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这么无所谓的话,那就放手让她走。”

  老太太的话就像一把钝刀,一下一下地割锯他的心,偏偏又不能来个干脆痛快的解决,这种欲断不断,必受其乱的感觉最是糟糕,想他长那么大岁数以来,从来还没有哪件事情像这样困扰着他,偏偏那个女人轻而易举地就可以让他心神不宁,明明他只爱莫淑华,他也经常这么对自己说,他爱着自己的妻子,深深爱着,他一心一意只对她,哪怕她死了,他仍旧矢志不渝。

  那个女人,他不想承认,她已经开始扰乱他的心了,至少,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像之前那样完全视她不见。

  满心的狂躁无处宣泄,只能使用拳头重重地砸向方向盘,最后无力地用双肘抵住它,喇叭声放肆呐喊,他丝毫不在意,一直双手捂着自己的脸,懊恼和纠结双管齐下,令他窒息。

  *

  “唐凯,你这个臭东西。居然真的让我一个人回来。哼!”回来到现在,她一直在抱怨他。

  难道他不知道女孩子要哄的吗?没看到她正在气头上吗?她讨厌死这种冷战的感觉了,很烦躁。

  偏偏她为什么会产生这么纠结的情绪,她又不得而知。

  总而言之,一边烦闷着他为什么不懂得让步,一边还要为自己做心理疏导,告诉自己本来他跟她就没有关系,所以她不需要得到他的关心。

  “那家伙,居然真的那么无情。”最后,她挫败地陷进沙发里面,用抱枕捂住自己的口鼻来结束这场思想纷争。

  不知不觉在客厅当厅客三天了,唐凯依旧没妥协让她去工作,这样下去她会疯掉的。

  “啊~我快疯掉了。”那个抱枕几次被蹂躏得完全看不出是今天刚换的了,但她依旧还嫌不够泻火,拼命地揉戳。

  客厅里的白瓷暗纹地砖已经深深浅浅地印上她的脚印,形成一幅错乱写意的画。最后她又重新躺在沙发上,这下子该没力气闹腾了吧?

  许是灯光太温暖了,她的脸也越发地柔和,整个人慵懒随性,随意地找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头枕在自己的一只手上,一只脚屈着,另外一只脚翘起来,嘴巴嘟喃着,“也是,他凭什么要答应自己呢?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为她的事情买单,况且他才是她真正的老板。”

  好吧,在这场无休止的思想斗争中,她最后这么安慰自己道。

  头顶上的水晶吊灯闪着点点星光,斑驳的光影投射下来,照耀着她的水眸,那梦幻般的色彩就在她的跟前旋转,让她有一瞬间仿若是在天堂,但是下一秒随着门锁的转动,她才残酷地认识到现实是很骨感的。

  唐凯回来了!

  意识到这点之后,她立马把脚边的空调被拿过去掸了掸,双脚伸直、利索地盖好被子,再用手把头发胡乱地抓几下,身体侧翻、眼睛闭上、嘴巴微微张开,做出一副熟睡的样子,时不时地吸几下鼻子,呵,那急促的打鼾声出卖了她这调皮的搞怪心理。

  这样做,是因为她不想见到他。

  ‘%酷1'匠$*网(k正版./首T发√

  唐凯路过大厅的时候就看见她在睡觉,他抬手看看时间,才不到10点,两道剑眉微微打拧,走过去看了看,她的被子有一半还贴着地面,他无奈地叹口气,捡起来重新帮她盖好。

  随着他的离开,她头顶上的阴影越发明亮,她才敢微微睁开半只眼睛,偷偷地瞄着前方,看着看着,她差点就笑出来了,因为唐凯那滑稽的走路动作,真是……惨不忍睹。

  说惨不忍睹是因为,她觉得此刻的他就像日本里那些忍者,有些缩头缩脑的,走路也是踩着碎步的样子,好搞笑!

  他上楼的时候又回头看了看,那被窝里的小家伙还笑得身体抖了抖,他怎么不知道她是在装睡?他帮她盖被子的时候,就明显看到那眼睫毛还一颤一颤的,他故意放慢步子还不是为了抓住她“恶作剧”的证据。

  当然,她自以为自己已经蒙混过关了,还偷偷地取笑了唐凯一番。不过,笑着笑着她就停住了,想起他刚刚帮她盖被子的时候,她真切地感觉到自己心脏跳漏了几拍。她慌乱地捂住自己的心口,那里千万不要有想法,否则……

  今天,老太太在问她关于对唐凯的看法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心里有些怨气还没有消除,讲的话也确实有失偏颇,很大成分带有偏见,不过按平时唐凯对她的态度,她又觉得自己讲的不完全扭曲事实。

  但是,今晚她发现,这个男人其实……就是个骚包,娃哈哈!

