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陶思莹喝一口冰镇的蜂蜜柠檬水,酸酸甜甜的味道还有冰冰凉凉的感觉,很爽。

  “好久没回来这里了,想不到现在这么繁华。”这里的商业街在学校的校门口,以前才零星几家开店,没想到现在商铺林立。

  “是呀,有什么要感慨的吗?”陶思莹瞧她那样就知道她免不了又要伤春悲秋了。

  姜琪予单手拖着下巴,漫无目的地扫射一下大街,摇摇头,“没有。”

  陶思莹把她的脸掰正过来,“喂喂~难得回来一次,我可不希望你又感慨些什么?谁不知道你和秦烨那点事情。”

  秦烨?她怔了一下,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大学毕业之后大家各奔东西,早已经忘记曾几何时了,突然说起来,觉得恍如隔世。

  “那我们找点事情做做吧。”她拿起手上的桂圆红枣茶喝了一口,清甜的味道充斥整个身心,令人心旷神怡。

  “唔,我说,唔,不如我们今晚去酒吧,好久没闹了。”陶思莹一边吃东西一边说。

  她倒是想,“不行啦,我晚上要去医院照顾老夫人。喂,能不能别边吃东西边说话啊。”

  “哎。”陶思莹毫无形象地猛吸一口面条,不管旁人惊诧的目光,“对了,我还没逼你招供呢,话说,你家司令长来头不小呀,身为你最铁的闺蜜居然不知道。”

  “你现在是要秋后算账的意思吗?”她笑笑。

  “哼哼。说!”她一副要干架的表情。

  “嘘~小声点啦。”她不嫌丢人,她还嫌呢!“其实我也是最后才知道啦!”

  陶思莹狐疑看她一眼,然后说,“那……你就没想过近水楼台先得月?”

  “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这话不能乱说,我对他没那个意思。”

  “没意思?诶,人家虽然年纪是大了点,可好歹生得好呀!”

  “噗~”她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就他对我的态度,额,算了,想想就恶寒。”

  “那是以前,现在…”陶思莹那副奸笑的嘴脸令她感到可怕。

  “看我干嘛?”她没自信地朝自己胸前看看,至少该有的还是有。

  “噗~哈哈。”陶思莹捧腹大笑,“你说你家司令长会不会看你这傻呆萌的样子,瞬间被你征服啦?”

  “闭嘴!”

  “哎呀,笑死我了。”她夸张地擦擦根本不存在的泪水,“诶,你有没有发现他最近有什么反常?”

  说起来,他最近确实有些反常。出门的时候会跟她说“我走了”,回来的时候也会说“我回来了”,又是让她工作又是给她放假的,姜琪予愣是没有明白过来为什么?大概是脑袋被门夹了。

  “没有。你别胡思乱想了。我告诉你,他结过婚的。”

  陶思莹大嗓门一咧,“什么?”

  她戏谑道,“这表情我已经用过了。”

  这件事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跟陶思莹说过,毕竟是人家的事。她说只是为了说明自己和唐凯不可能而已。

  “天啊,他居然结过婚。”陶思莹想想也是,“像他那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还没结婚。”

  “而且还很长情。”她不想承认那天晚上她听到了唐凯在叫那个女人的名字。

  很可惜,那个本该幸福的女人最终没能得到幸福。

  “啊……”陶思莹顿时恍然大悟,诧异地望着姜琪予,“不会吧,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那么狗血。

  “你该猜到了。”

  “他,他把你,把你当成那个女人。”

  “嗯。”她的心突然闷闷的。

  陶思莹垮下肩,“那还真的是没希望了。”

  “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期望过。”她有自知之明,“以他的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且不说两人的关系很尴尬,论身份地位她也很不乐观。

  “自从他的身份曝光之后,我们两个人的牵扯就越来越多。”

  “呵,这关键得看你们怎么想,你们要是不想有牵扯,那么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陶思莹点到为止。

  “哎,算了,以后不要跟他频繁接触就是,况且我都要工作了。”

  “哼,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你避得了吗?”

  她知道避不了,但是她就是鸵鸟心态啊!

  不管别人心思如何,她的私心是不想唐凯看到她想着另外一个人,还有就是,她怕万一在他的柔情中沦陷那就麻烦了,即便她知道这根本不是对她。

  不过,要真是这样,那么她就更不屑他的爱。

  “好了,我们不想那么多,一切顺其自然吧。”

  “恩。”

  *

  A大是A市十大重点名校之一,说起来,姜琪予和唐凯还是校友,呵呵,如今唐凯都成为各届师弟师妹的效仿对象了呢,自从回到公众荧屏之后,唐凯的个人照片就像广告海报一样到处粘帖在每个学校的每个角落。

  好吧,就算是成绩优秀的保送生,姜琪予得到的最高荣誉还只是在开学初当着全校师生致辞而已,而唐凯已经是成为每届老师教学的案例。

  “哎,你不是09届传媒系的姜琪予师姐吗?”

