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现场记者报道……,唐氏总裁华丽归来。”

  晚上一回来就听到这则消息,还真凑巧!

  他居然是唐氏的总裁?

  她很难受,他对她隐瞒身份,却对她了解得一清二楚,这叫什么?不公平,从一开始就对自己很不公平。

  收拾好心情进屋,吴妈正在看电视,她有气无力地说,“吴妈,我回来了。

  吴妈已经从电视上了解到她的情况,激动地迎上去,“丫头,今天的比赛我可是看了,真厉害!”

  老人家就是这样的,碰到一点点开心的事都会让他们高兴半天。

  她不以为然,“嗯…嗯?”那双晦涩的眸光瞬间亮堂起来,指着电视,“他……”

  吴妈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笑得眯了眼,“哦,你说先生呀,其实他才是唐氏的真正老板,唐尧是先生的堂弟。”

  “怎么回事?”

  说及此,吴妈的眼神暗淡了下来,叹了口气,“还不是因为太太去世,先生才选择出国的。”

  如果说对于他总裁的身份还有些心悸,那么这个消息无疑是平地惊雷,在她的身心上面都激起万重浪。

  “丫头?”

  “丫头?”

  吴妈叫了好几次,她都讷讷地站着不说话。

  姜琪予只是觉得眼前有只手在晃啊晃,脑袋则一片空白,她想要说话,但是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噎住了,吐不出来又吞不下去,气流流进那咽喉口,她干涩得厉害,更说不出话来。

  吴妈感到苦恼,支支吾吾半天也不敢多说什么。

  不同于刚刚看见他和那个金发美女在一起时候的感觉,这次是震惊,是失落。

  可是,到底为什么失落?

  “奇怪了,先生今晚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吴妈深深知道自己犯了错,试着转移话题。

  说到唐凯,她的理智又稍稍回笼,声音平静无波,“他去参加晚会了。”

  “晚会?“吴妈细细低语一句,似在咀嚼这句话的真实性,”先生不喜欢这些吵闹的场所,以前…”以前太太在的时候,他几乎都不出门。意识到自己又要说错话了,赶紧捂住自己的大嘴巴,讪讪地看了姜琪予一眼。

  姜琪予余光扫向吴妈,知道那个动作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也不计较,只是嗤笑一声,便无心再谈这个话题了,“吴妈,我要去睡觉了。”说完就走。

  l酷C匠$^网首m发

  后面吴妈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就当左脚刚要与台阶接触的时候,她反应了过来。

  等等,很像?什么很像?

  如果刚刚没听错……

  姜琪予狐疑的眼神打量着吴妈,后者面露难色,目光闪躲,有意避开了姜琪予的探究。

  “吴妈,你说我,我跟那个,那个太太很像?”她的表情真的不是夸张,是十分讶异。

  比起刚刚有过之而不及!

  如果今天是黑色星期五,那么她是sui(衰)到家了。

  先是唐凯!然后是他有妻子!原来他的妻子过世!再则就是她像他的妻子!

  结论就是:她是替身!

  这盆无名火来得太猛烈,简直是势不可挡!

  吴妈第一次见到她这么生气的样子,那种要发不发憋着最是难受,也最可怕了。

  吴妈慌乱无措,“丫头,吴妈老了,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别当真。”

  别当真!如果她不知道还好,知道了那还得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的小心脏真的处于风雨飘摇的地步了,好不容易顶住了刚刚的打击,现在,如何能这样?

  吴妈也是害怕,说多错多,“没有没有,你比太太活泼多了。”这是真的。

  这当然是真的。可是她现在听得进去吗?

  所以,怪不得唐凯会来招惹她,原来她很像!

  “呵呵,所以你们的先生才那么喜欢安静对吗?”心里面极度不痛快,换成平时,她怎么会态度这么恶劣地对吴妈。这个家吴妈对她最好了。

  当然不痛快,他把她当什么了!

  这样的局面太压抑了,她很不喜欢,她需要宣泄,她想要离开,管他们三七二十一。

  也不管吴妈在楼底下如何着急担心,她径直抬步上台阶。

  然…

  “吱~”门开了。

  姜琪予看着唐凯走进来,身后跟着王助理。呵,原来他的身份是他的秘书,还以为是哪个法律人士。连他身边的人都是骗子,吴妈是,王助理也是!

  呵呵,真是无辜的一船人,被她一竿子打翻了。

  接收到姜琪予质问的眼神,王助理咽咽口水,缩脖躲在唐凯的背后,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如今竟有些心虚。

  是因为知道自己欺骗了她才会心虚的吧!

  “哼!”这一刻,她觉得这屋子所有的人都很可恨!

  王助理瞄她一眼,好像在解释,他不是故意做帮凶的,只是人老大都不让说,他怎么可能开得了口。

  “先生回来啦?”吴妈战战兢兢地问,这里头的气氛连唐凯都觉得压抑。

  “嗯。”看着正要往楼上走的女人叫了一句,“那么早就要睡?”

  姜琪予上楼的脚步顿住,回眸对着唐凯,才发现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情绪不明。

  她不客气地,甚至带着浓浓的怨怼地看着他,“要你管!”

  果然,下一秒,男人的肤色如墨汁般浓稠,整张俊脸绷紧,在旁的王助理深深地打了个寒颤,妈呀!这是猜中地雷了。

  时间放佛静止,久到旁边的王助理和吴妈都几乎打瞌睡的时候,才听见他悠悠道,“一切都没变,你不要放在心上。”这是他的解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但想了很久也才想到这么一句话。

  而这话落到姜琪予的耳朵里,自动翻译成“是啊,没变,自己一直就是一个外人,不需要在意什么,也轮不到自己管。”

  “没事我先去睡了。”她淡淡道,然后径直上楼,留下一脸错愕的唐凯。

  她居然对他的解释无动于衷?难道她不是在气他瞒着她的事吗?他都解释了还要怎么样?

  他以为至少她会对他发一通脾气的。可是现在,太不符合常理了!

  他以为她会在他面前得意洋洋,炫耀自己的成绩,然,并没有!

  他以为她也会稀罕他的一句恭喜,呵,原来…

  也是,本来就是不想干的人,由她去吧!

  他后脚跟着上楼,后面王助理战战兢兢地跟着。刚刚也不知道老板怎么了,酒喝一半的时候就要回来,这回来之后又怎么从一脸高兴变成现在这般乌云密布呢?老板,你能告诉我理由吗?听以前的同事说你为人很好,可为什么现在……,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