、糯米八宝鸭、苦瓜肉粽、西兰花炒鱿鱼耳、粉蒸排骨、五谷炖猪蹄……”

  “撑死你。”突然,楼梯口悠悠传来一道低沉沙哑的男声。

  整个场面,瞬间冻结了三秒。

  “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一定是幻觉。”手头没得空闲,继续在冰箱翻翻找找,完全没理会刚刚那把声音的主人。

  直到,吴妈在她背后2米外近楼口处,转身恭敬地叫一声,“先生。”

  咬唇,暗道糟糕,他真的在家,那就代表刚刚她那么吵闹都被他听到了?

  转身,讪讪道,“嗨,你也在啊?”

  唐凯点头示意吴妈退下,吴妈拿起吸尘器便退到客厅继续工作,嗡嗡的声音响彻整个空间,把刚刚冻结了的场面拉回了一丝生机。

  “你怎么不在公司?”现在是上班时间耶。

  “有事。”又是惜字如金。

  “哦。”

  默默地站着两秒,有些不自在。好在吴妈过来救场,“先生,今晚吃什么?”

  他淡淡道,“就按照她刚刚说的买。”

  姜琪予低头竖起耳朵,眼睛已经睁得老大,缓缓抬头就看到了唐凯已经走向客厅了。

  “呼~”刚刚还以为他又会来一句“聒噪”。

  “吴妈,我刚刚翻冰箱,怎么多了那么多东西?”酸奶、红枣、棉花糖、果冻、五谷消化饼、黄瓜薯片还有水果。

  “呵呵。”吴妈笑了,“是先生交代买的,他说你每天吃那么多热气的东西不好。”

  先生交代买的。

  他交代买的?

  心脏不受控制地频发振动,她急忙捂着胸口,把那颗飞老远的心抓回来。

  “你先拿水果切着吃,离晚餐还有段时间。”吴妈说完就走了。

  刚刚的事情紧紧地纠缠着她的思绪,没有在意身后的人说了些什么话,便木讷地走着出去。

  唐凯呢?他不在客厅。

  心里想着他这么做是不是代表关心她呢?

  心里有些触动,好像除了父母,还没有人这么体贴过她。

  她去了书房。果然,他在那里!

  “扣扣。”门没关,她礼貌地扣扣门板。

  唐凯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风景,听到敲门声才回过神,背光站着,姜琪予看不清他的表情。

  “有事?”他问。

  她愣了一下,她好像是没什么事找他,只是刚刚听吴妈那么说之后,她很想看看他而已。

  “你要工作?”他问,刚刚他一直在这里看她那些天马行空的“杰作”。

  “是。”感谢他找的理由。

  “这是你画的?”他随手从桌面上拿来一副画。

  糟,上面那个男猪脚是他,还是被打得体无完肤的样子。

  果然是不作不死。

  “你那么恨我?”他轻飘飘地质问道。

  糟!没有更糟,只有最糟。

  “那个…”她要解释。

  “这画我没收了,以后这就是你诋毁我的证据。”

  “诶,不要。”她上前几步想抢过来,无奈身高是硬伤。

  “我还没跟你算帐呢!”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真的,她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头皮发麻”。

  逃开他的包围圈,紧张道,“算,算帐?”

  她退他进,一退一进,直到被逼到墙角,她紧张兮兮不敢直视,歪脖贴近墙身,恨不得镶嵌进去。

  淡淡地清香在他的鼻尖飘荡着,呼吸管道都顺畅了许多,呵,这女人真逗!

  “我,我没欺负你,都,都是你欺负我比较多。”声细如蚊,无力地发驳,“所以要,要算帐,也是我找你算。”

  他盯着那张滚烫的小脸,整个身心都愉悦了,“是吗?”他故意凑近她的脸,动作十分暧昧。

  姜琪予全身如触电般浑身一颤,小手使劲地推搡着他,男人一震,该死,他居然有反应。

  迅速地解除对她的包围,慢条斯理地整理仪表。若无其事地问,“这些东西是你弄得?”

