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参赛选手们来说,唐氏就是他们进入广告界的最高舞台,凡在唐氏上班的人都知道,唐氏的待遇是如何的好,面子里子又是如何光彩,自然都是不言而喻的。

  最f-新!U章》节上$酷匠E`网

  不过,姜琪予不这么想。下台的时候扫了一眼唐凯,即便相隔有些距离,但那眼神只有后者才知道,那双大眼睛里头燃烧着的两簇小火焰正旺盛。

  他就知道这女人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看吧,上一秒还有些惊魂不定的,这会儿又是大眼瞪小眼的。当然了,这些低潮暗涌的东西也只有他们两位才知道,其他人自当视而不见。

  十位选手演讲完毕。主持人宣布进入到观众投票环节。除了选手各自带来的亲友团,现场还有200位陪审员,他们手头上的票才是决定他们入围的“金牌令箭”。

  在场的各位选手暗暗深呼吸,有些还十指紧扣,说不出来的紧张,额头和手掌心都渗着密密细汗。

  过程自然让人们十分紧张,特别是姜琪予,她是本场唯一一个毫无经验的比赛选手,并不像那些久经战场的人。就连唐凯都有些期待结果,他看过去,她低垂着脑袋,时而做一下深呼吸的举动,然后又绞手指。

  他看着看着就觉得有些好笑,她怎么那么紧张!就连旁边的米歇尔都听到他轻呵一声笑了出来。

  米歇尔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在看着那个女孩子呢?

  “咳咳。”他握拳捂嘴,对着米歇尔尴尬一笑,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姜琪予呼吸变得急促,站在她旁边的男子笑了,“不用紧张,放轻松。”

  温润的嗓音适时响起,如一缕春风,轻柔安抚,令她的紧张消散不少。

  她偏头对上他的视线,“谢谢。”

  “紧张的话就深呼吸好了,没必要绞痛自己的手指头。”他了解她的小习惯。

  “啊?呵呵。”

  就在姜琪予和他笑着的时候,唐凯就看到了他们相谈甚欢的这一幕,刚刚是唐尧,现在是他,这女人倒很会招蜂引蝶。

  唐凯认识申宏涛,第一次联谊会上,他还清晰地记得那个女人就是因为他而羞红了脸色。

  而申宏涛就很失落,因为她没认出他是谁。

  这时候,主持人宣布结果了。

  *

  结果不负众望。申宏涛、姜琪予,还有一位唐氏的员工进入了前三。

  主持人邀请了著名广告鉴赏分析大师钟国平老师代表其他评委点评。

  “鄙人很荣幸参加此次大会的评审工作,今天选手们的作品都很优秀。”首先,他表示感激。

  “首先,一号选手申宏涛的作品“行走的信念”,这部作品最简单地利用时间的顺序来表现广告的发展历程。能够把一部平铺直叙的作品描绘得行云流水,水到渠成实属难得。再说题目,“行走的信念”,表达了在当今社会快速发展的情况下,广告业的发展、竞争、融合都会走得艰难,所以需要我们一股坚定的信念,只有不断涌现的力量才能继续谈发展,行走是告诉我们‘慢中求稳’‘稳步发展’。”

  此话一出,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同。

  “3号选手李新生,他的作品采用了最朴实的表达方式,用直接讲述广告的发展历程来分析利弊,这样直接大胆地阐述很成功。”

  “而“异军突起”这部作品,则用了大胆的题目吊起我们的胃口,以倒叙的手法先质疑如今广告业存在的一些不良现象,再通过广告兴起的初衷告诉我们“勿忘初心,方得始终”的深远意义。这两部作品分别以一“快”一“慢”来进行创作,实在是难得的佳作。我们八号选手也是巾帼不让须眉吖!”

  精辟独到的一番点评,观众当然不遗余力地鼓掌。

  观众把目光也投注在姜琪予身上,这么年纪轻轻就能得到这么高的褒奖,还真不简单!当然,其中也得到个别人的不认同,认为是靠关系的。

  “谢谢钟老的精彩点评,那么现在我们也不吊大家的胃口了。就有请钟老来宣布今天的结果吧!”主持人道。

  舞台的背景灯光成螺旋状放射光束,头顶的射灯齐刷刷照耀舞台中央,那爵士鼓躁动的声音似有力的拳头沉沉地击中每位选手的心。

  评委老师调皮地故意拖长声音,眼睛坚定有力地扫向每一位选手,掂着手中的薄纸此刻看来更像是“生死状”。

  第三名,李新生。

  第二名,申宏涛。

  第一名,花落谁家呢?

  姜琪予整个人大气不敢喘。

  唐凯不自觉地捏紧手中的万宝龙钢笔。

  “第一名就是,姜琪予的“异军突起”。恭喜这三位选手。”钟老一气呵成,直截了当更是惊喜了一片观众。

  结果一公布,现场一片沸腾。

  趁着比赛的热潮,唐尧宣布,“唐氏接下来的岗位公开招聘工作中,诸位选手均有优先权。”

  此话一出,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拥戴和支持。

  好在安保工作做得周全才避免因为群众的热情而引起的骚动,此时,台上再也没有竞争,没有名次,只有祝贺对方,恭喜对方。

  陶思莹凭着私人交情,混入了舞台,给了姜琪予一个大大的拥抱,而她正在寻找一个人。

  台下突然有一个记者喊了出来,“唐总。”

  有记者眼尖看到了唐凯,姜琪予知道那个唐总就是他,慌乱地拾起刚刚丢失的视线,顺着那几十个人影看过去,然后紧紧地追随着唐凯的身影。

  呵,唐氏真正意义上的总裁归来,他们这些记者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么好的升职加薪机会。

  话筒、录音笔、摄像机纷纷对着那个俊朗挺拔的男人,远远看去,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位高挑的金发美女,她正挽着他的胳膊,像是依偎着的姿势站在他的身边,两人看起来亲密无间。

  亮堂的背景灯打在他俩的背上,那一层层斑驳的光晕烘托着他们更加绚丽和刺眼,也许是看得累了,她觉得眼睛涩涩的。

  那些记者一个个重磅炸弹炮轰过去,都被他轻而易举地一语带过,这个男人,真的不简单!

  她有些闷闷不乐。

  晚上有晚会,据说是唐氏为了迎接美国来的米歇尔而举行的,也是为了给各位选手庆祝。不过,姜琪予以身体不适推辞了。

  事实上,她有胃病又没吃早餐,还折腾了一上午,的确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吗?”申宏涛关心地问道。

  “恩,饿了。”说到这个,肚子很给力地咕噜两声,唉,真丢人!

  “呵呵。要不……”

  话还没说完整,陶思莹过来了,“小愚,跟我走,请你吃大餐去!”

  “真的吗?”她的注意力全被食物吸引了。

  “当然。”她拉着姜琪予就要走。

  “唉,等等。”申宏涛还在呢!

  他微微一笑,“你有事先走吧。”

  “哎哟,别管啦,快走快走。”陶思莹这个人就是这样,做事风风火火的,从不顾及旁人的感受,当然,熟到滚瓜烂熟的人除外。

  唐凯接受完采访,四周张望,那抹熟悉的身影早就无影无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