  明明对人都很好,也很体贴,却偏偏摆出一副拽到爆的样子,真是可爱到可恨。

  恩,鉴于此,她觉得她是该改改对他的偏见了。

  *

  翌日清晨,姜琪予起了个大早,这几天已经习惯睡沙发了,只要做做运动,这腰也不酸,腿也不软了。伸伸懒腰,扭扭屁股,大剌剌地吐一口浊气,呵,说真的,这真不是淑女所为。

  唐凯今天晚了一点,吴妈已经准备好吃的了。唐凯落座,姜琪予才扒了两下吐司就没胃口了。因为有他在,本来好好的气氛突然又变得有些凝固,两人相对而坐,姜琪予低头不语,唐凯则从容淡定地,优雅地抿一口牛奶,左手拿着土司片,右手掰了一小块放进嘴里,时不时地翘着眉梢,用余观打量着她。

  她故意用那尖锐的刀角割据着价值不菲的磁碟盘,制造出不堪入耳的噪音。

  显然,唐凯有些愠怒,吴妈的心也被提了起来。

  接收到了吴妈投来的求饶的视线,她愤愤地丢下刀叉,起身就要离开。

  就在她屁股离开座位2公分的时候,唐凯适时地开口道,“站住,坐下。”

  她只当充耳不闻,走了一步,唐凯又说了,“关于,你要工作的事,我答应了。”

  她急忙刹住脚步,转身用狐疑的眼神探听虚实。

  “你要工作的事,我答应了。”唐凯喝完一口牛奶放下,掀起眼帘再淡淡地扫射她一下说道。

  我答应了。

  他答应了?

  确定自己没听错,姜琪予讶然,凑近一点看着他,后者依旧云淡风轻地吃着盘中的美食,左右各拿刀叉,一下一下地割着手中的太阳蛋,再优雅地送进嘴里,最后才翻了翻眼皮对上女人热切求证的眼神。

  他定睛看着她,眼底的情绪有些复杂,“你没听错。”

  她睁大杏眸看着他,眨巴着大眼睛,这种表情很容易勾起人们的怜爱和疼惜。

  但是她的心里多半是激动的,也夹杂着一丝委屈,好像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呸,她怎么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像深闺怨妇,好像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回帝王的宠幸。

  但,她不是深闺怨妇,唐凯也不是什么帝王将相,他们两个是毫不相干的人。

  对上她一脸茫然又无知的表情,唐凯有些苦笑,“就这么不信我?”

  她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喝口牛奶平复一下此刻风起云涌的心情,再伸长脖子问对面坐着的如神明般深不可测的男人,“真的吗?”

  只见男人又重新端起牛奶抿了一口,最后再把嘴角乳白色的液体擦拭干净,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放下餐巾纸,再缓缓从鼻腔里挤出一个字,“嗯。”

  一餐饭结束,可见盘底狼藉,但丝毫不影响她此时此刻美妙的心情,差点就蹦跶着起来高喊万岁,下一秒又听到某人凉凉地抛来一句话,“不过有个条件。”

  这话一出,刚刚欢呼雀跃的样子瞬间收藏起来,徒留一记白眼,更确切地说是从云端跌落到地上的心情,糟糕透顶。

  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说吧,我能答应就答应。”万事开头难,她也认了。不管什么条件,工作无论如何都是要的。

  “别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又没有要害你。”

  你害得还少?她心里腹诽一句。

  收到质问的眼神,他感到冤枉,“我只是让你搬回书房工作。”

  “嗯?”她确实没想到是这么个条件。

  看着呆愣的女人,心里好笑又好气,唉,那个眼神好像是在对他说“你别开玩笑了”。

  “是真的。”他再次强调。不想多做解释,起身便往玄关处走,走了两三步,回头想起她刚刚也没怎么吃早餐,于是又恐吓道,“别浪费粮食,否则收回成命。”

  这女人,都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的胃吗?

  这话一出,果然奏效,姜琪予把剩余的火腿煎蛋,一杯牛奶全部搞定,最后倒扣玻璃杯,表示没有任何一滴液体流出,还用刀叉敲敲碟子,清脆悦耳的声音就像是百灵鸟的叫声,怎么都让她觉得动听。

  确定她已经吃完,男人这才大步离开。

  昨晚老太太跟他说过那一番话后,他有认真地考虑过,到时候时间一到,他就放她走,这是之前就说好的事。

  现在对她好,就当作之前对她不好的补偿吧。

  至于,为什么想到这个已经认定的事实,心口会有些颤抖呢,他不敢往下想,毕竟现在自己的头脑真的很混乱。

  这一幕落在吴妈的眼里,是十分欣慰的。

  好多年了,都没听到这个家里的欢声笑语了,当时如果太太在,现在孩子都6岁了,也许先生就不会孤单那么多年。现在好了,一切都会变得更加有生机,说真的,这么把岁数,什么都不求,只图一个安静祥和的晚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