  迎面走来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那模样看起来都比她这个毕业3年的人还要成熟。

  “你好,我是。”出于礼貌,她还是笑笑地答道。

  “真的是你,师姐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们传媒系的同学可都认识师姐你。”

  小伙子熟络地向她们介绍,无非就是上次姜琪予在唐氏举行的比赛中拔得头筹之后,被当成了这一届追崇的对象,同时夸奖她是整个A大传媒系的骄傲。

  “呵呵,过奖。”不是谦虚,而是确实他描述得太神了。

  “师姐,是真的。刚刚唐氏总裁也过来了,你知道我们A大历来都是为唐氏培养成发展对象的摇篮,这…”

  “哎,哎,这位同学,我现在有事,先走了。”在听到“唐氏总裁也来了”的时候,姜琪予二话不说,拉着陶思莹就跑。

  “姜琪予,你干嘛?”大老远地被拖了一段路,好不容易甩开了姜琪予的手,陶思莹立马就控诉了。

  “你没听到吗?他来了。”狼来了。

  “谁,谁来了?”想了想,努力回忆刚刚那个师弟说的话,唉,都怪她刚刚在沉思都没注意到他说什么,“唐凯?”

  “嗯。”

  “哎,我以为谁呢,来了就来了呗。”

  “我不想看到他。”

  “哎,不是,姜琪予,你是不是心理有鬼啊,都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那么怕他,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呀。”坏笑一下。

  哎,真的是哪壶不提提哪壶。

  “你怎么在这?”突然背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那人不是唐凯,还能是谁?他正坐在车里面,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们两个。

  两个人同时一怔,姜琪予第一个念头就是跑,她发誓,这绝对是她第一次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什么叫“落荒而逃”?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唐凯看着前面纹丝不动的小女人,还以为看错人了。刚刚大老远地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没想到她突然间往校门口走回去,带着疑惑,他没有让小王直接开回公司,而是绕到了后门去找她。

  “你怎么在这?”姜琪予假装碰巧遇到他,一副“你怎么也在这里的”的表情,简直作死。

  他面无表情地说,“有事。”

  陶思莹压低声音在她耳旁说道,“小愚,刚好有顺风车,我们一起回去怎么样?”

  唐凯根据他们两个人的眼神交流,基本猜中个大概,“你们要不要一起回去?正好我们顺路。”

  王助理暗暗腹诽:老大,咱们不是回公司吗?还有,你知道她们两个要去哪里吗?还是说不管哪里都顺路?

  姜琪予拉着陶思莹走到一边,对着唐凯挥手,“哦,不用不用。您忙,您先走吧,我们待会儿可以自己打车回去,呵呵,您慢走哈,不送。”

  陶思莹暗骂她傻吖,有豪车不坐干嘛去挤公交,刚要说什么,嘴巴就被姜琪予捂住了,支支吾吾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

  唐凯明显感觉到姜琪予不欢迎他送,或者说她是存心不想跟他坐同一辆车,这么说来,她在躲他!

  他皱眉不悦,语气冷冰冰地,“我送你们,这里还有段路。”

  “不……”用了。

  *y酷\匠:a网X$永mU久免m?费看◇E小!说\!

  好在陶思莹及时从她手中挣脱开来,连忙说道,“要要要,我们现在就要回去的了,能麻烦唐总亲自送真是三生有幸吖!”

  “咪咪!”姜琪予郁结,这闺蜜怎么胳膊肘往外拐,明明知道她现在躲他还来不及,偏偏还要和他坐同一辆车。

  “姜琪予,你傻吖,你知道从这里回去要多久吗?万一塞车怎么办?你不是要去照顾老夫人吗?”

  这招还真见效,她讪讪地收口,由着陶思莹将她推上车。

  车上的气氛很诡异,谁也没有搭理谁,姜琪予和他坐在后面,一路上只看着外面的风景,留恋处还依依不舍地多看两眼。

  唐凯时不时地将余光瞥向她,她仍旧一副淡淡的模样看着窗外,完全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而陶思莹则通过后视镜仔细地观察这两位,呵呵,就说有猫腻,这回被抓到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