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玄关处听着餐厅嘈杂的声音,其实也没有他说的那么聒噪。而且,她的开朗和激情是他所缺少的,如果可以,他是应该试着走出心里的阴霾,重新接触新鲜的事物。

  他摇头失笑,慢慢来吧,什么事情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不是?

  他没发现,他的笑容足以称得上弥足珍贵。

  如果她也在,一定会被迷倒的。

  事实上,她真的在,而且恰好就看到他那纯粹的笑容。

  快乐是可以感染的,她对着他露出一个真挚的笑容,“谢谢!”

  这是第一次,他们对彼此真诚地微笑,无关利益,没有吵闹。

  他表情有些不自然,话也不说一句,扭头踩着凌乱的步伐走了。

  额,有种仓皇而逃的感觉。

  她微笑,“再见,路上小心。”

  她觉得此刻自己就像一位体贴温柔的妻子在向着她心爱的男人告别。

  顺便提一下,唐氏终于迎来本世纪的第一场阳光浴。一直以来,他们的BOSS大人都是不苟言笑的,虽然态度温和有礼,但总觉得少点活力,但今天不同啦,他简直就是春风满面,踏着七彩祥云而来呀。

  小王童鞋表示,他的春天到了。

  *

  “扣扣。”

  “进。”男人正伏在案头上认真地批阅文件,门此时就响了。

  “啧啧。这要是让我们底下的女员工看到,得残害多少人呀!”来人笑笑调侃道。

  “尽学唐尧没个正经。”他搁下笔,慵懒地靠在椅背上。

  李耀华坐下,对他坏笑,“我可听说,你这老小子,最近可谓意气风发、满面春风呀。”

  他微微一笑,眼前竟浮现出姜琪予的面容。

  “哈,敢情最近你上了头条,正得意着吧?没想到你也在意这些莫须有的名头。”李耀华浅笑兮兮的样子。

  私底下这些哥们可能谈啦,这李耀华的性格就介于唐凯和唐尧之间,算是两者的调和剂了。

  哎,用他的话说,那就是要讲究阴阳协调。

  “你觉得我稀罕?”唐凯挑眉问道。

  李耀华耸耸肩,“谁知道呢?要说你为了米歇尔那也很有可能。”

  他一直知道米歇尔对唐凯的感情,可也知道唐凯对她没感觉。

  唐凯睨他一眼,“你想套我话?”

  “哟呵,被看穿了。”他笑。

  “弟妹知道你有这么狡猾的一面吗?”

  他温柔一笑,“我舍不得骗她。”

  “嘶…也不怕酸到我。”他还做势摸摸自己的脸颊。

  李耀华疑问,“凯,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变得开朗了?”

  他敛神,语气让人捉摸不透,“我一直都这样。”

  “那是从前,以前淑…”

  “耀华!”他突然打断,深邃的眉眼打了一个结。

  李耀华严肃道,“凯,你也该忘记过去了。”

  “我说了,我一直都很好。”他握紧自己的拳头。

  “凯…”

  “耀华!我不希望有人揣测我的心意。”

  他无奈,“唉。”

  忽然,那些伤痛的记忆又占据了心头。

  “凯,这么多年了,你也该结束那段痛苦的回忆了。”他劝道。“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活在内疚和自责当中,可是当年发生那样的事情并不是你的错,那是天意,注定了她不能陪伴你一辈子,而你……”

  “够了!”他突然发疯似地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推开。

  “凯!”李耀华一震,他知道他这些年过得很痛苦,他是过得多压抑才将这份过去埋下,哪会像今天这般通通宣泄出来。

  他颓然地坐在地板上,目光锁住她那张照片。

  酷y匠k网;#正版●首u&发ET

  “凯。”李耀华呆了,他,竟然哭了。

  30岁那一年,她是在去参加他的就职典礼的途中出车祸死的。他仍记得怀里那具柔弱的娇躯如残花般从此荼蘼凋谢,还有她留下的那一抹凄美的决绝。

  从此,他将所有的喜怒哀乐搁浅。

  原来,上天也不是专宠他的,他失去的比任何一切还珍贵。

  *

  晚上,男人拖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家,上到二楼处,就听到了从书房里传来键盘的响声,他本无心多问,又听到了她爽朗的笑声。

  这笑声有着魔力,吸引着他走了进去。

  “你回来啦!”抬眸,她笑脸盈盈地说。

  唐凯一愣,记忆中她也曾这么说过。

  “淑华。”他喃喃出声。

  “哦?”她停下动作。

  他适时地转移话题,一边走着过去“在做什么?”

  “呵呵,我在上网找工作呀!”她今天可高兴了,趴在案头上整整研究了一个下午,现在也还在继续深挖中。

  他浅笑,“找工作也没个正经,哪有人找工作找得像你这样哈哈大笑的。”

  她今天很会卖乖,站起来让了位置给他坐,还给他看看贴吧上的消息,“喏,你看,论坛上那些发帖人都在吐槽这家公司,说他们家公司厕所经常堵,还有爆水管的现象,哈哈。笑死我了,这人居然连人家爆水管都知道。娃哈哈。”笑得她捂着肚子,哎哟!好疼吖,哈哈。“这个更搞笑,没有工资发,居然发粮票抵债,还有,还有,你看连广告设备都开始出售给员工了,这不是让他们只能看不能花吗?真够奇葩。”

  唐凯根本就不是在看消息,而是在看她,你看,泪花都出来了,他噗哧一声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你看看你,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脸上…哈哈。”

  “恩?我脸上?脸上干嘛?”她掏出手机,把相机调为自拍,看了一眼,额,糗大了。

  下午在一边聊天,一边画画,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颜料都涂到脸上上去了,结果颜料和着泪水涂得满脸变成一只小花猫了。

  “哈哈。”他继续笑。

  “咦…司令长,你笑了耶!”她看着他的表情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讶,惊喜。

  “哦?”显然,唐凯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这就对了嘛,司令长,你就应该经常笑笑,没事就当锻炼苹果肌嘛,反正你胸肌吖腹肌什么的也没有办法练起来。”她打趣道。

  唐凯笑她的天真烂漫,谁说他没有腹肌了。

  “你这鬼丫头。”他嗔怪一句。

  “诶……”她吐吐舌头扮鬼脸。

  “哈哈。”

  书房里传来了阵阵笑声,刚要上楼喊这两个人吃饭的吴妈站在门口,老泪纵横呀!这是多少年没见过的情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