  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她看到了那些她之前买的小道具。

  “你买这些回来干嘛?浪费钱。”

  扫射四周之后,她才明白过来,开口驳回,“又不是浪费你的钱。”

  “呵,难道你没用我给你的卡。”是肯定,不是疑问。

  下午回来之后以为她在书房,不料人没在,却意外地发现这些有趣的小物品,说真的,他并不是一个在生活上多细心的人,因为这些自有佣人在打理。如果不是吴妈上来打扫卫生,跟他多闲聊了几句,他还真不知道她在背后做这些事情,那一瞬间,他真的有种家的代入感,有他,还有她。

  “你那卡,我一直想还给你,忘了。”她说,这点上,她是秉持桥归桥、路归路的原则。

  “给你用就用。”

  “不用,亲兄弟明算账,我不是你的谁,没必要拿你那么贵重的东西。”何况还是一张金卡,可想而知,那得多有钱,她消受不起。

  唐凯有些恼“我的人,我还养得起。”

  “呵。”她讥笑道,“是啊,唐总有钱有势,要什么没有,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人,怎么养不起?”

  这话火药味十足,他额角的青筋突突地跳,“姜琪予!”

  姜琪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地突然就说出这样的话,果然,倔强就是不好。

  唐凯不想再深入这个话题,跨步走出书房。

  姜琪予没再保持贴墙的姿势,踱步走向书架,搬来梯子,想着翻几本书恶补一下以前的知识,好几个月没上班,怕都忘了。

  手够到最顶层,慢慢地把书往外抽,这一摩擦把另外一本书给扯了出来,“啪”的一声,掉地上了,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掉出来。

  v最u新/…章节上~酷1匠T‘网u.

  她爬下梯子,从地上捡起了书,不期然地看到一张照片。

  好奇心驱使下,她捡了起来,翻了两翻,背后有一行字,上面的墨迹有些晕开了,不过还是可以分辨出来清秀隽永的字体,“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嘴巴一张一合地默念出来,再一翻一看,这个是,她被吓到了,难道是她?

  照片上面的女子温柔端庄,长发挽起,微微半裹着后边脑勺,身穿紫金色旗袍勾勒出了玲珑有致的身材,亭亭玉立,目光柔情似水,望着前方盈盈一笑,两个梨涡可爱动人,睫毛弯弯长长十分灵动秀气。

  拍摄背景是在一个亭子,上方牌匾写着“鹊桥仙”,亭子两边的题诗便是刚刚那两句。

  看着如水墨画般走出的江南女子,果真美若天仙。一种无以名状的醋意和羡慕油然而生。如此温柔似水的女子,除了在陶思莹的母亲和本市四大名门望族之一申家申夫人身上见过之外,她是第三个。

  话说,这唐老夫人年轻时那也是这四大家族之一名列前茅的美女。这四大家族便是“唐申陶慕”,这唐家和慕家是从商的,申家和陶家是从政的,这申慕两家联姻之后,便成为政商一家亲了。

  这是唐凯的妻子?

  心里有了这么一个结论之后,点点滴滴的情绪转变为一名莫名的惆怅,感觉心里空了一块,想到她的知书达理,在对比自己的见闻浅陋,联想到她的方方面面,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卑微,没有出众的相貌,没有亮点的人生经历,一种自卑的心理像沉重的拳头一拳一拳地击打她的心脏,好难受。

  然而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背后传来一声嘶吼,“你干什么?”接着在猝不及防的时候,一股大力把她拽了起来,手用力一甩,她的后背撞上了书架,背部生生地起了两道醒目的伤痕。

  “嗯。”一声闷哼,后背好痛。

  男人视而不见,捡起了地上的照片,彷佛捧着无上的珍宝,糙薄的指腹一下一下地摩挲着陈旧的照片,眼神那么专注深情,深深地刺痛了旁人,姜琪予揉揉背部,一滴眼泪掉了下来,赶紧擦掉。

  男人猩红的眼睛瞪着她,声音绝对的无情,“滚!”

  姜琪予害怕地躲了躲,负伤的身子弱弱颤颤地扶着书架挺起身,唇瓣欲张又合,微微颤抖着,喉咙口有些哽咽,像是即将泄洪的堤坝,那像是灌了铅的双腿,吃力地一步一步往前挪,她知道了,那个人是他的禁区。

  背着他走向门口,眼泪止不住地流,她却倔犟地擦掉,滴下又擦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