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你混蛋,你欺骗我。”她捡起地上的抱枕就要砸过去,但却徒劳无功。

  “哼。”他伸手便抓住了那软绵绵毫无威胁性的“凶器”,他调侃道,“你就这点本事?”

  她气得抓狂,胡乱地扒拉头发,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唐凯,你…”

  男人动了恻隐之心,这一发现让自己感到不可思议,但是说话之间确实带了一丝妥协的意味,“好了,我只是还没想好怎么答应你的要求,这不算欺骗,恩?”连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的语气变得不再强硬,而是哄骗。

  “总而言之,不管你怎么想,我就要去工作,而且一定不是唐氏。”

  唐凯既无奈又生气,他其实真的是看中了她的才华,而且在唐氏上班也对她好,但是他这人不善于把话挑明白,所以很多时候都口是心非。被她这么一说,他反倒耍起流氓来,“这么说来…该不会是你自己心里有鬼不敢面对我,才不去唐氏上班吧?”说来还煞有其事地转身朝她走过去,故意在她耳旁吹气,“说,为什么怕我?”

  耳旁的湿热气息燃烧着整个耳根子火辣辣的烫,这张近乎咫尺的俊颜更是具有毁灭性,使她整个人心猿意马,大气不敢喘,咽喉上下滚了滚,小步子踩着柔软的沙发一直倒退,直到避无可避。

  慌乱的步伐,没有伦次的语气,“我…我,我干嘛要怕你?你…你,你又不是豺狼虎豹。”

  看着这小家伙滚烫的脸颊,好心情爬上眉梢,嘴角的笑意也加深,也更加邪肆迷人,“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是因为怕对我好奇心太重才不敢接近我,怕喜欢上我?恩?”

  喜欢?呵呵,她的表情写着“你别说笑了”。

  唐凯读懂了她的意思,随即追问道,“难道不是吗?”

  她笑翻肚皮,挥挥手,“当然不是啦,哈哈,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别说笑了。”

  唐凯半眯着眸,心情突然闷闷的,刚刚的期待瞬间化为乌有。

  “或许真该像你说的进唐氏,说不定还可以遇到一个多金帅气的男朋友,对了,唐尧就是一个,娃哈哈。”

  激将法谁不会?哼~

  不说唐尧还好,一说到他,唐凯整个人就跳脚,“该死,你要再敢跟唐尧纠缠不清,我就把他放在美国永远也别想回来。”

  唐公子这次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如果他在的话,一定会剥了姜琪予的皮。话说这下更坚定唐凯要把他塞去美国的打算,半年太短了,起码得一年半载。

  姜琪予心里呐喊,唐尧呀唐尧,你可千万别怪我,我也是一时心急胡诌的哈!

  “呵呵,唐凯,我是不是可以把你现在这么生气的表现理解为你很在乎我,哦,NO,NO,NO。”某女不怕死地对他嘲弄着,一根食指在他面前挥弄着,自嘲道,“还是说,你只是在乎我这个代替品呢,嗯?”

  “什么?”昨天吴妈跟他说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他当时也不以为意,毕竟这是事实,知道也没什么。他也不会顾虑到她的感受,只不过,她说替身?

  “呵呵,没什么?”看他那样子可能还不知情,唉,算了,说多还觉得自己太爱计较,刚刚脱口而出,也是因为自己感觉委屈。

  重新换了一副轻松的样子,拍拍双手,赤脚着地,走到他旁边掠了一眼坚定道,“总而言之,我不会答应你去唐氏的。同时我也希望你能够不要干涉我的自由。”

  更新《2最快.上酷匠6网u.

  “姜琪予!请你看清楚现在的状况,到底谁才是主宰!”他义愤填膺道。

  “我当你怎么突然间对我那么好,送什么礼物的。原来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完,管他那张黑得像锅底的脸呢,走!

  某女暗暗叫爽,第一回合,取胜,偶也!

  *

  “老夫人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日常多注意休息,如果身体允许就多出去走一走,活络筋骨,相信不久就可以康复出院了。“说话的人正是肖院,虽然年过半百,却依旧健康硬朗,谈笑间尽显儒雅气质。

  老太太欣慰地点点头,在一旁的姜琪予也露出了久违的舒心笑容。

  这一刻,多么和谐美满。

  肖院第一次见到这个看起来文静的女孩子时,实在不敢想象,她可以担得起照顾病人的重任,却不曾想原来看起来柔弱的模样,确实有这么吃苦耐劳的一面,因为没有什么比照顾病人还有病人的情绪更艰辛的工作了,“姜小姐真是有心了,这老夫人的病情能够这么快好转还真多亏了你啊,恕肖某直言,我一开始不知道你这么能干,还真有些看不好你,毕竟我跟唐老夫人也打交道多年来,这些年来请过多少看护都还没入得了唐先生的法眼的,如今看来他还真有看人的眼光,您说是不是吖,老夫人?哈哈。”

