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上到二楼,在楼梯口处的时候,他就听到一些声响,那是从书房里传出来的,时而很大时而很小,但在这寂静的夜晚,却显得荡气回肠。

  他知道,那是女人的骂声。如果换成平时,他绝对不会去关心的,但是此刻,他却觉得闹心,非要去看看不可。

  刚要走进去书房就碰上了从里面正走着出来的姜琪予,两人差点撞了个满怀,唐凯稳住后脚跟,她手上捧着书,一个没留意差点向后跌倒,好在他及时地扶住她的腰身。

  “这是干什么?”她的书叠起来挡住她的头,唐凯对着那书问道。

  后面的人似乎是铁了心不理他,硬是憋着话不吐。还问她做什么,当然是搬出书房。

  不是没想过要离开这个家,而是觉得她这么生气到底为哪样?她是为了钱,除此之外,其他都跟她没关系。

  想到姜欣宇几万块的学费,她还有什么不能忍的?

  此刻,在唐凯眼里,她就像个闹情绪的小媳妇,特别别扭。

  其实,两人相处到现在都相安无事,偶尔吵吵闹闹还是因为牵扯到利益,不过这回倒真的是“事是关己”。

  ◎|酷匠,网正版首T发Hg

  “你要搬走?”他皱眉。

  她不说话,向左挪一小步就要越过他离开。偏偏他挡住了她的去路,“干嘛去?”

  姜琪予斜了他一眼,嘲讽道,“那是唐总的地方。”

  男人的胸腔像灌满了气体,膨胀得厉害,“好好说话。”

  “哼!”姜琪予不依,踩了他一脚,他吃痛地弯下腰,同时耳畔还响起她的声音,“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站住。”他忍痛直起身板,再一次拦住了她的去路。

  “干嘛?你是螃蟹吗?这么横行霸道。”她吼道。

  一句话让唐凯的表情一僵,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而后面的王助理则直接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没看很严肃吗?她不满,对着王助理责备道。

  王助理醒目地走到她跟前,讨好地说,“姜小姐,别生气了。看在唐总这么为你着想的份上,你消消气,看看这礼物。”

  看看他手上提着的袋子,她一愣,紧接着王助理便双手捧着那个礼物递到她跟前,“这是唐总特地亲自去为你挑选的。”

  她挑眉斜视了一眼唐凯,最后又把视线定格在那个系着蝴蝶结的礼物盒上,嘴角勾起一个讥笑,“是吗?”

  “是是是,你是没见到唐总连晚会都没留下,就直接给你挑这个礼物去了。”

  她一瞬间慌乱了心思,什么?

  她心里疑惑重重。不是说那个晚会是为了迎接那位外国人的吗?看起来对他很重要的,怎么不去陪她。为什么要买礼物给自己?不是希望她输吗?

  唐凯一言不发,虽然他很不屑解释自己反常的行为,但是看到她现在冷静下来,他到底还是没有阻止王助理说出事实。

  今晚他见不到她的人,于是他借有事回来了,留下唐尧陪米歇尔。途中又想起她今天早上穿的那套偏大的职业装,于是又鬼使神差地跑去商场,让服务员帮他挑,就当作是奖励她获奖的礼物。

  可是,回来又不知道是谁惹了她,居然发那么大的脾气,还要搬走,如果今晚自己不在家,她是不是连这个家都不待了。

  王助理充当起了和事佬的身份,笑着劝说,“好了好了,小愚你也不生气了哈,女孩子闹脾气可是会老得快的哦。”

  她可没心思听王助理的好话,满脑子都是在想着唐凯反常的行为,嘴巴抿了抿,想到人家都这么低声下气了,自己不表现大度岂不是显得小家子气,“谢谢。”

  唐凯松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缓缓道,“你今天表现不错,恭喜!”

  她不自在地偏头看看书房里面,再转过来看看他们两个人,坚持道,“那个,书房我就不用了。你们有事的话,我先告辞。”说完,她就绕过唐凯和王助理要上三楼。这次唐凯倒是没拦着她,不过就在她要走的时候,他突然问道,“你怎么认识唐尧的?”

  上次听唐尧说过他和姜琪予的事情,当时也没特别在意,但今天他们两个人的“亲密”令他感到不舒服,今天憋了一天了,现在他就忍不住要问了。

  她捧着书本转过身,掂了两下,然后看着他说道,“上次我去投稿的时候认识的。”

  “哦。”

  “有事吗?”

  他摇头又点头,“你跟他关系很好?”

  她不明所以看着他,然后就说,“我们不是很熟。”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隐约可以见到他嘴角翘起来的一个弧度。至于为什么,她搞不懂。

  “啊,对了。还好有你提醒。”她好像是想到什么,然后眼睛闪了一下。

  唐凯被这突然的转变变得有些无所适从,刚刚不是还没有好脸色的吗?

  “什么事?”他问。

  “你有唐尧的电话吗?”她问。

  “你要他电话干嘛?”她是听不出他语调的变化,否则她就能明白为什么他的脸色陡然变差。

  “那个,我想要好好谢谢他。”她说,“恩…虽然有些唐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空。”

  上次误会唐尧,是因为他总是拿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对她说话,她误以为他是不怀好意,后来在舞台上的时候,他对她的鼓励最终让她消除了对他的偏见。

  “他没空。”他凉凉地说了这么一句。

  “那你可以把他的电话给我吗?恩……私人的可以不用,不过可以给我他的办公室的座机号吗?这样他也许不会很排斥。”因为有些人不喜欢别人打他的私人号码,特别像他们这样的人。

  “你耳聋了吗?没听到我说他没空。还有,就算我有他电话号码,我也不会给。”

  她郁闷,怎么不可以给。随即把书丢给了王助理,王助理意识到这又是一场风雨欲来的节奏呀。

  其实,她的语气不算冲,“怎么就不能给了?我说了我只是想表达感谢之意,并没有其他意思,我不会打扰他的。”

  “我说没有就没有,还有,就算给了,你也约不到他了,因为我今天安排了他过去美国,明天的飞机。”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回自己的卧室。

  姜琪予瞥了一眼他远走的方向,莫名其妙,“没有就没有嘛,干嘛那么生气。你以为谁稀罕。”

  这厮又在抽什么疯?说变就变,真是喜怒无常!

  而某个别扭的大爷一回到房间就打电话通知唐尧出差的事情,莫名地,唐公子就乖乖地去美国待上个半年。

  而今晚,小王同志表示自己更悲催,这好端端地,原本想着可以跟老板出趟差,这怎么到最后又变成别人了呢?这今晚回来不是还要交代出差的事情吗?

  某助理表示欲哭无泪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