  这话不是恭维,算起来,他也照顾这家子几十年了,在唐老夫人病重的时候,他就开始担任主治医师,他也看过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了,基本上都不能这么好地舒解老夫人的心病,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能明显感觉到老夫人这病之所以好转,确实跟她这个“儿媳妇”有很大的关系。

  老太太笑得容光焕发,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也很中意,不吝惜夸奖道,“是啊,这丫头有心了。”

  这两人一来二去的夸赞,她倒是不好意思起来,可也是开心的,问谁能拒绝别人的称赞呢,她笑得眉眼弯弯,十分俏皮可爱,“应该的。”

  “唐先生的眼光一直都那么好。”以前的唐太太也很不错,为人知书达理,温婉贤淑。

  “哦?”一直吗?那么曾经他喜欢的女人会是什么样的呢?她竟然有些好奇。

  “哈哈,姜小姐,别看我老了,我心里可跟明镜似的。”肖院自信满满地笑着,笃定道,“唐先生对你可不一样啦。”

  这还是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唐凯那家伙对自己好,可是对自己好的话,干嘛那么霸道?!

  看着她脸颊泛起的红晕,老太太笑着插话了,“可不,小凯可不会轻易带人过来,你是第一个。”

  肖院附和道,“这点我可以保证,姜小姐,唐先生是个很好的人,你要好好珍惜。”

  姜琪予突然觉得敢情这两人是来敲边鼓的吖,汗!“呵呵。”

  “别不好意思,小凯的人我是知道的,比较慢热,又不主动,你们俩总得有一个要主动点的。”老太太说。

  她的嘴角抽了抽,半句话都无力吐槽了。

  肖院跟老太太又交代了几句,便告辞了。“那不打扰你们了。”转身向姜琪予点头便走出去,顺便带上了房门。

  “丫头,过来。”老太太拍拍身边的位置,让她能够靠得更近些。

  坐下,老太太会心一笑,关心地问,“小愚,跟我说说你那个比赛怎么样啦?”

  说起这个,姜琪予把昨天在比赛中发生的故事原原本本地讲述一遍,个中精彩部分,简直被描述得天花乱坠,呵呵,有些吹水的效果,不过,那又怎么样呢?老太太高兴,那就比什么都强。

  “哈哈,阿姨,你猜猜最后结果怎么样?”

  大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老太太,期望能她口中肯定自己的成绩,哈哈,有些时候不就是这样吗?从别人口中肯定自己比自己肯定自己更有理有据。

  “我们小愚一定是第一名。”老太太不假思索地笃定道。

  “Bingo,阿姨,你真棒!”小女人高兴得哟。

  “哈哈,我就说小愚是个人才。”

  这个时候的她们,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根本没有发现那门锁拧了一下,但是房门却没被打开。

  “可惜就是要你来陪我这老人家。”老太太突然感慨了一句。

  她有些被触动,适时地对她娇嗔两句,“阿姨,你哪里老了,我看你顶多50岁。”

  老太太看着她体贴入微的转移话题,笑着回她,“丫头,你这嘴巴可真甜。”

  她笑得恬静,豁达。只是心底里面到底有些失落,谁愿意空有一身本事,却无用武之地呢?

  老太太明眸一亮,说道,“小愚,要不让我跟小凯说说,让你去工作。”

  她想说好,但是到嘴里的话却说不出口,她记得唐凯的话,他才是她的主宰。既然拿了他的钱,那么她就做好自己的本分吧,反正唐氏她是决计不去的。

  于是,她违心说道,“阿姨,其实我不工作挺好的,每天好吃好喝,不知道多自在。”关键还有钱拿。

  “阿姨现在精神是一天比一天好了,医生不都说了嘛,你们要是整天来陪我,我还没时间休息了呢,况且哪有人一天24小时不干点正事的。”

  老太太说得言辞凿凿,差点把姜琪予说服了。

  她晦暗不明的眸色低低看着地板,老太太就知道这丫头说不了谎。

  “小凯的性格我知道的,认死理。那小子就是怕我给别人照顾不好,你放心,他来我跟他说。”

  唐凯在外面静静地听着,忽然之间好像感受到姜琪予的无可奈何和失落。

  但是,凭什么要失落,他待她不薄吖,难道一定要工作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